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第806章 不眠之夜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8必发 官网登录必发娱乐

小说: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作者:烟十一
返回目录

    第806章不眠之夜

    凌晨五点过,书房。

    塍殷、邓猛以及孙据个个背脊紧绷,大气都不敢喘的看着坐在大班椅上,已然默不作声抽了半个多小时烟的慕卿窨。

    书房上空飘浮着郁浓的烟味,灰白色的烟雾大笼大笼的从他鼻息和唇间喷薄出,如朦胧的面具罩在他脸上。

    塍殷三人虽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大概也都猜到了。

    是以面对这样的慕卿窨,更是惴惴不安。

    许久,塍殷三人都快站成木雕了,慕卿窨烟哑的嗓音裹着几分凉意传来,“从今天开始,加紧封园的防卫,一只苍蝇都不能飞进来!”

    塍殷三人呼吸看了眼,同时道,“是!”

    “让安插在海绱风月和慕家其他涉足的领域的我们的人,在最近这段时间尽可能的多活动,最好让慕家的各项活动无法正常进行。”慕卿窨淡声道。

    塍殷三人,“……”老大这是要撕破脸,砸自己亲爹场子的节奏?他们会被老爷灭口的吧?!

    慕卿窨吐了口烟,笼匿在烟雾下半眯着的双瞳弥漫着冷艳的烈红,“必要的时候,送几个人去见刘局长!”

    塍殷三人愣愣的看着慕卿窨,眼神中都带着抹求证。

    察觉到慕卿窨认真得不能再认真。

    塍殷三人齐齐抽了口冷气,挺直背脊道,“是老大!”

    尽管他们知道,在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与慕昰公然作对,是很不理智且十分危险的事。

    但谁让他们跟了慕卿窨!

    而慕卿窨对他们个个都器重有加,且有知遇之恩!

    光是这份情谊,便足够他们为之舍命拼搏!

    不然,今日他们也不会绑着炸药包就冲去了慕宅。

    慕卿窨说完这话,便没再说什么,也没说让塍殷他们离开,只沉默的抽着烟。

    塍殷望了眼书桌烟灰缸中堆满的烟蒂,嘴唇抿了抿,想开口劝慰一二,但余光瞄到慕卿窨莫测的脸时,登时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

    这一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慕宅。

    在慕卿窨带着乔伊沫离开后,便骤然陷入了无间地狱的一种死寂状态。

    慕昰坐在主位沙发上,右臂搭在一侧的案桌,拳头紧攥着,一双血红盛怒的眸子死死盯着堂屋门口。

    他不是没想过,当自己将手里的权利彻底放到慕卿窨手中的境遇。

    慕卿窨十有八九不会如现在般对自己听之任之,到时,慕家便是他的天下,他会不会将自己放在眼底都很难说。

    因此。

    他一直谨防着这一天到来。

    甚至想过,拖到自己老去死去的那一刻,再放权!

    在今晚之前,慕昰都抱着十足的信心,以慕卿窨谨慎沉着的性子,绝不可能在他没有能力抵抗他之前便为所欲为,肆意胡来。

    可是就在今晚。

    慕卿窨的言行,彻底打破了慕昰原本坚信的东西。

    为了那个女人。

    慕卿窨可以毫无底线原则,无所畏惧!

    甚至,突破了他一贯稳重行事的风格。

    慕昰不需怀疑。

    假若他今晚真在捉到乔伊沫和莫霄籣苟且时,便将乔伊沫就地处决,慕卿窨必定倾其所有,与他这个父亲,同归于尽!

    “逆子!”

    不知道哪个点刺激到慕昰隐压怒火的那根神经,慕昰突地狠狠拍了下桌子,勃然低吼。

    堂屋内心思各异的龙威和龙吟灵,都看向慕昰。

    龙威看了眼,便收回视线,低垂下了头。

    龙吟灵目光触及到慕昰脸上浓厚的阴鸷,心口冷缩了缩,垂握在身侧的双手捏得更紧。

    “我倒要看看这个逆子究竟凭什么在我面前如此嚣张狂?!他今日竟敢带着人捆着炸药到慕宅逼我交人,就别怪我这个当父亲的心狠!”

    慕卿窨今晚的举动若是想激怒慕昰,那么很明显,很成功!

    “龙威,我命你现在立刻去封园,把那个女人给我杀了!”慕昰又是拍了一记桌子,狠声命令。

    龙吟灵绷着脸,眼瞳里微微闪过一丝光,去看龙威。

    她倒是巴不得乔伊沫死得越快越好,越惨越好!

    龙威顿了下,轻躬着上身,侧转身面向慕昰,说,“老爷,少爷足智多谋、心思缜密。眼下,少爷破釜沉舟刚将那个女人成功从慕宅救出,以少爷的城府,此时的封园必定防卫严密,就是我也不见得能神不知鬼不知的闯入。”

    龙吟灵皱眉,恨不得开口自己顶上,冲到封园灭了乔伊沫!

    龙威话落,便感觉一道沉鹜的视线冷冷落到自己面上。

    龙威把头往下低了低。

    慕昰面庞怒沉,森寒盯着龙威,“照你这么说,我还真不能拿那个逆子如何了是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龙威说,“老爷,依我看,想杀那个女人不是难事,除非她永远不踏出封园一步,除非少爷三百六十天,天天将封园守得固若金汤。不然,我们早晚能除掉那个女人!”

    “所以,眼下我只能守,攻不得了?我就只有任由那个逆子骑到我脖子上肆意而为?!”慕昰冷哼!

    “老爷,我也不是这个意思。”龙威看似卑躬屈膝,实则不卑不亢。

    “那你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沦落到被一个逆子碾压威胁,却毫无还击之力的境地?龙威,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

    龙威抿了下唇,道,“此时是少爷防备最为森严的时候,我们若是硬闯,虽不能说完全没有得逞的把握,但一无所获的几率无疑更大!”

    龙威微微停顿了下,继续说,“老爷您忘了么?现如今德国的尼克劳斯家族对您虎视眈眈,一有机会便会倾巢而出,寻隙报复!要是您和少爷不和,大动干戈的消息被尼克劳斯家族的眼线察觉,这样千载难逢报复您的时机,尼克劳斯家族怎么可能放过?”

    龙威这番话,成功让慕昰绷直了唇,看着龙威的视线越是森寒。

    但这次,不再是针对龙威。

    龙威眼皮轻轻抬了下,视线在慕昰脸上扫了圈,便又垂了下去。

    堂屋内有几分钟的静默。

    末了。

    慕昰咬着后牙槽,从鼻息里发出一道冷哼,蓦然从主位站起,每一步踩得极重,离开了堂屋,朝楼上而去。

    待慕昰狠绝的背脊消失在二楼。

    龙吟灵合紧唇看着龙威,“爸,您为什么要劝老爷放过乔伊沫那个贱人?”

    龙威站直了身,斜睨了眼龙吟灵,淡定抿着的嘴角印着抹若隐若现的弧度,“我了解老爷,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乔伊沫的!”

    龙吟灵眯眼,“那我现在就去封园杀了她!”

    “……”龙威眉一粥,盯着龙吟灵,声线微厉,“少爷连少爷都违逆了,你去就是送死!”

    “……难道就任她继续在封园逍遥么?”龙吟灵咬牙,憎恼道,“我只要一想到卿窨身边有这么个恶心脏污的贱人,我就浑身难受!”

    龙威看着龙吟灵愤恨中夹杂着心疼的脸,眉间的皱痕深了深,出口的声音也在不知觉中沉了几度,“不管少爷身边的人是什么样子,多令你不耻,都与你没关系!你必须清楚,你跟少爷,不是一路人!”

    龙吟灵心里清楚自己和慕卿窨的差距。

    但清楚归清楚,这样的话,一再从自己的亲生父亲口中听到,又是另一番滋味。

    龙吟灵脸发白,望着龙威的双眼滚动着受伤和悲哀,“爸,从小到大,你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跟卿窨不是一路人,我们是扑,老爷和卿窨是主。我们要安分守己,不要越雷池半步,更不要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我一直谨记您的话,对卿窨的仰慕只敢放在心里,从来没有奢望过有一天我跟卿窨会发生什么。可是您知道么?你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可是却不能在一起,连想都不能想是一件多残忍多痛苦的事么?所以爸爸,您能不能不要一直重复这样的话?您每说一次,我的心就痛一次!”

    龙吟灵真情流露,说到最后,声音都沙哑了。

    龙威看着,眼眸里只迅速掠过一道心疼之色,依旧坚定的盯着龙吟灵,“如果我多说几次,能把你从迷恋少爷的漩涡中拉出来,就算你会痛,我也觉得值得!”

    “您根本就不懂,一点都不懂!”

    龙吟灵捏紧双拳,双眼通红瞪着龙威,带着喑哑的哭腔悲痛吼道,“因为你根本没有爱过谁,所以你根本不会懂我的心情,我的绝望!”

    龙吟灵呲咬着牙关,殷红的双眼突然变得决绝,“我一定会杀了乔伊沫,一定会!”

    龙吟灵吼完,转身便冲出了堂屋。

    龙威眉心蓦地一沉,下意识追了两步,在看到龙吟灵的身影冲进漆黑的夜幕中时,方缓滞了下,停了下来。

    龙威整个人亦有些紧绷,定定盯着堂屋外的夜色,一向没有情绪的双眼,此时却翻涌着千万种复杂沉甸的情绪。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爱过谁?

    我又怎么可能让你知道,我曾经经历过何种绝望!?

    ……

    封园书房。

    塍殷三人不知陪慕卿窨待了多久。

    这期间,慕卿窨也没说什么,但又不开口让他们离开,因此塍殷三人谁都不敢擅自离开。

    就在塍殷三人觉得这样的时间漫漫无尽头时,书房的门,霍然传来被拧开的啪嗒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