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894章 番外,你要去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特彩吧齐中天下彩马会传真在哪个网站更新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欧阳子昱蹙了蹙眉,却是伸手轻轻推开了她,“好好养伤,不要乱动。”

    说着他便十分礼貌的站起了身。

    “再休息两日便搬回去吧,云婆婆受到了惊吓,需要安安静静的养养。”

    叶清欢不太自然的看了眼自己被推开的小手,后才道:“我不会吵的,我就是……”

    “我不喜欢与人处的太近。”

    他缓缓开口,面色无比冷漠。

    见他一直那般生疏,叶清欢便好生苦涩,许久才道:“方才我娘同我说,是你杀死了好多飞龙帮的人,这才吓走了他们,救回了大家和我,只是你忽然变了好多,就好像是,恢复了许许多多的记忆……”

    顿了顿,她又缓缓地望着他道:“你当真,想起什么了吗?”

    欧阳子昱默了默,也未否认什么,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恩。”

    她咬了咬唇,沉思了一会儿后,才缓缓道:“你,有心仪的人?”

    他轻轻点头,“恩。”

    某一瞬间,叶清欢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不是滋味了,双手紧紧掐入了肉中,心里更是苦涩非常,却也只能无措的低着脑袋。

    许久许久,她才终于再次张开了口,“她怎么样,可是比我美的多了?”

    “恩。”

    他再次点了点头,俊俏的容颜上,没有一丝丝的情绪波动。

    他是真的很无所谓,就算她都已经心疼的无法呼吸了,他也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那安安静静的模样,就好像是天都塌下来了,也不关他的事。

    某一瞬间,她忽然觉得他好无情啊。

    无论自己做多少,他都好像看不到一般,毫无所谓。

    无论自己多么难受,他都好像看不到一般,就算自己满身的伤都是为他所受,他也完全无动于衷!

    这般想着,她泪落两行,“那我怎么办?我可喜欢你了,真真很喜欢很喜欢,你应该知道的……”

    说着,她又目光炯炯的望向了一旁的欧阳子昱,“你可不可以不要去找她?”

    欧阳子昱并未理她,只是转身走了出去。

    心里悄悄闪过一句抱歉……

    他的心房本来就小,小到除了仇恨,什么也装不下,他曾以为这一辈子他都会活在仇恨中了,也想过或许自己一直一直,都会将杀人当成唯一的乐趣。

    看到曾经伤害过他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被他踩到脚下。

    他的心里便会有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仿佛只要报仇,才是他活在世上的唯一乐趣。

    直到遇到了那个臭丫头。

    她用送给他的荧光石,悄悄照亮了他窄小而又没有一点儿温暖的心房。

    他们日复一日的相处在一起,也曾吵过,也曾闹的老死不相往来过。

    他伤她伤的最透,亲眼看着她血淋淋的躺在城门之外,差一点点一尸两命。

    他也护她护的最彻底,明明只在一念之间,他就能帮着西璋打下南云。

    一朝失手。

    全盘皆输。

    他用了那么长时间,才将一个人装进心房,又怎可能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给忘了呢?

    注定是要对不起叶清欢了吧?

    就像是当初的烟儿,就算他知道她对自己做了很多很多,可是不喜欢的,永远也不会喜欢。

    大概凉音对自己时也是这样的吧?

    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他又坐回了屋顶上,带了壶小酒,喝的好不悠闲。

    忘着远处的天空,心里忽地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这像极了纳尔族的地方,如果不是天意,自己怎的会出现在这儿呢?

    忽然,屋下出现了两个身影,瞧见是文茵与李行时,他的脸上不由闪过了一丝丝的凝重。

    他们又来作甚?

    想着,他轻轻一跳便跳下了楼。

    “何事?”

    文茵浅笑了笑,“子昱,我们正想进屋找你呢,你怎么在屋顶上啊?”

    见她要迎上来,欧阳子昱却是悄悄退到了一旁,“何事?”

    文茵不太自然的扯了扯唇角,“是这样的,这次的事情闹的这么大,说来终究是李行哥哥的错,所以今日他一醒,我便带着他过来给你道歉了,你放心,以后他都不会再来欺负你了……”

    欧阳子昱蹙了蹙眉,却是一脸不屑的扫了她身后的李行一眼。

    “他大可以来,只要他扛揍。”

    李行唇角一抽,“你……”

    “李行哥哥!”

    文茵连忙上前,一边将他拉住,一边便道:“你冷静点,难道你忘了答应过我的事情了吗?”

    李行冷哼了哼,却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道:“没忘,为了你,我以后再也不乱发脾气了。”

    文茵浅笑了笑,“对,就是这样。”

    说着,她又意味深长的眨了眨眼,见如此,李行这才弱弱地道了句。

    “欧阳子昱,先前的事,对不起了,前几天的事,多谢你了。”

    欧阳子昱蹙了蹙眉。

    “道谢与道歉都免了吧,只要把门修好了就行。”

    李行的唇角猛地一抽,开口便道:“你说什么?修门?你……”

    “李行哥哥!”

    文茵轻唤一声,面上满是担心。

    一声话罢,李行再次无语凝噎。

    好!他修!

    不就一个门而已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修还不行吗!

    大概是见他如此听话,文茵又缓缓地扬了扬唇,“对,就是这样,很快就能把脾气改掉的……”

    李行咬了咬牙,只言不语。

    而欧阳子昱扫了他一眼后,便走进了一旁的屋子,那是云婆婆休息的地方,进屋之后,他又缓缓关上了房门。

    经过两日,云婆婆的情况也好了许多,见他进来,连忙便坐起了身。

    “是阿昱啊,怎么样,近日可是好了许多?要不要找大夫来看看啊?”

    欧阳子昱默了默。

    “不用了,我没事。”

    说着,他又缓缓地道了句,“云婆婆,我想出去走走,或许晚上就会回来,或许……”

    话落至此,他又缓缓低下了头。

    却是云婆婆浅笑着道:“云婆婆已经休息够了,晚上就能起来,到时便做些好吃的给你尝尝,你看如何?”

    他扬了扬唇,“好。”

    说完他便走了出去。

    出去之时,才见李行已经找了好些个人来修门,不一会儿便修好了门,他得意洋洋的冷哼了一声,后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拆门的。

    欧阳子昱并不搭理,正要出门离去,却是叶清欢忽地从里头走了出来。

    “你要去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