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第956章 乔伊沫紧抱住他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www118kj开奖现场com开奖结果开奖结果一

小说: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作者:烟十一
返回目录

    眼前黑了黑,乔伊沫怔凝的双眼微微一转,抬头往上看。

    对上慕卿窨幽深黑眸的一刻,乔伊沫吸了口气,意识彻底回笼。

    “在想什么?”

    慕卿窨盯着她问。

    乔伊沫摇了下头。

    “不想说?”

    乔伊沫看着他,“没想什么。”

    “晚上有个聚会,等等又要出去。晚上想吃什么,让佣人做。”慕卿窨至始至终都紧盯着乔伊沫。

    又要出去?

    乔伊沫默了几秒,“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你想知道?”

    慕卿窨面容沉静,语气平平。

    “……你不想说算了。”

    乔伊沫垂着睫毛道。

    慕卿窨就真的什么都没说。

    乔伊沫拧了眉头,掀起眼眸望着他。

    慕卿窨忽然像是有些心不在焉,他看着乔伊沫,可注意力却似乎在别的地方。

    乔伊沫嘴唇抿动,没忍住伸手道,“你说的聚会是和战先生他们么?”隔了好一会儿,慕卿窨沉淡的嗓音才响起,“长洋的那位年前遇意外难产险些母子不保。后来艰难生下孩子却是个低体重儿……好在一切有惊无险,母子还算平安。今晚长洋给孩子办了百日宴,邀我出

    席。”

    难产?低体重儿?!

    乔伊沫心悸,捏了捏指尖,咬唇犹豫看着慕卿窨说,“那个孩子现在还好吧?”

    “嗯。”

    “……我,能去看看么?”乔伊沫双瞳闪动些许期待。

    慕卿窨眉心蹙起,默不作声的盯着乔伊沫。

    乔伊沫握住手指,片刻,有些低落道,“不方便,是么?”

    “没有。”

    慕卿窨眯了眯眼,没有情绪的扔下这两个字,便抬步朝楼上去了。

    乔伊沫脸微微发僵,扭头,咬紧嘴唇,局促的看着慕卿窨的背影。

    ……

    去徐家前,乔伊沫一开始是期待,但从徐家离开,乔伊沫却忍不住的后悔。

    坐在后车座靠窗的位置,乔伊沫死死抿紧嘴唇,保持看向车窗外的姿势,一双眼,红了又红。

    而一路上,慕卿窨亦是一言不发。

    回到封园,慕卿窨和乔伊沫一前一后进去。

    穿过客厅,乔伊沫看着慕卿窨径直上了二楼,背影很快消失在书房门口。

    乔伊沫攥了攥手指,红润的双眼,衬得她的脸,白得过分。

    在客厅僵站了几分钟,乔伊沫蓦地一咬牙,绷着背脊骨,朝楼上冲了去。

    ……

    嘭——

    书房门猛地从外推开,门板撞到墙壁发出一道巨响时,慕卿窨正站在落地窗前,一手插着兜,一手捏着一盒烟和打火机。

    闻声,慕卿窨只是微抿了嘴角,漠然侧身,眸光清淡看着冲进来,站在门口前不远,一脸愤懑……委屈盯着他的小女人。

    “我今天到底做了什么惹你不痛快的事?你要不高兴带我去参加聚会,你不带我去便是。你横竖看不惯我,一直找我麻烦干什么!?”

    乔伊沫咬着牙,郁火伸手道。

    从大年初二被他带回封园至今,两人相处虽谈不上十分“融洽和睦”,但也算相安无事。

    乔伊沫心下怨他的霸道归怨,从回到封园开始,她并未因此发难与他争吵。

    所以乔伊沫实在想不到,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他了。

    一直冷着脸,“阴阳怪气”也就罢了,她装作看不到感觉不到也就过去了。

    可他在徐家竟然……

    若非他还顾忌那是他好友的家,因此隐忍着没有流氓到底……要不然他还真能再强迫她一次!

    “别人家的孩子就那么好,你就那么喜欢是么?”

    慕卿窨冷笑。

    乔伊沫,“……”

    “你还记得小苼么?嗯?!”

    慕卿窨阴森森道。

    小苼?

    乔伊沫满腔的不忿和郁结刹那间便不知道沉到什么地方去了,蹙紧眉道,“小苼,小苼怎么了?”

    “你不必装出一副关心她的样子!”

    “……”

    乔伊沫呼吸有些重,快步走到慕卿窨面前,“我昨天刚和小苼视频过,她看上去跟往常一样……我还和她约定,等她好些了,带她去游乐园……”

    听到乔伊沫说,她昨天刚和小苼视频过,慕卿窨眼底的阴霾有所消减。

    从乔伊沫身上抽回目光,慕卿窨沉沉看着窗外。

    乔伊沫心尖发寒,伸手拉了把慕卿窨,在慕卿窨拧眉看向自己时,急急道,“小苼到底怎么了?”

    慕卿窨薄唇抿直。

    “慕卿窨!”

    乔伊沫气息卡在胸腔,沉甸甸的,急得脸忽白忽红,“你能不能先告诉我小苼的情况,再继续生你那莫名其妙看不惯我的气!”

    慕卿窨,“……”

    慕卿窨眼廓缩了缩,低低一哼。

    乔伊沫眼睛红得厉害,又急又气的瞪着慕卿窨。

    很多时候,乔伊沫都觉得慕卿窨故意气起人来,真能把人气死!

    瞧着乔伊沫都快哭了,慕卿窨心下这才平衡了。

    至少他能确定,在乔伊沫心里,小苼这个“女儿”,也占据着不轻的分量。

    ……

    “你,你说小苼有可能撑不过两个月……”

    乔伊沫双手猛烈发抖,泪腺全面崩溃。望着瞬间哭成泪人的乔伊沫,慕卿窨这下知道心疼了,一手揽过乔伊沫,一手轻抚她脸上的泪珠,低柔道,“小苼是早产儿,身体各项机制功能都有不同程度的缺陷,免疫力比之正常出生的孩子弱得多

    ……也因为早产,功能发育不全,小苼生下来不久,便查出有心脏病、哮喘病以及其他一些因为相应器官受损而引起的并发症。”“其实从一开始,医生便透露像小苼这样的情况,活下来很难。而且,即使奇迹发生活了下来,她也无法像正常人那样生活。所以,小苼从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离开,到今,从未离开过她所住的院落一步。”

    “从年前开始,小苼的状态每况愈下,每次稍有不好,便相当于去鬼门关走一遭。今天,小苼又出现了一次休克!医生说,这样的情况若再出现一次,小苼极有可能……永远的离开!”

    “……可是,每次我跟小苼视频,小苼的状态都没有明显的差别。”

    乔伊沫痛心道。

    “小苼从有意识开始,便乖巧懂事。她喜欢你,不想让你担心。”慕卿窨暗哑说。

    乔伊沫一颗心都揪了起来,“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这么多年,能想的办法我都想过。乔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慕卿窨猛地抱紧乔伊沫,苦涩道。

    在脆弱的生命面前,再强大的人,也无计可施。

    乔伊沫脸色白得不见一丝血色,只觉得浑身的血肉都在急剧的压缩,箍着她的每根骨头,要命的泛起疼意。

    她闭上眼,泪流满面。

    ……

    知道小苼的真实状况,乔伊沫不死心的找了许多相关的医学书籍,并且联系上郭记闳,千方百计的通过郭记闳认识了许多相关领域的顶级教授和专家。

    其中有一部分教授和专家,都被慕卿窨找来给小苼看过。

    这也方便了乔伊沫进一步了解小苼的情况。

    同时,乔伊沫知道,慕卿窨给小苼联系的医生必定是全世界极具名望的泰斗,连他们都束手无策,自己做这些,到最后很有可能只是徒劳。

    乔伊沫只是,抱着一丝希冀和盼望,盼望——奇迹的发生!

    ……

    一晚,乔伊沫与郭记闳视频通话刚结束,慕卿窨恰好拧门进来。

    四目相对的一瞬,乔伊沫眼泪忽然止不住的往下流,脸上的神情几近崩溃。

    慕卿窨握着门把的手一颤,关上门,快步走了过去。

    走近,乔伊沫竟是主动抻起身子,伸手紧抱住了他的腰。

    慕卿窨轻滞,低低喘息一口,凝目盯向她。

    乔伊沫肩头不停的颤抖,脸越来越深的朝慕卿窨的腹部埋去。

    没一会儿,慕卿窨便察觉到从腹部传来的湿意。

    慕卿窨忙伸手,捧着乔伊沫的头,将她从他腹部微微推开,眸光紧绷盯着她泪迹斑斑的小脸,声线涩哑,“怎么了?”

    乔伊沫皱紧眉,豆大的泪珠成串的从她眼眶砸落。

    她不停的抽噎,好半响情绪都处在失控状态。

    慕卿窨抱起她,坐到床沿,让乔伊沫坐在他腿上,唇角抿得直直的,静默的给她擦眼泪。

    “怎么办?一个月了,一个月了……一点进展都没有……怎么办?”

    “我不敢,我不敢看小苼的脸……”

    “我一看她就受不了!”

    “我救不了我们的孩子,我救不了小苼,我谁都救不了……”

    “我该怎么办?我一点用都没有……为什么只有我这么没用!”

    “要怎么,要怎么救她……我该怎么救她……”

    乔伊沫望着慕卿窨的双眼情绪崩塌,双手胡乱急促的挥动。

    她的痛苦和无助以及深到骨子里的自责和愧疚,沾染在她周身每一缕气息里。

    慕卿窨眼角蓦然潮热,捉着乔伊沫剧烈发抖的手放到唇边安抚的轻吻。

    可是下一秒,乔伊沫猛地将手抽出,一双满是红血丝的眼眸睁大最大,盯着慕卿窨,“我可以把我的心脏,我的五脏六腑给‘她’,只要能救‘她’,只要能,我可以拿我的命去换,真的,真的……”

    慕卿窨眉心隐忍抽动,在眼角那抹潮热克制不住的溢出的瞬间,他抱紧乔伊沫,脸埋进她柔软的发丝间,“我知道,我……知道。”

    乔伊沫依旧在慕卿窨怀里不停的挣动。

    她很难过,很难过……这股空前强烈膨涨的情绪,逼得乔伊沫想尖叫,想发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