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第514章 女王大人,水来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赌场真人云顶娱乐场www

小说: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作者:烟十一
返回目录

    第514章女王大人,水来了

    “夏夏,夏夏……”徐长洋猛地从后拥紧夏云舒,男人低亢的嗓音冷不丁拂进夏云舒的耳廓,引得她心头一荡,情不能已的高扬起了脖颈。

    长久的余韵后,徐长洋将夏云舒翻转面对他,轻拥着她汗涔涔的腻滑身子,温情脉脉的啄吻她汗湿的额头和脸颊。

    夏云舒有些缺氧,张着唇轻轻的吐息,哑声说,“我口渴。”

    “口渴?”徐长洋笑,吻住她嫣红的唇,沙哑道,“我有水,喂你。”

    说完,他就真的喂了进来。

    夏云舒羞得眉毛都快烧起来了,放在他腰上的双手愤愤的抓掐他,“你怎么,怎么总是这么不正经?”

    徐长洋深深吻她,“正经了三十年,现在遇到了你,正经不起来了。”

    “你就会说这些歪理。我是真的渴了,你给我拿水去。”夏云舒娇声道。

    徐长洋心都酥了,大掌用力揉了揉她的身子,翻身下床,去给夏云舒倒水。

    夏云舒看着徐长洋赤条的身形,脸颊深红,悄悄抓着被子往上,遮住了自己大半视线。

    徐长洋端着水过来,见夏云舒几乎把自己全藏被窝里去了,便止不住乐,坐到床沿,伸手照着她的屁股拍了下,“女王大人,水来了。”

    夏云舒咬咬唇,垂着眼皮,缓缓落下被子,将一张娇红的俏脸露出。

    徐长洋眼廓不由缩紧,探臂将夏云舒扶抱起,把水喂到她唇边,“喝吧。”

    夏云舒是真的渴了,张唇就咕噜咕噜喝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将大半杯水喝光了。

    徐长洋挑眉,“看来是真渴了。”

    夏云舒噘嘴,瞄他一眼,“谁让你一直那样……”害得她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徐长洋低头亲夏云舒的脑门,小心让她靠在床头,方缓缓抽出手臂,起身又去接水,“我一直哪样?”

    夏云舒把被子往上拉,听话瞪了眼徐长洋,不大高兴的瘪着小嘴不说话。

    徐长洋端着水杯走回来,坐到床边,把水递给她。

    夏云舒接过,刚那杯水已经解了渴,这杯夏云舒便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徐长洋眸光清软睨着夏云舒,耐心等。

    夏云舒喝完,把水杯给他。

    “还要么?”徐长洋问。

    夏云舒摇头。

    徐长洋便起身,拿着杯子走到饮水器前,接了一杯水,仰头往嘴里灌。

    夏云舒看着,脸又红了一层。

    这个男人平时看着斯文优雅,没想到野性起来,这么……帅!

    夏云舒悄悄捂了下自己的心脏,悻悻的别开目光。

    徐长洋亦连喝了两杯水,放下杯子走回到夏云舒身畔坐下,伸手勾过她的肩,让她靠在他身上,另一只手轻柔握着她的一只手儿把玩似的捏着,“饿不饿,要不要叫点吃的?”

    “……又在房间吃啊?”夏云舒仰头看徐长洋,小表情郁闷。

    徐长洋温笑,“不在房间吃,你想去哪儿吃?”

    “我们可以出去吃啊。”夏云舒小声说。

    “出去?”徐长洋扬眉,微谑的盯着夏云舒,“你能下床?”

    夏云舒,“……”脖子根都红了。

    什么话?

    什么叫她能下床?

    她又不是没长腿,怎么不能下床了?

    夏云舒不服气的想着,推开他,抬腿就要下床。

    可腿刚往上一抬,便感觉到一阵酸痛。

    夏云舒轻抽口气,忙放了下来。

    “呵……”

    徐长洋笑,把人扳到他怀里,捧着她的脸,亲她郁闷撅高的小嘴,“还逞强不?”

    “走开啦!”夏云舒扭肩,哼道,“说是带我来旅游的,实际上呢,天天待酒店里闭门不出,算哪门子的旅游?”

    徐长洋用额头抵着她的,清眸绻绻看着夏云舒,声线低醇说,“我们这两天难道不是一直在天堂旅游么?”

    夏云舒皱眉,古怪的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垂眼看夏云舒饱满的唇,“我以为,只有在天上,才会有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

    “……”夏云舒眼波一颤,登时意会过来徐长洋那句在天堂旅游的意思,羞得抓起被子摔到他脸上,“徐长洋,你没救了你!”

    徐长洋也不去扯被子,就势将夏云舒压了下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啊啊啊,徐长洋,你真是不折不扣的色魔,满脑子淫秽思想的老流氓!”

    “嘘……”

    “嘘你个大头鬼啊嘘!”

    “夏夏,乖……”

    “乖你妹,唔~”

    ……

    翌日,接徐长洋和夏云舒去机场的车子已经抵达山庄门口,而夏云舒还窝在被子里起不来。

    真不是她矫情娇气,实在是这几天过的日子简直不能称之为“人”过的!

    比起像是经历过一场浩劫疲累不堪的夏云舒,徐长洋就跟吃了观音凉凉的神仙水一样,精神抖擞,神清气爽。

    徐长洋收拾妥当,见夏云舒有气无力的崴在床上,薄唇轻扯,拿着夏云舒的衣服上前,动作轻柔的把人从被窝里抱出,放在腿上,细致的给她一件一件穿。

    夏云舒连配合的力气都没有,虚张着眼睛眼睁睁看着徐长洋笨拙的举动。

    好容易穿好,徐长洋低头看夏云舒,柔声说,“你先在楼上等我,我把行李拿下去,再上来接你。”

    夏云舒看他一眼,算是答应了。

    徐长洋亲了口她的鼻尖,把人小心放回床上,继续崴着。

    徐长洋站在床边,盯着夏云舒看了会儿,才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提着行李箱出了房门。

    ……

    徐长洋提着行李箱刚下楼,宇文涼便从外走了进来。

    “我来吧。”宇文涼笑说。

    “好,麻烦了。”徐长洋把行李箱交给宇文涼。

    “跟我还说这些。”宇文涼笑了下,提着行李箱出去了。

    徐长洋转身,便要折回楼上。

    “长洋。”

    清柔的女声从后传来。

    徐长洋微微停顿,回头看去,看到从外走来的女人时,双瞳微敛,“还没走?”

    林霰没急着答话,走到徐长洋身前,才仰头看着他,微微一笑说,“其实已经走了,不过跟谭婧她们到了机场,才发现有东西落在山庄里了。那件东西对我很重要,这不就立刻打车赶了回来。”

    “什么东西对你那么重要?”徐长洋问。

    林霰盯着他,“那件东西还是你送给我的呢。”

    徐长洋双眼微眯,“我?”

    林霰轻轻点头,朝楼上看了眼,道,“你也要上去吧?我们一起?”

    “……嗯。”

    两人便朝楼梯走。

    林霰看了看他,说,“或许你都忘了吧。是一条钥匙吊坠的项链。”

    钥匙?

    徐长洋抿唇,看林霰,“你是说你大学毕业,我送你的毕业礼物?”

    林霰脸上露出一丝甜笑,点点头,“嗯。我记得当时我问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件礼物,你说,无论将来我遇到什么事,你的胸膛永远为我敞开,这把钥匙,就是你给我的通向你的世界的通行证。”

    徐长洋凝着林霰。

    林霰仿佛丝毫未觉,继续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我总要把它带在我身边,我才能安心。一日看不到它,心里就好像空了一块似的。”

    林霰说着,抬眼对徐长洋不好意思的笑笑,“你觉不觉得我很好笑?”

    徐长洋轻扯了下薄唇,没说什么。

    林霰望着徐长洋清俊的侧脸,暗自呼吸了两口,“那个时候我便有一种感觉,全世界都可能背弃我,但长洋你绝对不会……”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林霰话音刚落,一道清冷的女声便从头顶洒了下来。

    林霰轻震,抬头望上去。

    就见夏云舒趴在栏杆上,歪着头,双瞳乌亮盯着她和徐长洋。

    林霰眸光快速闪了闪,堆起笑说,“云舒,我赶回山庄拿不小心落下的东西,刚好碰到提行李下楼的长洋,便跟他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

    夏云舒看了眼抬眸静沉看着她的徐长洋,乌瞳快速掠过一丝冷。

    嘴角慢慢挽起,夏云舒重看向林霰,“林小姐不必跟我解释。”

    “也没什么需要解释的。”林霰恬静说着,去看徐长洋,冲他眨眨眼道,“我上楼拿东西了。”

    徐长洋轻颔首。

    林霰垂头,快步朝楼上走。

    看着往楼上走来的林霰,夏云舒睫毛微掩,瞥向徐长洋。

    徐长洋也看着她,眸光清幽,却也印着几分深邃。

    ……

    徐长洋和夏云舒坐进车里不一会儿,林霰便走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条定制的银色项链,脸上挂着失而复得的欣喜。

    徐长洋看了眼她手里的东西,面上没什么表情。

    夏云舒也看到了,眉头微不可见的拧了拧。

    林霰出来看到两人,也只是对夏云舒和徐长洋含笑点了点头,便朝前停着的出租车走了去。

    夏云舒微眯了下眼,偏头看向坐在她身边的男人,“都是去机场,不如让林小姐跟我们一起吧?”

    徐长洋蹙眉,盯着夏云舒。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不过担心她一个女人,在陌生的地方独自打车不安全。再说,以你跟林小姐的情分,我以为我这么说你会欣然接受。“夏云舒道。

    徐长洋还是看着夏云舒,冷抿的薄唇轻启,“开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