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23章 秘密,不可告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官网平台亚洲必赢363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那美若天仙的五官,不点而红的双唇,不画而翠的眉头,以及水汪汪的双眸,便只是微微眨眼,就已我见犹怜。

    原本腐烂的左脸早已恢复如初,肤如凝脂,好似轻轻一点,便能滴出水来。

    明明不是受人欢迎的瓜子脸,却又如娃娃一般小巧,可爱,偶尔眉头微蹙,倒也不失那么点点妩媚。

    仅仅只是穿着睡衣便如此俏丽,不得不说,如此模样真真是太美了!

    光是看着水中的倒影,凉音便觉得十分惊艳,这若是再稍稍打份一番,岂不是得惊动整个离城?

    想着,她不由快速回过了神,洗漱完了后又走到床边将那面具拿起,放到水中清洗了一下,重新戴到了左脸之上。

    弄好之后,她才语重心长的望着仍是在发呆的小画道:“小画,今日你瞧见的暂且不要说出去,若是传了出去,怕是我们身边的麻烦会更加之多。”

    正在发呆的小画微怔了怔,似是有些不太明了,又听她道:“此事你知我知,暂且莫要让第三个人知晓,明白了吗?”

    瞧着小画终于呆呆的点了点头,她这才有些放心的松了口气,倒也不是她太过小心,只是初到异世,还是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架空世界,她必须得谨慎着些。

    且不说那个于若悠要是知晓她恢复容貌后会如何害她,就是那个让她中毒三年的人若是看见了她的真容,会不会将她认出,或者再次下毒,都是难以预料之事。

    毕竟于若悠的嫉妒之心如此之强,便是当初她已毁了一边脸了,还想将她的另一边脸也毁了,若是哪天发现她的脸好了,怕是会疯了一般的来毁她容貌!

    且她还没有三年前的记忆,也不知道除了于若悠,还有多少人想害自己,如此,她脸上的毒已解清之事,着实不能随意暴露。

    大概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小画也不再多问,只是有些懵的端了一些饭菜进来。

    看着桌子上的白菜与米饭,凉音却是一点食欲都没有,忽然想到自己昨日还挣了点小钱,她不由又快速的拉起了小画的手腕。

    “这些就放这吧,咱们今日去吃大餐!”

    说完,也不管小画仍旧没有缓缓过神来,她便已然拉着她往外跑去了。

    与此同时,离城城中,最繁华的街道旁,一家装扮豪华茶馆二楼处,洛潇然一脸阴沉的坐在靠窗的位子那儿,望着窗下的人来人往,他的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许久之后,才听站在一旁的白公公小声着道:“殿下,即是昨日您便已然见过七小姐了,今日为何还要在此等她?”

    洛潇然的眉头微微一蹙,“本王有说见过之后就不见了吗?既然本王昨日约了她,那么今日便定然会来!倒是那个傲慢的女人,莫不是她将本王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白公公的脸上闪过丝丝惆怅,“那个,殿下,大概是她以为不用来了吧……”

    顿了顿,他又小心翼翼地接着道:“莫说是她,就是老奴都以为您今日不会再见她了,更别说是她与其它人,怕是您昨日见过她之后,所有人都以为您不会再见她了……”

    毕竟谁也想不到堂堂离王会连见一个丑八怪两次啊!

    光是一次,都已经够轰动了吧?

    却是洛潇然的眸里忽儿便闪过了一丝不满,而后缓缓起身,“回府。”

    瞧着眼前的人变脸变的如此之快,白公公不由有些不安的低下了头,“殿下,您不等……”

    “本王已经等的够久了!既然她忘了,那本王也没必要提醒!”

    洛潇然冷冷而道,说完便快步的走了出去,他定然是疯了,竟然一大早来等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废物!

    凉音?不过是昨日让他欢喜了那么一会儿,就真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物了吗?

    还是说,她也同那些庸脂俗粉一般,想同他玩欲擒故纵?

    真是可笑!

    却不想,就在他离开百家仙的那一瞬间,凉音也正好拉着小画笑若浅浅的走到了百家仙的楼下,左右看了看后,这才踏进了百家仙隔壁的酒楼。

    “小二,来两只烧鸡,两只烧鸭,两壶小酒,两碗排骨汤,四叠小菜!”

    刚一唤完,坐在四周的百姓们不由纷纷别过了头,似乎都在好奇谁家的女子那般能吃。

    而小画更是羞红了小脸,寻了个角落的位子后,刚一坐下,她便满脸通红的比划道:小姐,咱们没那么多钱,少点一些吧……

    看着她的手势,凉音却是有些不太开心的白了她一眼,而后将昨日那个白浩给她的一袋银子放到了桌子上,“放心,我现在有钱!再则,我们都好久没吃过肉了,”

    瞧着那股股的袋子,小画的眼睛霎时瞪的老大,不由又比划道:这么多银子,哪里弄来的呀?您身上,不是从没超过一两吗?

    凉音的唇角微微一抽,她自是知晓这时代的一两便是一千文,差不多是现代的一千块,而她身为丞相府的七小姐,身上却从没超过一千块,若是说出去了,怕是都没人相信。

    也好在小画不会说话,这要是说出来了,岂不得让人笑掉大牙。

    想到此,她不由又有些严肃的望着小画道:“先不说这些了,小画,方才我拉你手腕时,为你悄悄把了下脉搏,发现你脉象平稳,无病,无毒,身子甚是健朗,顶多就有点营养不良,不像聋哑之人,你这哑疾……”

    小画的面色猛地一僵,连忙便比划着道:小姐莫要猜疑,奴婢自小便是哑巴,与病痛无关,这三年来,奴婢一直伴着小姐,其心天地可见!小姐是奴婢的亲人,奴婢永远都会跟在小姐身后,不会伤害小姐,不会背叛小姐!

    坐在她对面的凉音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的比划,见她比划完了,才小声道:

    “你紧张什么?若我怀疑你,我还会将自己懂医之事暴露在你眼皮底下吗?虽然我们相处了三年,但谁还没点自己的秘密呢?我之所以把你脉搏,就是想医好你的哑疾,同时也不想瞒你太多。”

    毕竟她们以后天天都会在一起,这医或毒什么的,瞒也瞒不住,小画这人她甚是相信,所以才会打算同她坦白。

    不承想,她是坦白了,而对方,却好像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随着小二将菜一一端上了桌,她们二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许久之后,才见小画再次比划着道:小姐,您便一直当奴婢是哑巴吧,奴婢已然习惯,不碍事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