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十六章 赌他真心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Home–必发娱乐云顶集团娱乐网站是哪个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三人脸色立时一变,循声望去。只见几丈之外一块高耸的岩石后,缓步走出一人。他身形高大,五官俊朗,笑容浮滑,一身火红衣袍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艳红似血,令人一望心惊,充满着不详的预兆。

    苏漓心头一凛,暗叫糟糕,怎么阳骁也来了?还没来得及开口,阳震面色骤变,猛地转头死死瞪住了她,伤心与愤怒交杂,连连冷笑道:“好个阿漓!你竟然联合外人一起来设计本王,你真是舅父的好外甥女!”

    苏漓沉了眼,有口难辩,转眼望向阳骁,语声微冷:“你跟踪我?!”

    阳骁的眸光缓缓定在她身上,同样冰冷的声音,透出他内心的失望,“你也说查到消息会告诉我,可是你没有!我方才听到你说放他走,是打算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吗?”

    苏漓道:“那你又待怎样?”

    阳骁不答,似笑非笑目光转向阳震,“千叠岩风景不错,皇叔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他唇边扬起一抹笑容,眼光却是冰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身形一晃,正挡通往山下的小道当中。

    阳震脸上闪过一丝阴鸷,阴沉冷笑道:“本王要走便走,想留便留,何时轮到你一个晚辈来左右?”

    “原来皇叔还记得自己身份!我还以为你眼睛里只剩下权利和皇位,早忘记亲情为何物!”阳骁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目光如刃,直逼昔日他敬重的皇叔。口中吐字,字字如冰。

    周围的气氛一瞬绷紧。

    阳震面无表情,看着一步步渐渐逼近的阳骁,遏制不住眼底升腾的煞气。

    “本王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皇叔是在装糊涂吗?”阳骁冷笑道:“好!那我就说明白点!你指使玄风对我下毒,事后嫁祸玄境,随后暗中通知父皇我毒发身亡的消息,你知道父皇素来最疼我,他知道我出事,一定会很伤心,近来他身体本就不好,悲痛过度难免会致病情加重,你再趁机阴谋夺取皇位……”

    “一派胡言!”不等他说完,阳震厉声喝止,额头青筋突突直跳,拂袖怒道:“无凭无据,胡乱猜测,本王念你年纪尚轻,此次不与你计较。让开!”

    “事实摆在眼前,皇叔还不承认?!”阳骁心里愈发沉痛,又逼近一步,冷笑道:“皇叔最好立即跟我回宫去见父皇!”

    阳震面色阴沉道:“本王府中还有事,没空跟你瞎胡闹。”说罢他抬脚就要走,阳骁长臂一伸,拦在跟前,一步不让。

    二人之间剑拔弩张,浑身怒气燃至顶点,形势一触即发。

    苏漓心立时揪紧,原本,她只是想查清幕后主使再作打算,却没想到结果会发展至此!正烦乱之际,耳边忽然传来夏伏安沉定的声音,“先想办法让萧王离开。”

    苏漓回头,身后夏伏安目视前方,面色无波,好像刚才那句话并非出自他口中。

    她心头微微一震,传音入密!夏伏安竟然也会这门功夫?

    那边叔侄二人怒目相视良久,阳骁气得双手发抖,眼看就要控制不住,苏漓无暇再想,疾掠上前,一把抓住他手臂。

    “阳骁,别冲动!”

    阳骁眼眶泛红,一字一字咬牙警告道:“这件事你最好别插手!”

    “此事发生在总坛之内,我如何能不理?”苏漓目光微沉,按住阳骁的手又重了几分,冷冷道:“你们一个是皇叔,手握兵权,掌管举国兵力。一个是皇子,身负重任,备受皇上器重,是未来的国君。可是说到底,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可妄动干戈!否则内乱一起,将来不必别人来攻打,我们自己就先自残瓦解!”

    听到最后一句,阳骁神色稍稍一顿,如今边关暂时休战,但晟国数十万大军仍未撤离,于边界虎视眈眈,随时可再次发起进攻。阳震手握兵权,军威赫赫,这时内斗确非明智之举。但是……就这么放过害他之人,他如何甘心?更何况,阳震真正目的恐怕不仅于此!

    眼见苏漓一番劝诫,阳骁心思有所松动,阳震不禁心念一动,冷声叫道:“阳骁,亏你还是汴国储君,却不如一个女子识大体。枉汴皇对你期望甚高,今日之事,本王不欲跟你计较,你,好自为之罢!”说完,他抬脚就走。

    阳骁大急,大叫道:“你不能走!跟我去见父皇!”他欲追去,却被苏漓紧紧抓住他的手臂,糅合乘风与浮云经的功力自是惊人,他一时挣脱不了,红了眼回头恨声道:“你放开我!别逼我动手!”

    他的语气,充满从未有过的冰冷和愤怒,焦躁失望伤心,种种情绪在他心里如海浪上下翻涌。自从见她还活着,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想尽一切办法哄她开心,他这样全心全意地对她,被她当作人质伤害,他也毫不在意,可是到头来……他在她心里的位置,却始终不及皇叔!

    阳骁眼眶冲进一股热意,几乎无法自持。

    他的心事,她如何不知?苏漓心口发堵,却只能深吸一口气,轻声道:“我知道你不会。”

    这句话仿佛一根利刺,狠狠扎进他的心脏,痛得无法呼吸,阳骁死死地瞪着她,失望到极点,居然笑出来,“你,你凭什么这样笃定?”

    “你说过永远不会伤害我,我没有忘记。”苏漓缓缓道。

    “可是他害我!他下毒杀我啊!接下来他一定还要害父皇!你叫我怎么放过他?!”阳骁再也控制不住地大叫出声。

    “阳骁,你冷静点!不放他又能如何?就算你能带他回宫,你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些事确实是他所为!”苏漓眼光冷静,提醒着他。

    “怎么没有证据?你就是证据!只要你肯帮我。”他握住她的手,眼光浮起迫切的期待。

    苏漓心里猛地沉了,盯着他却没有说话。

    阳骁忽然用力地甩开她,失望地摇头道:“你不会帮我……你不会……”

    “不是我不帮你。”苏漓忽然抬起头来看他,眸子里溢满了哀伤,“阳骁……我娘不在了,这世上,我已经没有几个亲人了……我不希望见到你们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这样凄怆的眸光一下子击中了阳骁的心,他不由自主地停住动作。

    他所认识的苏漓,或聪慧敏锐,或冷漠坚强,何时见她流露过如此悲伤无助的表情?他的心仿佛突然被紧紧攥住,无法再说出一句字。

    半晌,他自嘲地笑道,“阿漓,你真是我的克星。”明知他喜欢她在意她,偏偏此时表露出伤感,让他满腔愤怒和埋怨都发作不得,转眼间化作对她的疼惜与不舍。

    苏漓见他一脸痛苦的莫可奈何,心却酸楚难明。她主动握紧他的手,低声道:“阳骁。”

    她纤细的手指微凉,阳骁心一颤,下意识回握住她,别过头却没说话。

    苏漓轻声道:“我这么做,不只是为舅父。”

    他转过头来,脸色仍然很不好看,“我知道!你是怕今天让他没了退路,以后孤注一掷,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可是你煞费苦心,给他机会,他却未见得领情,如果将来,他仍然一意孤行,你还会帮他吗?”他目光一瞬不瞬,直直地注视着她。

    苏漓眸光微垂,没有答话。将来的事,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在亲情间取舍,她却找不到真正的答案。

    等不到她的回答,失落的情绪再度淹没了他,阳骁神色黯然。

    苏漓心头一软,忍不住轻声安抚道:“我不想他有事,更不想伤害你。你一定明白的,是不是?”

    “我懂。”阳骁双目微闭,叹道:“阿漓,不管未来如何,我不求你一心为我,只愿你能真正开心快乐。”

    苏漓心头微颤,却不知说什么,半晌只得一声轻叹。

    一阵猛烈地咳嗽传来,苏漓蓦地一惊,回头一看,夏伏安站在原处,直盯着他们相互交握的手,深邃的眼眸之中,仿佛夹杂着一丝莫名的痛楚。

    苏漓怔了一怔,这才想起夏伏安还受着伤,她眼光一转,只见他左肩上的鲜血顺着手臂直淌了下来,将他衣袖全部染红了。苏漓心头一惊,连忙上前一步扶住他,“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夏伏安脸色煞白,却轻轻一笑,“死不了……”

    阳骁道:“他伤得不轻,伤口急需处理。我必须先回宫一趟,阿漓……”

    苏漓忙道:“我明白,你去吧。圣女教的事,我自会处置。”

    回到思源楼内,苏漓刚唤了一声夏童,便被夏伏安拉住了手,低声道:“切勿声张。我受伤之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苏漓心微微一跳,眼光盯在他按住她的手掌上,有片刻的怔忡。刚想说话,他却及时地收回了手,慢慢走到床边坐下。

    “我叫人去请江元来。”苏漓避开他的目光,回身欲走,却被他再一次扯住。

    “不可。”他喘息声就在耳边,那样近,他手掌的温度沁凉如水,隔了衣袖依然感觉到,令她皱了皱眉,又强自忍住。

    “你伤得不轻,必须马上上药。”她轻轻地摆脱了他,这一次,他没再拒绝,只是缓慢地退回去。

    “多谢圣女关心。”他面色如纸,目光却如火一般明亮,直直地看着她,“属下可以自行上药。”

    他喘息一声,伸手去除染血的上衣,衣衫剥落,年轻男子健美的身躯暴露在眼前,苏漓下意识地转开了眼,瞥见门窗竟然大开,衣袖一挥,砰地一声将所有门窗关得死紧。

    他低了头,唇边漾过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忽然站了起来,抽来腰带,长衫便哗地一声跌落在脚下。苏漓不自觉地抬眼望去,眼前的男子宽肩窄腰,肌理分明,完美得让人脸红心跳,这身体的感觉,为何似曾相识?只是那张脸,那张脸……却不是熟悉的那人?

    “圣女……”他轻声唤她,压抑着某种异样的波动。

    “什么?!”她猛然回神,不自觉地捏紧了手。

    “属下伤在后背,劳烦圣女相助。”他递过来一个药瓶,直塞进她的手里。

    苏漓愣住,心底有个声音在拒绝,可是脚下却生了根,一动也动不了。

    他沉默地转过了身,肩上的那血肉模糊的伤口立即呈现在眼前。

    苏漓倒吸了一口气,他的伤比她想象中更严重!她立刻执起药瓶来,仔细处理伤口的血迹,一点一点洒上药粉。恍惚之间觉得,这种情形,在她和他之间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苏漓轻轻皱眉,极力想忽视掉内心突然而起的异样感觉,却控制不住手微微一颤,尖利的指甲不小心刮到伤口,她立刻感觉到男子浑身一震,皮肤绷紧。

    “痛吗?”她慌忙歉意地扭头去看他,却发现他注视着她的眸光深沉,令人不敢直视,苏漓心头一跳,不由自主低下头去,屋内光线十分昏暗,四周寂静无声,她心思蓦然纷乱。“你有布包扎吗?”她左顾右盼,极力转移自己的视线。

    “有。”他的声音低沉,伸手从枕下取过白布,苏漓又一次愣住。他为何会在枕下备有包扎的布?莫非早料想过有受伤的可能?可是她来不及多想,抬眼看到他炽热的眼神,只能接过来,替他一圈一圈地裹伤口。手在他的身体前后,来来回回地纠缠,他身上传来的体温,仿佛也从她纤细的手指直传到心底。苏漓极力平静了心绪,飞快地缠好了伤口,忽然,他后背有一个浅浅的伤疤吸引了她的目光。那伤口看似旧伤,极象箭伤所留,那位置和东方泽在沉门密道救她时所中箭的位置几乎一模一样……苏漓心头剧烈一震,双手猛地颤抖起来。

    “怎么了?”见她没了反应,夏伏安疑惑问道。

    苏漓没有说话,目光像是被定在了某个位置,久久都无法回神。突然,她扔掉手中的棉布,起身大步开门而去。

    一路上走得很急,回到圣心殿,她也始终静不下心来。很多事情都不能细想,越想她脑子里就越空白,心里也越乱。

    “小姐今日似乎有些心神不宁,发生何事?”挽心问道。

    苏漓一言不发,始终坐着望窗外发呆。不觉便到了晚膳时分,沫香进屋来笑道:“今晚饭菜真丰盛!夏管事亲自下厨,做了一桌菜,我一看啊,全是小姐喜欢吃的!”

    苏漓怔住,他身上有伤,居然跑去厨房做菜?

    挽心思索道:“这个夏伏安,真是奇怪,小姐从未说过喜欢什么,可他却似乎对小姐的喜好了如指掌!”

    苏漓心底一震,腾地起身,快步往饭厅走去。

    还未进屋,扑鼻而来的膳食香气勾人食欲,但是这诱人的香气里,却夹杂着一股淡淡的异香,苏漓心底一沉,脚步立时顿住。

    夏伏安换了一袭墨色黑袍,负手直立,高大的背影在明灭不定的光影中沉稳如山,丝毫看不出他是一个受伤之人。

    听到苏漓的脚步声,他缓缓回过头来,深邃的眸光对上苏漓的视线,那张看似平淡的面孔,仿佛在暖黄烛光的照耀下灿然生光,五官渐渐幻化出另一张俊朗无匹的完美容颜。

    苏漓心头剧烈一跳,浑身的血液直涌上胸口,她几乎透不过气来,连忙闭上眼睛,睁开再看,夏伏安还是夏伏安,眼前男子的面容仍旧平平无奇,并非她记忆深处的那张脸。

    “圣女,请。”夏伏安近前笑道。

    苏漓定定看了他一眼,仍心有余悸。绕过他,走到桌旁,桌上八菜一汤,每一道都十分精致,堪比她从前在镇宁王府所用之膳食!

    “小姐,我没骗你吧?”沫香在她耳旁低声笑道。

    苏漓却半分也笑不出来,心里像是压着一块沉重的巨石,喘不上气。她缓缓在桌旁站定,满屋子充盈着饭菜的香气,她却只盯着其中一道菜,心跳加速,不发一语。

    天边最后一抹云霞早已淡去,夜幕降临,天色晦暗如许,将周遭的一切都铺上难辨的色彩。苏漓的脸色,就如这晦暗的黄昏,模糊难辨,“这些,全是你亲手烹制?”

    夏伏安轻轻应了声“是”,望着她的眸光深了几分,微微笑道:“圣女不喜欢?”

    喜欢,她怎么会不喜欢,这些全是她从前喜欢的菜式,尤其那道双酿莲藕,以前她最爱吃的,却也是今日这满桌的美味佳肴里,她唯一不能碰的!

    对面的男子,眼睛像是一潭深水,水底光芒闪耀明灭不定,他这样望着她,没有任何言语的表示,她却觉得,他仿佛在望着他藏在心底里的最亲密无间的爱人。

    苏漓忍不住后退一步,看着他受伤的左肩,胸腔内骤然涌起一股难言的痛楚,几乎压制不住。她捏紧双手,极力平静道:“夏管事带伤亲自下厨,本尊岂能不喜?尤其这道双酿莲藕,做得如此精致,想必费了不少心思!不知味道如何?”

    她执起银筷,不动声色地夹了一片莲藕,悄悄瞥向身边的男子,只见他眸光微微一紧,眼底一线光亮倏然绽放又瞬间熄灭。苏漓动作微微一滞,将那藕片又放回盘中,他便神色一松,似乎知道这东西她不能碰。

    苏漓的心,抽的一疼,有些答案在她心里渐渐生根,难以忽略。

    “来人,布菜。”她忽然沉声令道。

    沫香愣了一下,连忙过去拿筷子,却听苏漓道:“不是叫你。”

    “啊?”沫香只得又退了回去,奇怪地看向挽心,小声嘀咕道:“圣女今天怎么了?”

    挽心的眼光一直盯着那一碟双酿莲藕,空气中一丝几不可闻的淡淡椿花香气飘了过来,她脸色微变。

    “夏管事,”苏漓头也不回,吩咐道,“你来帮我布菜。”

    夏伏安怔住,只是一刻,他便举步上前,将每一样菜都布放在不同的小碟中,不知是凑巧,还是有心为之,那些菜摆放的位置,恰恰是依照她的口味喜好安排了远近距离。

    苏漓定定望着离她最近的那个小碟中的双酿莲藕,心如针扎一般疼。记得沫香曾说,她的体质对椿花过敏,只是碰上一碰就会起满身红疹,倘若误食,会发生何事谁也不知!当年苏沁就曾利用她这弱点,将椿花下到药碗里,她巧借药材,方避过一劫,而今日,若真如她所料,只怕她无论用何种方法也都避不过这场试探。

    身边的男人看起来镇定如常,心思却莫测难辨,苏漓定定地望着他,他的脸忽然在她眼前模糊起来,声音也飘去很远,只剩下一双深邃的眼睛和那万年不变沉定如山的高大身影,与她记忆中的那人渐渐融合。

    她没有立刻举筷,而是缓缓笑道:“夏伏安,有时候我觉得……你不像夏伏安。”说完抬头,目光透着洞察一切的犀利,一瞬不瞬直盯着他的眼睛。

    夏伏安眼光微微一怔,却没躲闪,眼底光芒一闪而逝,他直直回视着她,笑道:“圣女说笑了,夏伏安不是夏伏安,还能是谁?”

    苏漓心潮骤然起伏,难以自抑。她执起银筷,毫不犹豫地伸向那碟双酿莲藕。

    挽心面色惊变,几欲要出声阻止,而就在这时,苏漓的手,被人用力地,紧紧地,握住了!

    苏漓的心,剧烈一震,她缓缓抬头,视线自他修长却苍白的手指,一分一分挪到他向来镇定此刻却慌色难掩的双目,任何方式的试探,都比不上她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不过是一点椿花,他眼中的惊痛瞬间撕裂了所有的伪装。

    她眸光不住地轻颤,面色却冷漠地仿佛在问一个陌生的人:“夏管事这是怎么了?这菜不是做给我吃的吗?”

    他抿紧双唇,没有答话,一双眼死死地望着她,缓缓绽出痛怒之色。

    “夏管事你做什么?”沫香奇怪问道,欲上前拉开夏伏安却被挽心拽住。挽心见苏漓目光瞬息万变,情绪波动带动胸口剧烈起伏,不由联想到前几次她的异常,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刷地望向夏伏安,有些惊疑不定。朝沫香低声道:“菜里有椿花。”

    “啊?!”沫香一听,惊叫出声,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苏漓跟前,急急叫道:“这菜里有椿花!小……”

    一声“小姐”就要脱口而出,苏漓立刻扔掉了银筷,厉声喝道:“你们下去。”

    “啊?”沫香还没搞清楚原因,就已经被挽心拖着走了。

    外头天幕漆黑,秋风扫入,烛光摇曳,照在屋内或惊疑不定,或惊痛难言的二人脸上,光线陡然黯淡了几分。

    苏漓和夏伏安二人沉默对视,不发一语。他目光幽深复杂,沧桑悲痛,仿佛一眼便望穿了万年的时光。她目光一派平静,掩饰着内心的惊涛骇浪。

    空气,无声静寂,膳食慢慢冰凉。

    她终是冷冷地挥开他,退开两步,冷笑道:“椿花煮水烹制菜肴,清香宜人,我若不吃,岂不浪费你一番心思?”说着她再度举筷,似是非要将那菜吃了不可。

    眼看那莲藕已到嘴边,即将入口,“啪”一声,手中银筷被他一掌打掉了,落在地上叮当脆响。

    “苏苏!”他心痛地叫道。明知她这么做是逼他自行承认身份,可他却没办法。她如此胆大,赌得也不过就是他对她的真心!而这一番试探与反试探,最终到底是他输了!

    尽管早有准备,但当她听到那一声熟悉的呼唤,苏漓的脑子里“轰”的一声,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凝固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