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第807章 慕哥哥,我爱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跑狗图客网360开奖结果

小说: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作者:烟十一
返回目录

    第807章慕哥哥,我爱你

    塍殷三人一怔,下意识撇头看向门口,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人时,三人僵硬的脸克制不住的一抽,各自都微微摒了呼吸,小心瞄向坐在大班椅上被烟雾团团缭绕的男人。

    慕卿窨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根抽了大半的香烟,缥缈的视线也落在门口,只是在浓烈的烟雾下,分辨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书房内诡异的寂静持续了数十秒。

    门口传来女人隐匿着颤抖的细柔声音,“我有话跟你们老大单独说,能麻烦你们暂时回避下么?”

    塍殷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齐齐望向慕卿窨。

    慕卿窨将烟放到嘴边,姿态闲适的抽了口,目光依旧隔着重重朦胧的阻隔看着门口,声音因为连续抽了一两个小时的烟而沙哑得厉害,“没听到她说么?”

    塍殷三人吸气,忙颔首,快步退出了书房。

    慕卿窨将最后一口烟嘬了,便伸手将烟蒂碾灭在烟灰缸里,清冷修长的身姿从大班椅上站起,如平日般清逸从容从书桌后出来,信步朝前走了两步,幽静的双瞳如初温柔的看着门口贴墙站着的女人,缓缓张开了双臂。

    在他打开双臂的一刻,门侧的女人身形狠狠一颤,但却没有立刻朝他奔去,干涩赤红的眼眸不敢相信且探究的盯着慕卿窨。

    慕卿窨仿佛是叹了口气,“快来。”

    这一声后,女人没再犹豫,朝他扑了过去,一股脑将脸用力埋进他漂浮着浓郁尼古丁气息和男人本身自带的清冽之气的胸膛,两条手臂,仿佛溺水的人紧紧抱着浮木般的男人的蜂腰。

    慕卿窨轻拥着怀里的女人,宽阔的大掌一下一下柔抚着乔伊沫纤瘦,颤栗不止的背脊,“不怕了,嗯?”

    细弱隐忍的抽泣声从胸前传来。

    慕卿窨望着乔伊沫耸动的双肩,以及胸前隔着衬衫渗透而进的湿意,平静的眼瞳迅速染过大片的凉意,薄锐的双唇抿成一根冷厉的直线。

    滑动涩紧的喉头,慕卿窨低声说,“要不要听笑话?朋友有个五岁的侄子,有一天侄子拉着朋友玩游戏,侄子说,我手里有两个苹果,你要是猜对了我就把苹果都给你,你要是猜错了就给我一百块。朋友听了不以为意的看了眼侄子,信心满满回答两个。侄子听完得意一笑,说错了,只有一个,呵……现在的孩子是不是很机灵?”

    乔伊沫的笑点有多低就不用多说了,之前跟慕卿窨讲的两个段子,笑点还没慕卿窨这个高。

    但这一次,乔伊沫没有笑。

    慕卿窨胸前的湿润反而更甚。

    慕卿窨在乔伊沫后背的手掌移上,温柔捧着乔伊沫的脑袋,骨节分明的长指没进她的发丝间,轻柔的按捏,“不好笑是不是?那我再讲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

    乔伊沫猛地箍紧慕卿窨的腰,从她胸腔发出的悲恸震动穿透胸前薄薄的皮肤,震进了慕卿窨的心扉。

    慕卿窨眼底的凉意微微凝冻,抱着乔伊沫身子的双臂却在收紧,“说什么傻话?”

    “是我太笨,明白得太晚。”

    乔伊沫死死揪着慕卿窨腰后的衬衫,声音里带着无法自已的抽噎和悲痛。

    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误会澄清!

    莫霄籣恨她,恨不得彻底毁了她。

    他接近她,不过是为了让她和慕卿窨之间产生误会、隔阂,狠狠报复她!

    可惜,她竟然轻易便相信他,从未对此产生过疑虑,甚至因为他的相信,欣喜不已。

    一直以来,她因为她和莫霄籣二十一年的感情,始终坚信,他绝不会伤害自己。

    是她错了!

    她错了!

    “慕哥哥,对不起。如果不是我感情用事,就不会有接下来发生的所有事。你也不用为了我,而激怒你父亲,与他反目!我没用,我只会给你制造麻烦,让你因为我而受伤、难过。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乔伊沫情绪明显不受控制,她哭得脸和脖子通红,单薄的身子在慕卿窨怀里战栗得几乎快散了架,她拼命压制着涌到喉咙里的哭声,却还是有抑制不住的啜泣声从她嘴边溜出。

    太爱一个人,她的每一丝细微的表情都能深深牵动对方的心情。

    更何况乔伊沫如今全身散漫着的气息,如此悲伤、自责、愧疚……痛苦!

    慕卿窨眼角发红,那红里也带着冷,下巴重重靠在乔伊沫的发顶,圈着乔伊沫身体的双臂力道大得似要将她生生钳进自己的身体和骨髓,喑哑道,“胡说八道。因为有你,我才感觉到活着的真正意义所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做任何事都没有目的,因此,父亲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父亲以为我是为了让他放权给我,所以才对他言听计从,从不违背。但其实,我只是他通过交代我办的事找寻那么点存在的意义罢了。因为如此,对于他是否遵循诺言,将权利交给我,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乔乔,其实我跟你一样,也向往平凡普通的生活,这样,我跟你在一起,便不会有那么多人怀揣着恶意破坏伤害。你信么乔乔,我厌倦这样的生活,厌倦透了。”

    “呜呜……”乔伊沫咬住慕卿窨胸口的衬衫纽扣,太阳穴两边蹦出的青筋有些骇人,她的心,像被尖锐的利器捅了无数刀,再和着血肉,肆意翻搅,痛得撕心裂肺,痛得她不知道该怎么呼吸!

    慕卿窨双目猩红,低头重重吻住乔伊沫胀红的脑门,嘶哑道,“乔乔,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么?”

    乔伊沫紧闭眼,眼泪泛滥成灾。

    莫霄籣给她下的那药,虽让她四肢软绵无力,目不视物,可她的意识都在,因此她知道今晚发生的所有事。

    更知道,他将她抱回别墅,在洗浴室时看到她满身痕迹的痛苦和嘶吼!

    他那么痛,可在看到她时,还是对她张开了手臂。

    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好,这么……傻!

    乔伊沫几乎将慕卿窨衬衣上的纽扣硬生生咬下!

    ……

    清晨七点过,慕卿窨抱着裹着毯子的乔伊沫坐在书房落地窗前的地毯上,看着窗外渐渐从朦胧的暗色中一点点复苏,带着新的生命力和蓬勃清爽,仿佛一切都可以在光明到来之时重新开始。

    乔伊沫眼角却微微润了起来,从背部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热源,沁润着她发冷的心窝。

    就在这时,乔伊沫突然在慕卿窨怀里坐直身,转头盯着慕卿窨深邃的眼眸,眼神干净明亮,“慕哥哥,你还相信我么?”

    慕卿窨看着她,探手抚了下她柔嫩细滑的脸,点头。

    乔伊沫眨了眨发热的双眼,贝齿重咬了口下唇,说,“昨晚,他并没有真正碰过我!”

    乔伊沫之所以说“真正”两字,是因为她身上的一部分痕迹的确是莫霄籣弄上去的。

    但他在最后一步时停了下来……

    慕卿窨深沉盯着乔伊沫,脸上的神情不起一丝变化。

    乔伊沫又咬了下嘴唇,慕卿窨长时间保持沉默,让她焦急起来,“慕哥哥,我不会拿这种事撒谎,他真的没有!你相信我……行么?”

    慕卿窨看着乔伊沫眼眶四周浮现的浅浅晶莹,嘴角淡然扯动了下,停留在她脸蛋上的大手又揉了揉,“我不介意。”

    没有哪个男人会不介意!

    乔伊沫皱眉,双唇轻轻颤抖,双手不自禁揪住了他衬衣下摆,双眼越来越红,哑然说,“是真的。虽然他给我下了药,但我的意识并没有完全消失。他有没有真的对我……我不会什么感觉都没有。慕哥哥,你知道我,我,我很容易受伤,可是我没有,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慕哥哥,你要是还不信我,你可以找医生,我接受检查的,真的,真……”

    乔伊沫还没说完,就猛地被拽进了男人坚硬的胸膛,腰上传来的疼痛更是让乔伊沫控制不住的低哼。

    慕卿窨双眼是连强光都照不进的黑沉,他用力搂着乔伊沫微微发抖的身体,冷锐抿紧的薄唇贴着乔伊沫的耳朵,“我不会让你做那种检查的,绝不会!”

    “慕哥哥,你能不能相信我?如果我真的和他发生什么,我不会跟你说这样的话。如果我……”

    乔伊沫难以自已的发出一串哽咽,眼泪大滴的下坠,“真的被除了你之外的男人碰了,我不会允许自己跟你在一起,我接受不了。慕哥哥,我爱你。”

    如果我真的被除了你之外的男人碰了,我不会允许自己再跟你在一起……

    慕卿窨面庞狠厉一绷,双手握着乔伊沫的胳膊,将她微微推离自己,幽冷的视线扫过乔伊沫满脸的泪痕,蓦地低头,吻住了乔伊沫的唇。

    他的唇舌没有任何过渡,甚至蛮横的闯进,吻深重得让乔伊沫根本无力承受。没一会儿,乔伊沫便感觉自己的口腔四壁和喉咙都有些发疼。

    乔伊沫由心生出一股惶恐感,本能的往后躲。

    慕卿窨却根本不给她机会,揽扣住她的腰,一把将她提抱起,坐在他的腿上,吻沿着她的嘴角,脸腮,耳根一直到颈子。

    乔伊沫不知因为恐慌还是其他,身体在他怀里软得不像话,只能任由他暴虐的亲近。

    原本乔伊沫以为他只是想发泄些什么,可当他骤然扯开彼此的束缚,不顾一切甚至有些急迫暴躁的捣冲而进时,乔伊沫脸色登时一白,眉头因不适猛然皱了个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