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656章 何时,才是个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7年六合历史记录香港买马和大陆买吗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所以解药就算了吧,如今这样也挺好的,看的久了,其实也没那么丑,此生能够看淡一切,想来已是十分不易,顺其自然也好。”

    平平淡淡的话语落下之时,周边的几人都十分惊讶于她的改变。

    从来就没想过,那么在意容貌的她失去了美貌后,不仅没崩溃,反倒还会看透一切,如此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沉思之时,又见她忽然转身看了于风一眼,尔后莞尔一笑,“你自由了。”

    于风的神色微微一变,后而缓缓垂眸,见她转身离去,沉思了一会儿后,却是忽然跟到了她的身后。

    察觉到他的脚步声,南云依依不由有些不屑的冷笑了笑。

    “怎么?同情我?”

    于风不语,却是缓缓走到了她的身旁,后才温婉着道:“昔日你说要与我白头偕老的话,不知还算不算数?”

    她的身子微微一颤,心里莫名酸楚,却还是轻轻点了点头,“算。”

    他扬了扬唇,“那便一起走吧。”

    “你不厌恶我了?”

    “现在的你,挺讨喜的。”

    于风一脸温柔,后又转眸缓缓看了凉音一眼,那满怀柔情的目光,像是在与她道谢,又像是在说着再也不见。

    只是一眼,他便温柔的收回了目光。

    “走吧。”

    话罢,二人渐渐远去。

    独留原地的两人各怀心事,凉音的唇角微微扬起,忽然觉得,这样的结果也不赖呢。

    认识于风是好还是坏呢?

    她不知道。

    但她却是清楚的知道,他对自己来说,倒也算是一场经历。

    或许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遇见很多个“于风”,他们就像上错车的旅客,待到车开一段路了,才发现自己上错了车,然后匆匆下车,回头去寻找自己该上的车,找着找着,便找到了。

    他终于找对了车,然后与那辆错的擦肩而过。

    擦肩而过……

    大概是呆不习惯这皇宫,将该处理的草草的处理了一下后,凉音终究还是回到了她的公主府上。

    白柳无奈,数次想请她回去,都被她一一拒绝,登基一事再次拖延,一时间,白柳也是无奈非常。

    就在她自己的公主府内,凉音的神色沉重非常,一边坐在秋千之上,一边自己轻轻摇晃。

    她的前边是坐在石桌旁的洛潇然,便见他的神色也同样凝重。

    “阿音,你当真打算当这南云的女皇了吗?”

    凉音垂了垂眸,心下惆怅非常。

    “不想当,但是南云依依不适合,虽说现在的她已经懂事了不少,但她的性子太过要强,而且手段较为残忍,也不懂得男女平等,在如今这个时刻,着实不适合当皇帝。”

    说着,她轻轻一叹,“而且她也已经与于风一同离开了,会去何处都不知道。”

    “还有一个南云桑水……”

    凉音垂眸,“以我对她的了解,她绝不可能有当女皇的想法,特别是她若知晓母后是将江山交给了我,她就更不可能与我抢了,她那人虽然不熟的时候冷冰冰的,但是心底极软,对熟人亦无话不说,我们五人之中,她是最不喜欢争的,比我还不想当皇帝。”

    听及此,洛潇然的神色不由又更加暗沉了些。

    “但若你当了这南云的女皇,你便不能陪为夫回东离了……”

    凉音蹙了蹙眉,“如果要我在南云与你之间选,我选你。”

    他的神色微僵了僵,尔后浅浅一笑,“傻瓜,为夫怎能让你当这种抛弃国家的事情,这样的事该让为夫来做,如果你真的要当这南云的女皇,为夫便与你留在南云,再不回东离也没关系。”

    “不成,东离不能没有你!”

    凉音一脸凝重,后又缓缓站起了身,“而且,你还有仇要报!”

    “你指的是我母妃的仇吗?”

    凉音轻轻点头,“是北漠害了她。”

    他默了默,“这段时日浑浑噩噩的,整个脑海里装的都是你,陪着你,守着你,护着你,等等等,都快忘了还有别的事情需要我做了呢。”

    说着,他又略显沉重着道:“母妃会离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东离的内部,北漠最多算个帮凶,且真正动手的,也只有北颜落。”

    “说到北颜落,如今已然很久没见到过他了,都快忘了有这么个人了。”

    凉音一脸沉重,想到北颜落,脑海里最深刻的印象,却是那时自己救了他妹妹后,他反对自己喊打喊杀的场景。

    不由得,她又想到了那个傲慢的不可一世的北颜雪……

    却听洛潇然冷冷着道:“为夫倒是从来都没有忘记他呢,听闻北漠也发生了内乱,数个皇子与他夺位,那北漠的太子已经换过好几次了,不过到北颜落后,倒是一直没有再换。”

    说着,他微微蹙眉,“不过北漠的皇帝年龄甚大,是四国中年龄最大的皇帝,如今已有七十来岁,听闻快要病逝了,但是不是真正的病逝,谁也不知道。”

    “若是没猜错的话,北漠的皇帝应该也快换了,而且新皇很有可能就是北颜落。”

    话罢,凉音凝重非常。

    “所以,如果想找北颜落报仇,很有可能就得与整个北漠敌对了……”

    洛潇然轻轻点头,“如今我东离已经断了与北漠的所有来往,包括在北漠做生意的那些商人也纷纷撤了回来,而因北漠当初给我们下毒的事,民间也十分排斥北漠的人,所以在东离的北漠人,几乎都被逼回北漠了。”

    说着,他又甚是严肃的接着道:“北漠与东离的关系日渐紧张,两国之战迟早都会爆发,为夫无心迎战,但是北颜落的脑袋,或迟或早,为夫都要亲手取下!”

    听及此,凉音不由又十分沉重的坐到了他旁边的石凳上。

    “这般打打杀杀的日子,便不是何时才能是个头。”

    他默了默,一时面色沉重。

    “南云离不开你,东离难舍难弃,好怕某一日,你我又要相隔两处……”

    凉音缓缓低首,却是半响也未说出一句话来。

    又听他道:“对了,如今已过七日,南云桑水的人应该很快到就风东了。”

    凉音霎时抬眸,“她初次出征,有许许多多的不懂,咱们必须得赶去帮她!”

    “可是南云……”

    凉音蹙了蹙眉,沉思了一会儿后,才缓缓道:“我相信白柳能打理好的,南云桑水离开时我便说过,一处理完就去找她,如今事情处理完了,我也必须去找她了!”

    说着,她又缓缓站起了身。

    “至于你所担心的事,放心吧,咱们不会分开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