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第808章 你忘了,我们今天领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必发娱乐平台网址原澳门永利71娱乐场网址

小说: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作者:烟十一
返回目录

    第808章你忘了,我们今天领证

    乔伊沫虚软搭在慕卿窨肌肉分明的手臂上的双手,白得透明的指尖轻轻发着抖。

    慕卿窨掐握着乔伊沫柔弱无骨的细腰,半响,他缓慢睁开镶嵌着猩红色的双瞳看了眼乔伊沫腰上平添的青紫指印,削薄的唇蓦然紧绷。

    ……

    主卧,慕卿窨抱着清洗之后的乔伊沫从洗浴室出来,动作不见半丝暴戾,如往日般清柔小心的将乔伊沫放到床上,拿过羽绒被,仔细的盖在乔伊沫身上。

    随即坐在床沿,黑深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虚弱眯着眼的乔伊沫。

    刚洗了热水澡,洗浴室内的温热气流没能在乔伊沫脸上留下一丝红润,她的脸依旧白如霜雪。

    慕卿窨隔着羽绒被握了握乔伊沫的手,声线温哑,“睡会儿吧,我陪着你。”

    乔伊沫安静的看着慕卿窨,好一会儿,她乌黑的瞳仁儿往身侧的床位转了下。

    慕卿窨视线闪了下,掀起被子躺到乔伊沫身边。

    慕卿窨并没有侧对着乔伊沫,而是平躺着。

    乔伊沫眼角酸胀,偏转头望着慕卿窨清逸出尘的侧颜,动动嘴,“你一晚上没睡了。”

    她的声音,哑得像是另一个人发出的。

    慕卿窨黑睫垂了下,这才侧转身,温凉的目光静静盯着乔伊沫看了几秒,伸手将她往怀里拥了拥,“我陪你一起。”

    乔伊沫慢慢闭上眼,眼角一道晶莹一闪而过,堪动鼻翼,轻嗅他身上令她安心的气息,喉咙颤动,“阿卿,我希望我们在一起,是能温暖彼此,让彼此从心底里感到快乐、幸福。”

    慕卿窨阖上双眼,没出声。

    “但是我感觉得到,你现在并不快乐,你很痛苦。而这些痛苦,都是我造成的。”

    乔伊沫不确定慕卿窨是否相信她所说的她和莫霄籣没有发生关系的话。

    而经过刚才,他连让她自证清白的机会都失去了。

    如果慕卿窨始终不肯相信她,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证明,更不知道他们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下去……

    “二十五号,我们去领证吧!”

    男人低沉清晰的嗓音冷不丁洒进乔伊沫的耳朵里,截断了乔伊沫翻涌的思绪。

    乔伊沫瞪大眼,身子在慕卿窨怀里骤然僵硬得像块石头。

    “乔乔,我们结婚。”慕卿窨下巴抵着乔伊沫的额头,夹杂冷意的声线从乔伊沫的头顶飘下。

    乔伊沫咽动喉咙,抬头看慕卿窨。

    慕卿窨顿了片刻,垂眸邃然盯向乔伊沫,“早在几个月前,我们就该结了。拖了这么久,我不想再拖了。”

    乔伊沫耳畔响起阵阵嗡鸣,连她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见,双瞳直勾勾盯着慕卿窨。

    慕卿窨深深凝视着乔伊沫,眼神如吸附力极强的漩涡紧紧牵动着乔伊沫。

    见他神态尽是认真严肃,乔伊沫抿紧唇一下松开,轻张唇急促的呼吸,快速眨动眼睛,声音有着抹颤抖道,“慕哥哥,你……”

    “就这么定了。”

    不等乔伊沫说完,慕卿窨开口,嗓音里带着一锤定音的决然和不容驳斥!

    乔伊沫,“……”

    ……

    自慕卿窨单方面决定二十五号领证结婚的事后,乔伊沫便没再慕卿窨身上看到一丁点有异于平日的情绪浮动。

    他对她宠溺体贴的程度甚至比之前更甚。

    那晚的事,好像不存在,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动。

    二十五号早晨,慕卿窨不到六点便起了。

    最近这两日,乔伊沫觉浅。

    慕卿窨起床的一刻,她便醒了。

    刻意放轻的脚步声朝洗浴室的方向迈去,洗浴室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以及淋漓的水声依次传来。

    乔伊沫堪动眼睫,睁开了双眼,偏头,一眨不眨的盯着洗浴室的房门。

    好几分钟过去。

    乔伊沫微微转了转眼珠,手肘撑在弹性极佳的大床上,坐了起来。

    背部靠在床头板,乔伊沫伸手将被子往锁骨处拉了拉,双手放在腹部的位置,眼角余光扫过洗浴室的方向,跟着便低了头。

    约一刻钟。

    慕卿窨披着一件灰白色浴袍从洗浴室出来,眸光第一时间望向大床的位置,当看到坐在床头的乔伊沫时,慕卿窨幽深的瞳眸不动声色敛沉了寸。

    听到洗浴室房门打开的声音,乔伊沫垂掩的睫羽颤了颤,缓缓掀开,看了过去。

    在她看过来的一瞬,慕卿窨提步朝她走去,“怎么不多睡会儿?”

    乔伊沫看着他走到床边坐下,没说什么,掀开被子,带着暖意的身子偎了过去。

    一靠近他,便感觉缕缕凉意渗透而来,乔伊沫抿紧唇,盯着慕卿窨清绝的脸。

    现在是冬天,又是清晨寒凉的时候,他竟然用冷水洗澡!

    乔伊沫身上的柔暖传来的一刻,慕卿窨身形微僵,凝着乔伊沫的眼眸出现片刻的恍惚。

    跟着,他清吸口气,握住乔伊沫细瘦的胳膊就要将她从他怀里推开。

    似是察觉到他的意图,在他用力之前,乔伊沫更紧的冲进他怀里,双臂抬起,紧紧搂住他的脖子。

    慕卿窨怔了怔,放在她手臂上的大手没再用力,低眸盯着伏在他颈边的脑袋,“冻着了。”

    乔伊沫摇头,不管不顾的把身体更为紧密的贴着慕卿窨。

    慕卿窨锁了眉,伸手拿过一边的羽绒被,从后裹住乔伊沫,抿合着薄唇,静静看着八爪鱼般挂在他身上的乔伊沫。

    好一会儿,感觉到他的身体有了温度,乔伊沫微微吐了口气,温热嫩软的侧脸轻轻在他颈边蹭了蹭,小声说,“以后不要洗冷水澡,身体吃不消。”

    “嗯。”慕卿窨慢慢应了声。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了?有事么?”乔伊沫说。

    “你忘了?我们说好,今天去领证的。”慕卿窨低缓道。

    乔伊沫软绵的身体蓦地一僵,喷洒在慕卿窨颈侧的呼吸也随之滞停了几秒。

    慕卿窨神色不变,目光柔和的看着乔伊沫白皙的侧脸,“今天领证,自然要准备一番。我本来打算让您多睡会儿再叫你起来,但既然你已经醒了,就去洗澡洗漱吧。我去换衣服。”

    慕卿窨话落,便将乔伊沫从他怀里拉出,摸摸她的头,起身去了衣帽间。

    乔伊沫望着慕卿窨的身影没进衣帽间,放在腿上的双手蜷紧了紧。

    ……

    约七点。

    慕卿窨和乔伊沫穿戴整齐从卧室出来。

    许是慕卿窨特意吩咐过,佣人提前做好了早餐。

    慕卿窨和乔伊沫下楼,便直接去餐厅用餐。

    两人并列坐在餐桌一边,慕卿窨亲手舀了一碗南瓜薏仁粥给乔伊沫,“今日民政局负责领证流程的相关工作人员会提前一小时上班,我们吃完早餐,就立刻赶过去。”

    乔伊沫接过粥,听话只是点点头,没说什么。

    慕卿窨盯着乔伊沫看了几秒,也不再开口,拿起刀叉切盘子里的煎蛋和热狗。

    “慕哥哥。”

    慕卿窨吃完早餐,正拿着餐巾擦嘴,乔伊沫突然开了口。

    慕卿窨眼底略过一丝令色,清转眸看着乔伊沫。

    乔伊沫低着头,一只柔软白皙的小手轻捧着小碗,一手握着一只勺子,“领证的事能过段时间再说么?”

    “理由。”慕卿窨眯眼。

    乔伊沫抿唇,停顿了几秒,将手里的勺子放到一边,另一只手也从小碗边沿挪开,抬起头,目光澄净看着慕卿窨,“因为我觉得现在不是我们领证的合适时间。”

    “合适?”慕卿窨扯动嘴角,意味不明,“你觉得什么时候领证合适?”

    “……至少不是现在。”乔伊沫洁白的眉头皱了皱,盯着慕卿窨轻声道。

    “如果我非要今天领证呢?”

    “我不会去的!”乔伊沫说,声音轻柔,却满是坚定。

    慕卿窨沉深凝着乔伊沫,“为什么?”

    “我刚刚说了……”

    “那不能让我信服!理由!”慕卿窨态度突然变得强硬,漆深的眼瞳像是冰潭,潺潺流动着凉意。

    乔伊沫捏紧指尖,眼神不屈的盯着慕卿窨,“我不确定你跟我在一起,还会不会有幸福的一天。”

    慕卿窨棱角分明的五官轮廓倏然绷了绷,瞳孔幽陷,看着乔伊沫那双隐约漂浮着伤心的大眼。

    “慕哥哥,对不起,我今天不会跟你去民政局。”乔伊沫道。

    慕卿窨没有温度的扯动嘴角,“就算你不跟我去民政局,我也有办法把证领了。”

    乔伊沫一震,轻喘着望着慕卿窨,“……你是准备强迫我么?”

    “我当然舍不得强迫你,你只要清楚,不管你今天跟不跟我去民政局,这证,领定了!”慕卿窨声音不轻不重,却字字透着让人不敢忽视的重量。

    乔伊沫瞬间掐紧了掌心,牙齿微微咬紧,眼神在慌张无措之后,依旧是坚定倔强的颜色,“不会的。如果,如果能这么顺利领证,我们也不会拖到今天还,还没有领证。”

    “那是因为我以前不够果决,瞻前顾后,思虑太多。但现在,我不想再受人限制,束手束脚的走每一步。我不想做便不做,想做便做,谁阻我,我就让谁消失!如此简单。”

    慕卿窨在说这番话时,语调极为缓慢悠闲,仿佛只是随口说说般轻松随性,毫无危险性可言。

    可他盯着乔伊沫看的黑眸里溢出的每缕视线,都带着摧毁万物的疯狂和阴狠。

    乔伊沫呼吸骤停,陌生的看着慕卿窨。

    到这一刻,乔伊沫才终于体悟到,那一晚发生的事,对慕卿窨的影响有多巨大。

    发生的就是发生了,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平静如初。

    这件事没有过去,他也没有好。

    乔伊沫微微含胸,只觉心如刀绞。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