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442章 暗卫,逃了一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买跑乳的动物打一生肖2m六盒2m永久免费资料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她双眼通红,抓着发簪便再次狠狠地拔了出来,扯的他胳膊上的衣裳瞬间裂了一大块。

    鲜血狂涌而出,带着无数老的旧的伤疤,一道一道,触目惊心。

    “母妃的希望都在你身上,全部都在!你要出人头地,要为母妃争一口气,你怎么能忤逆我呢?我是你的母妃啊……”

    一边说着,她已经扔下发簪坐回了软榻之上,一双眸里写满了失望。

    已经是第几次了呢?

    他也有些记不清了。

    其实他的母妃很正常的,也和别人的母妃一样,会抱他,会喂他吃饭,会带他玩耍。

    只要自己不违背她的意思,不顶她的嘴,她也可以十分温柔。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情况变的越来越糟糕了。

    大概是日复一日的独守空房,大概是后宫的尔虞我诈与明争暗斗,大概是父皇的漠视与皇后及其它受宠妃子们的挑衅,又或者,是生下他后,留在她肚上的那丑陋的像是被烧伤后松弛而又皱褶的皮肤。

    太多太多的原因了。

    逼的她不得不自我强大,不得不手段残忍,给自己留下一席之地。

    他其实都知道的,这样的话,她也说了数百次了。

    每每触及心底的不悦,她都会抓着他诉苦好久好久,然后将别人施加给她的苦,一点一点报复到他的身上。

    还记得那冰冷的发簪第一次刺入他的胳膊时,他还很小很小,撕心裂肺的痛哭着,求饶着。

    他泪流满面。

    他们都泪流满面。

    每每鲜血淋漓,她都会十分后悔,后悔自己的不能自控,然后将他包的严严实实,生怕别人知道她虐打了他。

    可有了第一次,便总有第二次,第三次……

    从虐打他,到当着他的面,杀死那些与他亲近的人。

    她总是能给自己找到无数的借口!

    再好的人,也能说成十恶不赦,然后残忍杀死!

    他的精神也有一些崩溃了。

    日复一日,他也好想宣泄一下自己情绪。

    第一次杀的人,似乎是他的侍女,一个跟了他很久的侍女。

    他也曾放声大哭过啊。

    可是现在,他忽然有些依赖上鲜血的味道了。

    魂不守舍的离开了乾祥宫,往回走的路上,胳膊一直鲜血淋漓。

    他的脑海乱糟糟的。

    双眸依旧通红嗜血。

    太子之位吗?

    他是真真没有兴趣呢。

    尽管知道她很想要,但是他却一点儿想要的意思都没有,好想得过且过,或者独自休息一会儿。

    不过,等会又会有新的宫女送来了吧?

    心情好糟糕呢。

    今晚是不是又该好好宣泄一番了呢……

    接下来的几日,一切都安安静静的,所有人都静悄悄的,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唯有离王府内一直欢欢喜喜的,因为凉音怀孕,所以洛潇然的每一天都笑盈盈的。

    而洛潇然开心了,府内的大部分人也都十分高兴,却又小心翼翼的做着各自的事,生怕在这时候出点差错。

    天气渐渐转凉,先前只是晚上有点凉,现在白天也是,偶尔有风吹来,都会稍稍抖上一抖。

    薄薄的夏装被换上了秋装,就连心情也随之变了一些。大概是上一次凉音的生气让洛潇然明白了什么,所以接下来忙归忙,他都会抽出半天时间陪着凉音,晚上入睡的晚,白天早早醒来练武,练完了就陪她吃吃早饭聊聊天,等吃完了午饭,才会用后面的半天

    时间去忙自己的事。

    一日接着一日,两人的感情也是越来越好。

    原以为在南云传来消息之前都不会有别的事情了,不想没过多久,就又发生了一件让他们头疼的事。

    那日他们正食午膳,木九匆匆现身,刚一出来,便十分凝重的道了句,“殿下,五皇子身边的暗卫逃了一个。”

    洛潇然的眉头微蹙了蹙,满大桌的饭菜都有一些不入眼了,于是一边放下筷子,一边便着:“只是暗卫而已,这么些天了也没有灭干净,还逃了一个,你们近日都在作甚?”

    一旁的凉音微微垂眸,看了眼冷汗淋漓的木九,又瞧瞧站在自己旁边一脸担心的小画,不由又轻轻叹了口气。

    “既然是暗卫,难免不太好抓,让他们继续加油就好,别凶他们了。”原本还有些生气的洛潇然一听凉音开口,面色的神情马上又缓和了不少,于是又甚是平淡的道了句,“带上金拾,你们二人再四处找找,那个暗卫没有跟着洛易去边境,约莫就是想留下来报仇,这种躲于暗

    处的仇人本王很不喜欢,找到就灭了吧。”

    “是!”

    木九一脸恭敬。

    又听凉音轻声着道:“那个暗卫的武功很高吗?怎的连你们也失手了?”木九低了低首,“回娘娘,那个暗卫说是五皇子的暗卫,实际却是他的左右手,那日属下与水墨二人联手都没能将他杀了,更是让他逃出了皇宫,可见他的武功有多高,如今没能将他抓回,实是对咱们的一

    大威胁!”

    顿了顿,他又甚是严肃地接着道:“据属下的调查,他的名字,好像是叫什么辳一。”

    “辳一?”

    凉音缓缓开口,只觉得这个名字倒是好听,只惜跟了洛易,如今还与他们为敌,留下也是一大威胁了呢。

    洛潇然一脸凝重,一边拿起筷子,一边又阴沉沉地开口道:“去追吧,一口气也不要留下。”

    “是!”

    话罢,木九缓缓退下。

    而凉音也只是平平淡淡的吃着米饭,对于追杀与敌人,她倒显得有些无动于衷。

    毕竟像这种武功高强的,留下的话,简直就像一个定时炸弹。

    一个不小心就会出来报仇。

    或许哪日还会在什么关键时刻出来,甚至打断他们的计划,这就十分不好了。

    随着木九的退下,他们也吃的差不多了,喊来下人收拾之后,洛潇然又缓缓地望向了凉音。

    “说到洛易的暗卫,为夫忽地又想起了另一个人,就是那日为夫劫洛易地牢的时候,瞧见了一个十分有趣的人,你猜是谁?”

    凉音一脸疑惑,“洛易的地牢?难道是他偷关了什么人?”

    洛潇然轻轻点头,又道:“还是一个咱们都认识的人呢。”

    一时间,凉音不由更加疑惑了,他们认识的人……

    他们认识的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啊,这还真真有些不好猜。见她一头雾水,洛潇然又甚至温柔的开口道:“去往西城的路上,咱们也未认识太多的人,但是离咱们最近的一个,是季灵。”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