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704章 果然,还是来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期三肖必中特一2018年131期新版跑狗图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话罢,二人重重的点了点头后,便从窗外跃了出去。

    待到屋内仅剩二人时,水墨才语重心长的道了句,“没想到陛下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赶走北漠,听闻那时他亲自潜入了北漠军营,烧了他们的粮草,后又在他们手忙脚乱之际,领兵突袭,导致北漠死伤无数,连夜便往北漠逃去。”

    凉音垂了垂眸,“沙场战事,他本就有他的一套,这是好事,只是北漠退后,不知他是回了北城,还是领兵攻去了。”

    听及此,水墨一脸神伤。

    “大概再过一两日,咱们便能收到消息了……”

    “……”

    听及此,凉音不由又轻轻叹了口气。

    水墨疑惑,“您有心事?”

    她默了默,“我想尽快处理完西璋的事,救出无心,夺回兵器,然后便回南云……”

    本想说出要回去找洛潇然的话,然而话至一半,她终没有将之说出。

    一旁的水墨倒也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于是沉思了一会儿后,才缓缓道:“您放心,咱们定能救出无心姑娘的,还有那雾中阁,只要能找到他们,咱们便一定有法子阻止他们。”

    凉音垂了垂眸,心里沉重非常。

    入夜,出去打探消息的之冥与之易也终于回到了客栈里头。

    凉音满眸急切,一见他们回来,连忙便道:“怎么样?有消息吗?”

    二人悄悄对视了一眼,眸中均是含满了无奈。

    半响之后,才听之冥缓缓说道:“今日我将这璋城的里里外外都探了个遍,却连一个雾中阁的人都没有看见,我琢磨着,他们大概并没有来璋城……”

    话罢之时,屋内安安静静。

    几乎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沉重。

    又听之易语重心长地接着道:“我探遍了璋城,虽然大街小巷的人都在谈论无心姑娘的事,但是却并没有她在哪里的消息。”

    说着,他轻轻一叹,“还有那个公主府我也去了,只是里头戒备森严,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躲过了所有人的眼睛,却仍找不到无心姑娘的身影……”

    听及此,凉音的神色不由又更加凝重了些。

    “怎的会找不到呢?她是被那个什么九公主给抓的,必然便是在她的公主府了呀!”

    之易低了低首,只言不语。

    一时间,凉音沉重非常,“算了,你们也尽力了,今日辛苦你们了,先去开个房间歇歇吧,明日咱们再继续找。”

    听及此,三人点了点头后,才消失在了屋中……

    与此同时,另一边,璋城之外,一家离城里并不是很远的客栈之内。

    一位女子静静的守在屋里,直到房门打开,一个人影缓缓进门,她才恭恭敬敬的迎了上去。

    “主子,您辛苦了。”

    欧阳子昱默了默,看着她手上的茶水,也未伸手去接,只是冷冷道了句,“本座说过,不喜欢有人单独呆在本座的屋子里。”

    那女子一袭青衣,小巧的脸上满是深情,只低首道:“属下明白,只是属下有要事禀报……”

    “说。”

    她默了默,半响才道:“下头传来消息,南云国的南云凉音,悄悄进入了西璋,此时大概已经到璋城了……”

    欧阳子昱的身子微微一顿,“然后呢?”

    女子莞尔一笑,“这不是想寻问一下您的意见吗?对于这种没什么脑子的女人,咱们便该趁现在就杀了她,如果她死在了西璋,西璋与南云,不需要咱们挑拨,便会直接打起来!”

    “杀了她?”

    欧阳子昱挑了挑眉,脸上满是让人琢磨不透的笑意。

    那女子轻轻点头,“是的,如果咱们不方便动手,还可直接将她在璋城的消息传给西璋的皇帝,让他们西璋的人动手,这可比咱们动手要强的多了。”

    说到这里,她又轻轻扬了扬唇瓣,似乎觉得自己说的十分有礼。

    忽然,一只手狠狠掐上了她的脖颈。

    “本座不喜欢听你废话,就算南云与西璋要打,就算整个南云的人本座都不喜欢,本座也不会因为她是南云人就如何厌她,她是她,与天下无关,所以,别打她的主意!”

    说着,他才终于松开了掐着她的手。

    她狂咳不止,小巧的脸上写满了痛苦,更是因为被他掐着,而憋的满脸通红。

    刚一被松开,她便无力的摔到了地上,“咳,咳咳咳,主子,她来西璋最大的目的,定然就是阻止咱们,您不是最清楚不过了吗?”

    欧阳子昱冷冷一笑,“是呢,十分清楚。”

    “与您还让她……”

    “本座喜欢,反正她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由她去吧。”

    听着欧阳子昱如此宠溺的话语,地上的女人不由嫉妒的差点疯狂!

    于是开口又道:“那如果,她真的在西璋掀起了大风浪呢?如此,您也不杀她吗?”

    他默了默,“她的大风大浪,一般都是本座给她的,偶尔承受一下她的风浪,倒也算是十分公平。”

    说着,他又冷冷的望着地上的女人道:“本座记得你的名字,烟儿是吧?你如此努力的往上爬着,拼命的挤到本座身侧,着实不太容易,不要因为不会说话,而被本座贬回去了,明白吗?”

    被唤烟儿的青衣女子低了低首,“属下明白了……”

    “恩,退下吧。”

    她咬了咬牙,倒也毕恭毕敬地道了句,“是。”

    待她终于退下,欧阳子昱这才缓缓捧起了笛子上的荧光石。

    “臭丫头,你果然还是来了……”

    他便知道,这臭丫头小气很,自己骗了她那么多次,她定再也不想原谅自己了。

    不知怎么的,一想到此,他便觉得十分难受……

    次日,天刚一亮之冥与之易便再次出去寻人了,而水墨则是始终守着凉音,这让凉音十分惆怅。

    于是刚一吃完早膳,她便十分凝重的道了句,“别守着我了,我没事的,如今情况太急,如果等到无心被押上法场就难办了。”

    水墨蹙了蹙眉,“不成,属下要时刻护在您的身侧,确保你的安然无恙。”

    凉音长长一叹,“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担心我一个人做什么?我被发现了,大不了就是跑路,但若无心上了法场,那约莫便死路一条了!”

    听着她的一字一句,又沉思了会儿后,水墨终是轻轻点了点头。

    “好,那您照顾好自己,属下回来之前,切莫出门!”

    凉音轻轻点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去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