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308 守株待兔,坐等鱼儿上钩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黄大仙论坛771235白姐最准免费资料大全

小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作者:萤夏
返回目录

    那群海盗看到聂然那带着笑意的自信脸庞,心里依旧有些怀疑。小说し

    他们始终觉得,就算在路上动手脚挖陷阱,但也不能完全把那些人全部抓住啊。

    到时候肯定避免不了要和对方打一仗。

    可他们这些平均每个人才一把枪支的弹药量,怎么可能是那些海警士兵的对手。

    就算她再厉害,也不可能以一敌十啊。

    所以,对于这一仗,他们觉得自己输定了。

    只有九猫觉得,未必。

    她向来心思多端,又做事狡诈,那必经之路上如果动了手脚,分批吸引那些士兵过来的话,说不定真能让对方全军覆没。

    “可是叶小姐,你刚不是还和兄弟们说,尽量不要和那群士兵们正面交战,甚至还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杀他们,避免反扑么?”

    傅老大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触动了她原本小心翼翼的神经线。

    聂然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傅老大,“第一,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和他们正面交战了?第二,我又什么时候说让你们杀掉他们?”

    傅老大疑惑不解地问道:“那不杀的话,我们去干什么?”

    不仅不逃,还不杀,那主动跑上前去干什么?

    主动自首吗?

    傅老大越发闹不明白聂然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相比较起他满脸的问号,聂然则风轻云淡地笑了笑,语气笃定地道:“我要你们活捉了他们。”

    噗——!

    傅老大要是现在有口水喝估计都能如数喷出来。

    “活捉?”他太过诧异,导致声音都不自觉地提高了几个音调。

    他没听错吧?

    叶小姐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明明前一秒还在找地方躲藏,下一秒竟然让他们去活捉了那些海警。

    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

    看着傅老大那张惊讶到变形的脸,聂然再次点了点头,“是啊,活捉。我要拿那些人做诱饵,将那些打算救援的人一个个全部一网打尽。到时候我们就握有筹码了。”

    “但是这样做可以吗?”傅老大迟疑地问。

    他不否认聂然这个主意很好,用那些人来逼退海警,的确是比杀掉更有用,但是往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啊。

    万一这个主意来不及实现,被那群人包围了怎么办?

    或者活捉了那些人,反而引起了那些海警的不满,开始大肆围剿怎么办。

    “这样做,那我们不是就暴露了么。”傅老大在旁边弱弱地道。

    聂然对此斜睨了他一眼,“你以为你现在就没有暴露么。”

    傅老大顿时一噎。

    好吧,其实他们在被那些海警追赶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

    聂然看了眼天色,对那群人催促地道:“快点走,不然错过了这个机会咱们就只能继续躲下去了。”

    就这样,所有人在她的命令中各怀着自己心里那些小心思,一起朝着那条必经之路上走去。

    而吴畅和刘鸿文两个人就这样被迫地丢在了那里。

    有了傅老大的带路,他们很快就到达了那条路上。

    那条路的两边环山,有了高耸入云的山作为遮挡,浓重的雾气根本散不开,以至于山谷里的雾气比平地上的更为浓烈许多,能见度也相对低了许多。

    站在入口处,聂然看着里面那一条通道,问道:“傅老大,你确定这条路是通往沼泽地带的必经之路吗?仅此一条,没有第二条吗?”

    她必须要确保这里没有第二条通道,她可不想到时候自己在前面抓人,后面被人偷袭,成了瓮中之鳖。

    身边的傅老大点了点头,“嗯,我非常确定。这条路有好几道弯道,而且即使是这里,也有一些沼泽和泥潭,只要小心避开不会有太大问题,最大的问题在这条路的尽头。”

    “走过这条路,那里其实是一个更为巨大的泥潭,进去了就很难在出来,不是经常来这里的人根本走不出来,这条路我们都称它为‘通往死亡之路’。”

    “那这条路走到尽头的话是什么地方。”聂然问道。

    傅老大对此摇了摇头,坦白地回答:“不知道,因为那个泥潭大得犹如湖泊一样,而且周围都是这种陡峭的山崖,根本没有办法进入。大部分的人在泥潭里基本都是饿死的。”

    “饿死?不应该是窒息死亡吗?”

    一般在那种流动性的沼泽里,不都是将一切动植物死死缠住然后迅速吞噬的吗?

    “哦,这个沼泽泥潭不是这样的。它不会让人快速下沉,它就只会缠住,然而缓慢地移动,到时候距离陆地会越来越远,那人就会在里面活活饿死。”傅老大娓娓道来。

    聂然眉头轻皱,神色严肃地问道:“有多缓慢?”

    傅老大努力地回忆着那次救援老三的时间,然后说道:“上次老三在里面大概两三个小时,距离陆地大概有几米远。”

    两三个小时几米远,这速度可不算慢。

    傅老大当初只是救一个,现在他们要等一批批士兵过来,只怕这些时间耗下去,那些一队的人可能已经漂出去很远了。

    聂然在心里盘算了下之后,转而对傅老大说道:“那我们抓紧时间进去。”

    “你要去救他们?”九猫在一旁问。

    聂然勾了勾唇,“把诱饵拿走了,那些鱼怎么会咬钩。”随后,她就对傅老大说道:“傅老大,这里是你们的主场,我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随后,她用眼神示意傅老大带路往里面走去

    “可是……”傅老大看了看眼前这条路。

    他真的很想告诉她,可是这条路真的太过危险,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别说抓别人了,自己也极有可能会栽进去。

    聂然似乎是看出了他眼中的迟疑和踌躇,对他冷声地提醒着,“我们已经没退路了,要么抓人,要么被抓,你自己选吧。”

    傅老大被她这么一说,那些迟疑和犹豫彻底吞回了肚子里。

    抓还是被抓?

    很明显是个人都会选择前者。

    霍珩和他在电话里曾经说过,只要军火库曝光,他们就没活路。

    既然这样,那还不如赌一把。

    当下,傅老大就带着那二十几个手下往里面走去。

    这些海盗们大部分当初都参与过那次救援金老三的行动,那时候他们还在其中折损了大约十几个兄弟,所以对于这条路他们都很是熟悉。

    聂然紧跟在傅老大的前面在这片泥潭沼泽里步步前行着。

    看得出傅老大对这一条路非常熟悉,每一步都踩得非常的稳。

    聂然一边跟在傅老大的身后,一边仔细地看着周围的环境。

    越往里走,她就发现两边的山是隔断式的,一层层地盘上去的。

    距离地面最近的一层完全可以徒手爬上去。

    在绕过了几个弯道,走了些许时间后,傅老大从原本时不时地提醒逐渐开始变得频繁了起来,到后面甚至停下脚步对着聂然说道:“叶小姐,这是最后一个弯道了,再往里就到那个泥潭了,你千万要小心。”

    最后一个了么?

    聂然站在那里,粗略地扫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越是里面能见度越是低,浓雾之下她只看到自己脚下那巴掌大的地方。

    “不用往里走了,就这里开始吧。”聂然说道。

    傅老大惊讶地指着自己脚下,重复地问了一遍,“这里?”

    聂然肯定地嗯了一声,紧接着就开始接连地吩咐了起来。

    原来聂然是想在弯道最后一个关口设置上陷阱,把第一批救援人员卡在这里。

    聂诚胜那边迟迟收不到回应,必定会再派第二批人过来救援。

    到时候就倒数第二个弯道处再设置上陷阱,将第二批卡在那里,如此接连一批批的反复,就像钓鱼一样,将那些鱼饵洒在那里,等待着那些大鱼自动自发的一个个上钩。

    到最后他们只需要做点扫尾工作,就可以轻松把2区派出来的那些人全部拿下。

    傅老大听了聂然的吩咐之后,到这时候才算是不得不佩服她,“叶小姐,怪不得你会成为霍总身边的人,就您做法,我算是服气了。”

    聂然笑了笑,“我不过是出谋划策罢了,实施还是要靠兄弟们才能完成。”

    傅老大听了,哐哐地拍着胸脯保证地道:“放心,就像您说的,这儿是咱们的主场,这一回我肯定让那群人有来无回!”

    “那就好。”聂然站在那里,看着那群海盗们埋头在凡是陆地的地方各自都使出的看家本领。

    在他们制作之前,聂然和他们说过,一切都抓活的,可以伤但绝对不能死。

    于是,那群人不管上的了台面的上不了台面的,反正只要死不掉,所有毕生所学的陷阱全都一股脑的用上。

    再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站在前面那个弯道口把风的人急忙折返了回来,对着正在忙碌着做陷阱的众人们通风报信地道:“来了来了,他们来了!”

    这时候那群海盗们基本上已经全部制作完成了,这会儿听到人来了,都一下子有些慌了起来。

    “这么快?那我们躲哪里啊?”傅老大得知人来了,一时间慌得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都快点爬上去!”聂然指着身后稍矮的一边山壁,对那群人说道。

    那些人在她的指示下,一个个都飞快地贴着山壁朝上爬去。

    他们这群人生活在岛上,对于攀爬这种事基本上都是手到擒来,没一会儿他们就快速地爬了上去。

    傅老大也紧随其后地朝着山壁走去。

    可走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他们那群人都上去了,那叶小姐怎么办?

    傅老大刚打算想要带着她一起上去时,却看到看正从一个泥潭上轻松跨过。

    那矫健的姿势让傅老大看得那叫一个心惊。

    那泥潭那么大,就她那么娇小的样子,也敢跨,真是不要命了。

    他刚想要叫停她,却见她又是非常轻松地跨过了几个泥潭,然后走到了山壁处开始徒手向上爬去。

    她的动作很利落,落脚点也非常的稳当,不过攀爬了几下,就轻松的跃了上去。

    饶是傅老大这种在岛上的人都没她这种灵活、敏捷。

    他不得不默默地在心里感叹,到底是霍总的保镖,就是厉害。

    随即也赶紧攀了上去。

    等到他们所有人都隐藏好后,第一批“鱼”已经陆陆续续地出现。

    聂然发现他们有好几个人都浑身脏兮兮的,有的身上还有泥浆流淌下来,明显在前面的时候就已经踩空掉下去过了。

    如果连前面的都能如此不小心掉下去,那么这里他们肯定都过不了关。

    那十二个人狼狈地一点点地朝着前面走去,并且对着对讲机里的人在报告着什么。

    浓雾之下,聂然他们趴在山坡上静静地看着。

    一步……两步……三步……

    聂然就这样屏息凝神地看着那群人一步一步地朝着弯道的陷阱走去。

    直到最后一步,忽然之间一声低呼在山谷里响起。

    “啊——!”

    “怎么了?”身边的人以为他陷入泥潭了,刚要作势去伸手拉人,却没看清楚路面,脚下一空,整个人掉进了泥潭里。

    身后的几个人下意识地就要去救人,却纷纷踩入了陷阱和泥潭之中。

    “该死的,这里居然有陷阱!”那些人在看清楚自己脚下的深坑以及深坑里的东西之后,便忍不住怒骂了起来。

    他们从陷阱和泥潭里艰难地爬了起来。

    在接下去的路上,他们不仅要绕过泥潭,还要避开那些奇奇怪怪的陷阱。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两者之避得开陷阱就绕不过泥潭,绕得过泥潭就避不开陷阱。

    如此一再的重复,他们连骂娘的心都有了。

    那些陷阱各种千奇百怪,弄得他们伤痕累累,再加上那些泥潭一直将他们死死地缠在其中,每次爬出都十分之艰难,以至于在来回了好几次后,他们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聂然看准了机会,在看到只剩下三个人还留在陆地上时,对着身边的傅老大轻声地道:“一共还剩下三个人留在那里,要是连三个人你们都解决不掉,那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傅老大看了看,发现那仅有的三个人也累趴在那里,不禁笑着道:“放心吧,保证每个都给你活捉

    捉回来。”

    他让九猫带着江远还有其他人下去将人捉住。

    在他们临下去之前,聂然不放心地对九猫叮嘱地道:“记住了,解决的速度快点,千万不要让他们摸到对讲机。”

    九猫神色冷冽地点头,马上带着人手从上坡上滑了下去。

    浓重的雾气将九猫以及其他人的身形隐匿的很好,他们所有人脚步轻缓地靠近。

    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她利落的就对着那几个人的后脖颈处直接一个手刀砍下。

    那三个士兵就这样晕了过去。

    深陷在泥潭里的那九个人看到后,马上就要把枪对准九猫他们。

    可惜,九猫的手段即使不如聂然,但对付这些普通士兵还是不在话下的。

    她一个凌厉的旋转踢腿,瞬间就把那人手中的枪支给踢飞了。

    身边那几个人随后作势拔枪,但被那些海盗们率先一步的给制服住了。

    “已经解决了。”九猫站在下面,对着上面的人喊了一声。

    聂然闻言,从石壁处滑了下来,她让那群海盗将东西全部搜刮走,至于那些无线电对讲机则全部留在了她的手中。

    “把他们拖出来,打晕了绑起来,暂时找个隐蔽地方放着。”聂然把玩着手中的对讲机命令道。

    那群海盗一个个手脚麻利的把人打晕,接着拖了出来。

    熟练地搜刮了所有的东西之后,他们将人结结实实地全部捆绑了起来,利用绳索把人吊了上去,藏在了山坡上。

    “接下来是第二批,快点准备一下,相信很快就要来了。”聂然看了一眼手中的对讲机,意有所指地勾起了一缕高深地笑。

    本书由网首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