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178 暖心病号饭,是我杀了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hst神童免费单双四禽百信彩票官网址

小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作者:萤夏
返回目录

    半杯热水喝下,身体有了些许的暖

    不是她想要躲避训练,而是她这一夜没睡,除了早上喝了几口粥,就再也没有进过一滴,身体有些缓不过劲来。

    她到了寝室先是洗了个澡,接着重新换上了迷彩训练服,坐在了床位上休息了片刻。

    接着便转身往宿舍楼走去。

    聂然的视线还停留在训练场内,声音懒懒地嗯了一声。

    他大步朝着聂然的方向走去,一站定在她面前,就面无表情地大吼道:“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换好衣服马上归队!”

    季正虎看了眼手腕上的钟表,离他们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算是守时。

    站在训练场上的季正虎看那些人一直往训练场外看,不由得顺着他们的视线望去,然后就看到站在训练场外的聂然。

    那几个人一边被推着往前跑,一边视线频频朝着聂然望去。

    李骁率先继续往前跑去,随后乔维推着那三个人往前跑去。

    吓得那几个人打了个激灵。

    “你们在干什么,谁让你们停下来的,给我继续跑,如果不在规定时间内结束,就再加罚三公里!”站在不远处的季正虎发现他们几个人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立即大声地呵斥了起来。

    只有李骁,在看到聂然出现时,微皱的眉头松动了些许。

    因为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聂然会在这里。

    但谁也不能给她答案。

    何佳玉在看到聂然站立在远处,视线的方向好像往这里移时,她身体一震,诧异地问道:“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好像真的是聂然……”乔维也仔细地往远处望去,神色肃然。

    两个月没有被众人刻意遗忘掉的名字在说出口那一瞬间,周围的严怀宇他们顿时停了下来,一个个都朝着远处看去。

    可施倩依旧没有什么反应,而是望着远处喃喃地道:“我没看错吧,那是……聂然?”

    “施倩你搞什么,干嘛突然停下来。”这些日子以来她的精神一直没有状态,刚才压根没发现,只是机械的在跑,因此脑袋正好撞在了施倩的肩头,有些疼。

    她这么突然一停下来,身后的何佳玉来不及刹车,立刻直接撞了上去。

    此时,训练场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正在跑道上的施倩本来只是无意那么一瞟,结果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了不远处的聂然,这让她顿时脚步停了下来。

    张一艾在看到她讥讽的笑容后,不由得暗暗恼怒自己居然就因为她这么一句话就露出的怯意,实在是丢人。

    聂然看到她的惧意,嘴角微勾地笑更扩大了几分。

    在和她擦身而过之际,被这句话给惊骇到的张一艾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或许我应该提醒一下你,陈悦是怎么离开这里的。”聂然别有深意地对着她笑了笑,然后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气恼不已的张一艾握紧了拳头,却又不敢真的上前去教训她,只能胸口憋着一口气,“你!”

    看上去除了脸色有点差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损伤,反而那张嘴越发的利了起来。

    可高兴了才短短一个月,聂然回来了!

    想到这里,她连日来的郁气都消散了。

    当时听完之后她惊喜不已,感觉连老天都在帮她,否则怎么好好的休个假就会出现这种意外呢?

    听说是因为一场意外,聂然也因此受了伤,需要住院。

    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古琳在假期中受伤成了植物人。

    可天不遂人愿,最后还是在吃饭的时候撞在了一起,她当时都已经做好了被鄙视嘲笑的心理准备,结果那几个人端着饭直接从她身边擦过,像是压根没发现她一样。

    那几天她一直特意避开何佳玉,避开所有人,努力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如果他们两个人在同一班,何佳玉看到了指不定要怎么嘲笑自己。

    想到这里,她就感觉自己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也就是说她从六班一连跳了两级,升到了四班!

    忍着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她仔细地找起了何佳玉的班次,可没想到……没想到她居然和自己一个班级。

    那些二班和三班的人在看到后也都纷纷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害得她差点连头都抬不起来。

    差了三个班的名额,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四班啊!

    两个月前考核成绩一下她就马上去查,结果还真被何佳玉这个乌鸦嘴给说中了,自己真的没有保住一班的名额,虽然没有进入六班,但也掉在了四班。

    打不过何佳玉这几个字就好像是戳到张一艾的痛处,让她脸色顿时僵了起来。

    聂然挑眉,轻笑了起来,“张一艾,你连何佳玉都打不过,就敢来挑衅我,我看想葬在烈士墓的人应该是你吧。”

    原来这两个月她都是以病人的身份离开部队的。

    生病?

    “你居然回来了?不是说生病了吗?”她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聂然,发现她穿着一件连她奶奶都不穿的衣服,脸色的确并不怎么好看,那落魄凄惨的样子不禁让她嘲笑地道:“难不成是病入膏肓,也想学芊夜一样死在部队,好葬烈士墓?”

    聂然转过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张一艾。

    “聂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响了起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