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519章 欣赏,你的仇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游戏平台下载永利取款取不了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女子大汗淋漓。

    拿过枕头便狠狠地咬了下去,左手之上再次传来了痛觉,疼的她满头大汗!

    她的眸里含满了血丝,泪光闪烁,就是怎么也不肯流下。

    她死死皱着眉头,咬的枕头差一点便破了,忽然传来的痛处,让她再次喊出了声。

    “唔……”

    脑海里的记忆还在不停的变着。

    不疼!一点也不疼!

    所有的疼痛早在那一日就麻木了!

    她一点也不痛!

    大概是感觉到了她的痛苦,凉音也只是平淡的垂了垂眸。

    “忍着点,能感觉到痛,说明你的手还有救。”

    说话之时,她又平淡的看了眼那个女子,却见她早已疼的昏了过去。

    于是为她绑上石膏之后,便处理起了其它的伤口。

    直到四五更时,才处理好了一切。

    忙活了一宿,凉音也是十分疲惫,一回到自己屋里便睡了过去,那一觉,直接睡到次日的日上三竿之时。

    那时白柳等人已经在楼下等了她很久了,等到她吃饱喝足的下楼之后,又是已然到了午时。

    大概是知道掌柜死了,店中的小二全部更加小心翼翼了些,见到她们就和见到瘟神一般。

    下楼之后,瞧着楼下的白柳,她也只是平淡着道:“那个女人醒了吗?”

    白柳轻轻点头。

    “清晨就醒了,臣让人给她买了套新衣裳上去,此时的她,大概还在屋中等您。”

    顿了顿,她又道:“但她还顺带拿了一把短刀,其身份不明,望公主小心,如果公主真要带她回南云,望您务必将她的一切都探清楚。”

    凉音一脸平淡。

    “每做一个决定,我的心里自当便是考虑清楚的,你便放心吧,这是一个绝对不可能对我动手的人。”

    白柳的唇角微抽了抽,“为何您能这般肯定?”

    “她连手都不能动,怎么动手?”

    凉音冷笑,说完便走上了楼,刚一推开门,屋内的女子便缓缓地站起了身。

    与昨日相比,她的神色已经好了甚多,原本凌乱的头发已经被简单的绑到了身后,白嫩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丝的血气,俏丽的瓜子脸上,还有一双甚是水灵的大眼睛,瞧着可谓好生靓丽。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难得的美人胚子,就是左手上的石膏有些太煞风景。

    一见到凉音,那个女子便十分严肃的跪了下去。

    “多谢!”

    凉音蹙了蹙眉,只言不语,只是静静的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似乎是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大概是知道了她想听什么,那女子沉思了一会儿后,便缓缓道:“我叫无心。”

    “真名。”

    凉音缓缓开口,面上略显不悦。

    见如此,女子沉思了一会儿后,才缓缓道:“灵子心。”

    听及此,凉音这才意味深长的挑了挑眉头。“听你这姓,我好像就知道什么了,不过还是无心好听,至今日起,你便跟着我吧,你有你的仇,我也有我的仇,待我报完仇,我自会放你回去报仇,但是在此之前,一切以我的事为重,这是救下你的目的。”

    无心低首不语,见如此,凉音又缓缓地站起了身。

    “我欣赏你的仇恨,就如当初的我一般,像是能成大事的人,走吧,我们去南云。”

    说着她便走了出去,刚出房门,又听无心忽然说道:“我想再去一个地方。”

    凉音的脚步微微一顿。

    “做什么?”

    无心咬了咬牙,沉思了片刻之后,才坚定道:“主子,我想先将眼前的仇报了,不需要您来动手,只希望,您能给我一点时间……”

    她都这么说了,这个凉音,应该不会再拒绝吧……

    昨日听到她是公主时,她便甚觉惊讶,今日仔细一想,这么漂亮又懂医的公主,除了那个出现在东离的凉音还有谁?

    早就听过她的不少传说,没想到今日,竟是在这遇见了,也不知道传闻是真是假,好听的话,又是否有用……

    正沉思着,却见凉音忽然转过了身。

    “你这称呼,我甚是喜欢,走吧,让我瞧瞧你的能力。”

    无心的身子微微一僵,“您都不问我,是何仇吗?”

    “眼前的仇,总不会是找废你筋脉之人吧?”

    瞧着凉音云淡风轻的模样,她不由又更加疑惑了些。

    “那些仇,您也不好奇吗?”

    凉音耸了耸肩,“我没兴趣去撕别人的伤口,再则,西璋国事,我也不想插手。”

    一边说着,她又有些惆怅着道:“等会上街了,找副面具戴上,今日此时起,你只是无心。”

    无心的眸里闪过丝丝惊愕,仅仅只是一个名字,她就猜到什么了吗?

    想着,她又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

    “今日此时起,您的仇,就是我无心的仇。”

    凉音惆怅,“等你做到之后,再说这样的话,如今的我,只信我手上的毒。”顿了顿,她又道:“虽说身上的伤半月就会好了,但时左手上的伤至少也要两月左右才能恢复,恢复之后还不能干重活,身上的内力也得至少过上一个月就能用,就连我亲自动手都需要这么久,换成别人,

    准躺你个一年半载,所以还是起来吧,别弱不禁风的时候还乱磕头。”

    无心咬了咬唇,这才缓缓站起了身。

    她虚弱依旧,相较昨日,却是好了甚多。

    又听凉音平淡着道:“你一个姑娘,虽然没有特别强的内力,但是相比其它女子,倒也十分厉害了,所以好好养伤,以后没准很多地方都要用到你。”

    无心点了点头,神色十分恭敬。

    再如何都是眼前的女人救了自己,让她能留下一命报仇,这份恩,定当永远记下!

    一边想着,她已跟着凉音缓缓走下了楼。

    楼下的白柳缓缓上前。

    “公主,船已备在码头,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凉音不理,只是绕过她便走出了客栈。

    “无心,你要去的是哪?”

    无心低首跟上,“回主子,往左的道路两百来米的地方,有一青楼,我想去的便是那里。”

    话罢,白柳瞬间便迎了上去。

    “闭嘴,烟花之地,岂是女子随意踏入的地方?如此肮脏,我们纯洁的公主又怎能过去?”

    说着,她死死蹙眉。

    “五公主,听属下一句劝,快些上船吧,再过一会儿,天又黑了。”

    却见凉音轻轻挑眉,“那便傍晚启程好了,都已拖了半天了,也不差这半天。”说着,她又伸手拍了拍白柳的肩膀道:“给我上街找找,随便买半幅面具回来,我要质量最好的,买好后去码头等我,我去去就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