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234章 这是,一着险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分时时彩后一计划0100kjcom开奖直播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大概是看出了他眼里的嫌弃之意,本就委屈的于若悠忽然便觉得更委屈了!于是怒气冲冲的吸了吸鼻子后,便也毫不示弱的瞪向了他们!

    “你们干嘛都凶我啊?赶了这么久的路,都没时间回去找二姐我就陪你们来这儿了,大家都在说谎,我就说句真的怎么了?你们就会骂我,我才不要理你们了!”

    一边说着,她的眼泪忽地又在眼里打滚了,紧接着,豆大的泪珠一滴滴的滚落,瞧着可谓好不可怜。

    一下子被自己父亲和南哥哥指责,让她觉得十分委屈,特别是心里又觉得自己并没有错,所以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后,她“哼”了一声便冲了出去!

    众人大惊,似乎完全没有想到她敢在朝堂之上突然冲走,这可是对皇上的大不敬啊!

    一时间,于丞相也快速瞪大了双瞪,“站住!”

    说着,他连忙跪下,“皇上息怒,小女不太懂朝上的礼仪,望皇上莫要往心里去!”

    话罢,洛南也连忙跪了下去,“父皇息怒,小悠心思单纯,望您莫要生气……”

    皇上的眸光微凉了凉,半响之后,才轻轻摆了摆手,“让她出去吧,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丫头罢了。”

    被喊住的于若悠原本已经停下了步伐,现儿一听皇上开口,便再也不多停留的冲了出去,脸上满是怒意,好似仍旧气愤的紧。

    周边的众人并未搭理于她,倒是洛南与于丞相纷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平日真的太宠她了,竟然还敢在皇上面前耍性子,还好没被怪罪,不然事情就乱上加乱了!

    正想着,又听皇上轻声着道:“不过朕倒觉得,这丫头说的有些道理,一来,你们并不能确定凉音是不是自己离去的,仅听一个丫鬟之话确实不够重量;二来,也不清楚老九究竟是被江湖之人刺杀,还是朝中之人刺杀,一切都非定数,又怎能随意揣测?”

    顿了顿,他又道:“再则,以老九的武功,便是真有一千个杀手也不一定能杀了他,且不说那时他也带了一千个侍卫在身旁,就说昔日他以一人之力震住近万兵马,朕便清楚他一定不会有事!”

    听及此,殿中的众人也没敢怎的打断他的话语,这才听他再次说道:“所以,便先派人下去好好找找吧,其它话语,待找到他们之后再谈。”

    洛南低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倒是众臣纷纷点头了点头!

    “皇上所言甚是,离王殿下武功极高,定不可能出事的!”

    一位老臣的话语刚一落下,又听洛南严肃着道:“父皇放心,儿臣定会竭尽全力的将九弟找回来的!”

    “不必了,朕会亲自派人去寻。”

    皇上冷冷开口,接着又道:“倒是老二,朕让你时时刻刻都要将北城的大小事情传书给朕,结果许多事情,其它地方的人都知道了,朕才终于收到你传回来的,这点小事你都没有办好,真的需要好好同老九学习了。”

    洛南的眸里含满了不甘,倒也只是恭恭敬敬的低下了头!

    “儿臣日后定会注意的。”

    听及此,皇上面色平淡,只冷冷道:“你是初次出征,所以朕便不怪你了,老九与凉音的事朕也暂且放到一旁,但是,那为‘北漠河’取名一事,为何也是昨日才传到朕的耳朵里呢?”

    洛南的脸色微僵了僵,“回父皇,那事也是在回来的前一两日突然决定的,北城离此太远,这才传的慢了一些,对于取名一事,也是那凉音同九弟与横族族长提的意见,就连儿臣都是事后才知晓的。”

    “嘶……”

    众人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似乎不敢相信如此腹黑的法子竟还真是那个凉音想出来的。

    不得不说,这次北漠人的脸上,真是啪啪的响啊!

    要不是她乱耍性子,今日回来也着实该大赏一番。

    倒是皇上凝重的眯了眯眸子,“前日,北漠传来国书,说是与我东离的联姻之人换成了北漠的六公主北颜雪,那时北漠河一事还未传入东离,离之甚远的北漠估计也是今后两日才会知晓,就在两国皆未听到消息时,朕同意了北漠的联姻之请。”

    说着,他眸光一暗。

    “然,昨日才方知晓那条河是被北漠下了毒,这般虽然只差了一日,但也让朕无法反悔,而联姻之事亦是已然定下,其变故,不是你一句毫无用处的解释能改变的。”

    洛南的眉头微蹙了蹙,心下莫名不安,“与北漠联姻的事,父皇同意了?”

    “北漠自愿将其公主嫁入东离,朕自然同意,再则,你也确实老大不小,既然北漠有意,那北颜雪又是倾国倾城之姿,倒也配的上你的太子妃之位。”

    话落至此,他的双眸霎时瞪大,望着皇上的眸里更是充满了不敢相信。

    “父皇的意思是,要让儿臣来娶北颜雪?”

    皇上轻轻点头,“这是北城国主所希望的,他愿将北漠最美艳的公主嫁至我东离来,以维持两国的友好关系,北漠河一事我等也算给了他们一个回礼,此次他们在不明情况之时又将公主嫁入我东离,在外人眼里,可谓是丢人至极,如此,朕倒想顺了他们的意。”

    说着,他又语重心长地接着道:“那北颜雪贵为北漠公主,生的落落大方,若能成为你的太子妃,倒也算得一件美事。”

    “不可以!”

    洛南连忙拒绝,又道:“父皇,我东离国的太子妃,怎能由他国的公主来当呢?您就不怕她是想利用儿臣来控制我东离的江山吗?”

    皇上的眸光微暗了暗,“为何就不能由他国公主来当呢?她想借你控制我东离,难道你一男子,还不能借她反控回去?”

    顿了顿,他又目光深邃着道:“老二,这是一着险棋,你下或者不下,那颗棋便都到了你的手里。”

    殿中的大臣纷纷沉默,就连方才还跪着的于丞相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起身退到了一旁,看着他的眸里充满了平淡。

    在他眼里,洛南这个太子也算有些聪明,应当不至于让北颜雪给欺骗了去,两人倒也算是般配。

    而且他心眼甚多,或许也能好好利用北颜雪这棋子。

    半响之后,却是洛南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可是父皇,儿臣已经心有所属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