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第841章 真的爱她,非她不可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黄大仙救888317天空彩票与你同行图库

小说: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作者:烟十一
返回目录

    慕卿窨黑眸有一秒的凝固,薄唇轻挽的弧度有微小到肉眼看不到的颤抖凌乱闪过,他看着乔伊沫皱起的脸,有好几秒说不出话。

    乔伊沫抽抽鼻子,清秀的眉毛困惑的拧着,双眼清亮纯真望着慕卿窨,“慕哥哥,你什么时候开始喷香水啦?”

    现如今男人喷香水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她并不会觉得反感或是别扭。

    以前跟莫霄蘭在一起时,莫霄蘭偶尔就会弄这些。

    只是她从来没在慕卿窨身上闻到除了他本身清冽干爽的气息以及沐浴露和剃须水浅淡气味之外的任何男士香水的味道。

    而乔伊沫连妆都很少画,香水更是从未往身上喷过,对于男女香水气味的分别自然也不了解。

    加上她对慕卿窨完全信任,根本想都没想过,慕卿窨会和别的女人有什么。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跟其他女人接触,她也绝对不会联想他就要和那个女人做点什么出格的事。

    所以嗅到慕卿窨身上的香水味,乔伊沫脑子里第一个念头,顺理成章便以为是慕卿窨喷了香水。

    慕卿窨心尖忽地揪着疼了疼,不动声色收回手,轻握住乔伊沫的手臂从他腰上拉下,往后退了两步,“没有。”

    他暗沉道。

    没有?

    乔伊沫眼珠转了下,边笑边嗅着鼻子凑近,“我明明闻到了。”

    这个时候的乔伊沫,是真的没有多想,给予慕卿窨全部的信任。

    没等乔伊沫靠近,慕卿窨便转了身,步伐迈得有些大,步履间略显急促,朝洗浴室走去,“应该是中午在饭局沾上的,我去洗洗。”

    “……噢。”乔伊沫看着慕卿窨的身形快速闪进洗浴室,眨眨眼,摸了下鼻子说。

    ……人逢喜事精神爽,与伍瑜琦和谭婧从咖啡馆出来的林霰,显然还处在亢奋状态,整个人兴致颇高,热情的拉着两人去崋帝尚都逛,并且出手阔绰的给伍瑜琦和谭婧一人买了一个某奢侈品牌最新出的包

    包。

    从崋帝尚都出来已是晚餐时间,林霰做东,又请两人去明月阁嗨了一顿。

    这一个下午下来,林霰一高兴就花了将近二十万。

    任谁都看得出来,和慕卿窨在一起,得到慕昰的认可,林霰有多兴奋激动,简直就跟她已经嫁进慕家似的。

    白得了一个包包,吃了一顿大餐,伍瑜琦心下就是再看不惯林霰“得道升天”,心情也爽了几分,因此倒也昧着良心对林霰说了几句恭喜羡慕的话。

    谭婧见林霰高兴得不得了,也压下了满肚子想规劝的话。

    晚餐结束,林霰不过瘾,还想拉着伍瑜琦和谭婧去娱乐会所唱歌喝酒,来个不醉不归,不过因谭婧临时有事,才不得不作罢。

    三人在明月阁门前分道扬镳,各自打道回府。

    林霰开车回她入住的公寓,车子驶进公寓地下停车库,停到划定的停车位。

    车内放着节奏欢快激昂的流行乐,每一个音符每一句歌词都完美的迎合了林霰此刻明媚畅爽的心情。

    甚至于,林霰停好车,并未急着关掉音乐下车,指尖跟着音乐节奏轻点着方向盘,笑着等待歌曲结束。

    一道敏捷阴冷的黑影突然从车前闪过。

    林霰眼膜窒了分,以为自己看错了,眨动眼皮时,一抹冰凉猛地抵到了她的颈动脉。

    背脊似有柔软湿冷的爬行动物蓦地从她裙底钻进,顺着她的背脊迅速扭爬而上,在她耳边呲吐着信子。

    冷汗,几乎立刻爬满了林霰的额头和脖颈。

    ……

    林霰是被揪着头发,野蛮从车里拽出来的。

    揪着她头发的那只手,像是恨不得把她的头皮血淋淋的扯下,力道大得惊人。

    “啊……”

    林霰痛得手指关节抽筋,直叫唤。

    后背重重摔到车库潮湿冰冷的墙壁,震痛和恐惧从背脊骨直窜到神经末销,引来林霰更大声的尖叫。

    “闭嘴!”女人狠绝的声音从林霰头顶喷下。

    她感觉到横在她脖子上的刀往下压了寸,顿时慌得闭上嘴巴,脸在蓬乱的头发下白得像鬼,战栗不止,也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

    “你以为卿窨带你去见老爷,就是喜欢你么?你配么?”

    女人恶狠狠的咬牙。

    林霰全身血液倒流,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惊惧远超过她的想象。

    她是个疯子,女魔头!

    “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女人从后猛地拽了把林霰的头发,力道凶狠的像是把林霰整颗脑袋给扯下来。

    林霰痛得唔唔嘶叫,上下齿关剧烈发抖,瞳孔颤抖得似要爆炸,战战兢兢的看着眼前这张无论何时看了都让她人发自内心惧怕的狰狞尖刻的脸。

    “你跟乔伊沫那个女人都是贱胚子,敬酒不吃吃罚酒!”龙吟灵眼底是疯长的怒火,脸上是让人不敢直视的狰狞狠翳,看着扭曲而可怖,“既然你们这么没有自知之明,我先解决了你,再去杀了她!卿窨他那么完美,那么好,我绝不容许你们这些让人作呕的

    底层烂虫玷污他!”

    脖颈骤然被尖锐锋利的刀锋划开,疼痛和极致的惶恐像毒莽吞噬而来。

    千钧一发间,林霰凄厉大叫,“是阿窨……”

    听到“阿窨”两个字,龙吟灵手下下意识一顿,转瞬,她眼底闪过一道血红的厉光,毫不犹豫就要划破与她手里的短刀相比,林霰无比脆弱的颈动脉。

    她根本不配叫他的名字!

    “是阿窨找到我假扮他的女朋友!”林霰扯着嗓子眼凌乱叫道。

    龙吟灵,“……”

    空气瞬间陷入可怕的静谧。

    林霰甚至能听到自己脖子上的血滑过刀锋,滴到地面的细微声音。

    林霰呼吸急促,脑部神经根根被恐惧撕扯着,整个人贴到墙壁上,就像一块冻僵的雕塑。

    这样的沉默不知道过了很久,传来龙吟灵咬牙切齿的声音,“给我说清楚,说不清楚,我立刻割了你的脖子!”

    听到龙吟灵的声音,林霰通红的双眼控制不住的流眼泪,喉咙抖得出奇,“是,是阿窨,找我,要我,要我配合他演戏……因,因为慕老爷不,不同意他和他真正喜欢的,喜欢的人在一起……”

    龙吟灵眯眼,冷厉盯着林霰,“卿窨找你演戏,你就答应了?你不是喜欢他么?”林霰带泪的睫毛簌簌直抖,嗓音颤得都快劈了,哑声说,“你,你也知道,我,我有多怕你,即使,即使我喜欢阿窨,我也不敢不听你的警告,对阿窨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之所以答应阿窨,也是因为

    我喜欢他,他的恳请,我又怎么舍得拒绝他。但是我可以发誓,我对阿窨真的没有别的心思,我只是不想他失望,所以答应陪他演戏,假扮他的女友。”

    龙吟灵本就怀疑慕卿窨和林霰在一起,只是为了蒙蔽慕昰的逢场作戏,根本当不得真。

    现听林霰如是说,龙吟灵便也信了七八分,吊着阴狠的眼梢看着林霰,“如果让我知道你骗了我,我一定把你大卸八块拿去喂狗!”

    “……”林霰闭眼,眼泪跟坏了的水龙头,流个不停,点头。

    龙吟灵冷哼一声,松开林霰的头发,也将刀从她脖子移开,后退两步。

    林霰脸颊抽搐,慌忙伸手捂住冒血的脖子,睁开眼,惶恐而畏惧的看林霰。“之前卿窨表现得那般在意乔伊沫那个贱胚,如今她又怀了卿窨的骨肉……”龙吟灵不屑的扫了眼林霰,“得知他最近跟你走得近,我就觉得他其实只是想借此搪塞老爷,并不是真心想跟你交往。如果今

    天卿窨不带你去慕宅见老爷,我压根就不会把你放在眼里。”

    林霰惨白抖动的脸蓦地僵了僵,瞪大眼盯着龙吟灵。

    她说什么?

    乔伊沫怀了慕卿窨的骨肉?

    龙吟灵上前一步,两根手指狠狠掐住林霰的下巴,视线如毒刀子刮着她的瞳眸,冷冷道,“虽然卿窨只是在找你演戏,但你最好别耍花样,对卿窨抱有期待,否则,我饶不了你!”林霰瞪圆了双眼,心下极致的惶遽中却骤然延伸出汹涌的怒意和妒意,垂坠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死死掐紧掌心,盯着龙吟灵猖狂轻蔑的眼睛,沙哑道,“阿窨一颗心都系在乔伊沫身上,我就算再喜欢他,

    也自知比不上乔伊沫在阿窨心中的分量。所以我不会再在阿窨身上做无用功自讨没趣。”

    “卿窨只是暂时被乔伊沫迷惑……”

    “眼下的情势,阿窨倒不像是被迷惑,而是真的爱她,非她不可!”

    没等龙吟灵说完,林霰直直盯着龙吟灵道,“为了她,阿窨不惜几次三番忤逆慕老爷,阳奉阴违,险些与慕老爷彻底翻了脸,伤了父子之情。阿窨,分明是为了她,可以做任何事!”

    龙吟灵一张寡硬的脸瞬间扭曲,双眼充血,捏着林霰下巴的手,几乎将她的下巴碾碎,她死死咬着后牙槽,直到咬出血。

    她凭什么?

    她有什么资格占据她奉为神祗的男人的心?孕育他的子嗣?!

    他本来是完美无瑕的。

    可因为一个她,却沾上了污垢!

    她该死!

    最后这三个字,宛若魔鬼的嘶吼在龙吟灵脑中蛊惑狂啸,势不可挡。林霰看着龙吟灵癫疯失控的脸,在心头叠声冷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