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797章 都能,将你喂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年生肖表图片买马最新的管家婆图纸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瞧着他一脸宠溺的模样,凉音不由缓缓回过了眸,拿起筷子夹了一些鱼肉便塞到了他嘴里。

    “吃你的菜,这大白天的,谁要给你吃啊。”他扬了扬唇,“对嘛,这才像我的阿音,一切的一切,终究都会有一个结果的,既然没有法子提前解决,咱们便顺其自然好了,之前的一切都让它过去吧,说不准未来的日

    子,咱们还会闹好些次别扭呢,只不过如今为夫学会了煮菜,便也不担心你会不原谅为夫了。”

    说着,他又低首靠近了她的耳侧。

    “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为夫都能将你喂的饱饱的。”

    大概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凉音的脸蛋忽地便全红了,二话不说便将他给推到了一旁。

    “谁要你喂啊,我自己会吃!”

    他挑了挑眉,“你自己?”

    她默了默,忽地想到什么,连忙便夹了一口菜放到了嘴巴里。

    “我又不是拿不来筷子的残废,自然能自己吃了。”

    他的唇角微扬了扬,“这样啊,为夫还以为,你会主动……”

    话至一半,一个碗便瞬间砸向了他,他连忙接住,“哎,媳妇,你干嘛凶为夫啊?”

    她小翻白眼,“你喜欢主动的,就去找上次的那个女人啊,那样的女子到处都是吧?只要你往床上一躺,她们铁定主动爬上来了,到时……”

    “我说媳妇,你想哪去了?咱们不是在说吃饭的事情吗?”

    洛潇然无辜的眨了眨眼,一手拿着小碗,一手还洋装不自然的放到了身后。

    却是凉音瞬间便红透了脸,连忙便道:“我说的就是吃饭的事情啊,你喜欢有人主动喂你,就去找那些女的,到时往床上一躺,她们定然给你喂的饱饱的。”

    “怎么聊到这边去了,咱们不是在说,为夫喂你的事情吗?怎的变成了别人喂为夫了?”

    洛潇然一脸无辜,后又缓缓坐到了她的身旁,“如果非要人喂,为夫只喜欢你喂,不需要任何其它女人。”

    听及此,凉音的脸上这才闪过了一丝丝的笑意,尔后夹起一些菜便塞到了他的嘴巴里。

    “每次撩人都没正经。”

    他一脸宠溺,“谁让你对为夫这么有吸引力呢?”

    她笑了笑,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一瞬间,心里的不开心竟然全消失了。

    好像再大的事,都变成了小事一般,让她轻松非常。

    就在二人笑盈盈的互相喂饭之时,门外不远处,小画静静的站了许久许久,上去也不是,不上去也不是,愣是委屈极了,不知所措极了。

    近日小姐一直没有搭理自己,定然是生气了吧?

    也是,自己犯了那么大的错,她又怎会原谅自己呢?

    可如今,她能依赖的只有她与木九了,如果她不搭理自己了,那么自己的以后,该怎么办呢?

    与此同时,岚城之外的一个小县城内,一家普通房屋的二楼。

    就在一间不是很大的屋子里,一个身影静静的躺在床上,他的脸色无比苍白,额头之上,更是冷汗淋漓。

    四周安安静静,细细说来,应该是整个县城都安安静静的,只是床上的人儿时不时的大喘粗气。

    忽然,他猛地睁开了双眸,望着上方的天花板,脑子里却又空又乱。

    他怎么了?

    为什么会躺在此处?

    不对,他好像在岚城受了伤,似乎就快要死了……

    可他受了内伤,又中了血毒,为什么还能清醒过来?不应该直接晕到变成鲜血了吗?还是说,现在的他原本就已经死了?

    这儿是地狱吗?

    既然都到地狱了,为何他还能感觉的到痛呢?

    也不知是怎么了,此时此刻,他的胳膊好生疼痛,就好像有什么虫子在撕咬着他的伤口……

    这般想着,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望向了自己的胳膊,看着绑在胳膊上的白纱,他又伸手一点一点的解了开。

    白纱刚一解开,他便瞧见了一只肤色的虫子,又软又肥,像是一只白白胖胖的毛毛虫,此时此刻,正他的伤口上撕咬着什么。

    他猛然坐起,这是什么东西?

    是在吸他的血吗?

    想着,他伸手便要去抓,却见它忽地便钻进了他的伤口,瞬间便消失无踪,就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一般。

    欧阳子昱气喘吁吁,凝内力于手掌,二话不说便拍向了自己的胳膊,剧痛传来,虫子的影子却怎么也没瞧见。

    这一瞬间,他是真的懵了,因为昏倒之前,他还明确的感觉到身体被血毒给侵蚀了,但是现在,他不仅完全没有感觉到血毒,就连内伤都好了个大概。

    如果说,内伤是月修与月影为自己治好的,那么血毒呢?

    总不可能是自己痊愈的吧?

    忽然想什么,他又缓缓抚上了脸上的面具,尔后微微眯了眯眸子。

    他好像,见过这只虫子……

    记忆忽转,还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并未毁容,更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懦夫。

    站在蛇窟之上,他挣扎着,不安着,更是低声下气的恳求着。

    结果却是被那个扭曲的疯子狠狠砍了一刀。

    鲜血滴落,那曾令他无比自豪的容貌,就那么毁了……

    他呆呆的趴在地上,想要逃,可却依旧没能逃掉,他打翻了一个盒子,紧接着,那个疯子便怒不可遏的拿起了鞭子。

    一下一下的抽打着他。

    “连老子的蛊虫都敢乱动,老子打死你!”

    “不喂蛇是吧,那你就喂蛊虫去吧!”

    “这可是老子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货……”

    “……”

    往日的一切还历历在目,那让他恐惧的声音,依旧徘徊在耳,他捂着脑袋,忽觉十分无助……

    依稀记得那时自己被踹入蛇窟之时,地上的虫子爬上了自己的脑袋,就那么一点一点,钻入了他脸上的伤口。

    疼,撕裂一般的疼……

    比被万蛇撕咬还要疼……

    他一直知道那个收养他的变态,不仅养蛇,还会养蛊,原以为当时必然死了,谁知后来被蛇咬了无数口都没能死去,流出的血,不仅吓的群蛇退避,自己还百毒不侵了。

    便是到了现在,他也一直以为那是蛇毒的原因所致,现在看来,约莫是因为这只蛊虫……

    这只蛊虫,比当初他见到的时候,还要肥的多了。

    难不成,这些年来,它一直都寄生在自己的身体里吗?

    现如今,自己能安然醒来,也是因为它解了自己体内的毒吗?诡异,太诡异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