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乱世何时了 »  第二章 第二节 谋大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1kj开奖现场118直播特马开奖果查询2016

小说:乱世何时了作者:问心剑
返回目录

    还是di du,还是将军府,还是谢炎居住的jing舍,赢无伤还是斜倚于榻上,手中依然一杯满满的美酒,只是却未曾动过。

    现在天下的形势如他之前所愿,确实越来越乱了。但是,另一个新危机又出现了,皇帝永隆似乎开始怀疑他了。他手下的十万军队虽说是保卫皇城的禁军,但永隆仍然用各种各样的借口调开。调其他的军队来管皇城防务。要不是有体制规定,他手下的军队早以被分散各地。虽说如此,未及三月时间中,十万军队也缩减成了六万。面对如此形势,他不得不提前他的计划。而谢炎,则应他所求,去往谢氏先辈所建立的秘密基地,将以前所训练的死士招来,并且带来离国玺印,为他的计划争得个名正言顺。

    可是,将近一个月过去了,谢炎居然一点消息也没有,而朝堂之上,不论是永隆的口气还是众大臣的态度,都对他越来越不利了。虽然他涵养工夫极好,表面不露一丝痕迹,但心中的焦虑是无论如何都解不了的。

    “美酒当前,将军却是熟视无睹,是不是在为何家美人患相思啊。”一道熟悉洒脱的声音传入赢无伤的耳中。

    “是啊,实在是在相思啊。不过听得先生一语,马上痊愈。”听得是谢炎的声音,赢无伤高悬近一月的心立刻放了下来,一口饮尽杯中美酒,随手将酒杯一抛,站起身,迎上前去,顺着谢炎的语气说道。

    “回禀将军,谢某此去,共带回死士七千人,全是我离国之后,大好血xing男儿,受谢家替赢氏训练数十年至十余年不等,甘为将军做任何事,赴汤蹈火,百死不辞。只待将军命令而已。”谢炎脸sè一凝,正容行礼说道。

    “多谢先生。”赢无伤神sè亦随之凝重。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壮士们现在何处。”

    “已有五百余人随谢某入城,其余众人分散于di du四周,随时可以在两个时辰内入城。”

    “好。”赢无伤一声断喝。“那就请先生立刻传令壮士们马上入城。我离国生死寸败,就在此一举。”

    “难道……难道将军想就在”

    “对,就在今晚。”赢无伤打断了谢炎的推断。

    “可是,将军,这是否太过于急躁。”谢炎紧皱眉头,提出自己的疑虑,“先不说举事是一项麻烦且必须周密计划的大事,单就六千多人在一两个时辰内入城,就算是分在四门,也容易让人察觉。虽说将军您掌控情报机关,但是其他人也不是吃素的,将军请恕谢某反对,要是将军没有详细的计划,谢某实难从命。”

    “先生有此疑虑也是应该的,先生请随无伤来,详细的计划无伤会与先生详细说明的。”

    赢无伤书房的密室中,谢炎的面前摆着一张地图,详细的标明了di du众大臣的屋宅地址及家丁实力。

    “将军难道想控制朝中文武百官,让永隆无人可用,无兵可调,可是这样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的话…”谢炎缓缓的摇了摇头。

    “先生只猜中了无伤计划中的一半。其实无伤是想——双管齐下。”赢无伤双目闪出一道寒光。

    “双管齐下,这个…虽然效果最大,可是。还是那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谢炎还是眉头紧皱,好象自从赢无伤说出要立刻起事之后一直没舒展过。

    “无伤所说的双管齐下并不是要完全控制,而是要抓重点,而重点的关键就在先生带来的七千死士。无伤手中的六万军队只能做震慑之用,是一个也不能动的。所以先生的死士和无伤的亲卫队才是绝对的主力。”

    “谢某有一点明白了。”谢炎缓缓的点了点头。“只是不知道将军的具体计划是什么。”

    “先生带来的七千死士中选出两千jing锐之士,交与无伤,无伤专门负责宫中;剩下五千由先生统一带领,负责宫外。宫外我们要攻击的只是数十位大臣,无伤已经列出名单,先生可依名单行事。无伤手下六万军队,则是为牵制各大势力所用。至于死士们入城,一定要越招摇越好,这样。”赢无伤顿了一顿,以冷若寒冰的语气说道:“我才有借口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谢某明白,一切尊将军之令行事。”谢炎恭声答到。适才赢无伤言语神sè中无不流露出来无可比拟的,与其文弱秀气的外表极不相符的霸气。令人不得不屈服与他的霸气之下。

    这种霸气,谢炎不禁打了个冷战,他似乎要收回之前在殇阳关和赢去芜说的话了,比诸百年前的赢之武溢于外的霸气,赢无伤内敛的霸气,则更让人敬畏。

    “先生既然已经明白,那就开始吧,无伤现在要入宫了。”不待谢炎答话,赢无伤便大步走出密室。

    看着大步远去的那道背影,谢炎第一次有了高山仰止的感觉,甚至,甚至有了跪拜的冲动,难道,难道,赢无伤是真的比赢去芜更适合做一个皇帝吗。谢炎对自己之前坚信不疑的信念产生了怀疑。

    紫辰宫,这片大陆上近千年来权利的中心。不管政权如何变化,天下如何在不同的主人手中轮回。紫辰宫,依旧是至高无上的皇权集中地。而现在,有一个人,在这个权力的代表面前,准备着继续另外一个权力的轮回。

    翻身下马,赢无伤入了紫辰宫。越过宫内专供官员等候觐见的的大广场。无视于众多的官员,径直入了永隆皇帝ri常处理政务的太和宫。本来就算是皇子王爷之贵,宰相元老之尊也不可能如同赢无伤一般径直入内的。可是谁叫赢无伤是禁军统领,主管宫中侍卫呢。他当然有权随时出入了。

    “麻烦禀告皇上,禁卫大将军赢无伤有要紧情况禀告皇上。”太和宫永隆与众臣议事的上书房外,赢无伤正在等候皇帝召见。

    “皇上有旨,宣禁卫大将军赢无伤觐见。”老太监的公鸭嗓子喊出了永隆的旨意。

    “爱卿要禀告何事。”皇帝永隆看着跪伏于自己脚下的赢无伤。他本来是十分信任这个年少有为的将军的。不然也不会把自己的安危放在他的手中。但是侯傲雪起兵造反一事,赢无伤手下的强大的情报网却没有一点消息,这不得不让他担心赢无伤是否出了什么问题,再加之叛乱越来越严重,他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不把所以的力量放下赢无伤的手中,所以才有分散赢无伤手中军队之举。但是仔细观察良久,赢无伤除了侯傲雪的事,非但没有任何不妥迹象,且在他散兵之举出现后,赢无伤更加努力的的管事,缉拿凶盗,搜集情报。并且大肆努力,一改以前独来独往的xing子,不断奔走于各大臣府第之间,拉尽关系,希望有人能帮他说几句好话。当然,赢无伤没有后面的那些做作的话,疑心甚重的永隆也不会亲易相信他的,可是现在,赢无伤如此作为,永隆也不禁怀疑自己是否疑心太重。

    “回禀皇上。”虽然在府中与谢炎议论永隆的时候从来没有客气过,但是现在赢无伤表面工夫做得十足。三跪九叩后恭谨答道:“微臣接到手下情报,di du今ri城门入城人数突然大增,且多有行踪诡秘之士,集结成群,似有不轨之心,令人生疑。恐怕会对陛下及皇室不利。应当谨慎处理。”赢无伤抓住永隆怕死及疑神疑鬼的心理,大肆夸张。

    “这等事本来是卿分内之事,何须向朕来禀报。”嘴上虽然如此说,永隆心中对于赢无伤如此行为却是十分高兴。看来朕是真的错怪他了,永隆心中暗暗想到。

    “回禀皇上,所谓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如此时期,臣不得不小心,且如有狂徒胆敢不轨,自然有朝中有实力之人为之内应,不可不防,也不得不像皇上禀报。为防万一,请皇上让臣全权负责,定能为皇上消除叛逆。”废话,当内应的就是他赢无伤,只是这叛逆怎么消,到是耐人寻味了。

    “恩。”永隆沉吟道:“卿家言之有理,此事非同小可,既然这样……朕就准你全权负责,事成之后,朕另有封赏,此外朕还赐你尚方宝剑,如有反抗,先斩后奏。”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赢无伤大喜,高呼万岁,恐怕他这一辈子就这一次是真心诚意的喊出万岁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