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乱世何时了 »  第三章 第二节 把酒谈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最新焰舞字谜字谜汇总2018年香港马宝宝资料

小说:乱世何时了作者:问心剑
返回目录

    “好一个赢无伤。”手持探子飞马送来的战报,于灯下挑灯夜读的他,非但没有半点疲倦,反而越读越加兴奋,读到兴头之时,不由重重拍了下桌子,喊了出来。好象读的不是一份战报,而是一本jing妙无比的好书,一出jing彩绝伦的好戏,一场美妙无双的歌舞……

    “当真好一个赢无伤。”正当赢去芜感叹不已,拍案叫绝之时,一道女声自赢去芜的书房门外响起。

    那如仙乐一般的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飘入耳中,赢去芜不用抬头看便知道来人正是他的顶头上司,知交好友,信都郡主侯傲雪。

    “郡主为何此时还驾临我这小小蜗居,都过了二更了。”赢去芜放下手中的战报,起身迎接侯傲雪。

    侯傲雪微微一笑,步入了赢去芜的“小小蜗居”,说实在的,赢去芜这书房如若算是蜗居,那蜗牛就不知道有多大了。这间书房,连同赢去芜独自居住的这个院子,在信都王府内,都是数一数二的。

    在南宫城正式被侯傲雪策封为信都总军师之后,针对天下情况,赢去芜提出了坐山观虎斗的策略,指出在当时的情况之下,不能出兵去痛打在当时可以算是落水狗的赢无伤,借机来获得利益,只能稳定根本,攘外必先安内。侯傲雪采纳了他的建议,将重点放于国内,一心安定流民,发展生产,整顿军备,cāo练军士。之后赢去芜又独身入均城,与被侯傲雪大大羞辱了一番的林章进行谈判,以大量辎重粮草为代价,不废一兵一卒又帮侯傲雪取得了均城等近十城。加上之前侯傲雪出兵反抗姬朝之时夺得的十数城,短短两年之内,信都的地盘便扩大了一倍,也隐隐有了些大国之势了。心喜赢去芜立了如此大功的侯傲雪替赢去芜加了个太尉的官职,总领信都兵马,但是只是个名义,信都军权,还劳劳抓在了侯傲雪的手中。尽管如此,若不是有这等功劳,赢去芜这个太尉的虚职恐怕还是到不了手。

    当初赢去芜刚任信都总军师之时,反对赢去芜的人不在少数,一部分是以雷火为首的这等功勋老将,反对赢去芜的理由很简单,赢去芜不过一个ru臭未干的黄口小儿,如何当得信都如此重任,不过说这些话的人说话的时候好象忘记了自家郡主比赢去芜还小了不少。这等人让他们接受赢去芜也非常容易,均城一场谈判下来,不少人便对赢去芜心服口服了,稍微有几个死鸭子嘴硬的,虽然在口里说什么运气而已,但是心中还是不得不对赢去芜说个“服”字的。

    另一类则比较麻烦,是以杜诺为首的南宫、东昌、观津三城的官员将领,当初赢去芜给山贼茅勒当军师之时,这三座城池可吃了赢去芜不少苦,尤其是东昌,赢去芜与茅勒曾一度破了这座城池,东昌校尉王乾战死,东昌太守被俘,死伤不计其数,虽然最后赢去芜让茅勒将东昌太守放了,但是这个仇,就算是结下了。

    另外还有南宫城的一众将领官员,虽然那时赢去芜中了侯傲雪的计,大败于南宫城下,最后被侯傲雪逼得走投无路,只能够投降,但是那一场大仗,南宫城损失了不下两千人,伤者还不在此列,南宫城守兼校尉杜诺也受了不少伤,侯傲雪宣布赢去芜为信都总军师之时,头一个跳出来当面反对的,便是这个文武双全的杜诺。

    这等人对赢去芜的反感,不是赢去芜如何立功可以化解的,这些可以说是解不开的仇恨,赢去芜无力,甚至也无心去化解,只能听之任之,不去管他,毕竟这类人只是少数。

    后来,赢去芜从南宫随侯傲雪去了信都——信都国的都城,在信都城,赢去芜无安身之处,依他本意,是想居住于军营之。侯傲雪却非要他住入信都王府,尽管赢去芜多次推辞,但是侯傲雪那坚定的态度,最终还是让赢去芜住入了信都王府侯傲雪专门为他安排的别院。

    侯傲雪移到了赢去芜身前,伸手来拿赢去芜放在紫檀木桌之上的的那份战报,就着闪烁不定的灯火,细心的读了起来。

    两人身体此时靠得极近,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自侯傲雪身上调皮的钻了出来,飘入赢去芜的鼻中,诱惑着赢去芜那本来便不坚定的意志。咬了咬牙,赢去芜将目光投向侯傲雪,晒晒的想说些什么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目光一转,赢去芜不自禁的打量起侯傲雪来,侯傲雪平素常着男装,赢去芜认识侯傲雪这么久,住入信都王府为时也不短了,但是侯傲雪着女装,只有上次潭边两次相遇。今ri想是为时已晚,侯傲雪着装特别随便,如云秀发只用一根白sè发带束起,不少发丝散露在外,尤显慵懒。身上亦是宽宽松松罩一件女装外袍,女儿风韵,比那ri潭边所见,毫不逊sè。心中一想起那ri潭边所见,赢去芜心中不由一荡,血气上涌,脸竟然微微带点红sè。

    侯傲雪却没有注意到赢去芜脑中有何想法,草草将手中那份战报一阅,眉飞sè舞的说道:“难怪去芜兄如此激动,赢无伤此战,宛如行云流水,浑然天成,不在情理之中,出乎意料之外,但此时来看,却又不得不让人叹服,天马行空,不外如此啊。”

    赢去芜心中暗自一凛,强自压下脑中的旖思,正容说道:“如此晚了,郡主如何知道去芜手中有这么一份战报。”

    侯傲雪放下手中的战报,自行走到桌后,坐于椅上,道:“方才我正要入睡,却见得府内数道本应下锁的门前灯火闪烁,似是要开门让人入内,如此晚了,还能入内的,除了赢无伤那边的战报,还有什么呢,我等了良久,却不见战报送来,这战报,自然是在你这里了,推理并不难,我如何不知道。”

    “郡主好缜密的心思啊。”赢去芜感叹道。

    侯傲雪轻轻一笑,说道:“你之前之预见果然不错,现今形势如此,你对以后天下形势,又有如何看法呢。”赢去芜苦笑道:“郡主太抬举我赢去芜了,我现在心思,都还在为无伤公子这一战而迷醉不已,对天下大势,还能有什么看法。”

    侯傲雪狡黠一笑:“既然如此,那就着赢无伤这一战,你就来说说如何令人迷醉如何。”

    “顾所愿也,不敢请尔。”赢去芜煞有其事的拱了拱手,引得侯傲雪不禁扑哧笑了出声。那绝美情态,又让赢去芜看直了眼。

    笑过之后,侯傲雪道:“哦,去芜兄有何愿。”

    “呵呵。”赢去芜轻轻一笑:“长夜漫漫,独对孤灯,手持如此jing彩绝伦之战报,却无一知交好友能与去芜把酒论战,彻夜长谈,实是去芜心中之憾也,郡主现有此提议,如何不正中去芜下怀。”

    “呵呵。”侯傲雪亦笑道:“既然如此,古人以汉书下酒,千古风雅之事,你我今ri以战报下酒如何。”

    “甚好甚好。”赢去芜抚掌大笑道,这一刻,仿佛又回到了书院之中,两位悻悻相惜的知交好友,一虎冷酒,度过无数长夜,或议古论今,或综观天下……

    “童儿,童儿……”赢去芜高身唤着书童。

    过了好一阵子,书童方才从里间衣衫不整、打着哈欠,睡眼朦胧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抱怨道:“公子,这么晚了,什么事啊。”

    “童儿。速速去把那坛黄酒拿出来。”赢去芜兴致勃勃。

    “哦。”努力的睁着根本睁不开眼的书童根本就没注意到房里还多了一个侯傲雪,应了一声就转身走了,过了一会儿就抱了一坛酒进来,把那酒坛在桌子上一放,就转身进了里间,任凭赢去芜如何呼唤,再也不回应了。

    侯傲雪见赢去芜朝自己尴尬的笑着,如何不知道赢去芜在尴尬什么,当下说道:“用茶杯亦可。”

    “哦,瞧我笨得。”赢去芜以掌击额懊恼道。

    侯傲雪没有说话伸手取过那酒坛,将封泥击破,笑道:“好香啊,这酒,恐怕有二十年了。”

    赢去芜寻的杯子,将杯中满上那琥珀一般的黄酒,两人先对视一笑,干了一杯,再满上酒后,赢去芜方才悠然道:“无伤公子此战,可入战史矣。”

    “恩。”侯傲雪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低低的应了一声。

    “先是战前准备,无伤公子本有大批时间,将尹悯所部,与杨望才所部,调回di du,那时兵力对比,旗鼓相当,获胜希望大为增加,若是我指挥di du之战,我绝对会如此,但是无伤公子却没有如此,一是他有绝对的信心,这等气魄,我赢去芜一生难及,第二,我方才翻出以前的情报,前后对比,再比照地图,方才知道,无伤公子此举,乃是大有深意,尹悯所部,正在北方,扼守北上南下之要道,中原战乱以久,边防要塞,多防备松弛,万一匈奴乘机南下……。”

    说到此时,侯傲雪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轩辕川时的那场大灾难,只要稍微读了一点史书的人都会知道,都会了解那是一场多么大的灾难,何况侯傲雪呢。

    “杨望才亦是如此。”赢去芜继续说道:“生死存亡之际,无伤公子考虑还能如此周到、周全,这等胸襟,赢去芜不及亦。”不过这次赢去芜确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赢无伤绝对不是这种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人,赢无伤如此做,却另有其意。

    “另外征集军粮,雷厉风行,手段如此,确实令人叹服。再说大战吧,丢了东南要塞之后,竟然能以假意回攻作为牵制,去偷袭楚**队,好手段啊。”说到此处,赢去芜又不禁痛饮一杯,侯傲雪替他满上之后道:“如此手段,胜在情报准确,我一向自负凌山作为情报官,天下可称无双了,但是相对比起来,天下能人不少啊。”

    赢去芜点了点头同意道:“之后假意弃粮,偷袭楚军,无一不是绝妙之计,但是最让我心折的,还是那一场决战啊。先不说无伤公子是如何判断得出钟麟之计,我客是到,方才恍然大悟的。”

    “实实虚虚,虚虚实实,这等虚实之计,钟麟也算妙绝了,我也想不通赢无伤是如何判断出来的。”侯傲雪接道。

    “再说那背水一战,明明胜负各半,无伤公子却要学那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我真的是很奇怪,他为何那么有信心,难道他的信心是天生的么,这等我当真是不如他。”

    “其实赢无伤说穿了也不过胆大心细四字而已,但是胆大心细能到如此地步者,天下无双亦。”侯傲雪举起酒杯,道:“为此四字,干上一杯。”

    “恩,干上一杯。”赢去芜举杯遥遥一碰,一饮而尽。

    “说起来。”侯傲雪已然喝了不少酒,后劲绵长的黄酒此时方才显出功力,她那绝美的脸庞不知何时挂上了两片红霞:“钟麟也是非常人物也,用计如此,中了赢无伤之计后,不但没有仓皇后退,反而上前迎战,这等眼力,不愧是五虎上将。”

    “为钟将军饮一杯。”

    “为钟将军饮一杯。”

    二人再次举杯。

    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场大战,无伤兄,我们有机会如此把酒畅谈,听你诉说你那不世功业么。赢去芜思之所至,端着酒起身走到窗前,就着窗外明月,痛饮一口,无伤兄,便以此酒,遥祝你大胜吧。

    对赢去芜如此动作,侯傲雪却没有任何反应。

    原来,

    她已然醉了。

    ~~~~~~~~~~~~~~~~~~~~~~~~~~~~~~~~~~~~~~~~~~~~~~~~~~~~~~~~~~~~~~~~~~~~~~

    推荐超能特jing组

    :/?bl_id=36933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