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第920章 只想讨你喜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集团手机网址亚洲必赢导航

小说: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作者:烟十一
返回目录

    “说好了,确认两个孩子在鬼影那儿,你就跟我出去。”慕卿窨说着,拉着乔伊沫朝楼梯走。

    什么时候说好的?

    乔伊沫挣动手腕,小脸板着。

    慕卿窨回头睥她一眼,笑哼,“老实点。”

    乔伊沫瞪他,腮帮子鼓了起来。

    ……

    到车上,乔伊沫终于得空发消息给忽然,末了,看着同她一样坐在后车座的男人,“你出去带着我干什么?”

    慕卿窨给了司机一个眼神。

    司机点点头,发动车子。

    “今天是十五号。”

    “……”十五号怎么了?

    乔伊沫皱眉看着慕卿窨。

    慕卿窨握着她的手,手指有些用力,深深看着她,语速轻缓,“去了就知道了。”

    “……”

    ……

    车子驶出市区,往郊区的半山腰攀驶。

    乔伊沫后腰抻直,脸上覆上点点苍白。

    这条路,似乎是通往慕宅的方向……

    所以,他要带她去的地方是……慕宅么!?

    慕卿窨侧凝着乔伊沫越绷越紧的侧脸,双眸漆深如墨。

    ……

    最终,车子直接从慕宅大门穿过,直绕到慕宅后宅环境最为清幽,空气最好的青蓝院门前停下。

    车子停下,司机即时下车。

    “委屈一下。把这个穿上,这个,戴上。”

    慕卿窨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件黑色的薄风衣和黑色的贝雷帽递给乔伊沫,柔声说。

    乔伊沫看着眼前的风衣和帽子,睫毛一颤,看着慕卿窨。

    “不喜欢?”

    慕卿窨口吻随性,好似乔伊沫说不喜欢,便可以不用穿戴他手里的风衣和帽子。

    乔伊沫抿了抿发干的嘴唇,伸手接过风衣和帽子的手,指尖不受控制的颤抖。

    慕卿窨视线扫到,眼角线条轻沉。

    乔伊沫没再问慕卿窨带她到慕宅,又让她乔装的目的,穿上和风衣,戴上了帽子,沉寂的心口,燃起一丝希翼。

    下了车,慕卿窨手握玄黑的龙纹拐杖走在前,每一步都踩得极稳。

    乔伊沫微低着头,跟在他身后,除了个子瘦小了些外,倒是像慕卿窨的跟班。

    走进院门,穿过两道半圆形的拱门,走过石桥到一个种满各色花草的小院里。

    整个院子的景致,像是只有在画里才能看到的美好和漂亮。

    “咳咳咳……”

    一串咳嗽声从其中一间厢房传出。

    乔伊沫面色一怔,就见慕卿窨蓦地加快了步伐,三两步便迈向其中一间房门,推门走了进去。

    姿态是她很少见的急切。

    乔伊沫伸手摸了下自己的心口,实在是那里跳得太快了。

    乔伊沫怔怔的在原地站了会儿,缓慢提步朝门口靠近。

    “小苼,怎么又咳嗽了?有没有乖乖吃药?”

    慕卿窨放得极轻极柔的嗓音,依旧有掩饰不住的浓浓担忧。

    “……少爷,药吃过了……每天都有按时服药。”

    中年女人战战兢兢道。

    “爸爸,你今天迟到了,嗯,迟到了快四十分钟了,小苼要罚你哦,这样,你下次就不敢再迟到了。”

    稚声稚气的小嗓里,夹带着无法忽视的虚弱喘息。

    而随着这道声音传来,乔伊沫人也走到了门口,眼皮轻颤着抬起,便看到了房里的场景。

    夏日的烈焰还在继续,瘦小苍白的女孩儿却穿着粉色的大衣,白色裙子和浅灰色不算薄的打底裤,比她的手还要小上几分的脚丫套着与她衣服颜色相近的兔子毛绒拖鞋。

    女孩儿很瘦,气色极差,整个人看着病恹恹的,可那一头扎高,绑着一根大辫子的头发却乌黑浓密。

    她的眉毛也是,黑黑的,形状极好。

    两道黑眉下的眼睛,清亮乌润,像两颗明珠镶嵌在了里面。

    她歪着小脑袋,软软的,装出一副大人训斥孩子的摸样撅着小嘴看着慕卿窨。

    慕卿窨坐在她面前,手边接过佣人递来的毯子又往女孩儿身上套,表情柔软,黑眸却尽是担忧和疼惜,低声说,“是爸爸不好,爸爸道歉,小苼要如何惩罚爸爸,爸爸都接受。”

    “嘿嘿。”慕芷苼把手从毯子里挤出来,小小白白的两小只啪的捧住慕卿窨的脸,把他的脸当玩具,揉来揉去,笑嘻嘻说,“小苼说着好玩儿的,小苼才舍不得惩罚爸爸。小苼最最最最最喜欢爸爸了,咳咳咳咳…

    …”

    “小苼。”

    慕卿窨连人带毯子把小人儿抱进了怀里,大掌从后轻轻抚拍她的背。

    “咳……爸爸,小咳咳,小苼不难受,一点都不,就是忍不住想咳嗽,嘿嘿……”

    小家伙仰头看着慕卿窨,两只眼睛都咳出眼泪了,一脸童真的说。

    慕卿窨蹙眉。

    “爸爸,你别皱眉头,呵呵,像老头儿……”慕芷苼伸手戳戳慕卿窨的眉头,眨着眼睛说。

    慕卿窨叹气,握住她的小手,力道很轻,像生怕捏一下就把她的手儿给捏坏了似的。

    “她,她是谁?”

    颤得都快听不清的声音在这时响起。

    慕卿窨眼廓微凝,抿住嘴角,看向前。

    乔伊沫已然走了进来,站在离沙发区将近一米的地方,脸上是极端迷惑茫然的神情,瞪大双眼看着慕卿窨怀里的慕芷苼。

    “……爸爸,这个姐姐是谁啊?她是你的朋友么?”

    慕芷苼看到乔伊沫,愣愣的小声问慕卿窨。

    慕卿窨喉头滚动了下,沉然提了口气,低头盯着慕芷苼,“小苼不是一直在问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看小苼么?现在,她回来了。”

    乔伊沫,“……”!!!

    眉心狠狠跳动,难以置信的盯向慕卿窨。

    “妈妈?”

    慕芷苼倏地睁大眼睛,惊讶又有些迷茫道。

    “……嗯。”

    慕卿窨抱起慕芷苼,从沙发站起,凝视着乔伊沫看了片刻,朝她走了过去。

    乔伊沫攥紧拳头,眼球随着慕卿窨抱着慕芷苼越走越近而巨颤不止。

    慕卿窨站在乔伊沫面前,眸光涌动暗红,嗓音有了分喑哑,“小苼,妈妈现在就在你面前,你想不想抱抱她?”

    慕芷苼盯着乔伊沫,这时反倒有些怯怯的,搓着两只瘦削的小手,小嘴微微向上撅着,渴望,却仿佛有些生气般。

    “你不想妈妈吗?”

    慕卿窨看着乔伊沫抖动的脸,低沉道。

    慕芷苼委屈的垂垂睫毛,小小的点了点脑袋,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朝乔伊沫伸了手,上半身缓缓靠近乔伊沫。

    当她的两只胳膊圈住乔伊沫脖子的一瞬,当她身上的软香拂进鼻息的一瞬,乔伊沫触电般的,蓦然伸手推开慕芷苼的双手,竟是仓惶的向后退了去,摇着头看着慕卿窨和慕芷苼!

    不会的!

    怎么可能呢?

    明明是男孩儿啊……

    难道,难道他还想骗她么!?

    不对不对!

    乔伊沫一只手痛苦的摁住太阳穴,双瞳烈红。

    如果这个小女孩儿只是他找来骗她的,就算他和这个小女孩儿演技再好,事先排练得再天衣无缝。

    可有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伪装的!

    依恋!

    他们彼此之间的那种依恋,绝非是一朝一夕便能达成的默契。

    是,是她错了,是……郭教授诊断错了么!?

    其实是女孩儿,是女孩儿么!?

    “乔乔……”

    “乔乔!”

    “乔乔……”

    “……”

    身体被猛地摇晃了几下,乔伊沫周身抽搐般抖了抖,睁大了眼,大口喘息。

    慕卿窨不知什么时候已然放下慕芷苼。

    他一手握着乔伊沫的肩,一手环住她的腰,黑眸紧凝着她,面容覆着掩饰不住的紧张和忧虑。

    乔伊沫一颗心似被一张渔网勒住。

    她瞳眸里印着慕卿窨的脸,可真正看的,好似又不是他。

    “乔乔……”

    慕卿窨握着乔伊沫的肩把她带进怀里,另一只手往上有些重的抚她的后脑勺,“对不起,我应该提前告诉你,而不是直接带你过来,我并非有意刺激你……没事了,冷静点好么?”

    慕卿窨的话隐隐约约洒进乔伊沫的耳膜,下一秒,乔伊沫便察觉到风衣衣摆被什么抓着往下扯了扯。

    跟着,一道软乎小心的嗓音飘进了她的耳蜗,“妈妈,你没事吧?是小苼吓着你了么?小苼不是故意的。”

    妈妈……

    乔伊沫眼眶猛地袭上一股强烈到无法抑制的热流,这股热流冲出了她的眼眶,肆意的从她脸上淋洒而下。

    心口的位置,疼,很疼!

    “妈妈是不是不喜欢小苼抱?小苼记住了,妈妈不喜欢小苼抱,小苼就不抱。妈妈,你不要不喜欢小苼。小苼很乖的。”

    慕芷苼带着哽咽,小声小气说。

    乔伊沫咬住下唇,整个人都在哆嗦。

    ……

    离开的时候,乔伊沫先行上了车。

    慕卿窨似是要交代些什么,约半小时后才坐了上来。

    司机开车前,佣人急急忙忙从院门内冲了出来。

    慕卿窨约是担心与小苼有关,拧眉滑下车窗,“怎么了?”

    佣人摇摇头,伸手从车窗递进来一个东西。

    慕卿窨眯眼,接了过来。

    “小小姐给,给那位小姐的。”佣人压低声音说完,扭身小跑着进了院门。

    慕卿窨抿唇,转头,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正透过他这边的车窗,微红着眼,看着院门口的乔伊沫,“小苼给你的。”

    乔伊沫眸光微微浮动,低头看去,看到了慕卿窨掌心的两颗糖果。“小苼身体不好,医生明令不让她吃这些。所以都是每隔几天才给她一颗,解解馋。”慕卿窨望着乔伊沫,声音很轻,“这两颗糖她大约是不舍得吃,特意留下来的。今日见到你,想,讨你喜欢,便给你

    了。”乔伊沫盯着那两颗糖果,眼底的酸意汹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