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40章 他只,相信利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棋牌在线下载永利皇宫网赌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说着他便转身走了开,心下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虽然总是能轻易点燃他的怒火,却也有让他瞬间消气的能力。

    而她自己亦是如此,明明前一会儿还死不认输的同他争执斗嘴,这一会儿又能认错悔过,有理大声,无理小声,倒也算是有趣。

    若不是她想用救他来逼自己给她妃位,大概他对她的印象,也不会在某一瞬间突然转变吧?

    毕竟初见之时,她也并无多么不堪。

    这般想着,他的唇角不由微微扬了一扬,方才的争执就如是过眼云烟,风一吹便散了,尔后的一切又如平时一般正常。

    留在原地的凉音轻轻一叹,心下惆怅不已,自己这是怎的了,似乎还是第一次这么快就原谅了一个人,虽然本就是她不对在先。

    但也怪她自己太过自以为是了些,皇家的事,哪有她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不过,若此事是误会,那么这个离王,除了自恋一点,其实也不是那么差……

    傍晚,书房之内。

    洛潇然如往常般轻轻的靠坐在书桌旁,调查了大半日的白公公已然恭恭敬敬的回到了他的身旁,此时正一字一句的诉说着什么。

    便见他的脸色越来越暗,许久之后,才一脸凝重的开口道:“所以,你连他们往哪逃了都没查到?”

    白公公冷汗直流,“殿下,老奴也是尽力了,那些个刺客四处分散的躲,实在是有些难查。”

    洛潇然缓缓闭眸,却是有些慵懒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罢了,不查也罢,不说那个老女人,老二老三及其它皇子,哪一个不巴着本王死?除了他们也没别人,只是他们即是已然动手,日后府里的守卫,可就要加强一些了。”

    “殿下说的甚是……”

    他轻轻一叹,“白公公,你同本王从宫里出来,已有几年了吧?”

    一旁的白公公微微一怔,一时有些不明所以,“回殿下,三年了。”

    “是啊,自从母妃失踪,本王便被封为了离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十五时便领兵出征,年少轻狂,却也阴差阳错的打了胜仗,十六便敢单枪匹马的挑战蛮族,逼退他们近千兵马,两年的风餐露宿,你一直陪着本王,后来染上风疾,回了这离城,你更是寸步不离,这三年,本王努力扩张势力,寻找母妃,你亦是尽心尽力,你待本王不薄。”

    白公公的脸色微僵了僵,“殿下取笑老奴了,您是主子,且您对老奴更是好上加好,守着您,老奴心甘情愿……”

    听及此,洛潇然这才微微睁开了双眸,“本王明白。”

    大概是看出了他的不对劲,白公公不由又有些疑惑着道:“殿下,今日您是怎的了?”

    “无碍,负责本王寝宫的下人该换了,这次你在忙,本王便决定亲自选一些。”

    白公公的脸色微微一僵,“殿下,是老奴给您选的那些个丫鬟,有什么问题吗?”

    “倒也没有,只是今日有几个让本王不太欢喜,一气之下便全数赶出了离城,这才打算换一批新的,你觉得如何?”

    白公公蹙了蹙眉,心下一片明了,他便说今晚回来时有些不对劲了,不仅府内多了个凉音,还有好些个他安排来收拾寝室的丫鬟都没了身影,就连那几个皇后安排来的,也在方才被于若悠的丫鬟给叫了出去。

    虽然明面上所有人都会以为于若悠又开始折磨洛潇然身边的丫鬟了,但也只有他知道,是洛潇然又开始利用于若悠了……

    不过半天,他便突然将身边的眼线清了一大半,甚至还怀疑起了他,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又是那个凉音?

    想着,他这才毕恭毕敬的笑了一笑,“殿下说的哪里话,您身边的人,无论您怎么安排都是情理之中,哪需寻问老奴的意思呀……”

    洛潇然轻轻点头,这才有些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如此正好,那便下去吧,早些休息,对了,近日那七小姐都会住在府里,本王身边的事,便由她来处理吧,你呢,多去外边跑跑,尽量为本王多打探一些消息回来。”

    白公公的脸色暗了暗,心中自是明白他想将自己支开,一时不由苦涩非常,“殿下,今日之事,让您不敢相信老奴了吗?”

    他浅浅一笑,却是不言不语。

    见此,白公公轻轻叹了口气后,终是缓缓地退了下去。

    留于书房的洛潇然眯了眯眸子,见他退下后,才再次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世道,他最相信的只有利益。

    只有和利益扯上关系的,他才敢相信,就比如若是有人说她爱他,他一定不会相信,甚至会因为猜疑她的目的而抗拒她的靠近。

    但若有人摆明了立场,同他说出了自己想要的,他反倒会更加放心让她靠近,至少她的目的他是知道的,而牵扯上利益的东西,总是比较简单明了。

    对于白公公,他是愿意相信的,可有些时候,一些必不可少的试探也是必要的。

    只是白公公的反应如此正常,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

    可他房里的东西,又有谁能动的了手脚呢……

    次日,如昨天那般泡完澡后,他便喝下了凉音熬好的药,昨日下毒的几个丫鬟果然遭到了于若悠的毒手,而昨日检查被单的众人也被洛潇然悄悄送出了离城。

    不过一日,吸血蠕虫之事便被完全压制了住,诺大的离王府内,除了凉音及洛潇然与白公公,便仅剩那个暗处的下毒之人知晓洛潇然近日是在偷偷解毒了。

    虽然洛潇然已经故意对外说自己是感染了风寒,要多吃几日药,但在其它不知情的下人们眼里,他让凉音亲自熬药的举动,还是变成了他对凉音的宠爱非常。

    接下来的几日,两人常常一同呆在房屋里泡澡之事,更是传的沸沸扬扬,几乎离王府的每一个下人都知晓了这件事,偶尔瞧见凉音之时,更是恭敬的像在看王妃一般。

    第七日,凉音如往常一般熬好药后,正欲送去书房,却是一名丫鬟急匆匆的跑到了她的身旁,“七小姐,府外有人找您。”

    凉音的脸上闪过丝丝疑惑,“找我的?他可有说名字?”

    那丫鬟挠了挠脑袋,“好像是叫小画吧,也是丫鬟打扮,鼻青脸肿的,还在哭呢,约莫是个受了欺负的小丫头,需要管她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