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173 甜蜜小夫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下载APP送彩金一动不动[半头中特]

小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作者:萤夏
返回目录

    空旷的码头上响起了一声枪响,震得众人心头一颤。

    枪口上冒起一缕淡淡的硝烟,被风一吹立刻就散去了。

    阿豹还保持着举枪射击的姿势,神情依旧狰狞扭曲,只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的脸色有些僵。

    不过短短三秒后,他整个人轰然倒地,激起了一阵灰尘。

    坐在轮椅里的霍珩收起了枪支,淡淡地朝对面的聂然问道:“你怎么样。”

    聂然放下了手里的枪支,玩笑地耸了耸肩,“他连枪都没来得及开,我还能怎么样。多谢霍总救命之恩。”

    原来刚才在阿豹想要对聂然开枪之际,霍珩及时的拔枪对着身边的阿豹开了一枪,这才让聂然免受了这一枪。

    看上去是霍珩救了聂然一次,但事实上聂然之所以故意激阿豹,是因为她看见霍珩的手在不经意间偷偷地摸向了腰间。

    索性找了个机会,让阿豹的视线转移,方便霍珩动手罢了。

    霍珩自然知道自己的动作逃不过她的眼睛,可没想到她居然把焦点注意在自己的身上。

    刚才如果他要是晚了那么半拍,她这样大喇喇的暴露在枪口下,肯定又要受伤了。

    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妮子!

    他神色冷淡,似乎还带着一层薄怒,看上去脸色有些难看,“警察应该很快就会到,我们马上离开。”

    陈叔还沉浸在阿豹被射杀的震惊之中久久无法回过神,突然听到霍珩的命令后,这才清醒了过来,恭敬地道:“是,二少。”

    随后一群人快速地上了车。

    聂然还有话和霍珩说,就跟在了他的身后,自然而然地想要上车,但被陈叔眼明手快地拦截了下来。

    “你干什么?”

    聂然理所当然地指了指霍珩身边的空位道:“上车啊。”

    陈叔挡在她的面前,冷冷地道:“你坐后面的车去,这里不是你能坐的地方。”

    说完就要关上车门,可最后还是被聂然及时地挡下。

    她握着车门的一角,微微一笑地道:“可是我有事情要和霍总汇报,坐在后面可不能及时汇报了,到时候出了问题是你来负全责吗?”

    陈叔被她这样反将一军,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口。

    “让她上来吧。”此时,坐在车内的霍珩声音清冷地响了起来。

    聂然眉眼弯弯地冲眼前的陈叔一笑,在陈叔冷脸之下钻入了车内。

    陈叔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几辆车启动快速地离开了码头。

    “不是有事要汇报吗?”陈叔透过后视镜看聂然很是舒适地靠在车椅上,不由得沉着声音提醒道。

    聂然懒懒地睁开了一条隙缝,见陈叔正用警惕的眼神盯着自己,无奈地深吸了一口气,坐直了身体,敛了几下神色,对身边的霍珩说道:“警察抓了人肯定是连夜询问的,那群人见过你,说不定会把你招供出来,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副驾驶上的陈叔就抢先地道:“这一点,二少已经提前下令去解决了。”

    以至于让聂然的那句‘你要做好解决方法’重新吞回了肚子里。

    停顿了几秒,聂然再一次开口道:“那李老呢?”

    那个李老当时提前离开,没有被抓,回去以后得知了这件事说不定放出消息,把他给推出来,到时候肯定麻烦事儿接连不断。

    霍珩看她眉头紧锁,神色凝重,像是很为他担心的样子,刚还因为担忧她而略有些难看的脸色平缓了几分,“李老出门的时候就已经解决了。”

    聂然诧异地问:“解决了?”

    她没想到霍珩的速度竟然会那么快。

    刚才她还在各种担心李老离开之后的各种变数,结果霍珩已经直接把人给解决掉了。

    而且还是出门之后就给解决了。

    真是白担心了一场。

    聂然在陈叔看不见的地方对着霍珩瞪视了一眼,霍珩不由挑了挑眉,问道:“还有问题吗?”

    “当然,我的五成什么时候给我?”聂然靠在了椅背上,直截了当地问。

    坐在副驾驶上的陈叔听到后,眉头不悦的拧起。

    什么有事汇报,那根本都是假的!

    要钱才是真的。

    霍珩显然也没有料到她将话题一转,转到了钱上面,虽然不明白她要干什么,但还是顺着她的话,回答:“只要我找到葛义的货,这五成的钱我会打到你卡上的。”

    “可是现在葛义的货并不在仓库里。”聂然似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霍珩微微侧目,看到她嘴角小小上扬的弧度,不知怎么了就轻愣了一下,等想收回目光时,无意间看到了她手上被玻璃扎到的伤口。

    他刚想要去抓她的手,就听到副驾驶座上的陈叔像是不耐地道:“放心,二少既然许诺你,肯定就不会赖账。”

    也幸好是这句话及时打断了他的念想,才没有做出什么不应该做出的举动。

    坐在他旁边的聂然大概是发觉了他的晃神,她顺着霍珩的视线看去,发觉了自己受伤的伤,很是随意地抹了一把手上沁出的血珠,然后把手放到了另外一边,嘴里还对着陈叔冷声地道:“我是在和霍总说话,还是你觉得自己能够代表霍总?”

    她这一番话说的极其的有分量,陈叔脸色立即就铁青了起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