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554章 定是,受了陷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怎么登录云顶国际4450011网址多少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这个南云桑水,到底为什么要这么看她?

    疑惑之时,南云桑水已经骑着马儿渐渐远去了。

    街边的百姓依旧静静的站在两旁,大概是察觉到了凉音的目光,他们的神色又纷纷闪过了一丝慌张。

    明明就围了数十个百姓,可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害怕,明明昨日还一个个都摆着一张看热闹的脸,短短一日,好像全城的人都变了。

    想来这一路,街边的百姓便皆是纷纷退避三舍的模样,不仅不敢再盯着她打量,更是连她的名字都不敢提起了。

    要知道,她刚回来那天,是哪哪都能听到自己的名字。

    今日倒是好,哪哪都安静了。

    于是凉音也乐的十分清闲,就是南云凉欣等人甚是惊讶。

    却也只是惊讶了一会儿便收拾好了心情。

    倒也没提百姓们的变化,只听南云凉欣平淡着道:“不必在意三妹的眼神,她总是这么看别人,久了便习惯了。”

    凉音缓缓收回目光。

    “三姐似乎很喜欢往外头跑。”南云凉欣扬了场唇,“是啊,她喜欢打猎,时常会带一些伤痕累累的猎物回来,时儿是一些凶猛的野狼,时儿又是一些弱弱的小猫小狗,就连鸟儿也没放过,最终是杀了还是吃了也没人去管,毕竟谁都有自

    己的爱好,一些动物而已,也并无多少人上心。”

    说话的同时,她们已经缓缓走进了府中。

    她的府上装扮的十分靓丽,随处可见的火红,就如她的衣裳一样,耀眼非常。

    凉音细看四周,亦是听的仔细。

    见她话止,才缓缓接道:“如此这般,这云都之外林子里,岂不是什么都看不着了?”

    “或许吧,听闻她总跑的很远,有时三天五天也回不来,她的心思全系在玩闹上了,除了有大事时会回来忙忙,平时就见她骑着马儿这跑那跑的,时常还会拉上白国师。”

    南云凉欣轻轻一叹,又道:“不过听闻白国师身体抱恙,你即是在这些年学懂了些医术,可有为她瞧上一瞧?”

    凉音眯了眯眸子,“白国师自回云都起,便很少跟着我了,身体是否抱恙,我也不是很清楚呢。”

    南云凉欣再次一叹。“唉,父皇的怪病久久未好,白国师又身体抱恙,三妹一心玩乐,四妹又忙活着驸马一事,我这当大姐的,平日无所事事,就连二妹也要准备与斯年的成亲事宜了,南云的一切都压在母后一个人的肩膀上,

    真真辛苦她了。”

    一边说着,她已经缓缓走进了殿中,诺大的正殿中间,一张长长的桌子摆着,桌上皆是美味佳肴。

    她缓缓上前,“今日叫你过来,就是想同你谈谈心,顺便与你一同吃上一顿,你尝尝看,我府上的饭菜可合味口?”

    凉音也不矫情,见她坐下,便缓缓坐到了她的对面。

    “大姐说的哪里话,这些饭菜,光是瞧着便甚是让人喜欢。”

    说着,她便拿走筷子小口的吃了几口,那模样,就好像是个常常来这儿的熟客。

    南云凉欣的神情平平淡淡,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偶尔与下人们说话,总是阴沉沉的暗着一张脸,让人觉得凶巴巴的。

    可一看向凉音,又是十分礼貌且温柔,直让凉音有些猜不透她的心思。

    若是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呆着,凉音着实不想,因为什么都不做,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于是草草吃了几口,她便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道:“唉,自从回到南云,我也是什么都没有做,成日无所事事,偶尔想要找找自己的记忆,也无从下手呢。”

    南云凉欣的面色微僵了僵,而守在殿外的侍卫以及一旁的侍女都纷纷低下了头,心下无不思绪万千。

    什么都没做?

    成日无所事事?

    她确定是在说自己?

    也不知道是谁仅用一日便吓的全城百姓都不敢提她名字,更不知道是谁将左相家的小公子绑到了马车后头跑到半夜三更。

    更不知是谁就因为门坏了一点,就将人家左相府的大门给拆下来安自己门口去了……

    这还没几天呢,就已经干了这么多从来没人干过的事。

    现如今,她一出门,整个街道简直比皇后出门时还要安静,她却说她什么也没做?

    她就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众人各怀心事,南云凉欣亦是如此,倒也没想多少便张开了口。

    “五妹初回云都,有不习惯的地方,也是在所难免,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同我来说说。”

    顿了顿,她又有些无奈般道:“就是记忆一事,我也不晓得要如何帮你恢复……”

    凉音蹙了蹙眉。

    “无碍的,这种脑袋里的东西,本身就得靠自己嘛。”

    说着,她又意味深长的眯着眸子道:“不过大姐也知道,昔年的我留下了不少的丑闻,世人皆道我是个表面纯洁,内心肮脏的五公主,可我总是觉得自己受了陷害,你说我是不是想太多了?”

    话落之时,她的眸子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的南云凉欣。

    如果她说实话,告诉自己昔年的自己确实受了陷害,那么她倒是会相信自己与她挺好。

    但若她说不是,非说是自己想多,那么她便一定不可能与自己交好。

    真的与自己交好,就绝不可能让自己一直受人污蔑。

    她会怎么说呢?

    凉音沉默了。

    大概是看出了凉音眼里的意思,南云凉欣却是突然抬了抬手,紧接着,一边的侍女便纷纷退了下去。

    待到殿中只有她们二人时,南云凉欣也十分感叹着道:

    “怎的会是想太多呢?以你的性子,永远都不可能偷藏什么男子呀,而且昔年的你如此喜爱斯年,又怎会做一些让他难受的事情?”说着,她又一脸凝重道:“我便一直觉得你是受了陷害,但你失踪的突然,身为大姐,我却没能将你找回,着实太过失败,好在你也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如今事虽已过,但名声已毁,若是可以,我倒是希望

    你能还自己一个公道,然后让那陷害你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大姐还是第一个支持我报仇的呢。”

    南云凉欣浅笑了笑,“傻丫头,我是你的大姐呀,虽然你忘了我,但是在我心里,你依旧是最让我担心的五妹。”

    说着,她缓缓起身,接着又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凉音的旁边。

    “其实大姐一直有句话,本想一直不说,但又总觉得不能不说……”

    凉音的眸光微微一暗。“但说无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