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1028章 然音番外,良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必发的第一手交易永利澳门客户端下载

小说: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作者:紫芯玉
返回目录

    “主子,您还不追?”

    月影没忍住问了一句,不顾月修瞪着自己的眼神,轻轻跳到了他的身旁。

    欧阳子昱默了默。

    “我非她良人,伴不了她一生。”

    月影低了低首,“属下斗胆一问,在主子您的心里,当真从未喜欢过她吗?”

    欧阳子昱垂了垂眸,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见如此,月影就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竟是久久也未说出什么。

    却是欧阳子昱闪身便离开了那儿,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渐渐远去的马车上,叶清欢满脸泪痕,她的心里又酸又痛,后而忽地抑头大哭了起来。

    马车跑的飞快,她的哭声引的两旁路人往纷纷侧目,却是全都没有瞧清她的模样。

    她便扯开嗓子不停的哭着。

    就好像在宣泄长时间来心里的委屈。

    下了好几天雨的天空终于不再那么灰蒙蒙的,一抹阳光悄悄打到了她的身上。

    她的哭声越来越小。

    后而缓缓望向了天,开口时,声音却无比哽咽。

    “车马那么慢,山路那般长,我便任性一次,只走这么一次远路,待归了尔七,便再不出来了。”

    这一别。

    当真就是一生了。

    太阳悄悄冒出了头,出去寻找小包子的人们依旧没有回来。

    凉音静静的坐在院中,脸上再没出现任何笑容。

    这让无心十分担心,便又抱着小馒头到了她的跟前。

    瞧见小馒头时,凉音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些。

    后来的每一天,洛潇然都在海上寻人,日复一日,几乎寻遍了忘乡海的角角落落。

    可是那样的漩涡再没有在海上出现过。

    而小包子,也始终没有回来。

    春去秋来,好像才过了没多久呢,他们的人便将海的四周给寻遍了。

    也是那个时候,洛潇然才终于不再没日没夜的寻找。

    凉音同他说过,小包子很可能是不再这个世界了。

    他许是与自己一样,又或者是代替自己回到了现代。

    或许他也在想法子回到他们身边。

    或许现在,他又过的很开心呢?

    可是洛潇然听归听了,还是没有放弃找小包子,这许是成了他的心结。

    如果小包子不回来。

    他大概会一直找,一直找……

    一转眼的功夫。

    小馒头已经把话说的有模有样了,有时了会喊几声哥哥,那小小的记忆里,似乎依旧记得自己有个哥哥。

    每每听到他这么喊,凉音都会悄悄难受。

    小包子他究竟去了何处呢?

    无心生了个男孩。

    这会原本是弟弟的小馒头也变成了小哥哥,小小的他就和以前的小包子似的,老是喜欢去找他玩,还会吵着要抱人家。

    结果是每次都被别人抱走。

    然后他便哇哇大哭,吓的照顾他的那群宫女连忙跪到地上。

    凉音终是回到了宫里,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她已经慢慢接受了小包子消失的事情,但是偶尔想起,还是十分心酸。

    大概是知道她会难受,所以渐渐的,越来越少人敢在她面前提小包子的事。

    而洛潇然也从光明正大的找,变成在暗地里偷偷找。

    按着他的话说,不管如何,他都一定要将小包子给找回来。

    一日没找回,就一日不停止!

    只是偶尔凉音神伤时,他又会搂着她道:“别想了,你也说了小包子不会有事的。”

    他们总是互相安慰。

    就如偶尔他难受时,凉音也是那么安慰他的。

    可那件事已经变成了一根刺,无论二人如何自我安慰,还是一碰就疼。

    木九与小画也有了孩子,是个女孩。

    常常会陪着小馒头他们玩耍闹腾。

    一日,小馒头屁颠屁颠的冲进了凉音怀里,后而目光炯炯地望着她道:“娘亲,我梦到了一个人。”

    凉音宠溺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就坐在御花园内的秋千上,一边摇着秋千,一边宠溺着道:“是吗?你如此开心,定是个很好的人吧?”

    小馒头重重的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

    “不对,他是坏人。”

    凉音疑惑,“什么坏人?”

    小馒头的小手挠了挠耳后,“就是,就是会抢我玩具,他明明就比我大,还比我还贪哭,还抢我玩具,可讨厌了……”

    听到他这么说,凉音的脸色却是微变了变,心里莫名有些酸楚。

    “既然梦到有人抢你玩具,你怎的还如此开心呀?”

    小馒头嘿嘿一笑。

    “我梦里,他也,不是那么坏的,他还给我买大风车,然后给我好多好多大风车呢。”

    说着他招了招手,一旁的宫女便小心翼翼的拿了个大风车上来。

    他一手接手,“娘亲你看,这个风车可是好看?”

    凉音眯了眯眸子。

    “你这坏小子,又让人出宫给你买玩具了是吧?”

    小馒头嘟了嘟嘴。

    “才没有呢,坏娘亲,乱说话,这是爹爹给我的,又不是我……”

    说着他便跳到了地上,他的声音一顿一顿的,有点像当初的小包子。

    应该是特别像。

    所以每每看到他,凉音总会发一会儿呆。

    便见他拿着大风车便屁颠屁颠的跑了开,后头的宫女连忙跟上,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沉重。

    忽儿一个身影缓缓地走了过来,瞧见是小画时,凉音的脸色倒也依旧如常。

    她弱弱的行了个礼,曾经稚嫩的脸上,也染上了岁月的痕迹。

    瞧见凉音依旧是不怎么说话的模样,她便又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她的身旁。

    “小……”

    一声xiao jie差点叫出,她神色复杂,吞了吞口水,又喊了声,“娘娘。”

    说来她们四年不见之后,似乎生疏了不少,后来凉音回来,她们也很少说话。

    一来,她成了国师夫人后,每天事情也多,还要带一孩子,每一日都在忙活,难得才有时间。

    二来,凉音一心带着小馒头,身边又有无心陪着,就算一个人的时候也是自己发呆,她便是去找了,也是没说几句就沉默了。

    友情什么的很奇怪。

    有一些隔个三五年后再见,会觉得十分亲切,十分熟悉。

    而有一些,却是会渐渐陌生。

    大概她们之间就是这样。

    她的脸色有些凝重,凝重之中,还带着一丝丝的小心翼翼,也不知道在小心什么,只是沉默了许久之后,才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凉音身旁,“听宫人说,娘娘又有两月没有出去走走了,如今云都变化甚大,不如,一同逛逛?”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