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340章 砍了,他们的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年102期开码欲钱去买跪乳的动物是什么生肖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那个男子猛地一僵,却是十分无辜的指向了洛潇然。

    “大小姐,是他……”

    “是他救了你的白哥哥!”

    季灵大吼一声,同时又再次打断了他的话语,这才笑眯眯地接着道:“你的白哥哥被他们给打晕了,他们还想杀了他呢!你再不回头,他可就没命了!”

    “你这丫头胡言乱语!我们是想杀他,但是你们哪有救他?他是晕了,但那是……”

    “我们就是救了他!你们就是打晕了他!慕大小姐,你看他们凶神恶煞的,你的白哥哥温文尔雅的,他们怎么下的去手!”

    季灵连忙开口,一张嘴巴便是怎么也不饶人。

    又见那群男人纷纷气急了眼,却是还未解释,慕小小便愤怒的大吼了一声!

    “够了!”

    说着,她又狠狠地瞪向了周边的那些人道:“你们几个,都给本小姐跪下!一直跪在这里,明天早上才能起来!爹爹的话是话,本小姐的话就不是话了对吧?如果白哥哥出了什么事,我定砍了你们的头!”

    “对!砍了他们的头!”

    季灵大大声的应了一声,又见慕小小瞬间瞪向了她,她眨了眨眼,又连忙躲到了凉音身后。

    见如此,慕小小又意味深长的看了凉音一眼后,才转眸瞪向了仍在哭泣的纳兰云儿。

    这才冷声着道:“这次是你运气好!下次再让我听到你勾引白哥哥的消息,我定将你扒光扔到大街上!”

    话罢,她“哼”了一声便匆匆忙忙的小跑了开,“我们走!”

    随着这个声音的落下,周边的男子这才恭恭敬敬的跟到了她的身后,随着她快速的跑远了去。

    而原本追杀凉音等人的则是一脸的怒气冲冲,心下可谓不甘至极,但又不敢违背了慕小小的意思,只好纷纷跪下,只言不语。

    瞧着周边的人群终于慢慢的散了开,季灵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可算没事了!”

    说着,她又笑脸盈盈的望向了凉音与洛潇然。

    “咋样?我还是挺能帮忙的吧?这会也算是免下了一场恶战,哈哈哈,我是不是超聪明的?”

    凉音的唇角微扬了扬,“人小鬼大。”

    她嘿嘿一笑,“是吧是吧,偶尔我也觉得我挺聪明的,看在我这么厉害的份上,我身上的那什么的毒,是不是也可以帮我解了啊?”

    她缓缓抬眸,却是望着已经昏暗下来的天色轻轻叹了口气。

    “看来今晚又要在马车上过了。”

    季灵的唇角微微一抽,“大姐,你不能这么无视我的话啊!我在同你说毒的事呢!”

    顿了顿,她又一脸无奈着道:“还有就是我晚上也要睡觉的啊,你们不能一直都让我坐在外边吹风,现在要是启程,怕是明日才能赶到下一个镇子,那么一晚上我又都没的睡了,迟早一命呜呼,你们得为我考虑考虑,不能这么折腾我的!”

    凉音轻轻一叹,却是忽然走向了洛潇然,“这个镇子琐事太多,咱们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沉默了半响之后的洛潇然一见她上前,便满脸宠溺地笑了一笑。

    “为夫皆听你的。”

    顿了顿,他又道:“不过天色暗了,现儿已快入秋,夜里渐渐凉了,便是怕你睡于马车会着凉了。”

    一旁完全被无视的季灵可谓是气的咬牙切齿,瞧着眼前的两人你侬我侬的模样,一时又是气咻咻的扯了扯唇角道:“你也知道夜里凉了,留我一人在外头吹风合适吗?”

    二人不理,却见凉音缓缓爬上了马车。

    “不是还是你的外衣吗?出个远门,一车子都装着外衣,却不知道带条毯子,你这脑袋都装了些什么呀?”

    洛潇然浅笑盈盈,“那时心急,光记得要将你带上了……”

    凉音的小脸微红了红,“贫嘴你都会,快些上车吧,省得呆会那些人又回头找事,瞧着他们之间的事情还挺乱的,咱们还得赶路,能不搭理便不搭理的好。”

    洛潇然轻轻点头,后而便随之坐上了马车。

    见如此,一旁的季灵是真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微风,她微微一颤,好似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没见过这么虐人的啊!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们竟还跟个没事人似的,也太不正常了!

    特别是还要她在外头吹风,而里头的两人则是继续你侬我侬,光是想想,就觉得自己极其的可怜!

    转眼天又暗了一点,地上的纳兰云儿仍旧哭的十分委屈,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季灵心下沉重,心不甘情不愿的叹了口气后,终是缓缓爬上了马车。

    正欲离开此处,又见几个贼眉鼠眼的男子忽然在远处停了下来,指着地上的纳兰云儿偷偷交头接耳着什么,也不离开,也不上前。

    季灵蹙了蹙眉,忽儿猜测那些人是在等他们离开。

    一时心下严肃,不由又冲着地上的纳兰云儿道:“喂!哭够就回去吧,等会天黑了,人渣可是特别多,到时候就真有你好哭的了!”

    不远处的几个男子纷纷一怔,后而便怒气冲冲的瞪向了她,似乎在怪她多管闲事!

    倒是地上的纳兰云儿弱弱的抬眸看了远处一眼,一见到那些登徒浪子,心下忽地便慌了一慌,一边整理好衣裳,一边便快速的站起了身。

    而后弱弱的向季灵行了个礼,“多谢姑娘提醒。”

    季灵瘪了瘪嘴,“其实我是很看不起插足别人感情的女子的,但是你看着不像坏人,而且那个慕家小姐本身就不像什么好人,碰见谁都觉得她是狐狸精,所以我想这一定是有误会,她的势力在这附近特别的大,你若是想过安稳日子,还是找个时间离开这里吧。”

    说着,她又看着不远处的几个男子道:“那些个烂人估计盯着你有一会了,你若走小道,一定很危险,还是走大道,快些回家吧。”

    话罢,却是马车之内忽然传来了一声冷漠的话语。

    “你一个山贼,哪来的如此善心,再不赶路,到了西城已是猴年马月了。”

    约莫是听出了凉音的声音,季灵的脸不由微僵了僵,“什么山贼啊,没了假胡子,我就是一个善良的小姑娘好不好?”

    说话的同时,马车已然渐渐驶动。

    车内的凉音唇角轻扬,忽儿有风吹过,正巧瞧见那些个登徒浪子从他们的马车旁吊儿郎当的走了过去。

    凉音蹙了蹙眉,手指悄悄一动,几根银针便闪出了窗外,同时一一没入那几个人的脖颈,只听他们痛叫一声,紧接着,人便纷纷倒了下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