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791章 难道,他已死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8356.com天天中彩票2018年全年资料大全欲钱料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洛潇然神色一暗,霎时便搂着凉音躲到了一旁。

    却是凉音心下大惊,“偿,偿命?”

    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子昱已经死了吗?

    惊讶之时,却是那个黑衣人恶狠狠的开口道:“对,就是偿命,你们让我雾中阁的阁主中了血毒,至此,我雾中阁若无主,便定然要踏平了你这云离!”

    话落之时,凉音的心里猛地一抽,血毒?无主?

    欧阳子昱,当真快不行了?

    就在那走神的一瞬间,洛潇然已经闪身冲到了那个黑衣人的跟前,一手死死掐上他的脖颈。

    “他算什么东西?死了便死了,谁愿给他偿命?”

    话罢,手下一扭,那个人便死不瞑目的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一支飞镖狠狠射来,却是冲着凉音的方向快速的射了过去。

    眼看着她愣是半响也没动静,洛潇然二话不说便将飞镖踹到了一旁,尔后略带神伤的望着凉音道:“你为别的男子难受的样子,真的不太好看。”

    凉音猛然回神,这才发现冲上来的那个人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中,又见他一脸苦涩,不由连忙扑到了他的怀中。

    “对不起……”

    他蹙了蹙眉,没有开口。

    见如此,她又连忙说道:“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再则,他若真的死了,也是因为我,所以我才……”

    “那你大可看看这四周,要杀你我的,全部都是他的人!若是方才我死了,你可会想,我是因为他才……”

    话至一半,她连忙便捂住了他的唇瓣。

    “不会的,你永远也不会有事的!”

    他默了默,心里莫名不是滋味。

    周边的杀手已被一一控制,而看到飞镖被打开后,躲在远处的烟儿不由死死捂紧了拳头。

    “该死的洛潇然,竟然又护住了她,今日杀不死你们,他日我定将你们一起废了!”

    话罢,趁着周边的人还被自己带来的人给纠缠着,自己脚尖一点,霎时便跃上院墙跳离了开。

    借着轻功一连逃了好远,逃出城主府后,又一路逃进了一座深山,待到没有瞧见追兵之后,才气喘吁吁的靠到了一棵树上,捂着胸口虚弱非常。

    休息了片刻之后,她又吹了一声口哨,紧接着,一只雪白的鸽子便落到了她的肩上。

    她唇角轻扬,倒也只是将一纸条绑到了它的腿上。

    “便知这次还是会失败,就一百来人,果真取不了他们的性命啊,还好我早有准备,此次主子重伤,派出的百来个人全军覆没,损失这么大,我就不信阁中的老古董们还坐的住!”

    说着,她将信鸽快速放飞。

    见到信鸽飞远之后,她才冷冷地笑了一笑,“这一次,看你凉音还怎么逃!”

    待到那些个杀手被全部押下之后,留在府中的,便仅剩下了一地伤员与鲜血。

    没有受伤的将士们一脸严肃的收拾着,将那些受了伤的一个接着一个的抬下。

    而一些受了轻伤的也是一脸闷闷不乐的模样,明明只是轻伤,但在此处受伤,不就是快死的前兆吗?

    原本凉音还在猜测,这诺大的岚城里,受伤的百姓一定不足一千。

    现在看来,光是今日受伤的,就不止一千了。

    明明只是受了一点了伤,但在如今这个时候,受伤,恰恰就代表了死亡……

    看着院中的惨状,凉音的心情复杂万分,久久也无法平复。

    却是一旁的洛潇然轻声叹了口气。

    “先回屋吧,今日你也累了。”

    凉音默了默,“方才,我真的只是被惊到了,不是……”

    “为夫知道。”

    他缓缓开口,后又道:“为夫信你。”

    她低了低首,没有说话。

    而他也只是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只是见你为他走神,甚至连自己的安全也不顾了,方才见你差一点受伤,为夫才会那般的生气……”

    说着,他又轻轻叹了口气。

    “其实生你气的时候,为夫自己也十分难受,仔细想想他也已经死了,为夫又何必一直抓着他的事不放呢?他救了你,你现在会觉得沉重是正常的,反倒是为夫,真的有些小气过头了。”

    凉音轻轻摇头,“不是的,我理解你……”

    要知道,就在方才那一瞬,看到别的女子抱他时,明知他不可能背叛自己,但她依旧十分难受……

    于是又沉默了一会儿后,她终是往回屋的方向走了去。

    “你先去忙吧,我回屋里呆会便好。”

    见到她渐渐远去,留在原地的洛潇然沉默了一会儿后,俊俏的脸上,终是闪过了一丝丝的神伤。

    说什么没事,又说什么不在意呢?

    明明自己就不是什么大度的人,一想到她的心里还装着别的男人,就算不是关乎情爱,也依旧让他十分不爽。

    心里好像堵了一口气,难受非常。

    可自己却不能发作,因为每每发作,都能看到她一脸内疚的望着自己。

    那样的神情更加伤人,让她难受,他自己只会更加难受……

    于是惆怅了一会儿后,终究还是快步离开了那儿。

    大概是外头的场景太过血腥了些,回到屋里之后,凉音的心情久久也没平复。

    她不想承认自己是个花心的人,但她又无法不去想欧阳子昱快要离开的事儿。

    她知道,自己对他并无情感。

    但仅仅是对他关心,对他同情,似乎都是在背叛洛潇然。

    其实就像洛潇然说的,他都已经要死了,一切就那么过去了也挺好。

    可出现在她脑海里的画面,却不是一切都过去了,而是欧阳子昱就快消失了……

    那个在她的生命里出现了无数次的少年,那个从小亲眼看着父母死在自己面前的少年,那个没了家,就连族人也全部离开的少年。

    什么都没有的他,这一次,就连他的性命都要没了。

    更让他在意的,是他会如此,完全就是因为自己。

    虽然确实是雾中阁的人要杀她,但终究是他保护了她,如果不是他,自己定然躲不过那突然出现的偷袭。

    那被人用内力甩出的飞镖,那个时候,他一定在想自己救了一个狼心狗肺的人吧?

    可是今,她做什么都是错的。

    若就这么让他去死,那么她一辈子都会记得,有人救了她,自己却死了。

    可若她去救了,那么洛潇然那里……

    就算自己只是因为同情他,又或者是不想欠他,但在洛潇然的那个方向,自己都成了一个水性杨花的背叛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