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十七章 情究竟有多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游戏网址yl亚洲必赢下载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她跌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也说不出一句话。

    东方泽!

    竟然是他!

    怎么会是他?!

    不,其实她早该想到的,他费尽周折送来“乌珍珠”,又怎会不亲眼看着她的反应?

    她练功出错,他紧张害怕,唯恐她有个三长两短……

    她几乎走火入魔,他悄悄救她,又悄悄隐藏……

    她食欲不振,他身为一国之君亲自下厨!

    雷鸣电闪,他夜不能寐,默默守在她窗外……

    这一切的一切,除了他……还会有谁?

    在这个世上,只有一个男人,对她的喜好了如指掌!也只有一个男人,会大费周章跑到这里来接近她,试探她!

    项离说的没错,他真的是疯了!他不仅疯了,简直越来越疯狂,疯狂得不像是她认识的那个东方泽!

    “真正的夏伏安去哪里了?”她极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去问一些她本该关心的问题。

    东方泽淡淡道:“被安置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苏漓瞪着他,说不出话。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沉默了半响,她才说出这么一句,声音微微有一丝颤抖。上一回,她已是费尽心思才将他送离此地,他却又想尽办法混入这里。她想忘记他,想埋葬她与他之间的一切,他却不给她这时间和机会!

    东方泽轻声叹道:“想不到这么快被你识破,可见易容术如何精湛,声音、身份再如何变幻,只要人还是那个人,在乎她的始终都能感觉得到!”

    他一语双关,她自然听得明白。心头窒息,感觉这个东西,确实奇妙,即便她看到的脸、听到的声音、嗅到的气息,和他往日里全不一样,可是每一次面对他,她都不由自主地想起他,原来他……根本就是他!

    身为一国之君,为了一个不可能回心转意的女人,他竟然屈尊降贵到异国江湖门派当管家,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苏漓微微闭了眼,极力想平复内心汹涌的情绪,可是袖中的手却越攥越紧,“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我要带你回去。”他沉稳地,坚定地执起她手,目光紧紧锁住了她的双眼。

    愤怒瞬间涌上心头,苏漓却控制不住地笑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如此纠缠不休,也不怕天下人耻笑?”

    “我东方泽行事,从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从始至终,我所在乎的,不过你一人而已!难道你还不明白?”他抓紧她的手,即便悲伤,即便自嘲,可那一瞬他浑身散发的气势,强大的令人心折。然而说到最后一句,他眼底透出的温柔,仿佛万缕情丝,将她紧紧缚住,令她无从抗拒,无处可躲。

    苏漓的心重重一震,仿佛被钢针碾过,痛得不能自已。手指上他的温度冰凉似水,再不复从前的温暖,她微微喘了一口气,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起身背过身去,“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事到如今,她还是不肯承认!东方泽眸光一黯,急切地再次圈住她的身子,她意外地没有推拒,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

    看着她冷漠的眼,他心痛如绞。来圣女教这段时日,他扮成夏伏安日日守护她,细到生活起居一丝一毫,无一不在告诉他,她就是苏漓!当初忽尔都去晟国说她是熟人,千方百计调查她的身世,如今她来汴国,阳震就多了个外甥女,这一切不会是巧合!

    还有阳骁对她的态度,阳震唤她阿漓……

    东方泽轻轻闭了闭眼,他是那么的希望她能承认自己就是苏漓,承认她还活着,可是看着眼前女子纤细的身形,冷漠的眼睛,他内心所有的话都如鲠在喉,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吃饭吧,饭菜都凉了。”沉默许久,他终于放开了她,将她按坐在椅子上,只淡淡说了这么一句,看起来竟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苏漓愣住,刚才她明明看到他目中情绪汹涌,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可转眼却只说了这么一句?想他费尽心机潜伏到她身边,多番接近试探,不可能没看出点蛛丝马迹,却为何没有拿来逼问她?反而如此轻易的放过了她!

    苏漓微微诧异,有些惊疑不定,不由瞪大眼睛,看着他亲手为她盛饭布菜,以前不知他是东方泽也就罢了,如今知道了,再看他这般行为,她心里万般滋味难以言喻。

    一国之君,何以屈尊至此?

    东方泽将碗筷递到她手里,神色异常温柔,笑道:“我这一生,只为两个女人下过厨,别浪费了。”

    苏漓忽地眼眶一热,许多往事顿时浮上心头,难以控制。曾经越是美好,如今回想起来便越是难以承受。苏漓握紧银筷的手指止不住颤抖,周围萦绕着他的气息,脑海里回想的也全是与他有关的记忆,甜蜜的痛苦的,互相撕扯着她的神经,窒息的感觉令她喘不上气。看着他的眼睛,视线忽然模糊不清,她飞快放下碗,起身就想逃开。

    还没走出两步,却突然被他紧紧抱住。她一挣扎,就感觉到他左肩传来湿意,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漂浮于空,她顿时呼吸一滞,浑身有几分僵直。

    “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他突然在她耳边问道。

    自从离开晟国,她的生活再无期待和热情,对日子也不太上心,乍然听他一问,她愣了一瞬,才记起,今天是八月初五!

    一年前的这一天,是他的生辰。她第一次陪他去晟国皇陵祭奠梁贵妃,第一次品尝他亲手做的糕点,第一次沦陷在他的柔情蜜吻里不可自拔,也是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她真的喜欢上他。

    时光永远不会为谁停留,转眼竟然已经一年,曾经甜蜜的心动,朦胧的期待,清晰得仿如昨日,然而这一转眼,她和他已是沧海桑田,再回不到曾经。

    苏漓悲哀地闭上眼睛,耳边又传来他的声音:“我想跟你讨个礼物。”

    礼物?苏漓心头轻轻一颤,不自觉想起了那个吻,她还来不及拒绝,他已经将她转过身来,迅速低下头来覆住她的唇……

    他的速度如此之快,她不及反应。所有的呼吸都被他熟悉的气息填满,苏漓只觉得头脑里顿时一片空白,过往的温存记忆犹如决堤的洪水,将她彻底的淹没。她记得一年前的那个夜晚,星陨如雨,夜风如醉,他和她在月下忘情拥吻,沉醉在彼此的气息中,体验着对方带给他们的心灵最深处的悸动!周围一片草木清香,将那一刻化作永恒。

    他曾经说过,那是他收到的最美好的礼物……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一声震惊的厉喝从门外传来。阳骁瞪大眼睛,站在门口,看着亲密相拥的男女,说不出话来。

    苏漓浑身一震,所有的回忆顷刻间从脑子里全部退去,她浑身冰冷,捉住他的唇一口咬了下去,猛地推开了他。

    咸腥的血气入口蔓延,她气得浑身直颤,他却看着她惊怒难言的双眼,忍不住轻轻地笑了。

    阳骁目光阴沉得骇人,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杀意,手指如勾,直抓向他的咽喉。

    苏漓不禁吓了一跳,眼看着东方泽目中寒光电闪,阳骁的手几乎已经到了他跟前,他却不躲不闪,苏漓伸手一把拉开阳骁,一掌狠狠扇在东方泽脸上!

    “啪”地一声脆响,屋里屋外的几个人全都愣住了。

    东方泽缓缓抬头,五指红痕清晰跃目,他眉头皱也没皱,只是怔怔地望她,目光忧伤难辨,没说出话来。

    一国之君,竟然被人打了耳光,恐怕他从小到大都没有想到过!苏漓暗自蹙眉,只觉掌心一片麻木的痛,朝他大声斥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冒犯本尊!来人!”

    挽心立刻上前来,“属下在。”

    “夏伏安胆大妄为,目无主上,立刻将他押入暗房,听候发落!没有本尊命令,不准任何人与他接近!”她说完止不住喘了一口气,拂袖背过身去,胸口剧烈起伏,难以自抑。不知为何,她想起了当初被东方泽下令关进禁苑的情形,忽然觉得,或许那一日和这一日,在某种程度上,有着奇异的相似也未可知。

    “夏管事,请吧。”挽心淡淡注视着他,语气尚有几分客气。

    东方泽没有说话,沉默地离开了这间屋子,出门前,深深地看了眼她留给他的背影,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苦笑和自嘲。

    屋子里又恢复了寂静,窗内窗外,月光烛影分割不清,四周听不到一点声音。不知过多久,苏漓方才恢复些许平静,回过头来,只见到阳骁定定望着东方泽离去的方向,目露疑色,似在思量。

    苏漓问道:“你在看什么?”

    阳骁目光轻闪,回头朝她忽地笑道:“你有没有觉得,他的背影很像一个人?”

    苏漓一惊,抬头看他,他嘴上虽然笑着,可眼中却并无丝毫笑意,神情看似不太认真,但她分明觉得他此刻无比正经。眼底的窥探,似要将她看穿。苏漓忍不住心头一跳,却只淡淡道:“是吗?夏伏安就是夏伏安,还能像谁?”

    “你没看出来?”阳骁偏头看她,显然不信,复又笑道:“以你现在的武功,连我都很难占到便宜,你如果没将他看成另一个人,我不信他能近你的身!”

    苏漓微怔,没有说话。窗外吹来一阵风,前方烛火轻闪跳跃,映在她眼里的光,明灭不定。

    阳骁心里咯噔一声,眯了眯眼道:“你不会因为一个背影相似,就看上那小子了吧?你这么急着关了他,是不是担心我会对他不利?”

    他猛地凑到跟前,俊脸她眼前突然放大。

    苏漓抬头冷冷地望着他。她看上去似乎很平静,眼睛里除了冷漠没有别的情绪,可阳骁却觉得她的心里并不平静。他忽然笑道:“只是背影相似,你就对他另眼相待,回头我找人照着他的脸做张人皮面具,天天戴着在你眼前晃,那你会不会想嫁我?”

    苏漓不知他说这话,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但她望着他的眼神一分一分冷沉下去:“胡说什么?我若要嫁他,何必千辛万苦来到汴国?!”

    阳骁脸上在笑,心里却沉了下去,东方泽终究还是她的禁忌,碰不得说不得,他暗暗叹了一口气,目光一转,咧嘴叫道:“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当真了!”

    苏漓沉着脸,不说话。阳骁拉着她在桌边坐了,扫了眼桌上已然冰凉的饭菜,他眸光一闪,朝她笑道:“来来来,陪我吃饭,我饿死了。”说着就去拿碗筷。

    苏漓面色微变,忙制止道:“我叫厨房给你做新的。这些已经凉了。”说罢唤来沫香,撤去饭菜。

    阳骁飞快拦道:“别呀,这些看着就很好吃,我在宫里帮父皇批阅奏章时没少吃凉饭凉菜,这些算什么!我就吃这个。”

    苏漓暗叫不妙,这全是东方泽亲自做的,阳骁在晟国待过一阵,若真吃了,必能尝出这是地道的晟国菜,岂是汴国人在短期内所能学成?

    看他拿了筷子去夹菜,她目光一沉,站起身道:“那你慢慢吃吧,凉了的食物再美味,我也没兴趣。”说完,她抬脚就走。

    阳骁脸色顿时垮了下来,连忙搁了筷子扯住她道:“别啊,你别走,你走了,我一个人吃什么都没意思……好好好,我听你的。来人,这桌菜撤了重做。”

    半个时辰后,一桌新的饭菜摆了上来,腾腾冒着热气,阳骁帮着她盛饭夹菜。苏漓本没什么胃口,但不得不勉强用上一些,而阳骁先前口口声声说他饿死了,却也没比她多吃几口。

    这一晚上,他拉着苏漓又说又笑,白日的不愉快他绝口不提,晚上看到的那一幕他也好像当没发生过。

    他一直在说,也不管她是否有回应,他只是不停地逗她开心,似乎要占满她的思绪,让她至少在这一刻眼睛里只有他,没时间去想别的人别的事。

    苏漓一直勉力支撑,言语虽少,却也不赶他走。直到三更过了,两层面具也掩盖不住她满身的疲惫,阳骁这才恋恋不舍地让她回屋歇息。

    看着她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视线的尽头,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淡去。她的心不在这里,他再如何千方百计哄她开心,也比不上一个人的背影更能影响她的心情!

    屋外忽来一阵冷风,烛火晃了两下,灭了。屋内陷入一片寂静的黑暗,门口月光泛着凉白,映在他眼角,几分落寞,几分叹息。

    他坐在原处,一动不动,有时候,他也可以如此安静。

    圣女寝殿内此刻却灯火辉煌,人影绰绰。

    挽心早已等在那里,项离、江元、秦恒也全都到了。个个都垂着头,面色有几分凝重,如今是他们四个分管八大分舵,总坛中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混了进来,他们居然全无察觉,心里怎能不沉。

    见苏漓进了门,四人忙上前行礼,挽心担忧问道:“小姐,四皇子没看出什么吧?”

    苏漓摇头,轻轻揉了揉眉心,头有些疼,她担心的人不是阳骁,而是那个不达目不罢休的东方泽。上次她已是费尽心机才将他送走,他身受重伤却还如此快又潜了进来,他对她的执着,已经超乎寻常。

    “当务之急,尽快找出盛秦等人,带来见我。”苏漓皱眉吩咐。东方泽在此,那几人也必定潜伏在教中各处。她想了想,又道:“先从白云舵查起。”

    白云舵归项离所管,项离微微诧异,不明所以。挽心目光一动,抬头惊道:“上回沫香之事,莫非不是巧合?”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定是他先得了消息,故意在她面前提起秦生买“乌珍珠”之事,引她起疑,这才去白云舵救下沫香。苏漓微微垂眼,复杂难辨的情绪被掩藏在浓密的眼睫之下,她缓了缓,又道:“还有一个地方也要查。”

    “碎月舵!”挽心、项离、江元三人几乎异口同声,唯有秦恒一时没反应过来,奇怪地看着他们。

    项离笑道:“碎月舵负责教内所有药毒研究,他要带门主走,必会想尽办法查找绝情丹解药。”

    “不错。”江元点头,却又摇头,神色凝重道:“只可惜绝情丹非同一般,即使真有解药,也未必在碎月舵。”

    挽心暗了眸光,叹道:“无论如何,我们就先从白云、碎月这两大分舵查起。如今他人已被关,那几人必定着急,查起来应该不难,只要小心别被四皇子察觉就是。”

    江元道:“此事还须尽快解决,暗房之地阴暗潮湿,极易引发体内寒毒。”

    苏漓眸光轻轻一颤,寒毒……

    “说起这寒毒,他说小时候在雪地里躺了三天肯定是骗人的,其实是在澜沧江里种下的吧?!”项离似乎很好奇,目光却悄悄往苏漓瞥过去。

    “这还用说!我秦恒平生很少佩服什么人,但我是真佩服他!想当初,为了接应门主,我在江里泡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冻得手脚僵硬,想不到他为了寻找门主,竟然能在那里头待上七天七夜!真是难以想象!”

    不知道要有多坚定的意志力,才能支撑着一个人在那样冰冷的江水里寻人七日而不死……

    苏漓心底猛地一震,一直以来,她以为,不去听不去想不去面对,那一切的记忆,便会随着时光远去。可是她却没想到,那些曾深深镌刻在心底深处的感觉,就如同溶进了骨血之中,一旦有了滋长的机会,便会悄无声息地出现,令她毫无防备地被击中。

    此刻听到这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苏漓双眼酸涩难忍。无法再听下去,她几乎没有力气地挥退四人,将自己一个人关在了门内。屋里寂静的只有她呼吸的声音。苏漓闭上眼睛,捂着心口,半伏在桌子上,内心的隐约的痛楚令她无法动弹。她只能听着自己的呼吸,任那痛苦一点一点地肆虐,直到她疲累得支撑不住,终于沉沉地昏睡过去。

    次日黄昏,项离果然在白云舵查到了盛秦,苏漓还来不及召见,圣心殿内忽然来了一位贵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