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第919章 整个人都要着火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平台被骗40万澳门永利集团游戏平台官网

小说: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作者:烟十一
返回目录

    “你……”

    忽然回头看到鬼影,惊得吸了口气,双眼由惊悚转为震愕,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鬼影逼近忽然,英俊的面孔比寻常的冷硬阴沉更甚,话都是咬着牙根测测发出的,“接下来我问你的问题,你的回答若是有半个字的假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忽然眼睫簌簌发抖,面色僵白,迷惑而受伤的看着鬼影,端着果盘的手指,指尖用力掐着盘沿,“你,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

    忽然扯了扯微颤的唇,直直盯着鬼影,哑声道。

    鬼影双瞳快速眯了下,健硕的两条大腿倏地向前。

    忽然心口狠狠一凸,脸上掠过慌乱,被迫向后贴到门板。

    鬼影一只铁拳不善的抵到忽然青筋挑动的颈部一侧,低头盯着忽然的摸样,像一头危险阴鸷的野狼,“你想知道,就骗我试试!”

    忽然闭眼,全力咽下涌到喉头的酸苦,睁开眼,冷冷看着鬼影,“我在想,将来的某一天,你回想起今天对我的所作所为,会不会产生一丝丝的后悔!”

    鬼影瞳孔隐秘缩动,语气里的冷漠仿似从他骨子里渗出的,“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在这儿说这些废话。”

    怒意刚浮上眼眸,忽然又听他道,“那个女孩儿,是不是我的女儿!?”

    忽然,“……”

    瞳眸里的愠怒凝固,忽然讷讷盯着鬼影在这一刻异常严冷肃穆的眼睛,一颗心霎时间在左心口如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的激跳不停。

    抵在门板上的拳头越收越紧,鬼影一眨不眨的看着忽然,心脏跳动的频率不比此时的忽然低,他张张唇,声线紧绷,“是我的么?”

    忽然不受控制的张开嘴大口吸气,整个人被一层慌张和凌乱蒙上,半响都没说出一个字来。

    “忽然!”

    鬼影猛地抬起另一只手,抓住忽然轻轻耸高的一边肩头,握紧,眼眸里隐忍的猩红在这时从撕开的口子里汹汹涌了出来。

    鬼影紧咬后牙槽,低吼,“告诉我,孩子是我的么?是你为我生的么?说话!”

    忽然后背发抖,吓傻了般望着鬼影,嗓音颤得不成样子,低低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忽然这话无异于承认了忽可就是他鬼影的孩子。

    鬼影高大健壮的身形猛震,瞪着眼锁着忽然,“所以,她,她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女儿?是不是,是不是?”

    忽然只觉喉咙干得厉害,连续咽了好几下,瞳眸染着丝雾气,小声说,“你,你希望可可是你,你的孩子么?”

    鬼影的脑海里几乎立刻浮现出忽可软萌柔嫩的小脸。

    到这一刻,鬼影才猛然意识到,那个他不过匆匆见了一面的小丫头,竟在他脑中如此清晰。

    是不是,冥冥中真的有那样一种血缘至亲之间的特殊感应……

    “……你先回答我,她是不是我的女儿,我要你亲口说,肯定的说!”鬼影紧紧盯着忽然,嘶哑道。

    忽然眼睛热热的,捏紧指尖,用力咬了口下唇,抬高下颌道,“是。她是你的女儿!”

    鬼影一双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廓张,充血,硬朗得有些坚厉的面庞倏地寸寸绷紧。

    忽然的房间里,顷刻间,只有他粗重的喘息。

    忽然看着鬼影,当下却没了心思去分辨他这时的反应意味着什么,一颗心蓦地酸得厉害,委屈得厉害,一圈圈热浪在她眼眶里涤荡。

    忽然不停的吸着鼻子,嗓子眼发疼。

    “然然……”

    鬼影沙哑着嗓音呢喃的喊了声忽然,突地便松开了忽然的肩头。

    忽然只觉眼前模糊一闪,等她眨开眼底的水汽,视线清明的环视房间时,房间里,已然没了鬼影的身影。

    忽然蓦地低泣了声,咬住下唇,刚眨散的水汽瞬间聚拢,啪啪啪的跌出了她的眼眶!

    ……

    自慕卿窨在乔伊沫面前提及“孩子”那日后,两人刚默契达成的某种相处模式到底还是打破了。

    乔伊沫将过去她与慕卿窨兜兜转转八九年所发生的事想了一遍。

    她意识到,她和他之间的阻碍,并非是他离婚便能排除的。

    即便通过这么多年,慕卿窨已有足够的能力和底气与慕昰抗衡,慕昰不再是两人在一起的绊脚石。

    可那个孩子却永远是她和慕卿窨的心结。

    或者说,是她的心结。

    她只要一想到,她和孩子在生死关头挣扎时,慕卿窨却正陪着别的女人领证结婚,哪怕他有万般无奈和苦衷,乔伊沫都无法释然,想到心就痛,就恨!

    更不用说,他连孩子的生死都不顾……

    如果他在乎他们的孩子,又怎么会告诉她,他们的孩子是个女孩儿呢?

    明明不是啊!

    连孩子的性别都没弄清楚,要她怎么相信他是在乎,在意他们的孩子的?

    如果说慕卿窨和林霰结婚,乔伊沫有一日或许还能谅解、原谅。

    但慕卿窨连他们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不清楚这一点,乔伊沫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他!

    手机震动声从床头柜噗噗传来。

    乔伊沫落在书上有些怔忪的视线顿了下,几秒后,她在心里叹了声,伸手拿过手机。

    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乔伊沫狐疑的拧了下眉头,接听。

    “可可和小妖怪不见了!”

    手机一接听,话筒里便传来忽然慌张带着哭腔的嗓音。

    乔伊沫一震。

    什么!?“沫沫,沫沫,你见到鬼影了么?你能见到他么?前两天鬼影,鬼影突然上门逼问我,问我可可是不是他的女儿……沫沫,我,我怀疑是鬼影带着了可可和景尧……可是我联系不上他,我,我也不敢告

    诉我爸妈,我怕,我怕……”

    忽然不用说,乔伊沫也知道忽然在担心什么。

    若让忽家两老知晓是鬼影“掳”走了景尧和忽可,让本就对鬼影诸多不满和不喜的二老越是心生反感和不悦。

    忽然是在担心她和鬼影的将来。

    乔伊沫深呼吸,把搭在床边的腿放了下来,手指在话筒的位置敲了敲,然后挂了电话了,改发消息。

    “然姐,你别担心,如果真的是鬼影大哥带走了可可和景尧,可可和景尧至少是安全的。我现在就去找鬼影大哥,别慌,等我消息。”

    看着信息发送出去,乔伊沫握紧了手机。

    ……

    “你说,邵城绑走了忽然的女儿和忽止祁的儿子?”

    乔伊沫急急忙忙去找慕卿窨时,慕卿窨正要出门。

    听到乔伊沫说鬼影默不作声的就干了一件“大事”,也只是平静的扬了扬眉毛,淡淡问。

    乔伊沫看着他,急得头顶都冒烟了,“你能找到鬼影大哥吧?然姐现在只是猜测是鬼影大哥带走了景尧和可可,所以当务之急是先联系到鬼影大哥确认。”

    “不用。”

    慕卿窨突地身后,抓住乔伊沫的手腕,扯着她朝楼下走,“既然你出来了,就陪我出去。”

    乔伊沫,“……”

    出去什么出去,她急得整个人都要着火了。

    “忽然说是邵城那就必然是他了。孩子在他那里,不会出什么事。”

    慕卿窨语调清淡,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什么叫忽然说孩子们在鬼影那里,那就在他那里?!

    乔伊沫咬唇,大力从慕卿窨掌中抽出手,快走两步,挡在慕卿窨面前,绷着脸有些愠怒道,“这件事很严重!猜测只是猜测,不能当成事实!那是两个孩子,不是什么不要紧的物件,丢了就丢了!”

    慕卿窨抿唇,盯着乔伊沫恼怒的脸看了两秒,点点头,摸出手机,当着乔伊沫的面儿拨出鬼影的号码。

    “老大。”

    鬼影第一时间接听了电话。

    乔伊沫睁大眼,情不自禁屏息。

    “忽家的两个孩子呢?”慕卿窨也不废话,直截了当道。

    “从现在开始,忽家只有一个孩子!”

    鬼影酷不拉几的哼哼说,那微微吊着的尾音,分明能听出克制不住的喜悦和惬意。

    乔伊沫,“……”

    慕卿窨睨乔伊沫,“闹够了就把忽家的孩子送过去。”

    “看情况吧。可可她喜欢跟忽家的那胖小子玩儿,跟那小胖子待在一块,不哭。”鬼影啧了下,几分苦恼说。

    乔伊沫,“……”

    敢情他一并把景尧掳走,是怕可可没玩伴哭闹呢?

    他把景尧当什么了?乔伊沫翻白眼,对慕卿窨用手语道,“你告诉他,然姐很担心可可,刚才给我打电话,急得语无伦次,情绪波动很大。可可是他的女儿没错,但也是然姐的心头肉。他要有半点在意然姐,就该立刻把可

    可送回然姐身边……还有景尧。”

    慕卿窨注意到,乔伊沫说到景尧时,眉头明显拧得深了许。

    慕卿窨眯眯眼,将乔伊沫表达的意思转述给了鬼影。

    鬼影沉默了半响,语气沉凝,“老大,我心里有数。”

    乔伊沫抿着嘴角。

    心想,他要是心里有数,就不会不声不响的带走忽可和景尧。

    现在知道景尧和忽可在鬼影这里,比起担心他们,她更担心忽然的状况。

    若是忽然因此大受刺激而……有他后悔的!

    ……

    结束和鬼影的通话,慕卿窨垂眸,眸光忽明忽暗,盯着乔伊沫,“可以了么?”

    乔伊沫看他一眼,点头,拿起手机就要发信息联系忽然。

    只是,不等她打开手机,一只手腕再次被男人骨节雅致的大手捉住。乔伊沫愣了愣,抬头看向他。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