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325 是他们!站在对立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马会内部绝密四码2017年大红鹰特马最准

小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作者:萤夏
返回目录

    一路上,他们一群人都紧紧地咬着海盗不放。

    聂然看他们跟得那么紧,无奈时不时地对着他们反击,以此来延后下时间。

    又是一场激烈而又短促的交火。

    聂然躲在石块后面来为自己挡住子弹的侵袭,然后在趁着对方的火势没有那么猛烈的时候对着对方开了了好几枪。

    她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几声被打伤时的闷哼响声。

    趁着那边受伤需治疗的时间,聂然带着人马上再次朝着前面跑去。

    身后的那群部队人员看到他们这样一边逃一边打的方式,当下也马上追赶了上去。

    这样来来回回,追追停停了好几回,双方似乎是在比耐力跑一样。

    就看谁先放弃。

    海岛的天际线已经开始有了一缕光亮。

    天色马上就要亮起来了。

    聂然觉得再不甩开他们就真的来不及了。

    天黑的时候他们还能隐匿起来,可到了白天就彻底隐匿不住了。

    聂然咬牙,决定将这些人全部解决再离开时,却突然听到了一声小小的呼喊,“严怀宇!”

    两方短暂的停火使得那声音很是清晰,就那言语中的着急和不安聂然都能很容易地就此感受到。

    聂然心头顿时一惊。

    严怀宇?

    刚才那声叫喊是何佳玉吧?

    难道……预备部队的人来了?

    这一路上没有灯光,又加上浓重的雾气,使得他们互相根本看不清对方,只是凭着声音和枪支子弹的方向辨认着对方的方向。

    现如今这一声叫喊让聂然原本要想扣动扳机的手指不由得停了下来。

    追他们的人竟然是预备部队?

    这是偶然,还是有意为之?

    聂然一时间辨认不清,在深深思索了片刻之后,她最后还是决定赌一把。

    “傅老大,这里距离当初我们弃船登岛的地方不冤,你现在分一批人马上上船离开!”她对身边的傅老大命令道。

    傅老大对着外面放了几枪,然后询问道:“那你怎么办?”

    “我留下来。”聂然躲在那里,快速地更换着弹夹,打算重新进行新一轮的攻击。

    但傅老大对此却十分的不同意,“这怎么行,你要留下来的话,我到时候怎么和霍总交代。”

    聂然一把推开他,冷冷地道:“你不需要交代什么。不想死就快点让那一批人马上走!”

    “但是……”

    傅老大看她一个小女孩打算孤军奋战到底,还是有些犹豫的。

    “记住,往东南方向行驶,听明白了吗!”聂然躲在石头后面,对着傅老大很是严肃认真地叮嘱。

    傅老大看她已经下定决定,最终也很是无奈地答应了下来,“好,知道了!”

    临走时,傅老大特意将一批比较熟悉周围地形的人留给了聂然,接着才带着剩下的那一批极为小心的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离开。

    有聂然替他们挡着,他们逃得很是轻松。

    “砰——”

    枪声再次响起。

    聂然的眼角忽然感觉到一抹黑影半蹲在自己身边,她不由得转过头看去。

    只见九猫蹲守在那里,对着远处那群人不停地放着枪。

    “你怎么不去?”聂然皱眉问道。

    九猫对着远处又开了一枪,才回答道:“我留下帮你。”

    这么有义气?

    聂然眉梢微微挑起,要是何佳玉和严怀宇说这话她不奇怪。

    毕竟大家生死与共的相处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但是九猫并没有。

    除了那份早已还清的救命之恩,他们两个人之间从来不曾有过任何的互动。

    她会和自己同生共死?

    那简直就是笑话。

    聂然好心地对她提醒了一句,“那你可别后悔,留下来的可不一定能活下来。”

    “难道上船就活得下来了?”九猫转过头,冷冷地反问。

    聂然眉头轻扬。

    的确,上船并不能活下去。相反,上船可能会死得更快。

    实际上她让那群人上船离开,是有特别意义的,当然其中更为重要的含义就是,她想要看看会不会有人来传递信息。

    预备部队按理说是不可能来这里的。

    他们并不是海军编制,也不是海军陆战队的两栖蛙人,更何况李宗勇很清楚的了解这里有一座军火库,所以他来肯定是带有目的性的。

    能在这个时候来,还带着目的性,聂然觉得除了为自己而来,其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现在身边带着九猫,显然就变得有些碍事了起来。

    可现在她又没办法把这人给打发,只能按捺着不动,对身边的一名海盗问道:“这里附近有没有好的藏匿点或者是有巨大沼泽地之类的。”

    那名海盗是傅老大特意留下来给聂然好好带路的,他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认出自己所在的位置后,才肯定回答:“没有,咱们这里一路上去只有一个陡峭的悬崖。”

    悬崖?

    聂然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一条斜坡路,看上去陡峭的很。

    她凝眉望着那一处悬崖,心里不断地估量着,最终她才命令道:“走,马上去悬崖上。”

    聂然第一个就要总是往那条路上走去,却被身边的九猫及时拦了下来,“那是绝境,上去了就下不来了。”

    那泥潭好歹还有山壁可以爬上去,猫着腰从灌木丛里慢慢的绕出来,但现在他们上的是悬崖,除非是能生出一双翅膀,否则要么掉下海要么就等死,根本不可能有第三条路。

    聂然对此不以为地道:“先引开他们再说,我们必须要给傅老大他们缓冲点时间。更何况,我们毕竟有这家伙在手,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她指了指身边跟着他们跑了大半宿的聂诚胜。

    那人本就虚弱无力,还发着高烧,现在跟着他们一路狂跑,体能早就消耗殆尽了,就连刚吃的馒头和水都消耗得差不多了。

    此时的他整个人只是依靠着本能在跌跌撞撞地跟着他们跑罢了。

    九猫看了一眼聂诚胜那被折

    腾得半死不活的模样,这才没有再继续说些什么。

    聂然看她不在说话,立即对身边那十几个海盗下了命令:“上崖!”

    随即所有人一路朝着悬崖上狂奔而去。

    严怀宇他们看到他们朝着上面跑去,看上去有些像是落荒而逃的样子,他不禁笑了一声,“瞧!这群人被我们逼近死路了。快!我们乘胜追击!”

    他似乎很介意那位刘队对他们的轻视,所以这次格外在追杀的海盗的时候格外的认真和努力。

    就想趁着这个机会在他们那些蛙人面前表现一番。

    想要证明他们根本没有他们所说的那么差。

    预备部队的人就这样随着严怀宇再次跟了上去。

    而前面的聂然在上到崖之前,她忽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九猫看她跑了一半突然停下来,很是不解地问。

    聂然转身就对她说道:“你带一队人在崖下等着,等他们全部上来之后,再围上来。”

    以包围的借口将九猫也顺势打发了离开。

    “明白。”九猫不疑有他地带着另外十几个人分散在了关口旁。

    没有了碍事的九猫,聂然随后带着剩下的那些人,对他们呼和了一声,“其余人跟我上去。”

    当即,所有人都跟着她一起爬上了悬崖的最高处。

    等到他们刚藏匿好一处后,没过多久严怀宇他们那群人就登了上来。

    才刚踏上来,聂然在暗处瞄准了严怀宇的另外一只肩膀,轻轻拉动保险栓,接着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

    毫无任何疑问,严怀宇的肩膀上被一道子弹看看擦过。

    而且那子弹擦得极其有技巧,只是擦出了一道伤口,并没有伤到骨头。

    看上去更像是对方在没有瞄准,胡乱射击造成的。

    预备部队的那群人马上就地分散了开来,找了一处隐蔽处躲藏了起来。

    何佳玉这回看到了他肩膀行有血渗出来,面露担忧问道:“你怎么样?”

    “我没事,就擦破点皮而已。”严怀宇很不在意地看了一眼那伤口,准儿再次拿着枪支对准了远处那群海盗。

    两方就这样互相僵持着。

    偶尔时不时地打上两枪作为试探。

    汪司铭和方亮两个人看对方的枪声已经不密集了,有时候他们主动开枪,对方也没有回应,为此方亮主动开口地对那群人喊道:“对面的,投降吧!再耗下去也是没有用的!”

    对面的聂然听到那声音感觉像是……方亮?

    他不是已经离开预备部队了吗?

    怎么可能还在那里。

    应该是她听错了吧?

    聂然瞧瞧地探出头朝着那过去,但浓雾之下,只能看清楚几个人影,根本不能辨认清楚对方的样子。

    无奈之下,她也懒得去计较那人是不是方亮了,反正可以确定对面和她说话的是预备部队,是李宗勇的人就可以了。

    她连忙喊出声,应了一句,“你们的人还在我手上,不想要他死,就赶紧给我撤出去!”

    躲在暗处的何佳玉听到了,眉头微拧了下,嘟囔着道:“这话怎么听起来像然姐的声音啊。”

    身旁的严怀宇身上被击中两处,可还是咬着牙盯着远处的那些海盗,对她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小然然还在医院里,怎么可能跑到这里当海盗啊。”

    面对聂然的事情严怀宇总是最上心的那一刻,何佳玉对此小声抱怨了一句,“我只是觉得声音像而已,又没说是她。”

    “你们两个说够了没!行动期间,谁允许你们说话的!”方亮蹲在最前面,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顿时低斥了一声。

    那两个人立即就没了声音。

    看他们不在斗嘴,方亮这才回过头看向了对面,大声喊道:“我劝你赶快把我们的人给放了,尽早投降。”

    “我再说一遍,立刻马上退出去!否则我马上杀了他!”聂然看他们迟迟没有动静,似乎也没有对自己发出任何的暗示,无奈只能先将他们逼退。

    两方彻底陷入了僵局。

    对面的严怀宇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时间拖得越久越容易让他们找到漏洞,以便逃跑。

    于是仔细地观察着对面的环境,模拟着伺机能绕过去的路线。

    “你们看,那条路是不是可以绕过去。”严怀宇指着自己所观察出的路线,小声地问着他们。

    那群人顺着他手指所指的方向一路看过去,发现那边有一片灌木丛。

    “按照他们开枪的方向,应该可以绕过去。”乔维说道。

    但旁边的汪司铭看着这条宽阔的道路隔着这么远,觉得可能性不太大,“但是要想走过去还被发现有些难度。”

    “没关系,我可以从崖下的出口处重新绕过去再摸上来。”

    严怀宇的这一计划倒也不算有什么问题。

    要想突破的确得从入口摸上去才行。

    但……问题是,严怀宇可以吗?

    虽说这次通过考核的少数人里有他一个名额,可还是略有些担心。

    “要不然我去吧。”方亮主动地道。

    他毕竟在海军陆战队里待过一段时间了,比起这群预备部队的他应该更加有资格做突袭的那个。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无线电里却有“滋滋”的电流声响起,紧接着就听到对讲机里出现了刘队的声音,“预备部队你们的人现在在哪里!马上报告你们的位置!”

    ------题外话------

    大年初一,新年第一天,祝大家一切顺顺利利,开开心心,最重要的还是身体健康!吃嘛嘛香!么么哒!

    本书由网首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