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096 杀人还是救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马会免会资料大全2018香港124期开奖结果

小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作者:萤夏
返回目录

    误打误撞走进来的聂然原先是想救那群岛民的,结果岛民没看见,却看见了许久没有见面的霍珩!

    她不禁挑了挑眉梢,问道:“我也想知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人不在a市好好的做他的卧底,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不会是出海被海盗给抓来的吧?

    霍珩温润的眼中带着满是惊喜后的愉悦神色,就连嘴角都微微扬起,“谈一些生意。”

    他有多久没见过这妮子了,好像有好几个月了吧。

    那时候他们两个抱着炸弹同生共死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可现在居然以这种方式重新相遇。

    他在心中默默感叹之时,聂然却冷冷地嗤笑了一声,“你谈生意谈到监牢里来了?”

    霍珩扫了一圈周围的环境,还颇为满意地点头,“是啊,这是海盗的贵宾待遇。”

    聂然轻拧了下眉头,这间房子比较阴冷,又常年岛屿上雾气潮湿,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地问道:“你的伤没事了吧。”

    虽然当初是她亲自替霍珩做的手术,可到底那手术太过简陋,极有可能子弹碎片还残留在肩头,引起感染和发炎。

    霍珩看着她一脸沉冷平静的样子,心情美得几乎都快要飞起来了。

    这小妮子居然还记得他的伤!

    虽然语气上并没有太多的担忧,但好歹还是问了一句,看来自己在她心里还是多少有点印记的。

    “没事了,一点小伤而已。”霍珩盯着聂然看的眼眸里满是柔和之色,语气里满是无谓。

    但如果隔壁的阿虎听到的话,肯定气得跳起来。

    那天晚上他来接人的时候看到二少脸色苍白,走路都是踉踉跄跄的,后来进了车子里后就发现他浑身是血,白色的衬衫被血液早已染成了暗红色的。

    当下他立刻打电话给霍珩的私家医生,立刻安排手术。

    整整六个小时的手术,有好几个子弹的碎片都卡在了骨骼里,造成了很严重的骨骼断裂,为此在家里面整整休息了两个月,也就是这两个多月的黄金时间,霍褚将整个霍氏都收入囊中,成为了名正言顺的霍总。

    霍珩看似只是为聂然挡这一枪,伤了身体,其实他损失的是整个霍氏的主掌大权,还有在霍氏的地位。

    可以说,这一枪,将霍珩打回了原形。

    然而这一切聂然并不知情。

    “那就好。”聂然看他精神看上去不错,似乎是恢复的挺好,也就彻底放下心了。

    毕竟这一枪原本应该打在她的身上的,现在霍珩替她挡了,不管后面她做多少挽救,可躺在床上高烧不退,血流不止的人是终究还是他。

    这点,是怎么也磨灭不掉的。

    这份人情,她知道自己欠大发了。

    “你不用觉得像是欠了我什么的,当时是我牵连了你,甚至后来你还救了我,替你挡一枪,应该的。”霍珩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笑得风轻云淡地说道。

    聂然摇头,“就算我不救你,我想你还是有办法的。”

    她后来有仔细地去想过,觉得以霍珩的能力,又加上他是在a市,自己的地盘上,这点问题应该可以解决。

    要知道,那时候她被霍旻挟持,厉川霖带着一大队人马将他们当场抓获后,他还能从警察局堂而皇之的走出来,就这能力,要想让那些警察离开也是轻而易举的。

    他,根本不需要自己的救援。

    但这回轮到霍珩摇头了,“不,被救和自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他是个卧底,除了李宗勇之外,别人的施救都有可能带着目的性的,甚至前一秒将他救走,下一秒那把枪支就已经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那种夹缝在正义和罪恶之间的第三世界中生存的无望感在时间的推移之下让他知道自己永远都不能相信任何人。

    因为被救不代表真的获救,极有可能是下一个陷阱和危险。

    所以他只能靠自己。

    然而聂然却错解了他的意思,以为他期待着自己想要被救,不由得皱起眉头,冷声地道:“我宁愿自救也不要被救。”

    “可如果是你救我,那就另当别论了。”他的眼中的光芒很深,话语里带着一种无法言语的气息。

    ——因为我知道,你是我除了师父之外,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仅有的那一个人。

    这是多年来我所有的经历都在告诉我,救我的不一定是自己人,所以我从来不相信任何一个来救我的人,但这次来得是你,是我可以信任的人,那种感觉是谁都无法体会的。

    我沉寂在了黑暗中实在太久,太久了,你就是那一束足以让我苏醒复活的那一缕阳光。

    聂然看到他眼底闪烁着让人心惊的亮光时,倏地心头闪过一丝异样,下意识地转移了话题,“你来这里几天了?”

    霍珩知道她是有意避开这个话,也不强求,只是顺着她的话说道:“有几天了。”

    这次他想要拿回霍氏的主掌权,就必须把军火库全部落实好。

    霍启朗之所以把霍褚从海外叫回来,其实就是变相的在给他施加压力,好让他尽快落实好军火库的事情。

    聂然思索了一会儿后,冷声地问道:“这次的围剿,是你策划的吧?”

    “如果是我策划的,我就不应该留在这里才对啊。”霍珩笑着并不正面回答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