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654章 别装,眼泪掉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app澳门永利娱乐官方网站优w88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只是皇上与皇后一死,那些本要瞒着南云依依的人也不再继续瞒着了,不过一日,南云依依便知晓了一切……

    那是云都大乱后的第二天,全城依旧死一般的寂静,走在街上,谁都不敢有人大声说话,毕竟宫里早就下出了哀悼七日的命令,若是真有人敢欢欢喜喜的庆祝什么,那也只会是傻子。

    而四公主的府内,同样是寂静的一点儿声音也听不见,就在那诺大的寝宫里头,隐隐之中,总能听到几声小小的抽泣。

    一眼望去,空无一人,可绕过床后,却又能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偷偷蹲在角落,抱着自己的小身子悄悄抽泣着。

    门口的于风一脸愁苦,脸上更是写满了不知名的心酸,这两日来,那个平日天天都会缠着自己的人儿,竟然连叫都没有叫他,更是每日躲于寝宫,闭门不出。

    不是看着窗外发呆,就是饭都不吃的安静着,不知怎么的,看她这样,他竟有了一丝丝的担心。

    她又在难受自己的容貌了吗?

    似乎不是呢……

    想着,他沉思了一会儿后,终是抬步缓缓往床边的方向走了去,果然看见了那个正在偷哭的小身影。

    他垂了垂眸,“你都知道了?”

    南云依依的身子猛地一僵,连忙便将脸上的泪水一一擦干,尔后十分不自然的爬起坐到了床边。

    “不是说过别来烦我吗?突然就敢进本公主的寝宫,你就不怕本公主杀了你?”

    他默了默,没有说话,似乎在无声的说着她不会……

    见如此,她擦干泪水后,便洋装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什么都知道了?知道什么?”

    于风垂眸,“宫里的事,听闻皇上的毒是皇后下的,皇上自愿服毒多年,昨日毒发了,而皇后她,因为后悔与内疚,便陪他去了……”

    “两个活了几十年的人了,还幼稚的玩什么殉情,也不嫌幼稚,反正死的是他们,关我什么事。”

    于风默了默,“听闻她让你们剩下的三个姐妹好好相处……”

    “从小就教我们争,教我们抢,现在要死了又说这么虚伪的话,不愧是我的母后,她便放心吧,我与她们二人定是老死不相往来,好好相处?到死都还做梦!”

    南云依依怒气冲冲,一边说着,一边又摸着自己的脸道:“她凉音害我如此,我没杀了她都不错了,还好好相处!”

    于风一脸惆怅,却是沉默了一会儿后,又缓缓地道了句,“凉音她,是新皇……”

    南云依依冷冷一笑,“然后呢?你不会以为,我还会要死要活的冲去找她吧?她要皇位给她便是,被一座皇城绑着有什么好的,我才不稀罕,以前是傻了,才会幻想皇位,现在正好,没了那些个啰嗦自私的人,本公主可算是自由了。”

    于风低首,没有说话。

    又听她道:“其实我早就盼着他们快点死了,现在多好,还一起死了,也算终于一了百了,省得以后又时不时的出什么事了。”

    “而且我那父皇躺了那么多年,早就废物一个了,活着也是在自找苦吃,死了最好,他也解脱大家都解脱了。”

    听着她的话语,于风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尔后悄悄伸手,轻轻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

    她懵了懵,心里的傲慢与自尊让她连忙拍开了他的手,“我在心疼我自己的脸呢,你干嘛?”

    他默了默,“别装了,眼泪又往下掉了。”

    她的心里忽地一酸,一滴眼泪悄然落下。

    过份,太过份了!

    为什么要拆穿她?为什么要撕开她的伪装,她装的那么辛苦,像她这种从来只顾自己的人,才不会为别人难受呢!

    他这样子,她连面子都没有了!

    当真是讨厌死他了……

    可是母后死了,她是当真有些难受,虽然自己总说她坏话,虽然自己也总是在背后诋毁她,但终究是自己的母后,她如何能在母后离开之时,还毫无所谓呢?

    那个最最和蔼的父皇,小时候总是宠着自己的父皇,她如何能真的无动于衷?

    这半辈子她都在争,都在抢,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想让他们多看自己一眼,多夸夸自己,多宠宠自己。

    好想一直随心所欲,一直任性下去。

    真真好想好想。

    可到头来,她还是没能变成他们最看重的,也没能成为他们最喜爱的。

    她太失败了。

    到了现在还如此要强,争强好胜了这么些年,却是什么也没得到。

    真的太失败了……

    眼泪悄悄落着,于风忽觉心酸不已,于是伸手便拍了拍她的后背。

    “你不用在我面前逞强的。”

    话罢,她忽地便扑到了他的怀里,哽咽之时,忽然之间,嚎啕大哭。

    于风不语,只是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还是第一次觉得,她其实,也没坏的那么彻底……

    只是太要强,只是会嫉妒,只是想有人关注,所以不择手段的引人注目,不择手段的表现自己……

    她的方法是错的。

    因为如果一开始她就做好自己,或许会更加引人注目。

    全城哀悼的那七日,凉音皆是静静的守在宫里,什么事也没有理,也没什么人来打扰于她。

    七日之后,便是二人的下葬之日。

    那一日,宫中的里里外外皆是一片雪白,凉音一袭孝服,而南云依依也出了禁闭,明明有五个孩子,然送葬的,却仅仅只有两个。

    光是看着,便觉无比悲哀。

    陵墓之内,二人合葬于地宫之下,随着地宫的门缓缓关上,在场的无数个人,皆没多敢说一句废话。

    这是凉音第一次处理这种事,整个过程无比复杂,她的心里几乎麻木。

    忽然想起上一次,洛潇然安葬那东离皇帝的时候,他的心里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复杂呢?

    可那时的他还能时不时的安慰自己,抱着自己,陪自己养伤,但如今轮到自己时,她才知道其过程有多么忙碌。

    不说没时间,便是有时间,她也没有心情安慰任何人了。

    那时的洛潇然却每晚都安慰自己,他该是怎么挺过来的?

    忽然觉得,洛潇然比自己伟大的多的多了,这份感情里,他付出的,一点儿也不比自己少,甚至更多……

    昏昏沉沉的回到了皇宫,宫里的气氛依旧死气沉沉,只是随着皇上二人的下葬,云都里头的气氛也渐渐的缓和了不少。

    本想先回她自己的公主府歇歇,又听白柳说南云依依想见自己,于是沉思了一会儿后,终是跟着白柳一起走向了御书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