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062 挨揍,成人贩子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三肖中特期分分pk10全天计划

小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作者:萤夏
返回目录

    聂然扬了扬眉,然后站在了走廊尽头的拐角处,静静地看着里面的杂物间情况。stxts

    只见里面除了聂熠之外,竟然还有五个小屁孩,他们分别形成一个包围圈将聂熠包围在其中,语气挑衅地道:“你嚣张什么啊,信不信我们再揍一顿?反正教官不在,打你也没人知道。”

    “没错,你再不给我老老实实的,就把你打成猪头!”

    另外一个小男孩补刀讥讽道:“那到时候他爸妈岂不是不认识他了。”

    顿时,整个小小的杂物间里哄笑一片。

    向来被捧在手心里的聂熠此时衣服看上去又被拽扯过的痕迹,头发也乱糟糟的,看上去很是狼狈。

    “你们敢,我爸爸是2区师长,你们敢打我,我就告诉我爸,把你们一个个拉出去枪毙!”

    他的话说得极其的凶狠,但很可惜,并没有震住那些小屁孩。

    因为这句话,聂熠自从进了军校后经常说。

    一开始那些同学还有些发憷,虽然不知道师长到底有大,但听到要拉出去枪毙,大家心里还是有些畏惧的。

    可这话听多了,也就麻木了,最重要是有一次教官在惩罚聂熠时听到他气急败坏的说这番话时,直接用一句“你爸敢随便枪毙,那他也会被枪毙。”的话彻底终结了所有人心里最后的一丝迟疑。

    当然,从此也开启了聂熠被群殴的时代。

    因为他的少爷病经常会拖累整个班,以前还有‘师长老爸’这个称谓让那些人不敢轻举妄动,但有了教官那句话后,他们就彻底放心了,揍起聂熠来那是毫不手软,每次不揍得聂熠哭爹喊娘绝不轻言放手。

    “切,你这话都说了好多遍了,可最后呢,你爸来了么?”另外一个小男孩不屑地嘲笑着。

    “就是啊,有本事让你爸来啊,来呀!说谎都不打草稿,还师长呢,你爸要是师长,我爸那就是首长!”

    那群人一个个语气里满是轻蔑。

    而站在门外的聂然听着里面的话,嘴角微微上扬。

    她在让聂诚胜把人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会有今天这一场景了。

    要知道聂熠被聂诚胜和叶珍宠得早已不知天高地厚,而且这一宠就宠了那么多年。

    人的习惯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就会改变的,所以她只要善加利用一番,就会把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习惯变成了致命的缺点。

    或许叶珍当初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和聂诚胜的宠爱,现如今变成了一个最完美的软肋送到了自己的手上。

    不过还是有些可惜的,这种场景就应该让叶珍一起来看看,那多好。

    只怕到时候就直接送加护病房了。

    屋内的两个小屁孩在连讽带刺地从头到脚的把聂熠数落完后,剩下的另外几个有些憋不住了,撸起袖子就一哄而上,“别说了,时间紧迫,先打一顿再说!”

    站在聂然身边的男人这下着急忙慌的就冲了进去,怒斥道:“你们在干什么!”

    杂物间的那几个小孩一看到来人后,一个个都直接傻了眼,愣在原地道:“谭教……教官!”

    谭志豪看着那五个一字排开的学生,当即大声训斥了起来,“你们倒是好本事啊,把这里当什么了,黑社会吗?!还先打一顿,以多欺少,学校是这么教育你们的吗?!”

    那几个小屁孩被骂的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连个声音都不敢吭。

    “你们太让我失望了,每个人现在出去跑五圈!”

    “啊?!”那几个人听到后,纷纷瞪大了眼睛怪叫起来。

    五圈啊,天啊!

    他们的训练场很大,基本上每次教官只会让他们跑两到三圈就好,这次竟然一口气罚了五圈!

    这……这也太惨无人道了吧!

    “再啊一声,就给我加倍!”谭志豪残酷的话一说,小屁孩们立即都垂下了脑袋,无精打采地跑了出去。

    等杂物间的人全部清场完毕后,谭志豪这才面无表情地说道:“聂熠,你姐姐来了!”

    他侧身一让,聂熠就看到正倚靠在门框上的聂然正微笑得看着自己。

    聂熠的脸色骤然就变了。

    “你们慢慢聊吧。”谭志豪压根没有发现这两姐弟之间的诡异气氛,说完后就离开了杂物间。

    等杂物间里没有了其他人后,聂熠马上质问道:“你来干什么!”

    聂然靠在门框上,双手插在裤袋里,一副悠然的模样,“看戏啊,瞧瞧咱们聂家的小皇帝,怎么沦落到这幅悲惨的样子了。啧啧啧……要是阿姨看到了,心得疼成什么样啊。”

    聂熠听到她的风凉话后,气急败坏到了极点,“你这个贱丫头,这一切都是你害得,你害得!回去我要告诉爸爸,我要让他拿马鞭抽死你!”

    刚才这臭丫头一定在门口看了很久,刚才自己那副狼狈的样子她看在眼里肯定在心里笑翻了。

    聂然对于他的威胁丝毫不以为意,甚至还添油加火了一把,“你在学校表现那么差,打架还被罚站,回去之后你说到底谁会被抽?”

    “你!你!”果然聂熠的眼里窜出了两把火,咬着牙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我要打死你!”

    说着就用着蛮劲儿朝着聂然冲了过去。

    聂然眉梢一挑,就在他快要冲过来之际,身形一闪,接着就听到“砰——”的一声。

    聂熠那弱小的肩膀直接撞在了木质的门框上,疼得他那圆圆的小脸皱成了包子,身体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刚那群小屁孩嘲笑你的时候,你怎么连个屁都不敢放,现在倒是挺会发脾气的啊。”聂然靠在另外一边凉凉地对着地上已经无法动弹的人笑道:“自作自受了吧,还想撞我?真当自己在军校里待了几天就能和我打了?行了,赶紧起来回家了。”

    聂然懒得和他打嘴仗,他妈都不是自己的对手,更何况这个小屁孩。

    再者说了,这臭小子到底和自己没什么太大的仇,不过是被宠坏了的小孩子而已,所以她也不想在折腾这臭小子了。

    谁料,地上的聂熠却愤怒地大吼着,“我不要你管!”

    聂然没想到自己难得打发善心,结果还不被领情。

    说真的,就刚才聂熠冲过来的那速度和力道,当时自己要是没有及时闪人,那一记撞过来估计她半条命得彻底交代在这儿了。

    “行,那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吧。”

    聂然转身往门外走去。

    躺在门口的聂熠一看她真的往外就走,肩膀上的疼痛和多日来的委屈在这一刻全都化为了泪水,唰的一下就决堤了。

    “呜呜……你欺负人,你们都欺负人,呜呜呜……你们都是混蛋,你们都是坏人!”他躺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的哭泣着。

    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聂然站在门口扫了他一眼,耍无赖?

    这臭小子到底竟然对自己耍无赖,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你们都欺负我,你们不是人……回去我就告诉爸爸,你们欺负人!”聂熠倒在地上不停地大哭,哭得那叫一个凄惨,上气不接下气的。

    可哭久了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起来。

    怎么聂然到现在还不过来哄自己?!

    他偷摸着从手臂里露出了一条细缝,顺着那条细缝看了一眼,发现哪儿还有人啊,门口连个鬼影都没有!

    他当下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左右四处看了又看,确定聂然是真的走了。

    这个臭丫头,居然真的一个人走掉了,这个混蛋!

    “你赶紧给我回来,聂然,你给我回来,不然我告诉爸爸去!我给你三十秒的时间,你快点儿!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聂熠冲着走廊大喊着,但……没有半个回应。

    他站在原地等了足足一分钟,也没有看到那个臭丫头有回来的迹象。

    不会真的直接走了吧?!

    聂熠不禁想到聂然冷眼旁观地看着自己几次被挨打都能无动于衷,更别提直接走掉了。

    这下心里着急忙慌了起来。

    他恨恨地跺了跺脚,最终别别扭扭的往门外跑去。

    可就在快要跑出走廊的时候,刚才被谭志勇罚去跑步的那几个人不知为何又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并且一个个愤怒冷笑的模样。

    “聂大头你去哪儿啊?”

    “瞧瞧哭的那个蠢样子,那两条鼻涕甩的,真是丑啊!”

    那几个人不怀好意地一步步向他逼近,嘴里各种讽刺。

    “你们走开!”聂熠擦了擦刚才太过匆忙而忘记了脸上的两条泪痕,以及正挂在鼻子下的两串鼻涕泡。

    为首的那个小男孩儿咧嘴冷笑了一声,“走开?这路是你家开的啊?我们想往哪儿走就往哪儿走!”

    “就是啊,有本事让你那师长老爸把这里买了呀!”

    “不许你们说我爸!”聂熠顿时像一只愤怒的小狮子似的冲着那群人怒吼了起来。

    那群人被他这一声吓了一跳,但随后就缓过神来,更为嚣张地戳着他的胸口,用轻蔑的语气道:“就说,就说怎么了!你能耐打我们啊!哦对,你根本就打不过,因为你弱爆了!跑步不行打架也不行,只会哭!”

    立刻,又是一阵嚣张的嘲笑声音。

    被接二连三嘲笑的聂熠这下彻底怒了,刚打不过聂然那个臭丫头也就算了,这几个人拼死也要教训才行!

    他憋着一口气,愤怒的小眼神瞪得大大的,粗喘着气道:“你们……你们……我和你们拼了!”

    他话音刚落,再次犹如一根离弦之箭冲了过去。

    那五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揍他!”

    一股脑的,所有人也撸着袖子冲了上去。

    聂熠凭着一股愤怒的蛮劲儿一时间竟和那五个人胶着在一起,不分上下。

    但劲儿再大也有消耗的时候,又加上人数上落了下风,很快就处于劣势,被那五个人打得抱着脑袋缩在地上。

    终于,在一顿狂轰乱打之下,那几个小屁孩收了手。

    为首的那个小男孩鄙夷地道:“哼!叫你总是拖我们的后腿,打死你!下次再敢害我门罚跑,我们还打你!”

    说完还补上了一脚。

    最终,那群人趁着教官没发现后,纷纷逃离了现场了。

    聂熠被打的全身脏兮兮的,衣服上还有四五个鞋脚印,看上去已经不能用狼狈两个字来形容了。

    这时,看戏看了好半天的聂然慢悠悠地从走廊的拐角处出现,看着趴在地上正撅着屁股的聂熠,啧啧地笑道:“果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弱爆了。”

    聂熠被打得浑身伤痛,甚至嘴角都破了皮,他艰难地抬头,恶狠狠地瞪了聂然一眼,“你满意了?你高兴了?你这个贱人,贱人!”

    “你自己打不过别人,迁怒我干什么。”聂然靠在墙边,姿态闲散的很,和趴在地上起不来的聂熠一比,简直就是两个画风。

    “我恨你!”聂熠吃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

    聂然这下笑了,“恨我?你自己技不如人,恨我干什么。”

    “我现在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我难道不应该恨你吗!”聂熠情绪有些失控地朝着她喊。

    聂然摇了摇头,“不,你错了,你变成这样是因为你自己。”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聂诚胜和叶珍。

    其实聂诚胜真的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抛开聂然这个女儿不说,就只是聂熠,他就没有教育好。

    只知道要哄着,宠着,疼爱着,把最好的直接塞给聂熠。

    从来没想过要告诉他做人做事的道理,一个男子汉应该有的品质。

    以至于到后来,当他看到了聂熠身上那些娇生惯养,刁蛮无理的少爷病时,他只会打骂来作为教育。

    却从来没想过聂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自己一手造成的。

    仔细想想,这臭小子也是可怜,活在一个畸形的家庭氛围下。

    叶珍一心希望他成为聂家的掌舵人,而聂诚胜也一心希望他能继承自己的衣钵,成为了优秀的军人。

    严格来说,从聂熠出生的那一刻起,他自己的梦想已经被剥夺了。

    站在对面的聂熠不停地用跺脚来发泄,“你放屁!要不是你在爸爸面前说我坏话,我根本不用来这里遭罪,也不会被打!”

    “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别人要打你,而不打其他人呢?”聂然歪着头看向他。

    “因为……”聂熠语塞了一下,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被打,在进军校以来他不认为自己有说错什么做错什么,除了有时候自己没完成任务害得他们一起陪着自己罚之外。

    但那些他是真的完成不了嘛!

    没事跑那么多圈,谁受得了!

    还有站军姿,那么冷的天动也不能动地站在那里,根本就是活受罪!

    他为什么要傻傻地站在那里。

    就算是将来他要打敌人,也不需要傻站那里等着那群人来打自己吧。

    聂熠感觉自己从头到尾都冤枉的很,所以回答道:“因为他们是神经病!”

    聂然被他的话给逗得无奈一笑,到底还是孩子,“送你一句话,一个人不喜欢你,或许有对方的原因,可所有人都不喜欢你,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

    “……”聂熠一脸茫然地看着她,明显不明白聂然话中的含义。

    什么叫别人不喜欢自己,就是自己的问题了?

    他有什么问题?

    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问题啊!

    “行了,哭过了,也挨过揍了,可以走了吗?这次我可不会再回头来找你了。”聂然毕竟不是贴心姐姐那一类型的,她能对聂熠说那番话已经是个奇迹了。

    这点可能要归功于克里。

    如果不是他当初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让她对孩子有了那么一份小小的耐心,可能今天聂然就真的直接走了。

    哪里会折返回来和聂熠说这么多的话。

    聂然和他说完以后再次往外头走去,结果她才走了两三米远,就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呼喊声,“救命!救命啊!有人拐小孩了!”

    聂然惊讶地转过头看去,就看到聂熠像是发疯了一样对着走廊的窗户外头狂喊,“有人贩子混进来了,救命啊,救命啊!”

    一边喊着,一边还冲着聂然挑衅地扬了扬下巴。

    聂然瞬间就领悟了过来。

    这个臭小子,打算陷害自己!

    只是……和她玩儿这种低级幼稚的陷害,他就不怕到时候自己打脸吗?

    很快,谭志豪闻声赶了过来,焦急地问道:“怎么回事?”

    聂熠在看到来人后,马上就变了脸,畏畏缩缩地躲在了谭志豪的身后,用害怕到颤抖的声音说道:“谭教官,这个人我不认识,她非要带我走。”

    “什么?她不是你姐姐吗?”谭志豪错愕地问道。

    聂熠连连摇头道:“不,不是……我不认识她,她刚才非要把我拽出去,我根本不认识她!”

    “你确定?”谭志豪再三询问道。

    不对吧,这个女孩儿一进来就说要找聂熠,要真是拐卖儿童的人贩子也不会直接跑军校里还指名道姓的找人来拐卖吧?

    而且这个女孩子看上去落落大方的很,也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啊。

    聂熠看谭志豪有些迟疑,急忙指着自己身上那些刚才和别人打架后留下的脚印以及伤口,“真的,我真的不认识她……她……她刚才还打我,你看我身上这些就是她打的,教官你救我……”

    谭志豪一看,这伤口的确是别人打的,而且下手还不轻。

    “我要真想拐卖儿童,也不会找你这种,一看就是卖不出价钱的。”聂然毫不在意地站在那里,落井下石地道。

    谭志豪原本还心头存疑,这下听到她这么说,不由得沉下了脸色,说道:“小姐,我想你可以需要和我去一次保卫科。”

    聂然淡笑地将目光放在了聂熠的身上,再三确定道:“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做?”

    到时候可别说她不给机会,欺负小孩子。

    聂熠变本加厉地缩在了谭志豪的身后,小声地道:“教官……”可嘴角却扬起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冲着她不停地笑。

    谭志豪再次冷声说道:“请你跟我们走一趟保卫科!”

    话里的语气比刚才强势了很多。

    “希望你不会后悔。”聂然笑了笑,然后跟着谭志豪走进了保卫科。

    不得不说贵族学校就是贵族学校,这硬件可真不错,就连单独喝茶的茶水间也弄得和警察局差不多。

    一间房间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个椅子,还有一个监视器闪着红灯。

    保卫科里的人听到谭志豪说了个大概后,几个人严阵以待地坐在了聂然的面前,冷冷地问道:“姓名。”

    “聂然。”

    “年龄。”

    “18。”

    “来这里的目的。”

    “接我弟弟回家。”

    “有什么可以证明你们之间的关系。”

    聂然往椅背上靠了靠,完全没有被质问的那种紧张感,悠然地道:“你们可以打电话啊,我想你们这里应该有学员父母电话吧。”

    几个人被她这么一提醒,这才想起来,没错,可以打电话来核实啊!

    特别是谭志豪,他这两个月几乎天天在和聂熠的父亲打电话,这么会把这么重要核实方法给忘记了呢!

    真是白打了那么多次的电话了。

    谭志豪顿时站起来要出去打电话,可就在这时候一个极大的反对声响起,“不!不行!”

    ------题外话------

    然哥难得好心,结果渣弟不领情,啧啧啧……为他默哀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