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415章 只想,见你一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17管家婆彩图香港2018六开开奖记录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什么意思?”凉音不屑了,于是一边冷笑,一边又道:“我知道你目的不纯,但我依旧跟你来了,就因为你所说的我确实感兴趣,但也仅此而已!希望你能收起你的那些小聪明,如果你是想让我帮你报仇,才会告诉我这

    些的话,我倒是愿意帮你报仇,甚至都不需要你耍手段带我过去!但如果,你是想看我也被糟蹋的话,你就想太多了,因为我只会让你比之前还要惨上数十倍!”

    兰洇后背冷汗直流,看着这个方才还一脸平淡的与她“聊天”的女人,转眼间便变的这般狠辣,她的心里便是又惊又气。

    这个凉音也太讨厌了!

    扙着自己有点实力,就傲成这副模样,要不是怕她给自己下毒,此时此刻,她是真的想甩手给她一巴掌,或者狠狠回骂过去!

    可是现在,自己带来的人都给她给毒倒下了,就自己一个人,压根就不能拿她怎么样啊……

    于是纠结了许久之后,才听她缓缓着道:“你猜的对,我就是想利用你来给我报仇,但是我若直接同你说,你一定会拒绝我的,所以我才用了这种方式,就是没曾想到,你完全就不给我机会利用呢。”

    “你即说了是利用,就得拿出你的资本,以及你能给我的利益,不是吗?”

    凉音缓缓而道,眼里写满了淡然。

    瞧着兰洇无语凝噎的模样,她轻叹了口气,终是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

    “算了算了,从刚才的对话中,我也已经知道了不少东西,剩下的我便慢慢查吧,既然咱们没有话题,便到此为止。”

    说着她便转过了身,正欲抬步离去,又听兰洇突然说道:“慢着,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身后的那个男人是谁吗?”

    凉音十分惆怅的呼了口气,这才有些不耐烦道:“他又没有糟蹋了我,我管他是谁作甚?”

    话罢,兰洇霎时大怒,瞪着她的背影便激动的破口大骂!“凉音!你到底是有多么不知羞耻!一口一句糟蹋,好像我有多脏一样,你自己就是什么干净的货色了吗?一个在昔年还被千人骑过的高级"biao zi"而已!你也早就不干净了吧?连"biao zi"都做了,还好意思嫁给离

    ,啊……”

    “啪”的一声,一巴掌突然狠狠地甩到了她的脸上!

    只见凉音猛地转身冲上前去,巴掌刚一落下,一只手又瞬间掐上了她的脖颈。

    “我警告你!别用乱七八糟的语言挑战我的底线!搞清楚点,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那个男人,我才会再三提起糟蹋二字,你不起头,我不顶嘴,你若开口,我凭什么任你挑衅?”

    说着,她狠狠一推,便将兰洇给推到了地上。

    兰洇狂咳不止,被一摔倒便疼的冷汗直流。

    而凉音却一脸阴沉,“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解释清楚你刚才说的话,什么叫昔年我是"biao zi",什么又叫我早就不干净了,你到底还知道多少东西?”

    兰洇的脸色又红又紫,一边咳着,一边更是因为身上的伤口被牵动到,而疼的咬牙切齿。

    于是咬了咬牙,她冷冷一哼。

    “哼,你的故事还需要我来说吗?随便拉个人来问问不就知道了?败在你的手里,怪我技不如人!”

    “说!”

    她低吼一声,眼里满是怒火。

    却见兰洇冷笑不止。

    “我说凉音,你想知道的事情也太多了吧,至于这么不知满足吗?斯年的事还没问完,又问这事了,一直解释可是很累人的。”

    顿了顿,她又道:“不过,看在你把我害成这样的份上,为了将你拖住,我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呢。”

    凉音的眸光微暗了暗,听完她的话语,心里这才有了一丝丝的不安。

    她蹙了蹙眉,这才有些凝重的打量起了四周,四面八方安安静静,可又让人觉得无比诡异。

    此时此刻,她们已经走了许久许久,离那离王府也隔了很远,街道两旁的房子屋门紧闭,偶尔有风吹来,带着丝丝刺骨的凉意。

    她的双手慢慢紧握,忽然之间,竟是觉得有好多脚步慢慢靠近了过来,这才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于是眯了眯眸子,半响才道:“你所说的那个男人是谁?”

    兰洇浅笑了笑,“终于好奇起他了吗?我还以为要等你们见面了,你才能将他放到心上呢。”

    凉音的心里越发不安,这才细细的沉思了起来。

    这个兰洇虽然差劲,但是再怎么也是武林盟主的女儿,她刚过来就在那家人群甚多的客栈公布了自己的身份,还威胁了她道歉。

    发生了那样的事,按理来说,应该没人敢动她了才对,可她却依旧被绑架了。

    甚至还一点动静也没有的带走了她,绑架,杀人,糟蹋,下毒……

    这每一个手段,都不是普通的登徒浪子能干出来的。

    而且明知她的身份还敢动她,只能说明那个人要么高傲无比,要么,地位显赫。

    再瞧瞧兰洇被下毒的之后,想报仇都小心翼翼的模样,更是证明了他有多厉害。

    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又有地位又很高傲的男人。

    他很危险,这是凉音的第一感觉。

    于是不等兰洇开口,她转身便往原路走了去。

    却是刚一转身便瞧见了七八个一身黑衣的男子,将她的去路死死挡住。

    凉音眸光一冷,手中银针闪现。

    又听身后的兰洇“咯咯咯”的笑了几声,“凉音,你这反应也太可爱了,我还没说他是谁呢,你跑什么?”

    说着,她又平淡着道:“人家七皇子,就只是想见你一面罢了。”

    凉音的脸色忽地一僵,七皇子?

    竟然是七皇子糟蹋了兰洇?

    如此时刻,他找自己做什么?

    不对,兰洇方才不是说,她只是想利用自己给她报仇的吗?

    怎么此时此刻,又变成七皇子想见她了?

    难道一开始,就是七皇子想见她,所以利用兰洇引她出来的吗?

    想着,她的心里忽地有些不安了……

    面色凝重的转过了身,果然瞧见不远处也有几个身影缓缓靠近了过来,随着人影的越来越近,她的双手不由握的更紧了一些。

    是他吗?

    七皇子,洛文正。

    她死死蹙眉,心下思绪万千。

    一直听闻洛文正是所有皇子中最残暴的一个,性格扭曲,手段血腥,虽然容貌俊美非凡,却从来没有女子敢靠近于他。因为他的母妃也同样残忍,所以在朝廷之中,几乎没人想让他登上皇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