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961章 无心番外,成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体育手机版钱柜地址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无心!”

    齐浩的脸色猛地一僵,接着便匆匆忙忙的迎了上去,将她快速接了住。

    察觉到自己落到了一个怀里,无心的脸色却是闪过了一丝丝的惊愕,“我不是,在上面的吗?”

    齐浩叹了口气,“你也太不小心了,这会还好我在。”

    无心的小脸红扑扑的,却是忽地伸手抚上了他的脸。

    “齐浩,我怎么觉得,今日的你,特别俊俏呀”

    齐浩蹙了蹙眉,“你小时候也这么说过。”

    她默了默。

    “不是,是比那会还要俊俏的多了,你看,你的眼睛,鼻子,还有嘴巴”

    说着,她又伸手捧住了他的脸。

    “我有点想”

    被她这么一说,齐浩的脸色却是闪过了一丝丝的不安。

    她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怎么这会,竟是一个劲的胡言乱语?

    不安之时,却是不远处的白衣男子已经缓缓站起了身,“现在才起效吗?看来以后要加大药剂了。”

    齐浩的脸色猛地一僵,霎时便瞪向了他,“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便是你看到的意思咯,她所中的媚毒,不好好解的话,轻则不能再孕,重则七窍流血而死,原本只是普通的媚毒,泡泡冷水也能解了,偏偏她身怀内力,方才还一直运功,现在怕是毒已入骨”

    白衣男子好不得意的说着,又道:“便宜你了,原本还想带走她呢”

    说完他脚尖一点,便跃上了一旁的屋顶,后而匆匆离去。

    留于原地的齐浩本想跟上前去,可是刚一抬脚,无心便捧住了他的脸蛋。

    “齐浩,你蹙眉头的样子,不好看”

    齐浩的脸色微微一变,明míng xīn里气的不行,却还是强行扯了个笑脸。

    她默了默,“还是刚才好看”

    齐浩叹了口气,倒也知道她现在神志不清。

    可明明知道,他还是忍不住想听她的话,便又缓缓收起了那僵硬的笑容。

    “我带你去找大夫。”

    说着,他抱起她便快速离开了那儿。

    冰凉的寒风扑面而来,无心却觉得自己好像要被火给烧着了一般,热的想要扒光了自己。

    她依旧捧着齐浩小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缓缓地道了一句,“不要找大夫了,找你吧”

    齐浩的眸光猛地一暗,正想问她何意,她却捧着他的脸便吻了上去。

    他的脑海有一瞬间的失神,不由便停下了脚步,也不知是在何处的屋顶上,他的双眸呆泄,许久才望向了怀里的无心。

    “你中药了。”

    “我很清醒。”

    无心缓缓开口,“我就是很热,很难受,不由自主的想把心底的东西说出来,不受控制的变的很大胆,可我知道你是齐浩,从很小的时候起,就一直陪着我的齐浩”

    齐浩的眸里闪过丝丝苦涩。

    “不是说了,不提当初的事情了吗?”

    “可我就是想提,我拼命的学习以前的样子,想要和你变回以前那种关系,就像小的时候,我偷偷出宫,你会跟在我后面什么都不说的保护我,就像我总是嘻嘻哈哈的,什么都不懂的做许多自认为很好的事,然后你便护在我前边,一直一直,护着我”

    无心的小脸一片通红,连着眼睛也红通通的。

    她咬了咬唇。

    “你为了能救我与我哥一命,跟了你不喜欢的人,又因为家人被控制,连死都死不了,你很苦了,我都知道,可我自己总是想不开,我很难原谅你,也很难原谅我自己”

    “可是我还是会和小的时候一样,想着要嫁给你,要你当我的驸马,然而西璋不在了,我也不再是公主了,你不可能当我的驸马了。”

    齐浩垂了垂眸。

    他还以为经过这么多年,她已经全忘了,平日整天嘻嘻哈哈的,还以为她已经忘记当初的一切了。

    今日她中了药,大概是意识模糊,胆子变大的缘故,才听到了她的这么多心声。

    原来,她一直没忘

    某一瞬间,他的心里无比沉重。

    “你不需要有任何的不开心,以前的一切都不是你的错,西璋内乱,是那些人的自私,是他们想要争夺皇位,你只不过是生在了皇家,他们便对你那般算计。”

    “你与那个女人也不是你的错,你将她当成了亲姐妹,是她嫉妒你,后来的一切,都是她的错。”

    说到这里,他又语气平淡着道:“还有我的事,也不是你的错,是我残忍,是我坏,若不是我,你也不会在被伤害之后,还那般难受,你不需要记住那一切,真的。”

    无心眨了眨眼,眼泪却是一下就滚了下来。

    “齐浩,咱们成亲吧!”

    某一瞬间,齐浩的脸色忽地一僵,后却别开了目光。

    “我不配。”

    “我说你配你就配!”

    无心一脸认真的说着,说完便抱住了他的脖颈。

    他默了默,“若你明日还能记得这般话,就好了”

    说完,他便抱着她离开了那儿,找了一家客栈后,让人打来一桶冷水,便将她放进了水中。

    门窗紧闭,无心却是泪眼婆娑。

    “你不说同意,是不是嫌弃我了?”

    背对着木桶坐在一旁的齐浩摇了摇头,俊俏的脸上差点没红的滴血。

    然而无心的脸则是更加的红,起身便从后抱住了他,“我命令你,抱我!”

    齐浩再次摇了摇头。

    紧接着,只听扑通一声,无心便藏到了水里,听到动静的齐浩心下大惊,连忙便转身去拉她。

    她却自己冒出了头,后而起身扑到了他的怀里。

    “你若再不帮我,我,我可就要死了”

    齐浩的脸蛋红扑扑的,两行鼻血悄悄滴落,却是吞了吞口水道:“这是,你请我的”

    一声话罢,他终究是再也忍不住的捧住了她的小脸。

    而另一边,就在他们二人离开后不久,停在那儿的几辆马车又再一次缓缓地驶了开

    最先方的马车里,那个跑开的白衣男子又回到了那儿,此时正一脸恭敬的跪在一个老者前边。

    “义父。”

    被唤义父的男子一袭白衣,便见他静静的低着脑袋,那模样,竟是与那时出在在漠城的老者一模一样。

    看着地上的少年,他轻咳了咳,“起来吧,今日的两个人都不太简单,辛苦你了,森儿。”

    落森蹙了蹙眉。

    “大概只是江湖中的什么小人物罢,此次失手,下一次,孩儿必将会将他们的皮给扒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