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559章 为何,不说出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旅游可行性分析报告2018香港求职招聘大全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想是这般想着,她的脸色也越发凝重了些,看着一脸得意的凉音,心里便是特别的不畅快。

    在一旁坐了许久的白柳心下沉重,看了眼笑盈盈的凉音之后,终是起身望向了南云桑水。

    “三公主,臣当真没事,五公主并没有给臣下毒,臣自己的身体,自是十分在意,三公主的厚爱,臣心领了。”

    南云桑水紧紧握拳,“白国师,你到底在怕她什么?”

    白柳垂了垂眸。

    “臣不怕,臣只是尊敬,就如臣敬您与皇后娘娘一样。”

    说着,她又甚是凝重着道:“而且臣也并没有中毒。”

    瞧着她那严肃的模样,就连一旁的凉音都快要相信她了,于是眯了眯眸子,心里忽地不知什么想法了。

    而南云桑水也有些怀疑起自己了,沉思了一会儿后,才缓缓道:“随便你吧,日后你也别跟着本公主了,瞧着闹心。”

    白柳蹙了蹙眉,却是恭恭敬敬的低下了头,“是……”

    见如此,南云桑水又更加闹心了一些,瞪了一旁的凉音一眼,便转身走了出去。

    就在她要出门的一瞬间,却是凉音又道了句。

    “等等,三姐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南云桑水的心里莫名一酸,也未转头,只冷冷道:“做人留一线,再如何我也是你三姐!”

    “可你瞪着我说我让你恶心的时候,怎就没有想起我是你的五妹?”

    她蹙了蹙眉,却是突然转身瞪着她道:“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用失忆来掩饰你的水性杨花算什么?一会儿喜欢斯年,一会儿喜欢洛潇然算什么?你连孩子都流过了,还装什么高高在上?被人叫成毒女,你还很开心了是吧?”

    说着,她又满眸愤怒着道:

    “别忘了以前的你是什么样的!待你恢复记忆,看到现在完全不一样的自己,再想想你干过的那些残忍的事,你会不会无比羞愧?”

    凉音的脸色微僵了僵,心里莫名怒不可遏。

    又见她缓缓走到了自己跟前,尔后一脸凝重着道:

    “有时间教育小屁孩,有时间欺负老百姓,有时间找老大老二,你怎么就没时间就找找你自己?你真以为大家都怕你吗?大家只是厌恶你,不屑你罢了!”

    顿了顿,她又道:“白国师她不忍伤害你,所以有些事情,你做没做,别人也都不会知道,擦亮你自己的双眼吧,现在的你,可让人作呕了!”

    凉音蹙眉,“那你自己又能好到哪去?什么都不清楚,就敢对别人指指点点,没有经历过我的事就扯大嗓子骂我的你,又能有多清高?”

    南云桑水冷笑了笑。

    “是,我什么都不清楚,我也一点都不清高,所以以后没有外人,你我就当陌生人好了,尽管当年你做了那样的事,但我还是觉得那时的你比现在好的多了,至少当初的你从来不会与人顶嘴!”

    凉音一脸不屑。

    “大家都是人,都是一双眼睛一张嘴,凭什么有些人就活该给你骂?你又凭什么将你所认为好的,当成对别人也是好的东西?”

    说着,她又死死盯着她道:“你喜欢以前的我,却没问过我喜不喜欢,活的如此自我,你就不觉得很累吗?”

    听着她的话语,南云桑水先是沉默了半响,后而忽地冷冷一笑。

    “呵呵,你说的对,反正我对现在的你来说,就是个陌生人罢了,随你怎么说,随你怎么做,看我顺眼就看看,看不顺眼就别看,咱俩早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说着她便又想离去,忽见凉音一直盯着自己,她又再次停下了步伐,尔后漫不经心的盯着凉音道:

    “怎么?难道真想让我给你鞠躬道歉?”

    她冷冷一笑,半响之后,却是忽然站直,尔后缓缓鞠了一躬。

    “不要脸的来打扰你,真是抱歉了。”

    说着,她扬了扬唇,直起腰便转身走了出去。

    那背影,洒脱而又坚定。

    也不知道怎么了,那一瞬间,凉音的心里闪过了一丝丝苦涩。

    她垂了垂眸,尔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好奇怪。

    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直到南云桑水的身影渐渐远去,一旁的白柳才轻轻叹了口气道:“天色已暗,五公主早些休息,臣告退……”

    “为什么不说出去?怕死?”

    凉音缓缓开口,说完又平平淡淡的扫了白柳一眼。

    却见白柳浅浅一笑,“说了有人信吗?而且您不是也说了,不说出去,便能得到您与娘娘的信任,说了,臣便一下失去了你们二人的信任了。”

    “野心倒是大,只惜鱼与熊掌不可得兼,终有一日要做个抉择的,不是吗?”

    凉音缓缓开口,尔后又平平淡淡地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白柳的脸上写满了凝重,又道:“母女哪有隔夜仇?尽管您的外表已经变的十分冷漠,但臣相信,您的心里依旧十分柔软。”

    凉音忽觉好笑。

    “你为何会如此作想?”

    大概是听出了她话里的嘲讽,白柳也只是平淡的扬了扬唇。

    “或许是一种微不足道的信任吧。”

    凉音挑眉,“那你可知,我只要一个响指,就能让你死的极惨?”

    白柳低了低首,没有说话。

    见如此,凉音一脸平淡,心里却是杂乱无章。

    看着眼前的女人,再次开口之时,却是带了一丝丝的分苦涩。

    “说实话,你们都很厉害,每一个,都让我觉得十分熟悉,十分心疼,让我甚想相信,可又每一个都让我十分畏惧,让我不敢去信。”

    说着,她又缓缓望向了白柳,“例如白国师你,我便总是在想,你这样的人,真真是个可以重用的,可你想的,从来不会写在脸上,就与我的母后一样。”

    白柳的眸里闪过丝丝意味深长,半响才道:“如今臣的命就在公主手中,公主殿下可以信臣。”

    “如何信你?如果,你是个不要命的存在呢?”

    白柳的脸色微微一暗,一时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见她沉默,凉音倒也没有再继续,只是云淡风轻的站起了身。

    “开个玩笑,国师不必往心上放。”

    白柳低了低首,“公主总是如此调皮。”

    她不语,却是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主位旁边,看了看那张大桌子后,才轻轻拍了拍手。

    “来人,笔墨纸砚。”

    话罢,不过一会儿,便见无心将那些东西一一呈了上来。

    白柳的脸上写满了疑惑,似是不太明白她拿那些做什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