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825章 结局,一望三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规的118彩票app下载2018黄大仙救世报彩图b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云离国,云都。

    经过三年,昔日被战乱毁坏过的城池已经全部重建,天下再也没有发生过任何战争,百姓安居乐业。

    只是每每提起那雾中阁,百姓们还是会颤上一颤。

    都说那雾中阁是天下第一杀手阁,昔年天下大乱,四国都被统一了,雾中阁也安然无恙。

    都说那阁里有一个大恶人,名唤欧阳,一个百毒不侵的狠人,就连当初被称毒女的皇后,都对他毫无办法。

    天下有一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唯有皇后娘娘寻来的鲜血能解。

    谁也不知,那是何种鲜血。

    只是经过那场大战,百姓们都害怕极了战乱,四面八方,和谐非常。

    世人传的最多,还是关于凉音的故事,都说她是一个废小姐,不曾想,一跃便成南云公主,最后统一四国,还甘愿只当皇后。

    现如今,更是去向不明,成了从古至今第一个玩消失的皇后娘娘。

    更不得了的,是皇上也与她一起消失了。

    谈起皇上与皇后失踪的事,街边的百姓总能说出一条道来……

    那时正值炎夏,便是他们离开的第三个年头。

    云都里的皇宫内,木九静静的坐在御书房里,桌上是叠又厚又高的奏折,旁边则是一脸幸福的小画。

    他揉了揉脑袋,“今儿本该是白国师批奏折吧?陛下离开之前,说好让我俩一起照看的,白国师人呢?”

    小画浅笑,“她啊,又让人去找那南云桑水,又让人去找陛下,一天天的,可忙着呢。”

    木九长长一叹。

    “何必呢,陛下若不想回来,便是找到了也不会回来的。”

    “由她去吧,许是今儿奏折太多,她也烦的不行。”

    话落至此,他便又是揉了揉脑袋。

    与此同时,离皇宫并不太远的国师府内,白柳却是一脸沉重的呆在院中走来走去。

    “你说她又跑到鸿城去了?她怎的就这么会跑?没跟她说陛下与娘娘一直没回来的事儿吗?国不可一日无君,咱云离都三年无君了!若不是四国统一,残留势力全灭,这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又得飞了!”

    前边的侍卫低了低首,“属下已经同她说了,但是她说,她打死也不会管的,还说让您或者另一位国师上位,说皇后娘娘肯定不会在意,而她也……”

    “荒唐!这云离,什么官都有两个,本就已经荒唐的不行,她还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你现在就去将她给带回来,让她代掌朝政,她身上流着我们南云的血,由她代掌再适合不过了。”

    那侍卫连连低首,“是……”

    说着他便的快步退了下去,随着他的离开,白柳又是长长一叹。

    “说什么只是出去看看,结果一看就是三年,哪有这样的……”

    经过三年,鸿城早已恢复了往日的热闹,大街小巷都挤满了人,就连城外也是摆满了摊子,对面的城池亦是热闹非凡。

    拥挤的街道上,一只白色的大狗慢慢穿梭在人群中,它的身后,南云桑水热的满头大汗。

    “小白,你说你年纪都这么大了,走慢点行不行啊?”

    前边的小白摇了摇尾巴,却是兴冲冲穿进人群往一旁走了去。

    大概是人实在太多,不一会儿南云桑水便瞧不见它了,一时心慌非常,“小白,你去哪了小白!”

    大叫了两声后,忽然瞧见那个身影,她又匆匆忙忙的跑了过去。

    正欲开口,又见它正乖巧的坐在一个男子跟前,她蹙眉,这才细细地打量了那个男人一眼。

    仅看一眼,她目瞪口呆。

    “子林……”

    本想出来买些包子的洛文正怔了怔,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望着坐在自己跟前的白狗。

    又见南云桑水连忙便回过了神。

    “对不起,我认错了……”

    他默了默,却是缓缓蹲到了小白的跟前,“无碍,这是你的狗吗?”

    她连连点头,“恩。”

    “挺可爱。”

    他缓缓开口,又道:“便是年纪有些大了。”

    南云桑水扬了扬唇,心下忽觉苦涩。

    方才那一瞬间,她还以为,子林回来了呢……

    某一瞬间,好像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看着那个如妖孽一般的美男,那熟悉而又温柔的侧脸,那轻轻摸着小白脑袋时,一脸亲切的模样。

    她忽地有些醉了。

    “我以前,见过你吗?”

    “……”

    后来秋时,四国的每一处,都黄灿灿的,特别是那些种有枫树的林子里,时常便有枫叶飘落,像是某位善良的仙子,将林子装扮的美艳非凡。

    穿过一个无名枫林,有一个甚小的山村。

    村里的人们十分朴素,沿着小道进去,总是能瞧见一些孩童在嘻戏,耍笑。

    却是一家院里十分吵闹,孩童的哭声如雷贯耳,像是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了。

    院中,一位如是从画里走出的男子静静的坐着,持笔作画。

    忽然,一块湿布砸上了他的脑门。

    “于风!你是不是又忘给孩子包尿布了?”

    恶臭传来,于风连忙便扔开尿布站起了身,“来了来了……”

    屋里的南云依依一手抱着孩子,一边便瞪着他道:“成日就知道写写画画,早知如此,当初我便该好好当我的公主!”

    于风尴尬一笑,“媳妇,我这不是来了吗?”

    她嘟了嘟嘴,只将孩子塞到了他手上。

    “还好当初带够了银子,否则跟着你,必然饿死在这山村里头!”

    一边说着,她又一步一步地走向了灶房,“听说隔壁村也来了对俊男俏女,似乎是从城里来的,有钱又有颜,可让乡亲们羡慕的不行。”

    “但是照着我的话说,日子久了,他们铁定还回城里,与世无争,粗茶淡饭,压根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抱着孩子的于风扬了扬唇,“兴许人家也会和我们一样,一呆,便是一辈子呢?”

    南云依依背影一顿,脸上笑意浅浅,嘴上却道:“谁要和你过一辈子……”

    院外,枫叶如海。

    穿过那片枫林,沿着那黄灿灿的小道一路走去,便能瞧见一处十分幽静的山村。

    就在山村的尽头,是一处十分普通的院子,却是走进院中,才知里头有多豪华。

    院子中间,是一处十分清澈的鲤鱼池,两旁皆是花草,院边数棵大树,树下的秋千由花缠绕,秋千上的女子,宛如天仙一般,美艳非凡。

    她的怀里,一位孩童已然睡熟……

    忽然,一阵脚步声轻轻地打破了这份宁静,这才见一位俊美男子缓缓走到了她的身旁。

    “阿音。”

    女子抬眸,冲他莞尔一笑。

    “我在。”

    【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