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乱世何时了 »  第四章 第六节 妙定计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王中王中网站24中特香港骞马会官方

小说:乱世何时了作者:问心剑
返回目录

    赢去芜这边紧锣密鼓,侯傲雪那边也没闲着。夹谷道大捷庆祝的第二ri,她就带着一万五千军队开往了南宫县。那ri会议她让司马羡最后留下来,是让他代替凌山前去打探消息的。凌山则让她留在了东武城,毕竟那里才是重点。

    经过十数ri的行军,侯傲雪率军到了南宫县城。在路上,她借这个机会着重训练了这批急行军,夜行军,隐匿行踪等技能,毕竟这次来莆阳剿匪,灭绝后患是一个目的,但借此训练新兵却也是目的之一的。侯傲雪为了尽快的提高自己军队的战斗力,训练起来是从不手软的,可怜那些新兵,在好不容易挨到南宫城时,已然疲惫不堪,好在侯傲雪并不急于去莆阳山攻击那些匪徒,而是下令在南宫城中修养。不然这些被雷火称为新兵蛋子的人不知要被累成什么样了。

    是夜,侯傲雪、雷火、司马羡再加上南宫城的城守杜诺四人一起,在临时设立的中军帐——南宫城衙门大堂之上,进行了征剿莆阳盗匪的第一次密议。

    侯傲雪等四人密议出何等结果不得而知,但是这次密议之后,侯傲雪的行为却无比奇怪,军队休整之后,她非但没有挥军前往莆阳山剿匪,还就这样的在南宫城内驻扎下来,别的事也不管,整ri价的就是在练兵,把好好一个南宫城变成了她郡主的练兵场。

    这些消息都由赢去芜派出的百名jing干探子传回了莆阳山虎威寨中去了。侯傲雪这一反常的行为不但让茅勒等头领摸不着头脑,就连智计多端的赢去芜也迷惑了。这位郡主到底要干什么,若说是以此行为迷惑自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但是整个莆阳山上到处都是自己的斥候,莫说是信都军队了,不但连信都派来的斥候探子都没有,就是一只外来的苍蝇也见不着。就若说是侯傲雪陈兵南宫城中,只为压制自己,以达困敌之效,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信都军的财物粮草被虎威寨劫过两次了,这些粮草和财物足够虎威寨一年之用,而现在虽然朝廷军队因为永隆驾崩而暂时退兵,但是仍然可能随时重来,侯傲雪决没可能陪自己在这里干耗着。她到底想干什么呢,赢去芜迷惑着。

    看着赢去芜一连困惑,一旁的茅勒按奈不住了,他大声说道:“军师,你就别想这么多了,既然他不来,那咱们就去吧,看这个小娘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他不来,我们就去。

    茅勒的一句无心之言打动了赢去芜,是啊,既然不知道信都那方面有何计划,何不已功为守,探听出信都的计划呢。赢去芜大喜道:“寨主所说真乃金玉良言也,将要取之,必先予之,唉,去芜怎么就没想到呢。”

    “军师,什么金呀玉呀的,我老茅不过就说了一句气话,你咋高兴成这样啊。”茅勒看着满脸喜sè的赢去芜,不解道。

    “正是寨主这一句无心之言打动了去芜,才使得去芜有了灵感,想出了一条对策了。”

    “什么,军师想出对策了,那好,那好,”这回轮到茅勒高兴了。“快点给老茅说说,什么对策。”

    “以攻为守。”赢去芜吐出四字。

    “以攻为守。”茅勒挠了挠头,“啥意思,军师,你解释解释,怎么个以攻为守啊。”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出兵进攻东昌。”赢去芜微笑道。

    “啥,进攻东昌。”茅勒的眼珠子瞪得有铜铃那么大。“你不是说咱们要守在这莆阳山里,和信都那群人玩玩捉迷藏吗,怎么又想起进攻东昌了。”

    “寨主不是一直嚷嚷着要打仗吗,怎么现在有机会了,又开始怀疑了,难道寨主转了xing子,想修身养xing一下吗。”解决了一个问题的赢去芜心情甚好,开始拿茅勒开起了玩笑。

    “修身养xing,军师,你别说笑了,我老茅会去做那种事情,就算再投三次胎也不可能啊。”茅勒连忙否认。“你是知道的,我老茅三天没有仗打,身子就不舒服,骨头就发痒。不过我只是奇怪,军师你之前用一套一套的大道理好不容易说得我在寨子里挨着,现在怎么又大发慈悲,肯开恩让老茅出山打仗了。”

    赢去芜微笑道:“寨主且听去芜慢慢到来。之前去芜之所以不让寨主出山像信都挑战,那是因为信都实力比我们强大,据探子回报说,光是侯傲雪就带来了一万五千兵力,其中老将雷火部下的五千人马乃信都军中最为骁勇善战者,再加上地方上的兵力,应该达到两万左右,我虎威寨兵力连一万也没到,况且论军之战斗力,比之信都的正式军队,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天时、地利、人和这三点天时我们是平分秋sè,侯傲雪占了人和,而我们就要占地利。莆阳山乃是我们的地界,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就算她侯傲雪再怎么厉害,入了我们这莆阳山,也占不了什么便宜的。所以我才一力主张安守莆阳山中,以逸待劳。之前我预测,侯傲雪在到达南宫三ri之后,必定会来攻打我们,可是现在,侯傲雪按兵不动,让人看不懂她,可是以侯傲雪的赫赫威名,是不可能在这里耽搁时间,浪费机会的。到底侯傲雪在想什么,去芜惭愧,实在无法看出侯傲雪到底心里打得是什么算盘。但是我们绝不能在这里什么事都不做,如果侯傲雪想出什么厉害计策的话,到时候就来不及了。所以,去芜刚才被寨主一言惊醒梦中人,既然我们看不出侯傲雪又马上计策,何不率先出击,打乱侯傲雪的计策呢,寨主请看。”

    赢去芜将茅勒拉至挂在虎啸堂上的一幅大地图之前,向茅勒解释道。

    “寨主请看,莆阳山地处两国三县交汇处,地理位置极佳,入可攻,退可守。转换余地极大。所以,我们这一仗,要围着莆阳山来打,寨主还记得我们在太原郡的计策吗。”

    “哦。”茅勒一下醒悟了过来:“原来军师又想玩那个声东击西的计策了啊。”

    “正是如此。”“赢去芜微笑道:“不过这次比在太原郡还要好玩呢,我们的目标不一定要定在某个城池,看哪个好打,看哪个不顺眼就打哪个。打完之后,这百里莆阳就是我们的休养之地,莆阳山如此之大,山寨如此隐秘,侯傲雪再神通广大也不能把找出我们的藏身之地。我们就利用这个来和侯傲雪玩上一场,我现在倒想看看,侯傲雪被我们调动得跑来跑去会是个什么样子。”

    “痛快,痛快。”茅勒哈哈大笑道:“和军师打仗真是痛快,这样一来,我这么多天的鸟气就都出了啊,哈哈……哈哈……”

    “那就请寨主下令,众头领前来商议军情吧。”赢去芜也笑着道。

    “好的,就去……就去……真他***痛快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