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166 竟是假消息!谈合作!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马会生活幽默全年马会传真贴吧

小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作者:萤夏
返回目录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窗外头隐约响起了车子引擎启动的声

    为了防止葛义突然折返回来,他们两个人必须要等到车子行驶离开后,他们才能下楼。

    但这时候他们两个人还不能走。

    屋内的两个人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彻底消失不见后,他们才松了口气。

    葛义看她那副大喇喇的样子,也不知说什么好了,只能和她一起下了楼。

    聂然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看自己,“我都穿戴好了,还要整理什么?”在葛义诧异的目光中她才明白了他的话,“我是和你去谈生意,又不是去相亲,走吧。”

    葛义看她就这样走了出来,也不梳洗整理一番,上下打量地道:“你不需要整理一下吗?”

    在临走之前,她那只隐藏在门背后的手指动了动,极快地点了几下,然后直接走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聂然微微一笑,应了下来,“好。”

    葛义笑了笑,也不回答,只是说了一句,“走吧。”

    聂然顿时好像幡然醒悟的样子,随后坏笑一声地道:“那说在拳场商谈也是假的了?”

    “这个事情那么重要,怎么能人人都知道。”葛义以为她是睡得还没清醒过来的份上,也就多说了一句,殊不知她这么做是别有他意。

    “不是后天吗?”聂然今天的问题似乎特别的多。

    “是啊。”门外的葛义点头,“现在就要走。”

    一连串的问题从他们脑海中不断的冒了出来。

    而且明明这件事是他们两个接手了,怎么不找他们反而找聂然呢?

    怎么突然改变时间了?

    不是说好的后天吗?

    门后的两个人听到后,也很是震惊。

    聂然一听渠道合作,不由得面露惊讶问:“现在?”

    半夜三更,整条三楼的走道里没有一个人影,葛义觉得这时候也不会有第三个人,于是便说道:“要去谈关于渠道合作的事情。”

    “现在就要走?这么晚了我们要去哪儿?”聂然睡得像是迷迷糊糊的样子,问道。

    葛义看她惺忪的睡颜,加上床上似有凌乱的痕迹,他也不好进去,毕竟聂然是女孩子,加上唐雷虎的前车之鉴,他就站在门口说道:“你整理一下马上出来,车子已经在外面等了,我们现在就要走。”

    “怎么了,大晚上的葛爷跑拳场来有什么重要事情吗?”她把着门,一脸像是没睡醒的倦容地问道。

    唯独无法看清门背后的情况。

    聂然开门开得很有技巧,她并没有完全将门打开,只是开了一半,但这足以可以让葛义很清楚的看到屋内的一切。

    她手握着门把,等确定那两个人已经站立在了门背后时,才打开了屋内的灯光,拧开了门把,将门打开。

    在路过自己的床边时,她还特意掀乱了被子,做出一副刚从床上起来时候的样子。

    说着就拿开了他的手,走到了门口。

    聂然冷着声道:“不开门才会被发现,你们躲到门背后去。”

    他抓住了聂然的手,声音压得极低,不安地道:“不能开门!会被发现的!”

    她作势就要去开门,但却糟糕了杨树的阻止。

    她把手搭在汪司铭的肩头,稍稍用力按了按,示意他冷静下来,嘴里却对着外面的葛义说道:“好,等我一下。”

    那明显的变化让聂然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

    这下汪司铭也有些不淡定了起来,黑暗中他的气息有了些许的变化。

    那岂不是要进来?

    有事找聂然?

    葛义在门外说道:“我有事找你。”

    聂然不露声色地站在原地问道:“葛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这下真的是糟了!

    葛义,竟然是葛义!

    汪司铭和杨树两个人心头“咯噔”了一下。

    “是我。”葛义的声音从门外响了起来。

    聂然眉头拧紧着地站在那里,警惕地出声道:“谁!”

    一阵清脆地敲门声响起,杨树不禁浑身一抖,汪司铭的手也不自觉地握紧了起来。

    “叩叩叩——”

    屋里三个人的紧张情绪已经到达了顶点。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踏踏踏——”

    这间房间不算太大,要藏的地方几乎没有,如果有人这时候闯进来,他们两个人必定会暴露无遗了。

    整个人身体紧绷着,显然他们也很紧张。

    汪司铭和杨树的脚就像是生了根一样定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他行事就算再怎么大胆,也不可能独闯这里。

    不可能!

    难道是霍珩?

    这个点谁会来这层楼呢?

    “闭嘴!”聂然一声低喝,神情也很是严肃。

    “怎么办,有人来了!”他低声地道。

    万一被人发现他们两个人在聂然的房间里,他们三个就全完了!

    他站在门口听着外头的脚步声,那每一步脚步声就像是踩在他心头似的,让他心尖发颤。

    比起汪司铭,杨树还是对于这种突发状况有些措手不及。

    这么晚了到底是谁上三楼?

    这里整层楼面只有聂然住着,其他人根本不能上来。

    屋内的三个人听到这个声音同时心头一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