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第989章 我昨晚怎么着你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有多少被黑的云顶集团备用网站

小说: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作者:烟十一
返回目录

    慕卿窨亲自将景尧送到纯钇办理入学登记。

    未免不必要的麻烦,慕卿窨直接让战廷深给校长提前打了电话打点,因此登记的过程还算顺利。

    教学楼下。

    慕卿窨无视本让邓猛准备好景尧需要的一应读书用品,中间不知出了什么岔子,代替邓猛前来的鬼影,对满脸不情愿的景尧说,“放学以后,战叔叔派人来接励远他们时,也会顺带接你去战叔叔家。”

    景尧心情本来就不美丽,听话,眼皮上翻瞥慕卿窨,“你过来不是接我们回去的么?”

    慕卿窨看着景尧,“问这么多干什么?让你去战叔叔家自然有我的考量。”

    考量?

    景尧忍住不翻白眼,“知道啦。”

    “要上课了。”

    励远适时提醒说。

    “去吧。”

    慕卿窨顿了顿,伸手摸了下景尧的头。

    景尧,“……”

    一脸见鬼的小表情。

    他摸他头了……他竟然摸他的头!!

    “慕叔叔,我们走了。”

    励远礼貌道。

    “嗯。景尧就交给你了。”慕卿窨柔和道,“你帮慕叔叔看着他些。”

    景尧,“……”

    他比励远大好不好?需要他看着?

    励远看了眼景尧,说,“我们会彼此照顾的。”

    励远回的是,彼此照顾。

    慕卿窨扬眉,清眸掠过抹赞赏,浅笑看着励远。

    “我们可是好哥们。”

    景尧舒坦了,一条肥胳膊搭到励远肩上,抖着一条腿嘚瑟的瞅慕卿窨,“我会罩着他的。”

    励远没表情。

    慕卿窨懒得说他,从鬼影手里拿过书包,丢给景尧。

    景尧慌忙接住,埋怨的噘起小嘴,就不能好好给么?究竟是有多嫌弃他!

    “走啦。”

    景尧哼哧道。

    说完转头就走,小背影倔强着呢。

    慕卿窨瞧着,一双清冷的眼眸慢慢多了抹温度。

    鬼影看了看走远的景尧和励远,又看了看慕卿窨,抽抽嘴角说,“老大……”

    “不是让你滚么?”

    慕卿窨冷漠转身,迈步向前。鬼影委屈的皱眉,巴巴跟上,“老大,我是来跟您说一声,我去领罚了。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可能就不能随叫随到了。有什么吩咐的,您交代给邓猛和孙据他们吧。还有凌音,德国那边的事她差不

    多交接完了,这两天就能回。”

    “你是在指挥我么?”

    慕卿窨凛然盯向鬼影。

    “……老大,我哪儿敢啊。我现在可还是戴罪之身。”

    鬼影小声说。

    慕卿窨哼了声,“翅膀硬了你,有什么是你不敢的?”

    “老大。”

    鬼影难受道,“我错了,真的错了,是我伤了您的心,毁了咱们俩百分百信任的感情……但是,不是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么?您不能堵了我改过自新忏悔补救的路啊。老大……”

    “别说了,不想听。”

    慕卿窨面无表情说。

    “……”

    鬼影憋了几秒,破罐子破摔,干脆耍起赖来,拔高音量道,“老大,是不是我自裁了,您心里就好受了,就会回心转意原谅我?”

    慕卿窨不说话。

    “老大,您别动。我立马当着您的面儿切个腹……”

    “滚!”

    慕卿窨阴厉瞪他。

    “老大,咱们主仆情谊三十多年了,我就犯了这么一次错,您就真的不能原谅我么?老大……”

    “滚!”

    “老大……”

    “滚!”

    “老……”

    “滚!”

    “……”

    “那我滚了。”

    鬼影作势就要往地上……真滚。

    慕卿窨瞧见,太阳穴两边突突的跳,一张俊脸刷地全黑了,抬脚就往鬼影身上踹去。

    “哎哟……老大,啊……别踹了……别……哎哟……”

    “别让我再看见你,见一次打一次!”

    “老大~~~~~”

    鬼影直接冲慕卿窨来了个油腻腻的娇嗔。

    “……你切腹吧!现在就切!”慕卿窨咬牙切齿。

    鬼影立马规矩站好,不作妖了。

    慕卿窨皱眉。

    ……

    开往珊瑚水榭的车上。

    车子在车道行驶了近半小时,除了轮胎摩擦路面发出的声响外,整个车厢鸦雀无声。

    鬼影坐在驾驶座,双手紧抓着方向盘,一张英俊的面孔严肃的绷着,平视前方的双瞳却隐约浮着缕缕红光。

    后车座的慕卿窨从车外抽回视线,清淡淡觑了眼驾驶座反常沉默的鬼影,顿了顿,说,“吃了哑药了?”

    鬼影眨了眨半个小时没眨的眼睛,动了动涩涩的鼻子,从车镜里看了眼慕卿窨,沙哑道,“我还以为您这次是铁了心的要把我赶走,所以担惊受怕的几天都没睡好觉,心里乱着呢。”

    慕卿窨眸光平静,“以你的能力,离开封园,到哪儿都能混出一片天来。”

    “离开封园我就没根了。”

    鬼影说。

    “四十多岁,还是一个孩子的父亲,说出这样没骨气的话,不嫌丢脸?”

    慕卿窨哼道。

    “丢脸我也不想离开您。”

    鬼影犟道。慕卿窨看着鬼影,有几秒钟没说话,后慢声说,“邵城,你我心里都明白,你并非离不开我,离不开封园。你只是执着于心里的信念。而我之所以没有将你赶出封园,一来是这三十多年的朝夕相处,在我心里,你不仅是我的下属,还是我认定的兄弟;二来乔乔离开我的这几年,我知道你一直心存愧疚,我过着如同地狱一般的生活,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我不希望你我熬到终于阴雨初霁的这天,我解脱了

    ,你却因为离开封园继续痛苦自责的活着。”

    “你不离开封园,是因为你信守承诺,一辈子效忠我保护我的承诺。我给你机会,不是基于你的能力不凡可以在许多方面为我所用,而是,在我心里,你是我在乎的人,我的兄弟。”

    鬼影热泪盈眶,“我知道。”

    也许是慕卿窨从未在他面前表露过对他身份的定位,鬼影心里既有深深的感动和温暖,也有自责和懊悔。

    因为他明白。

    慕卿窨之所以这般恼怒痛恨他暗中与慕子栩联系,将他的信息传递给慕子栩,是源于他把他当最信任以及在乎的兄弟。

    如果这次是邓猛抑或孙据,慕卿窨兴许连情绪都不会有,直接赶走便是。

    哪怕邓猛和孙据是他的左膀右臂!

    “没有下一次了。”

    慕卿窨道。

    那种被信任的背叛了三十多年的感觉,一次就够了。

    鬼影捏紧方向盘,“不会有了!”

    他的初衷并不是想伤害慕卿窨,背叛更是从来没有想过。

    只是这件事,所造成的结果已经超出这件事本身的性质,它就是刺伤了慕卿窨,就是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背叛感。

    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

    但现在已经很少有事情能触痛到他。

    一旦触痛,便会烙印般刻进一个不经意触碰便犹如掉进阴冷深渊里的角落。

    而这个角落的存在,仿佛永远没有消失的一天,顽固的生长在他的身体里。

    这件事让鬼影明白。

    当一个人为另一个人做一件事时,首先要抛开的便是一切的自以为是。

    因为很多事,你觉得是为对方着想,觉得做这件事不值一提无伤大雅时,也许对方并不觉得,也并不需要。

    “好了,过去了。”

    慕卿窨眯眼看着鬼影殷红的眼角,低叹,“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我打算带乔乔出去一趟。我不在的这一个礼拜,就别想着要去领什么罚,集团和封园都需要你看着。”

    鬼影平复情绪后道,“您和乔小姐去哪儿?”

    慕卿窨没应他。

    鬼影抿唇,还保密呢。

    “那龙威怎么处置?”

    “现在就处置他,太便宜他了。他伤得似乎有些重,安排医生给他治,留口气。至于龙威笼络的那些人,该教训的教训,该送监的送监,通通处理了。”

    鬼影点头,眼神飘忽。

    他想问,凯西从澳大利亚带回的那位少爷该怎么安排……

    想着他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勉强得到了原谅,这会儿问这个,会不会有那么丢丢太不知死活了?

    “其他的事,一律等我回来。”

    慕卿窨盯着鬼影,眼底闪动着几缕分不清为什么的寒光。

    鬼影后颈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得令。”

    ……

    慕卿窨抵达珊瑚水榭近十点。

    意料之中的,乔伊沫还在睡。

    在客厅与带胖芽的战曜和盛秀竹坐了会儿,近十一点,上楼去了乔伊沫所在的客房。

    房门一打开,便看到把自己团成一团蜷缩在床上只露出一颗脑袋的乔伊沫。

    慕卿窨眸光放柔,关上房门,走到床边,弯身亲了亲乔伊沫的眼角。

    坐在床边,慕卿窨道,“这么能睡,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昨晚怎么着你了。”

    乔伊沫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怎么,墨扇似的一对长睫毛颤了两下,然后翻了个身,背对着慕卿窨。

    乔伊沫这会儿要是睁开眼,一定会被慕卿窨此刻眼底快要满溢的宠溺吓到。

    慕卿窨静静凝着乔伊沫睡得娇红干净的小脸看了十多分钟,才伸手把人从被子里剥了出来,捞进怀里去了洗浴室。

    乔伊沫被放坐在洗漱台上时,醒了,懵懵懂懂的看着慕卿窨。

    慕卿窨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去拿漱口杯,余光扫到她懵然睁开的双眼,嘴角轻卷,偏头捉着她的唇角亲吻。

    乔伊沫彻底清醒了,望着他冷不丁就开了口,“慕哥哥,几点了?”

    慕卿窨垂着黑睫,足足过了三四秒,声线平淡回道,“快十一点半。”

    “十一点半!?”

    乔伊沫吓一跳,嗓音也拔高了。

    只是她的声音不知是刚睡醒的缘故还是长期无法正常开口的原因,暗哑得接近……鸭嗓。

    慕卿窨依旧垂掩着眼皮,如常的与乔伊沫对话,“嗯,我若是不叫你,你这么能睡,估计能睡到晚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