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230章 难道,看错了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马会二四六兔费资料2018亚洲第一大学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是和世人一样的嫌弃,还是恐惧,又或者是同情?

    没准会是嘲讽,又或者是他猜不到的某一种表情。

    她大概也会和自己变成陌生人的吧?

    想到这里,他不由缓缓睁开了双眸。

    远处的她一脸凝重,正低着脑袋为自己处理着伤口,远远瞧去,她的肚子一片鲜红,似是伤的不轻。

    她却咬牙死撑,一点声音也不发出。

    冷汗随着她的额头一点一点滴落,忽然,她本空无一物的手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他蹙了蹙眉,认真一看,那东西又突然不见了。

    这是什么?

    难道是他看错了?

    他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却见她已整理好了衣服,而后靠在树上微喘着气,一时间,他不由疑惑极了。

    一定是他看错了,哪有人能凭空变出东西来的?

    而且手上的东西还会凭空消失,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对,一定是他看错了了……

    沉思之时,却是远处的凉音忽然抬眸向他望了过去,他连忙闭眸,脸上悄悄泛红。

    远处的凉音蹙了蹙眉,见他闭着眼睛,这才缓缓收回了目光,她还以为他在偷看呢。

    不过应该不会,他那人瞧着身份不低,身边肯定也不缺女人,这种缺德的事一般也不会干,想着,她这才缓缓着道:“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周边的几人纷纷睁眼,而金拾等人也已经为自己疗好了内伤,至于外伤,各自处理了一会儿后,他们便纷纷站起了身。

    瞧着天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暗下来了,洛潇然便又有些凝重着道:“金拾,你们几个轻功能用吗?”

    金拾轻轻点头,“回殿下,属下并未受多少伤,只是溅了很多别人的血在身上,且也打了太久有些疲惫,方才休息了一会儿后感觉好多了,木九约莫也一样。”

    一旁木九点了点头,倒是水墨有些疲惫着道:“属下挨了一刀,方才运功自疗了一番,虽然止住了血,但若想用轻功,约莫有些吃力。”

    听及此,洛潇然若有所思的思考了一会儿后,又望向了火镜。

    “那你呢?可用的来轻功?”

    火镜一脸平淡,开口便道:“属下无碍,别说轻功,若是有人追上来,属下还能将他们的狗头一一砍下!”

    瞧着他又变回了神采奕奕的模样,洛潇然的眸里不由闪过了丝丝赞许,这才甚是凝重地接着道:“那就好,金拾,木九,本王现命你们二人互相合作着将那黑衣人带回离城,你们二人受伤不浅,虽然嘴上说着无碍,但是本王看的出来,若是累了便寻个地方休息,莫要拼命。”

    金拾蹙了蹙眉,似是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又听他缓缓接道:“而火镜就负责照顾水墨,你们四人还能用轻功,便先用轻功将那黑衣人带回去,关入地牢!”

    “殿下这是何意?难道您要同我们分开吗?”

    木九连忙开口,话里满是焦急。

    就连一旁的凉音都有一些疑惑了,忽儿想到什么,她又瞬间明白了不少。

    “按殿下说的做吧,如今我们这些人都受了不少伤,若是全部一起走,怕是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从这里到离城若是拿去走,怕是走上十几天也走不到,路途之远,一直呆在一起,只会引来别的杀手。”

    顿了顿,她又道:“但是你们四个是暗卫,擅长隐藏自身,只要与我们分开,便一定能提前回到离城,到了离城,再悄悄带一支队伍出城与我们汇合,定能加快不少速度。”

    金拾连忙上前,望着洛潇然的眸里充满了担心之色,“不可!殿下,属下绝对不能与您分开,您受了重伤,身边怎能没人保护?”

    说着,他又平平淡淡的扫了凉音一眼道:“而且还要带着一个同样受了重伤的女子,若是我们与您分开了,你们二人如何安全回去?”

    约莫是捕捉到了他的那抹目光,于是洛潇然的神色也变的有些阴沉!

    “难道留着你们,你们就能护住本王了吗?你们现在怕是连自己都护不了吧?”

    金拾连连摇头,“不!属下并未受多重的伤,属下还能保护您的!”

    “是啊,属下也一点事都没有,不信您看!”

    一旁的火镜连忙接道,一边说着,一边更是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不想刚拍一下,便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某一瞬间,众人是又愣又呆,看着他的眸里又是担心又是无奈,一时便也谁都没有说话。

    他尴尬不已,于是话语也变的有些结巴,“失,失误,劲用太大了……”

    水墨抚额,心里满是惆怅。

    这个傻子,连骗人都不会,还自己拆穿自己的谎言了!

    凉音轻轻一叹,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罢了,他们是洛潇然的人,还是让洛潇然自己来说吧,免得说错一句,还被所有人嫌弃了。

    见她忽然退到一旁,洛潇然的神色不由忽地暗了一暗,“都别说了,就先分开赶路吧,你们四人先带那个黑衣人回去!”

    金拾蹙了蹙眉,眸里仍旧含满了担心。

    于是沉默了半响之后,又道:“不如让他们三个先带他回去,属下留下来保护您吧?”

    洛潇然的眼里满满的不耐烦,见如此,一旁的木九不由悄悄扯了扯金拾的衣角,这才忽然小声着道:“殿下这是想过二人世界了,你瞎凑什么热闹?”

    金拾小脸一红,一时便又狠狠地瞪向了凉音,“如此时刻,怎还能将儿女私情放在前边?殿下已然不小了,自当不会是这等不明事理之人!”

    木九尴尬的耸了耸肩,走到一旁便将地上的黑衣人扛到了肩上,而后轻功一闪便跳离了开。

    以他清洗夜壶多年的经验来看。

    待这次回到离王府后,该轮到金拾洗了。

    金拾的神色阴沉沉的,却是不远处的凉音一脸懵圈,心下更是疑惑不已。

    她怎么觉得那个金拾很恨她似的?

    她不是都已经没说话了吗?

    难道是因为刚才她说的那些话?

    可那不是为了大家好吗?现在大家都受了伤,一群伤员一起赶路,不就是在故意送死?

    再则这也是洛潇然先提出来的,关她什么事?

    一边想着,她便也冷傲地瞪了金拾一眼,“你瞪我做什么?你要留下便留下好了,自己同你主子说,别时不时就瞪我一眼,要比眼睛大你也比不过我啊!”

    “你……”

    金拾气急,想上前,却被洛潇然死死按住了肩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