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479章 到底,有何目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现场最快开奖连准8期网络综合布线培训视频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宫中起火,还是烧掉了皇子所住的宫殿,此等大事,皇上怎能不气?

    四周的侍卫大气都不敢喘,宫女们各个跪于地上,每人的脸上都黑漆漆的,似乎都为了救火而受了不少的苦。

    皇上一脸阴沉,话语更是无比冷漠。

    “抓到刺客了吗?”

    众人纷纷摇头,倒是一名公公小心翼翼的跪到了他的跟前。

    “皇上,昨儿的刺客武功高强,夜半闯入,趁着大伙熟睡之时,点燃了七殿下的寝宫与正殿,好在七殿下失踪后,宫殿里头都没人了,这才没有人员伤亡。”

    顿了顿,他又缓缓说道:“也幸好附近并未靠着其它宫殿,后院也有一温泉池子,才没烧到别处,不过……”

    “不过什么?”

    皇上冷冷开口。

    那位公公吞了吞口水,这才沉重着道:“不过殿中的那些离王妃的画像,是一幅也没有留下……”

    话落之时,周边的人们又将脑袋低的更下去了一些。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南云凉笙与南云依依也早早便坐上了回去的马车。

    浩浩荡荡的出了离城,两人的神色都十分平淡,似乎完全没有受到那场大火的影响。

    南云依依面色平淡,只当是东离越来越乱,此时回去也是甚好。

    倒是南云凉笙十分欢喜,一路上,唇角都微微扬着。

    一旁的阿慈满眸不屑,“这东离的内部,就与北漠一般,四分五裂,皇子们为了夺位,更是不折手段的自相残杀,在人家弑母逃跑后烧了人家的住处,真不知,又是哪位皇子的手笔呢。”

    南云凉笙唇角轻扬,“还需要猜吗?这东离的离王,护妻如命,近日五妹因为那些画像,受了不少流言蜚语,若说不是离王为了警告大家而烧的,还真没人相信呢。”

    听及此,阿慈微微浅笑。

    “若真是离王,那他的这个举动也真真太傻了些,放火烧皇宫,这般罪名得有多大啊?要是被查出来,他还能当太子吗?”

    南云凉笙冷笑了笑,“不管是谁烧的,反正那场火,定然吸引去了所有人的目光,此时此刻,必然有另一势力在蠢蠢欲动了。”

    “您说的是三皇子吗?”

    她挑眉,“这般好的机会,不正是他们反击的点吗?”

    “公主说的甚是。”

    阿慈轻轻低首,又道:“不管结果如何,也不管他东离在如何斗,反正对于咱们来说,只要五公主永眠于此,就够了。”

    随着她们的离去,天色越来越亮。

    而离王府内的凉音也是早早就被吵醒了。

    昨日洛潇然很晚才回来,今儿又天还没亮便匆匆往宫里赶去了,伤还没好就这么折腾,当真是一点儿也不懂得照顾自己。

    凉音醒来的早,便也听到了各种各样的议论,就连离王府内都在叽叽喳喳的说着宫里的着火之事。

    其实昨晚迷迷糊糊中,她也听到洛潇然说宫里着火了,但她并未怎的上心,对于如今的宫里,发生什么大事她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是听到大家都在议论,还是忍不住的开门走了出去。

    一见她出门,外头的几个丫鬟瞬间便闭上了嘴,她一脸凝重,瞧见门口的小画也低着脑袋的模样,心里不由有些沉重。

    “昨晚放火的凶手抓到了吗?”

    小画微懵了懵,“小姐,这样的事,我们怎会知道呀?不过能在戒备森严的皇宫里纵火,其能力,一定不是普通人吧……”

    “起火的位置是哪?”

    小画低了低首,“是七皇子那……”

    凉音的脸色微微一暗,心里忽地惊愕不已。

    “七皇子那?他不是都失踪好几天了吗?明知没人住还去烧那里,纵火之人的目的是什么?”

    小画不安的咬了咬唇,却是拉着凉音便走回了寝宫里头,尔后十分严肃着道:“小姐,前些日子外头不是在传七皇子偷偷画了好多您的画像吗?听闻昨儿个那些画像,一幅也没有留下,光是想想便知那个纵火之人是冲着画像去的,但是那人为什么要烧您的画像啊?这只对您有影响,

    对别人又没有一点儿影响……”

    “专门烧毁了我的画像?这个好啊,谁干的?我倒是想谢谢他呢,省得宫里的人成日对着那些画像说我坏话。”

    瞧着凉音一脸平淡的模样,小画却是十分头疼的叹了一叹。

    “哎呦喂,您的心也太大了,这还有啥好啊?您就不怕皇上怀疑到您的头上来吗?”顿了顿,她又道:“现儿外头的人都在猜测,是不是您偷偷让人去烧的,昨晚殿下一听到动静便赶出去了,就是因为那个位置有与您有关的东西,此时此刻,估计皇上也知道了,怕是又得连累到您的头上,

    如此时刻,您可要少出些门了。”

    听及此,凉音的神色这才再次凝重了起来。

    “这倒确实是个问题,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小画一脸惆怅,“所以啊,咱们还是等殿下的消息吧,他进宫的早,一定能好好处理这件事的。”

    听到洛潇然,凉音的脸色忽地又更加沉重了些。

    “他又连着好久没休息了,原本就受了伤,再不好好休息,伤就更难好了……”

    这般说着,她不由又意味深长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如果不是这个小家伙,此时的自己,一定在与他一起努力吧?

    如今什么都由他来干,她却天天闷在府里,什么也做不了……

    约莫是猜到了她的心思,小画又有些沉重的再次叹了口气。

    “唉,都是为了小主子呀,还有好些个月呢,小姐您就再忍忍吧,外头的事,就让殿下来处理好了……”

    凉音蹙了蹙眉,“但也不能就真的什么也不做吧?”

    “可是如今想害您的太多,您最该做的,不就是小心翼翼的呆在府里头吗?”

    小画一脸认真,又道:“您想想看,您有多么期待小主子的降临呀?就连他的一切一切,您都准备好了呢……”

    话落至此,凉音张了张口,终是无语凝噎。

    是啊,就连小画都知道现在的自己该好好的呆在府里,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总觉得自己闷不下去呢……

    今日的天有些阴沉沉的,也不下雨,也瞧不见太阳的影子。

    宫外的一处无人空地上,洛潇然的脸色阴沉,手持长剑。

    望着前方风尘仆仆的两人,眸里便是杀气腾腾。“欧阳子昱,雾中阁的阁主,你果然不是一般人,若不是本王让人细查,都快被你蒙骗了去,说吧,你来东离到底还有何目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