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第864章 当他不会发怒的病猫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曾道,`人四不像图411477正版四不像资料

小说: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作者:烟十一
返回目录

    龙威到晚上九点过才回到慕宅。

    “莫公子情况很不乐观么?怎么现在才回来?”慕昰睨了眼大步跨进来的龙威,面色慵懒,但眉头威严的微锁着。

    “医生说莫公子是突然的情绪激动膨胀到自身难以消化导致的吐血不止,经过抢救已经基本稳定下来,没有大碍。只是现在昏迷当中。”龙威双手放在腹部,垂着头公式化的报备。

    慕昰抿着唇,又看了眼龙威,没出声。龙威沉默了会儿,说,“我本来在一个小时前确认莫公子无恙便从医院离开打算回慕宅跟你汇报,但在半道突感身体不适,恰巧当下所在的位置离张医生的住处比较近,于是去了张医生那儿,让张医生

    给我瞧了瞧,这才回来晚了。”

    “身体不适?”慕昰左眼眼角挑高,斜觑龙威,“怎么回事?”

    龙威跟着慕昰几十年,身体素质那是杠杠的,跟他一样也是五六十了,伤风感冒都很少见。

    “许是上了年纪……”

    龙威嗓音低了低,颇有点沧桑和感慨,“不过老爷放心,张医生说了,我只是小问题,吃点药就没事了。”

    “上了年纪”这几个字,对慕昰现在来说,也是十分的惆怅,每每想到自己将入暮年,心下亦是唏嘘低落。

    慕昰沉默了数秒,暗自叹了口气,看着龙威道,“没事就好。既然不舒服,就早些休息吧。”

    龙威抬了下眼皮,递给慕昰一记欲言又止的眼神。

    慕昰看到,眼廓微缩,“怎么?还有事?”

    “……张医生也来了,在门口候着。”龙威难得的有几分吞吐。

    慕昰皱眉,纳罕的盯着龙威,“张医生?”

    龙威默不作声的点点头,脸上表情微妙。

    慕昰眯眼,出口的声音一下沉了好几度,“让他进来!”

    ……

    “你再说一遍!”

    约十分钟后,客厅响起慕昰沉鹜到极致的威慑嗓音。张医生瑟瑟发抖的站在慕昰面前,脸白得不见一丝血色,额角的冷汗狂洒,就差没直接跪到慕昰跟前,“老,老爷,是,是少爷拿我的家人威胁我,我担心我家人的安危,所以才,才,才在您带我去封

    园给乔小姐检查的时候说了谎。其实乔小姐当时根本不是怀孕一个多月,而是两个多月……”

    “张直,你知道撒谎,挑拨我和阿窨的关系是什么后果么?”慕昰阴鸷盯着张直,脸色是让人不敢直视的难看。

    “老爷,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挑拨您和少爷的关系,我方才说的句句属实。”

    张直冷汗掉个不停,语带哭腔道,“我虽然不知道少爷为何让我那么做,但我当时,当时的的确确是没有办法了。我的家人,我的家人都在少爷手里,我,我不敢不听少爷的吩咐……”

    “那你就敢欺瞒我?!”

    慕昰直直盯着张直,双眼里迸射而出的冷箭都能把张直给绞杀了。

    张直吓得,噗通一下就跪在了慕昰面前,不停的拿脑门撞地板,整个人抖得不像样。

    当了慕昰这么多年家庭医生,他自然知道慕昰最恨的就是有人挑战蔑视他的权威。

    那时他保护家人心切,除了屈服于慕卿窨别无他法,但那之后的每一天,他都活在水深火热中,生怕哪一天慕昰就知道了……

    如果让慕昰知道他背叛他,他想都不敢想迎接他的后果有多可怕。

    慕昰拿一双阴森的双眼扫射张直,心头的愤怒恨恼不断膨胀,就快逼到嗓子眼了。

    而这股愤怒恨恼更多的却不是针对张直,而是慕卿窨!

    他还是小瞧了他这个儿子的城府和心机,威胁人都威胁到他的人头上了。

    并且还联合他的人,给他唱了一出双簧!

    他真把他老子当成不会发怒的病猫了?!

    好啊,真是好得很!

    “张直……”

    “老爷。”

    在慕昰快要克制不住锤沙发时,站在他身后的龙威适合开了口。

    “干什么?”慕昰咬牙,沉怒道。龙威从沙发背后绕到慕昰身前,垂着双眼扫过还在不停磕头求饶的张直,沉着说,“我看张医生最近这段时间过得也很煎熬,整个人萧索了不少,一下像老了十几岁,想必是因为心下觉得对不住老爷的

    信任,惭愧度日所致。”

    龙威这话不虚,张直确实苍老了不少,但不是因为觉得对不起慕昰,纯碎是怕的。

    慕昰冷哼,“所以呢?”

    “所以张医生不堪被愧疚折磨,才在我去找他看病时对我坦了白。张医生当您的私人医生这么多年,向来尽职尽责,从未有过懈怠。若说做得不当的地方,也就这一回,而且……还是有原因的。”龙威语气慢条斯理的,以一副中立者实事求是的状态循序着说,“张医生说到底只是一介医生,遇到‘特别’的事,六神无主之下做出错误的选择也是能理解的。更何况事关最在意最亲近的家人,就更难

    免病急乱投医。”

    “老爷,看在张医生照料您的身体这么多年,又是情有可原的份上,再给他一个机会吧。”

    听话,张直暂停磕头的动作,抬眼感激的看了眼龙威,然后继续磕着头道,“老爷,我是一时糊涂,知道错了,我错得离谱,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跟您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绝对不会!”

    慕昰眯紧眸盯着张直,听完龙威的一番话,他一张脸并未有丝毫缓转,两片唇反而越是抿直了,也不知道究竟听进去没有。

    龙威懂得适得其反的道理,慕昰不开口,他也就不再说话。

    之后的几分钟,客厅里除了张直颤抖的求饶声,再无其他声音。

    就在张直以为自己在劫难逃死定了的时候,慕昰阴沉沉的嗓音飘了过来,“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务必掂量好你和你家人的分量,仔细想好了再回答”

    张直登时被唬得呼吸声都没了,一张脸青得像个死人,瞪圆了眼看着慕昰。

    “你确定那个女人当时怀孕是两个多月,而是一个多月?”慕昰道。

    张直额角挂着的汗,猛地滑下一大滴。

    心下隐隐明白,自己这个问题若是回答不好,他今晚怕是连这间堂屋的门槛都跨不出去了!

    明白是一码事,可肯定和否定之间,究竟哪个是正解?

    “张医生,你已经对不起老爷一次,难道还要撒谎再对不起老爷一次么?”龙威说。

    说话时,龙威低着头,语气和姿势都没变一下。

    慕昰幽幽看了眼龙威,下唇严冷的撅着,倒也没说什么。

    张直一愣,眼角余光扫过龙威的一瞬,立刻便有了答案,头低低的伏在地上,肯定道,“是的老爷,我确定!”

    慕昰搭在沙发扶手的左手猛地握住,脸上一片森厉。

    ……

    最后,慕昰倒也没把张直怎么样。

    一来恐怕龙威那番话他是听进去了;二来他也用惯了张直,张直对他的身体素质各方面也是最为了解的,若是再换一个私人医生,太浪费他的时间了。

    张直从鬼门关逃出一劫,离开时,走路都山路十八弯了。

    “你怎么看?”

    慕昰阴沉着脸,瞥龙威。

    “老爷指的是?”

    龙威停顿了好半响,才开口。

    慕昰哼道,“别给我装傻,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龙威将头和眼皮都微微往上抬了一寸,语调慎重,“我不太明白,少爷为何要如此煞费周折。乔小姐怀孕两个多月与一个多月有何区别么?”

    “你是真不知道其中的差别,还是在给我装!”慕昰猛地盯向龙威,眼神锐利。

    龙威一下又把头和眼皮垂了下去,默不作声。

    慕昰冷呲,“你若是不知道缘由,你何必特意将张直叫到我面前?龙威,什么时候,你开始跟我装疯卖傻了?”

    龙威埋着头。

    慕昰咬牙,一张脸黑怒得不能看了,“今天我倒是有些欣赏那个女人,差点便要相信她了!”

    今日乔伊沫突然主动找他,面对他毫不胆怯,甚至隐约带着那么点不输男人的气魄与他谈条件,他心下觉得她不自量力胆大包天,但同时,也觉得她有趣,对她生出了那么几分欣赏之意。

    之后,慕昰见她与莫霄婳对峙,与久在商场周旋的莫霄婳相比,气场竟也有过之,与她那张脸还真是不太相符。

    那时他的欣赏之意便更浓了分。

    虽说在最后证明她与莫霄蘭并未真正发生过关系时,莫霄蘭没有直接回答,甚至回答得还有些漠冷两口。

    但不知为何,他在那时是偏信于乔伊沫的!

    然而,在龙威带张直到封园之后,慕昰心里的天枰可以说一下便偏到了另一边。

    并且慕昰又想到,那晚他可是亲眼所见,亲手将乔伊沫和莫霄蘭捉奸在床了!

    所以……耳听为虚,眼见,才为实!

    如若他亲眼所见的都不是真的,那么该怎么解释,慕卿窨处心积虑隐瞒乔伊沫怀孕的真实时间的理由?

    慕昰看了两眼龙威,眸光沉讳,面容肃静,陷入沉思。

    以龙威不输慕昰的老奸巨猾,自然懂得这时候根本不需要他渲染提醒抑或添油加醋,有些结论,由当事人自己醒悟判定更具说服力以及深刻性。于是,龙威默默的走到了慕昰身后,当起了慕昰的背景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