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第994章 我有多喜欢你,多爱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73亚洲必赢73

小说: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作者:烟十一
返回目录

    其实,慕卿窨惊艳的倒不是乔伊沫那句毒死莫霄婳的话,而是那句“你们莫家的每一个人,都让我恶心得想吐”。

    这每一个人中,自然也就包括曾在乔伊沫生命里占据着举足轻重位置的莫霄蘭!

    孙据抽动嘴角,“一字不差。”

    “好。”

    慕卿窨面上皆是柔色,看上去就是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

    孙据,“……”

    ……

    下午刚过五点,乔伊沫便收拾妥当,出门去纯钇接景尧。

    和励远朝学校门口走时,景尧老远就看到了特意站在醒目位置翘首往里看的乔伊沫。

    景尧有些意外,他以为早上慕卿窨那样说了,意味着他们不会来学校接他放学。

    “是乔婶婶。”

    励远说。

    “我又不是三四岁的孩子,需要亲自来接么?真是。”

    景尧抬着下巴,斜眼看励远,哼哼说。

    励远抿了抿嘴角,“你要是这么不喜欢乔婶婶亲自来接你,待会儿你就跟乔婶婶说,以后都不用来接你不就好了。”

    “……”

    这个人,听不出来他故意的吗?

    他要不是战叔叔和相思婶婶的儿子,真的很不想和他好好相处,太不招人稀饭了!

    景尧噘起嘴,哼了声,大步朝门口走了去。

    励远望着景尧“庞大”的背影,默默扬了下眉头。

    ……

    “你怎么来惹?”

    景尧傲娇说。

    乔伊沫摸摸他的头,从他胖胳膊上取下书包。

    “干么?”

    景尧一把抢了回去,往肩膀上一挎,瞄着乔伊沫道,“你胳膊还没我手腕粗呢,我自己挎吧!”

    乔伊沫笑了。

    小家伙还知道体贴人。

    “乔婶婶。”

    励远礼貌道。

    “小远。”

    乔伊沫弯起眉眼,打从心里喜欢这个酷酷的却很懂事的小家伙。

    景尧和励远一下呆住了,直直看着乔伊沫。

    “我们别挡在门口了,来。”

    乔伊沫握着景尧和励远的胳膊,朝外走了一段。

    “少爷。”

    张政在这时也走了过来。

    乔伊沫看到,对张政点了点头。

    “乔小姐,景尧少爷。”

    “您来接小远回去的吧?”

    乔伊沫说。

    “是。”

    张政边说边从励远手里拿过书包,对乔伊沫客气说,“您是来接景尧少爷回去的么?”

    “嗯。”

    “我们家先生特意吩咐我接上景尧少爷一起呢。”

    张政道,“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

    “您还要去幼儿园接时勤时聿吧?”

    乔伊沫知道,时勤时聿就在纯钇的幼儿园部上学。

    “已经接上了。两位小少爷放学较早,所以一般都是先接上两位小少爷,再过来接励远少爷。”

    张政耐心回道。

    “那您赶紧带小远上车吧,别让两个孩子等久了。”

    乔伊沫忙说。

    “诶。”

    张政道,看向励远。

    励远吸了口气,望向乔伊沫的双眼尤带了分惊疑,说,“乔婶婶,我走了。”

    “快去吧。”

    乔伊沫微笑。

    ……

    “你,你你……”

    坐上车,景尧瞪着乔伊沫,舌头惊愕得直打结,一句话半天都没说清楚。

    乔伊沫突然想到自己出门时给景尧带的水果,从包里翻了出来,递给他。

    景尧看到食物,本能的接了过来,两只眼睛从乔伊沫开口之初,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

    “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突然就能说话啦?”

    乔伊沫替景尧打开水果盖子,声音依旧有些哑涩,不过已经能听出些许原本的清柔细软。

    景尧眼珠子转了下,好奇的同时,不忘抓了颗葡萄塞进了嘴里。

    “我能重新开口说话,你的功劳大着呢。”

    乔伊沫满目柔光看着景尧。

    景尧对上乔伊沫的眼睛,竟有些不好意思的闪躲。

    “跟我有什么关系?”

    “以前我不能说话,是因为我心里有结,无能为力。而你回到我身边了,就是打开这个结的关键。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多爱你。”

    乔伊沫低低柔柔说。

    景尧,“……”

    小脸通红,不自不觉往嘴巴里塞了很多水果,嚼都嚼不动。

    乔伊沫什么都没说,默默拿出纸巾给景尧擦嘴边溢出的果汁。

    景尧好容易将嘴里的水果吃下去,低着头小声说,“那我要是不回来,你是不是永远都不能说话?”

    乔伊沫认真的想了想,苦笑,“我不知道。”

    景尧抬起眼皮看乔伊沫,吧唧了下嘴,“突然觉得做你的孩子应该是很幸福的事。”

    乔伊沫,“……”

    乔伊沫盯着景尧,眼眶里慢慢续起水雾,半响,“是么?”

    景尧冲她扯了下嘴角,过了几秒说,“你能说话了,挺好的。这样我就不用跟你比手语了,累死了。”

    乔伊沫红着眼睛,看着他笑,“真是难为你了。”

    “……不过我现在还没想认你们。”

    景尧小爷拽拽说。

    “没关系,咱们有的是时间。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想认我们了,就什么时候认。”乔伊沫说。

    景尧,“……”

    以前,景尧就觉得乔伊沫对自己挺温柔挺宠的,但跟现在的乔伊沫一比……简直没法比。

    ……

    乔伊沫去学校接景尧的功夫,慕卿窨与医疗团队一起,将小苼从cs那边移了过来。

    而乔伊沫和景尧回到封园,小苼正好醒了。

    “哥哥?”

    小苼惊讶的盯着景尧,小声道。

    乔伊沫与慕卿窨对看了眼。

    慕卿窨沉淡开口,“嗯,哥哥比小苼大一点,因为一些原因与我们分开了,前不久才回来。”

    打算让小苼和景尧见面前,慕卿窨和乔伊沫便商量好了,就这么告诉小苼。

    其实原本乔伊沫是准备说,两人是双胞胎的,但……参照了下现实,觉得实在没有可信度,放弃了。

    “小苼有哥哥?”

    在听到慕卿窨的解释后,小苼由惊讶转为惊喜,分明的大眼闪亮的望着景尧。

    小苼的世界太过单纯,虽然自出生起便病痛缠身,但小丫头有一颗非常善良美好的心。

    她根本不会去想,慕卿窨和乔伊沫会说谎骗她。

    慕卿窨说什么,她便信什么。

    乔伊沫心尖软得不可思议。

    这个小丫头,根本就是个小天使。

    “我刚回来就来看你了,不过你那时候睡着了,所以我们没见着。”

    景尧趴在小苼床边,看着小苼说。

    “哥哥一回来就来看我的吗?我好开心。”

    小苼笑弯了眼睛。

    额……

    景尧抿住小嘴,犹豫了下,点头,“嗯。”

    小苼咯咯笑起来。

    “你痛不痛?”

    景尧指指小苼手背上的针管,皱着一对小黑眉毛道。

    “不痛。”

    小苼可爱回道。

    “呵。”

    景尧笑笑,“你真可爱。”

    “哥哥好帅。”

    小苼立刻回夸。

    “我也这么觉得。”

    “哈哈……”

    小苼被逗得哈哈大笑。

    乔伊沫和慕卿窨望着一见面便相处融洽的两个小家伙,心下皆是一片柔意。

    毕竟以景尧跋扈霸道傲娇还有那么点无理取闹的小性格,能接纳且如此耐心的对待小苼,着实让慕卿窨和乔伊沫有些些意外,以及欣慰。

    ……

    小苼又一次陷入昏睡,慕卿窨三人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乔伊沫见景尧有些低沉,伸手握住他的手,担心道,“怎么了?”

    景尧看了眼乔伊沫握着他手的手,没有抽开,抬头,“小苼会好起来么?”

    慕卿窨、乔伊沫,“……”

    乔伊沫喉咙动了动,弯身蹲到景尧跟前,将他另一只手也握进了手里,“爸爸妈妈,以及好多的爷爷叔叔阿姨都在为了小苼努力。”

    “嗯。”

    景尧应了声。

    乔伊沫抬手摸了摸景尧的头,勾唇,“你是把小苼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了对么?”

    景尧看着乔伊沫,过了会儿,说,“没有。”

    乔伊沫愣。

    景尧将双手抽了出来,挺起小胸脯向前走,“她要是好起来,我就认她!”

    乔伊沫呆了呆,旋即笑了起来,望着慕卿窨,沙哑说,“咱们的儿子这么口是心非,到底随了谁?”

    慕卿窨拉起乔伊沫,“谁知道呢。”

    ……

    临睡前,忽然才打来电话视频。

    “沫沫,我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我爸妈,他们现在也知道慕先生会这么做的原因。谢谢你。”

    忽然感激道。

    “慕哥哥本来也打算送两位回去。”乔伊沫轻摇头说。

    “……”

    忽然目光凝了下,“……沫沫,你,你的声音……”

    乔伊沫挽唇,“我以为鬼影大哥告诉你了。”

    忽然脸色微变,沉默了十余秒,低哑道,“谢天谢地,你终于恢复过来了。”

    乔伊沫不是没有看到她提到鬼影时,忽然微妙的反应,但她没有过问。

    感情方面,总归是她和鬼影两个人的事。

    况且,如若忽然想倾诉,不消她问,她也会说。

    而她现在只字不提,就说明她并没有想说的,她又何必强人所难。

    “沫沫,过两天,我们一家打算回美国了。”

    忽然说。

    一家?

    乔伊沫诧异,“你也要?”

    忽然点点头。

    “……可可呢?”

    忽然咽动喉咙,笑着说,“她不跟我们回去。”

    乔伊沫语塞,震惊的看着忽然。

    “鬼影一直没有放弃打官司争夺可可的抚养权,我因为这场官司无法脱身。所以唯一能让我从这场官司中脱身的办法,便是放弃可可的抚养权。我打算这么做。”最后一句,忽然说得极其肯定,分明就是,心意已决!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