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233章 不能,说实话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46天天正版资料大全2017双色球现场直播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倒是龙椅上的皇上冷声着道:“既然是那凉音在耍小性子,为何不提前传书回来,让朕来解决此事?这满城的百姓皆以为他们今日归来,不想仅仅只有你回来了,你可知,百姓们的抱怨之声都已传进宫里来了?”

    洛南连忙低首,“父皇息怒,儿臣原本是想一边赶路一边等九弟的,不想九弟迟迟未归,又听说城里的百姓已经等了好些时日,这才独自回来。”

    顿了顿,他又一脸神伤的接着道:“再则,更重要的原因是儿臣刚刚收到消息,说是九弟去找那凉音的途中,遇到了一群江湖杀手,带去的一千个将士全部死在了客栈的里里外外,那近千个杀手也同样全部死亡,整条道上无一生还!”

    话落之时,金銮殿内寂静无声。

    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眸,似乎十分不敢相信!

    就连皇上都微微蹙紧了眉头,“那老九呢?”

    洛南死死低头,沉默了半响之后,才一字一句的开口道:“九弟,失踪了……”

    皇上的双手紧紧而握,“既然已经带了一千个将士,为何还会被江湖杀手刺杀?”

    “儿臣也不清楚,但是儿臣已经在收到消息之时马上派人去寻了,但又怕您担心,这才率先赶回!”

    皇上眯了眯眸子,眸中含满了怒气,似是对他十分不满!

    而殿中的诸位大臣更是纷纷蹙紧眉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那个于丞相更是开口便道:“这一切都得怪那凉音,借着自己立了点功便如此不知轻重,原本还以为是我东离得了一个奇女子,这般看来,原来只是一个不知世事的野丫头!”

    一旁的大臣连连应和,“所以啊,女子就是女子,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那凉音本事倒不小,就是太没轻没重了,明明知道大伙都在等她与离王,她竟还在这种时候耍脾气,还让离王回头寻她,她当自己是离王妃了吗?”

    “这般还未封她为女医呢,要是封了还不得傲上天?”

    “估计是仗着离王对她的宠爱,行事才会如此没轻没重,这下好了,连离王都被她拖累了,若是离王出了什么事,定然不能轻易放过她!”

    “……”

    一声接过一声的咒骂听的洛南好不满意,而那些个太医则全像透明人一般,只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倒是高琴与于若悠的脸上都写满了心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随着咒骂的声音越来越大,沉默了许久的于若悠却是忽然上前了一步,“南哥哥,然哥哥失踪的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为什么要说那丑八怪是耍小脾气走的?她分明便是被我骂走的嘛,是我打完这个想勾引然哥哥的贱人她才走的,要是因为生然哥哥的气才走,她第一天就走了,才不会拖到第二天,你怎么能如此说她呢?”

    洛南的脸色猛地一僵,还未开口,又见她快速的瞪向了其它大臣!

    “还有你们,那丑八怪虽然又丑又讨厌又会欺负人,但她就是救了北城的人,还赶走了横族的人啊!你们一个个就知道说她耍小脾气,那她立了这么大的功,就算有脾气不也应该的吗?”

    顿了顿,她又气咻咻道:“现如今,事情一解决你们就翻脸不认人了,连个好坏都分不清,你们是怎么治理天下的?”

    洛南的脸色越来越沉,就连高琴与于丞相也被她的话语给气了一气,心下均是郁闷不已!

    这个于若悠,任性也要选地方吧?

    在皇上面前也敢胡言乱语,她就不怕被皇上给砍了头吗?

    再则,她现在不会是在帮那凉音说话吧?

    难道今日的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放眼整个金銮殿,最希望凉音去死的估计就是她于若悠了吧?

    每时每刻都想杀了人家的她,今日竟然不仅不踩她一脚,还在帮她说话?

    越想越懵,于是乎,殿中的气氛也变的极其诡异!

    倒是于丞相再也忍不住的瞪向了她,“若悠!你闭嘴!”

    “我不!”

    于若悠大吼一声,竟是连他的话都不想听了,只是怒气冲冲的接着道:“现在那丑八怪和然哥哥都失踪了!你们还在这里冷嘲热讽,算什么事嘛?”

    说着,她死死蹙眉,“而且我们谁也没有听见丑八怪亲口说她要离开,也没瞧见她耍小性子不顾全大局,只有她旁边这个想勾引然哥哥的丫鬟说她是自己离开的,难道她说什么我们就能信了吗?没准是她故意杀了丑八怪,然后引然哥哥离开,再偷偷把然哥哥抓走了呢?一千个侍卫都死了,谁知道然哥哥遇到了什么危险?”

    说话的同时,她更是死死的瞪向了一旁的高琴。

    霎时间,众人的目光都随之转到了高琴的身上!

    原本正在努力降低存在感的高琴一见所有人都看向了自己,心里忽地颤了一颤,而后连忙低下头去!

    “六小姐,奴婢是凉音姑娘的侍女,奴婢怎的可能会伤害她呢……”

    “你给我闭嘴!都现在了你还在装!等出了皇宫本小姐便划了你的脸!”

    于若悠怒气冲冲,倒是洛南连忙上前拉住了她的手,“小悠!别说了!”

    “我就不!”

    “这不是你任性的地方!”

    洛南大吼一声,似乎也被她的话语给气的不轻。

    一听见他吼自己,于若悠的眼泪瞬间便涌出来了,再瞧瞧周边的大臣一个个都瞪着自己,那眼里无不充满了不屑与嘲讽,一时间,她的心里不由有了一丝丝的不安。

    又听一个大臣冷冷着道:“于若悠,你太大胆了,还不快跪下同皇上认错!”

    于若悠霎时气急,“你吼我干什么?我爹都没怎么吼我呢!骂人你们都厉害,可现在是救人的时候!北城瘟疫的时候没见你们谁过去了,现在他们过去了,出了事,你们还好意思冷嘲热讽,你们配当东离的大臣吗?”

    那大臣老脸一僵,正欲开口指责,又听于丞相冷声着道:“若悠,别一回来就逼为父拖你去柴房!”

    于若悠一脸委屈,“我又没有说错,干嘛关我进柴房嘛?南哥哥不了解情况,我说出实话怎么了?难道父亲在上朝的时候,都没说过实话吗?”

    周边的众人纷纷摇头,望着她的眸里就跟在看一个傻子似的。

    一旁的洛南面色凝重,望着她的眼里,第一次出现了责怪与一丝丝的愤怒。

    “小悠,你够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