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776章 不是,你该管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快3网APP下载云顶国际在线赌场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自己费尽了心机才能挤到他的身旁,凭什么她什么都没做,就能让他主动向她靠近?

    而且还是一次接着一次,就如一个让人恶心的狐狸精!

    光是这样想想,她便更想杀她了!

    忽然,一个人影悄然落到了窗口,她猛然起身,“谁?”

    话音刚落,一个女子便从窗口缓缓地跳了下来,尔后一脸高傲着道:“假传主子的命令,将阁中的人带来云都,最后全部牺牲,就剩你自己一个,烟儿,你这般,可知回去之后,会受何等重罚?”

    瞧见来人,烟儿也只是云淡风轻的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我会受何重罚,就不劳你费心了,杀死凉音对主子的计划有利,他会理解我的。”

    “理解?”

    女子冷冷一笑,后又不屑着道:“你未免也想太多了,主子现在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个南云凉音,你却赶来杀她,还说主子会理解你?你莫不是在讲什么笑话?”

    烟儿的双手紧紧而握,“主子是受了那狐狸精的欺骗,那个狐狸精,天生就是会勾引人的主,把洛潇然迷的神魂颠倒就算了,连我们的主子也不放过,真是恶心至极!”

    “我看你是嫉妒人家吧?”

    那女子一声冷笑,接着便坐到了她旁边的床上,“能被主子那般男子看上,真真是好生让人羡慕呢,特别是心仪咱们主子的那些人,更是……”

    “静天!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吧?”

    烟儿冷冷开口,后又冷声着道:“你的任务,不该是呆岚城候着,等待主子的命令吗?为何会来此处?”

    静天的小眼忽眨了眨眼,“本来是该留在岚城的,可是如今的岚城到处都是毒,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为了打探消息,我可是还跟来了云都,这才知晓那是一场比瘟疫还要可怕的,叫什么血疫,本想回去禀报主子,谁知瞧见了你,便跟来瞧瞧了。”

    说着,她又笑盈盈道:“便是没有想到,你这样的痴"qing ren",会做出如此偏激的事儿,虽然主子看不上你,但是以你的容貌,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呀,为何偏偏恋着一根草呢?”

    “不需要你管!”

    烟儿冷声,后又缓缓坐回了床边,“方才你说岚城的血疫是怎么回事?昔日不是说那批兵器用完后都没反应了吗?如今怎的又有用了?”

    “谁知道呢?不过现儿血疫就是发生了,不仅如此,还死了不少人呢,只要是在岚城附近受了伤,没过多久便会化为一推血水,甚至连解药都没有,一点点伤就相当于死了,你说这般血疫是不是厉害极了?”

    说着,她又笑道:“主子要是知道了,必然会欢喜非常的,我已传书回去了,如今便等他的命令了。”

    听着她的一字一句,烟儿的眸子忽地暗沉不已。

    “血疫,一点点伤都不行……”

    她眯了眯眸子,后又突然说道:“如果凉音也在那岚城,那么想杀死她,是不是便十分简单了?”

    静天蹙了蹙眉,“你还没死心?”

    “除非她凉音死了!”

    烟儿冷声,说完之后,又意味深长的眯了眯眸子,既然不能在此杀了她,那么只能换个地方了……

    与此同时,待到另一边的洛潇然批好奏折回到寝宫之时,才发现凉音竟然依旧坐于床头,也未躺下休息,就那么一直闭目养神着。

    他轻叹了口气,“阿音,该睡了。”

    凉音的身子微微一动,这才终于回过了神,尔后缓缓睁开了双眸。

    “我睡不着,对了血毒,依旧没有一点头绪。”

    洛潇然不语,只是脱下外衣便坐到了床边,同时轻轻搂过了她。

    “没关系,这些东西终究是急不来的。”

    “可是……”

    “不是已经传令下去了吗,接下来,只要百姓们能保护好自己,不让自己受伤就不会有事了。”

    洛潇然一脸宠溺,上了床后,又轻轻地拉过被子盖到了二人的身上。

    凉音的神色始终严肃,“说是这么说,但是民间的百姓,磕磕碰碰都是再所难免的事,特别是一些小孩,偶尔摔上一跤都能人命关天的话,也太可怕了。”

    洛潇然的眸光微暗了暗,靠到床头之后,又细细地沉思了一会。

    “说来也确实如此,这件事情,终究需要一个解决之法。”

    忽然想到什么,他又忽儿十分凝重地道了句,“不好,如果见血便会死去,那么女子每月……”

    说着,他又十分凝重的望了凉音一眼。

    而凉音也瞬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只白了他一眼道:“你担心的还真真是广,那又不是伤口,且也不是纯血液什么的,根本不可能会有事好吧?若是每个来月事的都会离开,那这世界岂不是很快就没女人了?”

    说着,她又十分羞耻的别过了头。

    “真是的,你一个大男人,竟还……”

    “为夫这不是忽然想到了吗?”

    洛潇然一脸尴尬,接着又拉着她面对着自己道:“说来你的月事也快到了吧?为夫好久没碰你了,等它一来,就又是好久不能,不如今晚……”

    “我没心情。”

    她满脸通红,拉过被子便挡到了脸上。

    他宠溺一笑,“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话语间,他已掀开被子压了下去,两边的床帘轻轻放下,烛光摇曳,一眼望去,便仅剩下了两个缠绵的身影。

    守于外头的宫女纷纷羞红了脸,听着里头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几位宫女皆是羞耻的低下了头。

    次日,凉音浑身酸痛。

    所以她才不喜欢洛潇然碰她,每次离开他怀里后,都会疼的要死要活的,差点连床都下不了了。

    结果洛潇然却生龙活虎的,天刚一亮,便上朝去了。

    这样的日子就如凉音当初所说的一般,真真糟糕的不行。

    每天都在朝堂之上忙活,每天都在纠结种种国事,真真是一听就烦。

    凉音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扶着小腰穿戴整齐之后,便坐到了院中,又见小画匆匆赶来,她抚额。

    “今日我可没有精力陪你四处逛了。”

    小画懵了懵,“什么逛呀?小姐,我没来找您闲逛,我是来找您说大事的!”

    凉音微微蹙眉,“什么大事?”

    小画一脸焦急,“就是血疫的事情呀,昨儿不是有人说岚城那边出现血疫了吗?听闻已经死了好些人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