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250 夜半逃亡,斩草除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买跑乳的动物打一生肖74499co现场开奖结果

小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作者:萤夏
返回目录

    躺在床上原本已经睡下的聂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倏地睁开了眼睛。wwΔ喜欢就上

    有人在门外!

    凭借着她多年的经验告诉自己,外面的人来者不善。

    挑这个点过来,应该是来暗杀的!

    难道是达坤?

    不可能啊,达坤现在应该保护霍珩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叫人暗杀呢。

    到底会是谁呢?

    聂然趁着门还未完全被打开,悄无声息地下了床,并且从枕下摸出了一把军刀,然后极快地将枕头放在了被子里,装作还在沉睡的样子。

    接着就偷偷地躲在了床下。

    她所处的房间没有藏身的地方,再加上她没有枪,最好还是别轻易露面。

    否则的话很容易受伤。

    门锁的声音又再次轻微地响了响,随即门就被慢慢的推开了。

    漆黑一片的房间内,带着别样的紧张气氛。

    聂然趴在地上,透过隙缝看到从门口有人悄悄潜入了她的房间内。

    一共是三个人!

    他们一个个从门口闪进来,他们的动作很轻,看上去有训练过。

    但再轻,那呼吸声聂然还是听得非常清楚。

    特别是在这种寂静无声的房间内,他们的一举一动,就连呼吸声都无限放大了起来。

    聂然屏住呼吸地趴在那里,黑暗下她仿佛一只静静蛰伏的小狼,只等着对方靠近,然后一口从他的脖颈处咬下,直至死亡。

    为首最先靠近床边的人在刚靠近的一瞬间猛地掀开了被子,另外只手拿着刀直接狠狠地插了下去。

    “噗”的一声,布料被撕裂的声音在聂然的耳朵里异常的清晰。

    那些人没有枪!

    当聂然有了这个认知之后,立即就从床下跳起。

    而那个人在感觉到刀下只是一个枕头之后,这才发觉自己中计了。

    然而,几乎是同一时间聂然已经从床下暴起,手起刀落间,立即割断了那人的喉咙。

    住在这里将近已经一个多月了,即使她天天都过得很惬意,但是当她拿起刀的那一刹那,那种从骨血里沸腾起的弑杀因子使得她依然能够一刀毙命的将对方杀死。

    其余两个人在黑暗中看到有人从床底下蹦出来了,不由得愣了一下。

    而就在那微愣的几秒,已经解决完一个的聂然从床上一跃而下,对着另外一个男人当头劈下。

    整张脸瞬间一分为二,从额头到下巴一条细微的血痕。

    那人瞪大着眼睛,手还举在半空中,连还击的能力都没有,就遭到了这一击,随后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只剩下最后一个人。

    那人在看到聂然如此强悍的杀人手法后,竟心生怯意,想要喊人引得外面的人来帮忙。

    可就在他张开之际,聂然已跨步到他面前,但毕竟是面对面,那人也很快看出了她想要干什么。

    举起匕首对准她的脖子上刺去。

    聂然眉头微皱,伸手就要去扣住那人的手腕,但就在这个时候,门外骤然响起了一声枪响。

    “砰——”

    那响亮的枪声立刻打破了静谧的夜。

    开枪了?

    谁开的枪?

    是霍珩吗?

    还是对手?

    聂然被这一枪分了神,手下的动作竟一顿,晚了一步。

    那带着锋芒的刀尖就这样笔直地朝着她的脖子刺去。

    聂然瞳孔倏地缩紧,及时偏头一避,薄薄的刀刃堪堪从她脖颈擦过,皮肤上立即划出了一道小小的血痕。

    那细微的疼痛让她的眼底越发的冷戾了起来。

    聂然当下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一步直接跨步到了那人的面前,用手肘撞击他的肋骨,并且扣着他手腕的那只手瞬间往外一扭。

    “喀”的一声,手腕就此被她卸下。

    “啊——”剧烈的疼痛迫使那人忍不住地就此叫了出来。

    在这寂冷的寒夜中,他凄厉的叫声格外的惨烈。

    聂然听到他那一声响起,随即以最快的速度一刀捅进了他的心口。

    那人的声音瞬间就断了。

    聂然松开了那人的钳制,顿时只见他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等到屋内的人已经全部解决完毕之后,她迅速出了房门,往霍珩的房间内跑去。

    他在外人眼里双腿是废了,完全不能动,刚才那一声枪响也不知道是谁开的。

    若是对方开的,他肯定会受伤!

    脚下的步子又快了几分,还未跑进霍珩的卧室,就听到里面又是两声枪响。

    她脚下一顿,心头更是一紧。

    该死的!

    到底是谁在开枪!

    聂然生怕是对方手里有枪,于是决定伺机潜伏进去,进行暗杀。

    黑夜下,她无声的闪进了房间内。

    里面的地上躺着六个男人,还有四个男人正站立房间的各处角落,犹如雕塑地盯着窗口处看去。

    聂然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那道黑沉的阴影正躲在暗处。

    那是霍珩!

    能让这四个人不敢上前,说明枪在他手里!

    聂然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只要他没事,那就一切不成问题了。

    聂然慢慢地靠近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人,趁其不备,从背后将他一把捂住嘴,然后手起刀落间就此割断了喉咙。

    那人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