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乱世何时了 »  第七章 第一节 初战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官方登录网址优德棋牌在哪里下载

小说:乱世何时了作者:问心剑
返回目录

    侯傲雪在西梁只呆了两天便和赢去芜一同回信都了,毕竟现在形势紧张,她是实在放心不下赢去芜才丢下一堆急需处理的政务跑到西梁去找赢去芜的,虽然在西梁得到了意外的惊喜,但是她虽然是一个恋爱之中的女人,更多的却是信都主掌大权的郡主。虽然心中很不愿意,但是她还是尽快的和赢去芜上路赶回了信都城。

    由于赢去芜身体未曾痊愈,所以一路之上基本都在马车里休息,而侯傲雪也放弃了乘马,坐入了赢去芜乘坐的马车,反而是一贯不怎么骑马的书童坐到了马背之上。至于马车只内的两人做着什么,也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信都与中山两方都在这一年的最后时刻抓紧时间调兵遣将,训练兵马,看样子,是准备来年一战了。这也难怪,其时已经是严冬腊月了,天寒地冻,不利于行军打仗,直待大地回chun,方可一战。一时见,两国的兵马粮草源源不断的往两国接壤的边境线,也就是即将成为战场的地方送去。

    但是奇怪的是,信都的大批兵力虽然大多调往扶柳、辟阳二城。但是居然也有不少调往西梁城,在西梁周围频繁练兵,气势逼人。搞得高密国朝野上下人心惶惶,高密不过是个小国,县不过五,户不过四万七千余,口不过二十万上下,整个侯国的人口连信都的军队的人数都不到,拿什么和信都对抗。高密国主本以为是中山国使者前来游说他与中山结为联盟,共同对付信都的消息已然被侯傲雪得知。因此慌忙不迭的赶走中山的使者,表示出两不相帮的态度,要不是怕中山国报复,高密国主甚至还想砍下使者的脑袋,送给侯傲雪。希冀能获得平安。

    但是奇怪的事,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之后,信都非但没有撤兵的迹象,调往西梁的军队反而越来越多,大有不灭高密势不罢休的态势。这时,更让高密国主及一干做好当墙头草准备的诸侯王还有中山的严德震惊的消息传来了,信都与离国结盟。

    信都与离国结盟,这意味着什么,di du一战,赢无伤威名远播天下,试问当世,谁有胆来捋这头老虎的呼须,再看侯傲雪,乱世纷争,皆由她揭竿而起而引至诸侯离心,纷纷叛乱,身为女子,率五万弱旅与五虎上将之一高定相抗,丝毫不落下风,不声不响三年时间,竟然将信都的版图扩大一倍,披甲之兵,竟也在二十万之上,这等雄才伟略,便是这世上之男子,又能有几人及得。

    如此两个实力强大的国家联盟,傻子都知道应当怎么选择了,几乎所有的诸侯国都选择不与中山结盟,中立以保身,甚至有两三个小国已经派使者前往信都,要求与信都结盟。大树底下好乘凉,这一点是谁都懂的,乱世之中,惟有实力才是一切,如果自身没有实力,就必须选择一个实力强劲的靠山来保证自己的安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保存自身才是在乱世之中生存下来的要义,至于什么面子,什么礼仪,什么廉耻,什么道德,那都是有实力的人才有资格说的,至于无实力者,这些都可以算是不存在。因此也不能怪他们墙头草,风吹两边倒。

    高密正是这两三个小国当中的一个,与其他小国不同的是,高密国主派遣使者,实际上是为了保存自己,若是信都答应了结盟,西梁那边的数万大军的威胁便可解除了,到时候就算侯傲雪要他派兵去攻打中山,也无所谓了。保住国家社稷还是保住军队实力,这一点高密国主是算得很清楚的。但是,这次他的如意算盘却没有打响,使者去了信都有半个月了,却每ri呆在信都城的宾馆内无所事事,连几位朝中重臣的面都没见着,更别提觐见侯傲雪,提出两国结盟之事。但是,那使者在信都也不是吃白干饭的,不知从何处竟然打探出一条隐秘非常的消息,是关于信都为何要往西梁增兵,虎视高密的。原来前往di du与赢无伤商议结盟之事的是信都太尉,总军师赢去芜,且在回信都路过高密之时被人追杀,侯傲雪的贴身心腹侍卫队长司马羡及五十多名武艺高强的亲卫兵士全部被害,赢去芜也只是凭借着马快才逃脱得一劫。对此侯傲雪认为是高密有意放纵甚至是高密派人追杀的,因而非但不与高密结盟,反而于西梁囤兵,前来报仇。另外据称,赢去芜本是一山贼的军师,后被侯傲雪招安,并一跃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信都总军师,深得侯傲雪信赖,甚至可能是侯傲雪未来的夫君。

    侯傲雪未来的夫君,看着这个情报,高密国主出了一身的冷汗,十年之前,侯傲雪十三岁生ri宴会之上拂袖而去,表示等闲王孙公子是绝对不在她眼中的,中山与信都之斗不过也是为了侯傲雪拒绝严德之求婚,并卸了严德一条胳膊所引起的么。侯傲雪如果对赢去芜动了情,认定赢去芜是她的夫君,而高密又有害赢去芜之心的话,那高密是休想太平了。

    到底是谁害赢去芜,这个想也不用想,自然是严德了。好你个严德,拉完屎让我帮你擦屁股,高密国主虽然心中早已将严德千刀万剐,但是也无可奈何,谁叫人家的实力比自己强。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对付侯傲雪是正路,高密国主一边派出说客携重宝前去信都游说,一边大肆调动军队,做好万一的准备。高密虽然弱小,但是也不能坐等被信都消灭。

    不过这次高密国主是猜错了侯傲雪的心思了,增兵西梁其实是应赢无伤之请,调动高密的兵力,为他奇袭高密做的准备。以侯傲雪之智,当然不会迁怒于高密国身上,但是离国要支援信都,高密是必经之地,未免麻烦,还是及早清除的好,何况也只用自己虚张声势,并不用损耗实力,还能做个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至于赢无伤追杀赢去芜之事,在两国现在结盟的大形势之下,自己也只能装做认定是高密与中山所为,更何况赢去芜本人,还顽固的认定是严德派人所为,现在的形势之下,侯傲雪认为也没必要与他争吵,严德就严德吧。

    在匆匆忙忙的调兵遣将准备大战的氛围之中,离国武安三年,亦就是丙戌年就这样过去了,新的一年丁亥年在一片纷纷扬扬的大雪之中来到了这个战火硝烟不断的乱世。

    高密国主现在总算可以松下半口气了,一是针对高密的西梁那边的驻军已未见增加了,看来说客在信都的游说颇见成效,而且据回报,说客带去的那些简直可以买下半座城池的重宝已经送出大半,不少信都高官也答应替高密说好话,听得如此消息的高密国主当下欣喜若狂,立刻又派人送了一批财宝前去信都,务求扩大战果。二是高密大部分的jing锐部队都调到了靠近信都的前线,万一有什么事情,至少也可以抵挡一阵,到时候向中山求援也来得及,这也是高密国主为什么不杀中山国的使者的原因,狡兔尚且三窟,况且在这乱世能保有自己国土的哪一个不修炼了千百年的老狐狸,留后路这种事,是一定要做的。

    如果只是对付信都的话,高密国主的作为随不能说是万无一失,但是该做的,他是一件都没有拉下,如果没有赢无伤这着奇兵的话,侯傲雪想拿下高密,还是要废很大的劲的,何况背后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中山国。

    就是赢无伤,就是这着奇兵,把高密国主计算多时的部署计划全部打破了。他一生爱用奇兵,善用奇兵,这一次的奇兵,也用得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之时却也不禁为他那天马行空富有灵xing的用兵之道而大声呼喝出一个好字。

    冬天向来不是用兵之时,天寒地冻粮草辎重难以运送不说,兵士也会因为天气过于寒冷而造成战斗力下降,威力强大的铁甲骑兵更加不能在冬天出征,这仗还没打上,铁甲骑兵的铁甲就会冻在一起,成了冰柱,还怎么上阵。

    但是赢无伤就是赢无伤,能人所不能的赢无伤,他竟然选择在丁亥年的大年初十进兵,率军五万,三天下两城,即是高密与离国接壤的昌安,石泉。这两处本有jing兵不下两万,对抗赢无伤的五万兵士,虽然不能说会胜利,但也不至于如此惨败,但是就是侯傲雪在西梁的动作吸引了高密国主的注意力,把这边的大部分兵力全部调走,只剩八千余人,这自然不是赢无伤麾下五万大军的敌手了。夺取二城之后,赢无伤更不停留,将伤员与后勤辎重队伍留于这两城,自带三万jing锐前去攻打高密国都高密城。对于高密城,赢无伤没有采取前两城的强攻强打的策略,竟然在此天寒地冻之时打起了持久战来,每ri围攻,却从不曾倾尽全力,意思明白得很,围点打援。但是高密国主虽然看到了这一点,却不得不派人前去召在夷安、成乡两城与侯傲雪对峙的四万jing锐部队回高密救援。因为赢无伤此时的策略虽然是围点打援,但是保不准他何时不耐烦了起来,直接强攻,那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因此虽然明知是计,也只能这样做,在高密国主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点能内外夹攻打退赢无伤的想法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句话来形容高密国主的倒霉是再好也不过了,与信都军队对峙的四万大军接到王令之后,立刻回师勤王,但是侯傲雪岂肯放过这样的一个好机会,勤王军队前脚才离开夷安、成乡两城,雷火,茅勒立刻就率军占领了这两座城池,并一路在后面追击那几万回高密勤王的军队,夺得军械粮草无数,以致三万五千勤王军队到达高密之时,只剩三万不到,且粮草辎重全部被劫,士气不振。赢无伤利用这一点,果断出击,一举将三万勤王军队击溃,再回师进攻高密城。高密国主见大势以去,也不再多加抵抗。白绫系玺,赤脚出城投降。前后不过十余天的时间,高密这个国家,就在离国赢无伤与信都侯傲雪的联合夹击之下,迅速的成为了历史。

    这也是两国联盟第一次的联合做战,此次联合作战,为之后两国联合横扫天下开启了一个良好开端,至此,信都与离国的联盟,天下无人敢等闲视之。

    注:侯傲雪起兵之时为甲申年,也是武安元年,武安二年为乙酉年,武安三年为丙戌。再一年为武安四年,亦是丁亥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