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538章 该罚,还是要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783453d好心人布衣天下今天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够了白国师!你伤的重,骑不了马就上马车吧。”

    南云桑水冷冷说着,又道:“来人,扶白国师上马车。”

    话罢,两名侍卫便缓缓地走了过来。

    大概是见白柳快撑不住了,凉音便也缓缓伸出了手,还未碰到白柳的脸,南云桑水便快速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做什么?”

    凉音垂了垂眸,“人家白国师都求我了,你说我做什么?”

    南云桑水的眸光猛地一暗,手上的力道忽然加重,直让凉音微微蹙眉。

    这个南云桑水又是怎么回事?

    对自己的敌意竟然这么的重,难道以前,她们俩也有过节吗?

    正想着,又见南云桑水微微蹙了蹙眉头道:“白国师的事,不需要你来动手,帮别人的事就别想了,有那功夫,不如帮帮自己,想想你都忘了多少不该忘的东西。”

    说着她便狠狠地甩开了凉音的手。

    白柳已被轻轻扶起,她却挣开那两个侍卫的手便摇摇晃晃的望向了凉音。

    “三公主,是臣,臣求五公主赏臣一巴掌,臣不小心,犯下了大错,该罚,只有五公主动手,臣才安心……”

    断断续续的话语已让白柳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就在她快再次倒下的一瞬间,凉音甩手便打到了她的脸上。

    “啪”的一声,四面八方的人群都看呆了眼,凉音一脸平淡,一边甩了甩手,一边便望着南云桑水道:

    “若是能想起来,谁会想要忘了?三姐若不想我忘,直接告诉我便是,弯子绕大了,我可听不懂。”

    说着,她又平平淡淡的望向了已经止住鼻血的白柳道:“下次再来本公主的府上时,可别再打坏本公主的花瓶,否则打你十巴掌,本公主也消不了气。”

    白柳的唇角一抽再抽,心下实在怒不可遏。

    可身中剧毒,不想死的念头让她不敢乱动分毫,只毕恭毕敬的道了句,“是!”

    话罢之时,全场一片惊愕。

    百姓们面面相觑,心里皆是惊讶不已。

    什么情况,就因为一个花瓶,凉音就生气了吗?

    而且她生气后,白国师竟然亲自下跪求她,不惜忍着病痛让她打自己,这是有多害怕她啊?

    一时间,众人懵圈极了。

    而南云桑水更是死死蹙起了眉头。

    “三年,哦不对,四年未见,你在东离学会了不少东西嘛。”

    凉音挑了挑眉,“人总是会变的。”

    “好一句人都会变,本公主倒想看看,你能变成什么样。”

    南云桑水冷冷说着,接着转身便走到了马儿旁边。

    “在你恢复记忆之前,别喊我三姐,等你恢复记忆之后,再喊也来的及。”

    说完她便骑回了马上。

    “白国师,咱们走。”

    白柳微微低首,这才转身走了开,只是这次并没有骑马,而是缓缓上了一辆马车。

    留在原地的凉音眯了眯眸子,心下十分不悦。

    好一个傲慢的三公主,那日初见,便看出她对自己有些怪异了,如今第一次说这么多话,竟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一副恨极了她的模样。

    她们以前,是有什么恩怨不成?

    于是乎,直到南云桑水的人全部离去,凉音的脸色也阴沉沉的。

    大概是被方才的事给惊了一惊,周边的百姓们也纷纷安静了不少,又见允晨抓着一个小鬼便从一旁的屋顶跃了下来,紧接着,他便将那个男孩给扔到了凉音的跟前。

    “公主,人抓到了。”

    凉音垂了垂眸,看着地上怒气冲冲的男孩,脸上便写满了阴沉。

    “谁叫你拿泥土来扔我的?”

    那个男孩咬了咬牙,“我才不告诉你呢,你这个坏女人!”

    凉音不屑,“行吧,不说也没什么,反正我也懒得知道,毕竟扔泥土砸我的只是你自己而已。”

    “不过,看在你还小的份上,我就不杀你了,但是我也不能让以后的世界上,多出一个人渣,所以该罚的还是要罚。”

    说着,她又冷冷地接着道:“既然你的父母没有教会你如何做人,今日便由我来好好教教你,告诉你什么叫,家里不学好的孩子,出了家门会有无数人教你。”

    那个男孩“嘁”了一声,面上满是不屑。

    他就不信这个女人都这么大个人了,还会与他这个小孩子计较,再则旁边这么多人呢,敢动他,明日一定声名狼藉!

    还有他的母亲与依依姐都在远处,总不可能真让他受欺负了。

    想着,他的脸上也写满了傲慢。

    四周安安静静,围在一旁的百姓也越来越多,似乎都想瞧瞧凉音会怎么对付这个扔她泥土的小男孩。

    这孩子应该只有十来岁吧?

    这么小的孩子也抓,这个南云凉音身为公主,也太小心眼了……

    就算小孩有错,告诉他的家人不就好了?

    这么凶的对付人家,会吓坏人家的吧?

    众人暗怀心事,凉音却是毫不搭理,只冷声道:

    “允晨,绑起他的双手,带去城门口,从城北一路跑到城南,再从南跑到北,找十个人骑马跟着他,跑不动了,就绑到马腿上,让马拖着他跑,直到跑完为止。”

    云淡风轻的话语刚一落下,四面八方的人群皆是猛地一怔。

    允晨的眉头微蹙了蹙,却还是恭恭敬敬地低了下头。

    “好的。”

    却见那个男孩忽然便爬起了身。

    “你敢!敢动我的话,我父亲与母亲都不会放过你的!”凉音不理,只是冷冷地接着道:“对了,再通知他的父母,之后让他的父母给本公主交一份检讨上来,每人三千字,少一个字都不行,不够诚意的话,第二天就接着让他跑,要让他明白,年幼的孩子犯了错

    ,是会连累他的家里人的,而家人不会教他孩子礼仪,出了家门,有的是人教他。”

    “是。”

    允晨低首,后而便快速的抓住了那个男孩,一边将他的双手绑到身后,一边又缓缓地伸出了手。

    “绳子。”

    一旁的侍卫低首上前,同时将绳子轻轻放到了他的手上,不一会儿,那个男孩的双手便被狠狠地绑了起来。

    他面色僵硬,一脸痛苦。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可是沈天词!敢绑我!我让我父亲将你们全部砍了!”

    众人的面色再度一僵,就连允晨也顿了一顿,尔后缓缓望向了凉音。“公主,他似乎是左丞相的小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