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乱世何时了 »  第六章 第一节 由天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必中一肖动物图片官网小鱼儿论坛高手

小说:乱世何时了作者:问心剑
返回目录

    “回禀军师,护卫队五十人全部到齐,可以启程了。”司马羡在等待近两个时辰之后,终于把分散在di du四周的三十名手下全部会齐。其实他本可以在赢去芜出城前发出信号,要全部人到南门会齐,但是他却谨慎得可怕,直到送赢去芜的队伍离开视线,并确认一旁并没有不利于赢去芜和自己以及护卫队的人存在之后,才肯放烟花火箭召集分散于di du四周的三十名护卫前来回合。

    “恩。”赢去芜干坐在树yin底下已经两个多时辰了,他出城的时候是辰时,现在已经是午时三刻了,司马羡在这里浪费了整整一个上午。不过他涵养尚算好,且司马羡是侯傲雪的亲卫队长,如此细心保护也是侯傲雪的意思,当然在赢去芜心中这样的措施简直是浪费时间。所以他并没有发脾气,当然脸sè自然不会好了。

    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的最后跑来的几名士兵,赢去芜在抬头透过树叶看了看天sè,叹了口气道:“现在已经是午时了,就再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未时上路吧。”

    “是。”司马羡面无表情的答道,转身过去道:“军师有令,就地休息,吃午饭。”

    接过司马羡递上来的卤味,赢去芜咬了一口,咀嚼几下吞下之后对着司马羡道:“司马队长。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多疑了点,这样时时防备,我们要什么时候才赶得回信都,郡主那边,可还是在等我们的消息啊。”

    也难怪赢去芜,虽然看在侯傲雪的面子之上,他可以不对司马羡这样的做法发脾气,但是长久下来,还是一件很难忍受的事情,尤其是赢无伤帮忙点破了他的心结,在赢去芜的心中,赢无伤不但是信都的盟友,也算得上是自己的知心好友了。司马羡如此动作,摆明是在防备赢无伤,弄得赢去芜心里很不舒服。

    “回禀军师。”司马羡正在喝水,听得赢去芜说话,连忙停下来回答道:“此乃为保证军师安全,郡主早已说过一切要以军师的安全为上,至于所用的时间,郡主并未做过强调,所以时时防备是必要的,就算耽搁时辰也必须如此。”

    “那你到底在防备什么。”赢去芜看着眼前如石头一般的司马羡,头痛不已。

    “回禀军师。”司马羡依旧是那张百年不变的有如石化的面容,冷冷回答道:“防备一切。”

    “你是在防备无伤公子。”赢去芜终于有点生气了,其实并不是有点生气,他早已生气,只是现在才把怒气表露出来而已,但是即使如此,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怒气。

    “是。赢无伤也在防备之列。”司马羡点头答道。

    “你……”顿了一顿,赢去芜叹口气开始“苦口婆心”解说道:“来之前不知会发生什么防备自然是很重要的,但是现在无伤公子以及离国都是我和信都的朋友和盟友,何须防备,我当真不明白你,无伤公子下令派军护送我们,你为何强力推辞,这样小家子气,郡主及我还有信都的面子都不好看呢。”

    “都是为军师安全着想。”不论赢去芜怎么说,司马羡总是冷冰冰的这么一句话。

    “你……”赢去芜对着司马羡算是彻底的没辙了,只能低头去进攻手中的卤味。一旁的司马羡冷冷的看着赢去芜吃完后,说道:“军师,时刻已到,我们耽搁的时间不少,要尽快赶路。”

    赢去芜瞥了司马羡一眼,心道耽搁时间不是因为你的命令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来,只是说一句“知道了”之后,便起身整理。待到五十名护卫队员上马等候以后,赢去芜才翻身上了疾风,一扬鞭,领头向信都方向行去。

    大离丞相谢炎急匆匆的从大殿走向大离之主赢无伤处理政务的天权殿,明显的心不在焉的应付了几个抱着公务前来禀告的中低级官员之后,谢炎站定在天权殿外的走廊里。

    “丞相。”守护在殿外的小黄门见谢炎前来,讨好的凑上了前来,低头哈腰的说道:“丞相您来了,奴婢的马上通报,大王正在里面批阅奏章呢。”

    “不用了。”谢炎挥了挥手,道:“不要禀报,我先在这里想一点事情,等下自己进去好了,不用禀报,你下去吧,不要来烦我了。”随手从袖子里摸出一锭大约不下十两的银锭,仍给了那个小黄门。

    “多谢丞相赏赐。”那小黄门高兴得连声音都变了,十两银子可是他五个的月俸啊,这还是不上缴给头之前的月俸,要是算当真拿到手的,可要花九个月呢。得了赏赐的他自然jing神非常,连忙跪下来叩了个头,再凑上前来道:“丞相,那边有间空房子,幽静自在,在这走廊上路过的人太多,您看是不是去那里,想国家大事的时候也舒服点。”

    “不用了,下去吧。”谢炎皱起了眉头。

    那小黄门见谢炎皱起了眉头,连忙不迭的退了下去,还小声的吩咐别人不要去sāo扰丞相大人,毕竟见风转舵是在宫里生存的必备能力之一。

    但是那小黄门这次猜错了,谢炎皱眉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事实上,像他这样的人,并没有让谢炎生气的资格呢。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谢炎脑中满是问号,想进去问大殿里的那个人,却总也迈不开步,也不知道怎么去和那个人说,只能就这么的站在外面,定定的站着。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突然,谢炎听得殿内一句说话,传丞相速速来见。这时他才从思绪里抽身出来,咬了咬牙之后,谢炎毅然的迈开了步子,走向了殿门。就在殿门口,他与从内出来应该是去传唤他的内侍碰了个对面,那内侍十分机灵,一眼瞟见是谢炎后,连忙退想一旁,同时高声喊道:“丞相大人进见。”

    “哦。”听得那内侍的喊声,赢无伤从高高的奏章堆里抬头出来,朝谢炎看去,同时笑道:“丞相来了啊,本王正要去找你呢,看来我们当真算的上是心有灵犀啊,呵呵。”

    谢炎看了看正在爽朗笑着的赢无伤,心内百味杂呈,步至殿前,跪下行礼道:“微臣见过大王。”

    “不用了,不用了。”赢无伤一抬手,示意谢炎起来,道:“丞相不用行礼了,这里又没有别人,来来来,坐下,本王正好有事找你呢。”

    “是。”谢炎坐下,答道:“不知大王有什么事呢。”

    “就是关于神威军和威震军运送粮草之事,往威震军运送粮草,要经过高密国,此国正与我大离为敌,每次运送粮草都需要派大批的军士护卫,还每次都要损伤不少兵力,还有神威军,这边倒是没有势力与我大离为难,但是路途遥远,送一石粮要耗费五斗,这样下去,我国库可很难支撑啊。”

    “是,大王。”谢炎答道:“神威军这边从轩辕王朝至今一向如此,我们现在送一石粮草耗费五斗还算是少的呢,据记载,路途耗费最高之时,送一石粮要耗费两石呢,但是没办法,须得如此,神威军驻地只有少部分地方可以种粮食,但是那里战火不断,除了被丰厚利润吸引去冒险行商的商人,是不会有人愿意去那里的,更何况是去那边种粮定居,另外屯田也是不行的,神威军本来防住匈奴入侵就已经有点吃力,所以绝对抽不出人手去种地。至于威震军,倒是可以想办法。”

    “丞相言之有理,我在神威军中多年,这些事情都是知道的,以前不怎么在乎,还一直在抱怨条件不好,现在自己当家了,唉,不当家不知材米贵啊。”赢无伤叹道。

    “大王也不必如此,我们平定中原之后,可以全力出兵打击匈奴,让他们数十年恢复不过元气来,无力南侵,到时候再慢慢改造不迟。”谢炎接着说道。

    “是啊,丞相当真是老成谋国之见。”赢无伤点头同意说道:“至于威震军那边,本王想,出兵高密。”

    “出兵高密。”谢炎惊讶道:“但是,我们现在的实力尚且。”

    “不用担心。”赢无伤微笑道:“信都会帮忙的。”

    “信都,他们对付中山尚且自顾不暇,如何帮助我们。”谢炎疑惑道。

    “我也不用他们出兵,只要在边境上摆摆势态,吸引高密的注意力,我再带五万大军,一举攻下高密国都到时他们便可由我宰割了,况且高密也不过是个小国而已,就算信都做任何事,五万大军已经足够了,更何况以后与信都联盟去助他们时,高密也是必经之地,早也是打,晚也是打,也无所谓了,就当是为保住我们的粮草吧。赢无伤微笑着解释道。

    谢炎此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sè一下子沉了下来,半天没有说话,兴致勃勃的赢无伤见谢炎如此,惊讶问道:“丞相怎么了,本王的计划有什么不妥么。”

    良久的,谢炎沙哑低沉的声音才响了起来,他缓缓说道:“大王是真的把信都当作盟国么。”

    赢无伤的笑容一下子僵了起来,好半天才恢复正常,看了看谢炎,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挥手吩咐身旁伺候的内侍退下。

    待到所有内侍出去,并把门也关好之后,赢无伤道:“你知道了。”

    “是的。”谢炎点头:“我知道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还以为你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到了政务上去了呢,没想到从你带过来的手下里挑一个人这么小的事你都能这么快知道了,何况,我挑的还不是绝顶高手呢。”

    “六十名一等高手昨ri出城。到底所为何事。”谢炎看着赢无伤,一字一顿的坚定问道。

    赢无伤垂下了眼皮,用右手拇指和食指轻轻揉捏眉间,淡淡道:“都知道的事,有必要说第二次么。”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谢炎坚定说道。

    “其实我也不想杀他的。”赢无伤淡淡苦笑道。

    “是吗。”谢炎嘴角扯出一道嘲讽的笑容,重重说道。

    “知己难求啊,何况是这么好的知己,但是,我又不能不杀他。”赢无伤的手指继续揉搓着眉间的那块肉,道。

    “为了这个位子么。”谢炎看着赢无伤,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从他口中说出。

    赢无伤抬起眼皮,微微的,点了点头。

    “可是……”谢炎双手紧握成拳,说道:“可是他不是贪恋权利之人,你是知道的。”

    “是,我知道。”赢无伤道。

    “那为什么,为什么……”谢炎站起身来,大声问道,这样的声量,几乎可以说是喊了。

    “因为你。”赢无伤阖上双眼,淡淡说道。

    “因为我。”谢炎身体摇了摇,道:“为什么。”

    “他在信都任职,你为什么那么愤怒。”赢无伤长长的吐了口气,道。

    “他是赢氏子孙,为什么要屈身他国,还是自愿的。”谢炎愤怒道。

    “我不是赢氏子孙么,离国有了我,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有他呢。”赢无伤道。

    “我……我……”谢炎一时语塞,“我”了一阵之后说道:“我是为离国着想,他才能出众,对大离是有很大的帮助的,现在我大离正缺人才。”

    “那……”赢无伤yinyin说道:“那这个王位,是他来坐还是我来坐呢。”

    “自然是对大离有益之人来坐。”谢炎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是吗。”赢无伤不怒反笑,道:“这就是我要杀他的原因了。不是因为你么。”

    “可是,你比他更适合这个位子啊。”谢炎急道。

    摇了摇头,赢无伤说道:“世上的事情,谁说得准呢,先生,其实我也不想杀他,一是不想失去那么好的知己,二,信都作为盟友,也是我大离需要的,所以……”赢无伤苦笑了下,道:“我只派了六十名一流高手去,他能不能逃了此劫,就听天由命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