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乱世何时了 »  第五章 第三节 逢故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央视音乐app下载关于澳门的历史资料

小说:乱世何时了作者:问心剑
返回目录

    看着眼前高大巍峨的城门,赢去芜心头一阵激荡,四年了,上一次来di du已经是四年之前的事情了,光yin流转,四年就这么的过去了。四年前,若不是谢炎不厌其烦的千方百计逼自己,自己也不会从书院出来,不会去游历天下,不会与赢无伤相识,不会成为流寇的军师,也不会再次遇到了侯傲雪,每天为了这样那样的事情而奔波,劳心劳力。

    但是就算不出来又能怎么样呢,书院虽处山中,乱世一起,众人不还是如飞鸟各投林,只落得个偌大的书院一片冷清真干净。

    是啊,就是这个乱世,乱世之中,桃花源,也只是个梦想罢了。

    “军师,我们是要以信都之信使光明正大投递国书入城,还是先入城再做打算呢。”司马羡见赢去芜停了下来,也挥手吩咐身后二十名侍卫暂时停住,拍马上前问道。

    早在离di du还有二十里之处,司马羡就已经将侍卫分为两拨,一拨三十人,分散于di du四周,等候消息。另外二十人则随同赢去芜及司马羡一同入城。尽管赢去芜对此很不已为然,坚持说道赢无伤对自己绝对没有恶意,无须如此,但是司马羡一句“此乃郡主之吩咐”就堵住了赢去芜的嘴,无奈的接受了司马羡之安排,就连司马羡往他怀里塞烟花号箭,并讲解用法之时也没有表示明确的反对,尽管在赢去芜的心里,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但是就冲着司马羡的那句“此乃郡主之吩咐”赢去芜也什么都没说。

    赢去芜回过神来点头道:“我看还是在城门投递国书,光明正大的入城吧,毕竟我们是前来商议结盟之事,又不是来卧底的,没什么好隐瞒的,师出有名才是上策。”

    “是。”司马羡点头应道,从背上的包裹内取出由侯傲雪亲笔书写的密信和国书,交到了赢去芜的手上,道:“那军师,咱们这就入城吧。

    “排好队,一个一个的来……”把守着di du东门的一个百人队正在吃力的维持着城门口的秩序,大战之后,di du城门辰时末方才开,现在是巳时初刻,堵在di du城门外,想要入城的人已经排了老长的一条队伍了,不少人想趁乱挤到前面,早点入城,不耽误时间。却被守城军士用手中的长枪给驱赶到了老后面去了。

    熙熙攘攘的景象出现在赢去芜面前之时,赢去芜不由的感叹道:“大战过去方才半年,di du就恢复得如此之好,看来无伤公子非但打仗无敌于天下,这治国之策,也是很难得啊。”

    对于赢去芜的感叹,司马羡只是淡淡的冷冷的应了一声,没有做任何表示。

    赢去芜看了看,皱眉说道:“人如此多,要等到几时去。”

    司马羡也有点不耐烦了,道:“军师在此等候,我去和城门领说一下。”言罢翻身下马,从人堆之中向城门方向挤了过去。

    好不容易挤到了城门口,司马羡尚未说话,一名早已被想尽快入城的人群搞得很不耐烦的军士就朝他大声吼道:“干吗呢,挤什么挤,回去,回去排队。”司马羡压下心中的不快,说道:“我要见你们城门领,速速与我去通报。”

    那军士眼睛一斜,也不去管其他人了,把手中长枪重重往地下一顿,从牙缝里磨出几句话道:“就你,要见我们大人,还要速速通报,哪个府里不开眼养出来的王八蛋,看清楚了,这是di du,爷们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还要受你这份闲气,有本事拿你们府里的令牌走正门去,没本事就少在这里和爷们罗嗦,爷们是谁啊,老子不鸟你,滚你妈的,还想见我们大人,滚。”

    司马羡在信都五年多,从未有人给他脸sè看过。不过好在之前他什么气没受过,也就是冷冷的盯了那军士一眼,转身艰难的从要望前进的人堆里挤了过去。

    那军士看着司马羡离去,唾了口唾沫,一脸鄙夷神sè自语道:“什么鸟人吗,癞蛤蟆打哈气,口气不小,也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啊。”一边说道,一边双手握住长枪,继续着他的维持次序的任务。

    “难道真的要走正门。”听着司马羡的回报,赢去芜皱眉道。di du每面城墙都的城门都有三面,一大两小,大者称为正门,是有四品以上官爵之人方可进出的,其余低级官吏,平民百姓,则只能从正门两侧的两面小城门进出。

    司马羡看着赢去芜,没有说话,但是他心里却很不已为然。不知为什么,对着眼前这位信都总军师,他总有一些莫名的敌意,是左看也不顺眼,右看也不顺眼,就拿眼前的这件事情来说,司马羡就觉得,赢去芜既然已经决定了要以信都使节的名义进去,为什么不能走正门,反而在侧门内挤来挤去的。现在还在这里犹豫着,也不知郡主看上了他哪一点。

    “唉……,还是走正门吧。”赢去芜叹了口气,说道。他个xing不喜张扬,眼见着出入正门的均是仆从如云,招摇过市,看着就有点头痛,现在,唉……

    “什么……信都使节。”负责掌管正门的城门领看着赢去芜司马羡一等人,奇怪道。

    “我等确实是信都使节,奉我家郡主之命,前来拜见大离武安王,商议要事。”赢去芜见那城门领似乎不相信,出言辩解道。

    那城门领却不是与两侧门的城门领一般,是从军队中提拔出来的,走这正门的,非是四品以上官员,或者有爵位者不可,弄个大老粗在这里,一不小心便会出了大事。因此这di du四面城墙的正门的城门领,都是从黄门侍郎中选人前担当的,这城门领也是如此,因而知道出使之礼节,以前从未有信都的人来通报,现在突然冒一个人出来说自己乃是信都的使节,而且随从也只是区区的二十多个,更无仪仗之类的东西,十分可疑。但是如果真是信都的使节又不能得罪了,正在犹豫时一道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

    “他们是信都之使节,无庸多疑,放行。”

    那城门领与赢去芜一众人等向来声处看去,来人却是大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谢炎。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